林語堂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Linyutang.jpg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村人,原名和樂,後改玉堂,又改語堂。曾任任北京大學教授和英文系主任。1924年後為《語絲》主要撰稿人之一。1926年出任北京女子師範大學教務長,同年到廈門大學任文學院長。1927年到武漢任中華民國外交部秘書。著有《吾國與吾民》、《京華煙雲》、《生活的藝術》等書。

語錄[编辑]

  • 在灰燼裏拾到一顆小珍珠,是比在珠寶店櫥窗內看見一粒大珍珠更為快樂
出處:《生活的藝術》
  • 回憶過去,憧憬未來都很容易,而能夠懂得把握現在,並得到領悟與力量那就難了。
出處:《吾國與吾民》
  • 如果在一個國家之中有份自由的刊物或議會,讓人們能夠自由發表意見,學生運動就絕對不會有甚麼重要性。
  • 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 
《吾國與吾民》
  • 我們的國運正處在多事之秋﹐無論國家和個人的生命,都會達到一種瀰漫著初秋精神的時期,翠綠夾著黃褐,悲哀夾著歡樂,希望夾著追憶。到了生命的這個時期,春日的純真已成追憶, 夏日的繁茂餘音嫋嫋, 我們瞻望生命,問題已不在於如何成長,而在於如何真誠度日,不在於拚命奮門,而在於享受僅餘的寶貴光陰,不在於如何浪費體力,而在於如何保存實力,準備過 冬。自覺已到達某一境地,安下心來,找到自己追求的目標。也自覺有一些成就,比起往日的輝煌雖然顯得微不足道,卻值得珍惜,宛如一座失去夏日光彩的秋林, 仍然保有耐寒的韌力。
《吾國與吾民》
  • 我喜歡春天,但是它太年輕;我喜歡夏天,可是它太驕傲。所以我最喜歡的還是秋天,因為秋天樹葉剛呈嫩黃,色調比較柔和,色彩比較豐富,又染有一絲的憂愁和不祥之兆。它金黃的多彩所要說的不是春天的純真,也不是夏天的威猛,而是老成的持重和慈祥的智慧。它知道生命的有限所以知足,因它既知道生命的有限,又閱歷甚豐,從而繪成了無與倫比的繽紛:綠色象徵生命和力量,橙色象徵稱心的滿足,而紫色象徵順從和死亡。月亮照耀著它,反映著月光,樹梢顯得蒼白,然而當落日撫著它,餘輝照亮著樹梢,它仍然可以嫣然歡笑。清晨的山風吹過,瑟縮的葉子愉快地飛舞到地面。你不知道落葉的歌是歡笑的歌唱,還是訣別的哀吟。因為這就是初秋的精神,就是平靜﹑智慧與成熟的精神,能夠以微笑面對悲哀,能夠讚賞那使人清醒的冷風 – 這就是秋之精神。
《吾國與吾民》
  • 没有幽默滋润的国民,其文化必日趋虚伪,生活必日趋欺诈,思想必日趋迂腐,文学必日趋乾枯,而人的心灵必日趋顽固。
《一夕话》
  • 艺术应该是一种讽刺文学,对我们麻木了的情感、死气沉沉的思想,和不自然的生活下的一种警告。它教我们在矫饰的世界里保持着朴实真挚。
《生活的艺术》
  • ……如果我们在世界里有了知识而不能了解,有了批评而不能欣赏,有了美而没有爱,有了真理而缺少热情,有了公义而缺乏慈悲,有了礼貌而一无温暖的心,这种世界将成为一个多么可怜的世界啊! 
《生活的艺术》
  • 一个女子最美丽的时候是在她立在摇篮的面前的时候;最恳切最庄严的时候是在她怀抱婴儿或搀着四五岁小孩行走的时候;最快乐的时候则如我所看见的一幅西洋画像中一般,是在拥抱一个婴儿睡在枕上逗弄的时候。
《生活的艺术》
  • 我認為一個缺乏正氣的作家無論文筆多麼燦爛,多麼迷人,我們不可能真心仰慕他。
《蘇東坡傳》
  • 文學上不朽的聲名要靠作品給讀者的樂趣而定,誰能說讀者要怎麼樣才能滿意呢?文學和一般寫作不同的地方就是它有取悅心靈的音律、感官和風格的魅力。名作能取悅千秋萬世的讀者,超越一時的文風而留傳下去,必定是基於一種所謂「真誠」的特質,就像真寶石能通過一切考驗。「文章如精金美玉,」蘇東坡寫信給謝民師說,……
《蘇東坡傳》
  • 要做作家,最要緊的,是要對人對四周的事物有興趣,要比別人有更深的感覺和了悟。要不然,誰要聽你的話?…我注意到你剛才在電車上,站在車廂後面,雨淋風吹,你那痛快的感受,全表露在你的臉上。你何不把那種感受寫下來?那種真的感覺如果能描寫出來,就是好文章。
《林語堂傳》林太乙著
  • 我想行字是第一,文字在其次。行如吃飯,文如吃點心,不吃飯是不行的。現代人的毛病是把點心當飯吃,文章非莊重,而行為非常幽默。中國的幽默大家不是蘇東坡,不是袁中郎,不是東方朔,而是把一切國家事當兒戲,把官廳當家祠,依違兩可,昏昏冥冥,生子生孫,度此一生的人。我主張應當反過來,做人應該規矩一點,而行文不妨放逸些。因為文學像點心,不妨精緻一點,技巧一點,做人道理卻應該認清。
《林語堂傳》林太乙著
  • 科學無非是對於生命的好奇心,宗教是對於生命的崇敬心,文學是對於生命的嘆賞,藝術是對於生命的欣賞;根據個人對於宇宙之了解所生的對於人生之態度,是為哲學。
《林語堂傳》林太乙著
  • 動盪性本身並不壞,動盪就是活力。我們唯一要問的是,把所有事物打碎解剖之後,又厭棄一切,還會有什麼存留呢?現代中國,在五四運動之後,也經歷了一個動盪的時代,我所要問的是,經過這四十多年的動盪,究竟有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留下呢?
《林語堂傳》林太乙著
  • 要做作家,就必能整個人對時代起反應。作家和學者不同。學者也會寫文章,作家有時候也從事學術研究。但我們在這裡祇討論作家。因為,鑽牛角尖的學者的作品,和通書沒什麼不同,難以看出個人心靈的活動。他所尋求的祇是事實,不摻入個人意見。而作家卻全然不同,他個人的情感、愛憎、意見、偏見都會從筆尖溜出。歸根到底,一個時代的文學,祇是一群個人,各自對人生和時代發生反應。
《林語堂傳》林太乙著
  • 一個人在世上,對學問的看法是這樣的:幼時認為什麼都不懂,大學時自認為什麼都懂,畢業後才知道什麼都不懂,到晚年才覺悟一切都不懂。
《林語堂傳》林太乙著,言出自對某校畢業典禮之演講,說時已年過七旬
  • 我向來認為生命的目的是要真正享受人生,我們知道終必一死,終於會像燭光一樣熄滅是非常好的事。這使我們冷靜,而又有點憂鬱;不少人並因之使生命富於詩意。但最重要的是,我們雖然知道生命有限,仍能決心明智地誠實地生活。
林太乙與父親談到,人生既然這麼短暫,活在世上有什麼意思?林語堂的回覆
  • 演說要像迷你裙,愈短愈好。(Copied From Winston Churchill:"A good speech should be like a woman's skirt: long enough to cover the subject and short enough to create interest"
  • 中国就是有这么一群人,为了几个卢布,不惜出卖自己的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在报纸上疯狂叫卖自己的汉奸言论,武装保卫苏联,支持外蒙人民自己当家做主,在动物世界里找这样的动物几乎不可能。
《一夕话》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