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蒙克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爱德华·蒙克[编辑]

  • “从我的诞生的那一刻起,焦躁、不安和死亡三位天使便站在了我的身边。在我玩耍的时候他们自始至终跟着我,在春天的阳光下和灿烂的夏日里一直尾随我。当晚上我闭上眼睛,他们就站在我的旁边,并且以死亡、地狱, 和永恒的诅咒来威逼我。我常常会在晚上惊醒,朝屋子里四下张望:我是在地狱吗?”
  • “我们将不再画那些在室内读报的男人和织毛线的女人。我们应该画那些活着的人,他们呼吸、有感觉、遭受痛苦、并且相爱。”
  • “在不同的时刻你用不同的眼睛去看景观。早晨看不同于晚上看。另外,能看见什么还依赖于你的精神状态。正因如此,对一件作品能有许多不同方式的观看,这正是艺术的乐趣所在。”
  • “椅子可能象人一样有趣。但椅子必须由人首先察觉。不管以什么方式,椅子一定影响了他的情感,并且作为观察者的他必然具有同样的感觉。不应该去画椅子,而是应该去画某人对这椅子的感觉。”
  • “如果你想要画的是情绪,带上它所有的力量…那么你就不能坐视和凝望对象,确切地描绘你所见到的每一个细节。你要去画它所必须展示的,那刚好是在你对主题的情绪反射之中产生的那一个。”
  • “现在对多年前看我们的绘画的那些人进行说教已经变成一桩相当可笑的事了。当时他们的态度要么是嘲笑,要么是责备地摇着他们的头。他们不相信,这些印象,这些瞬间的感觉,能包含最细微的精神健全。如果树是红色或蓝色的,或面孔是蓝色或绿色的,他们肯定会说,这家伙是疯子。”
  • “我的一生是在深不见底的悬崖边缘行走,从一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石头。有时我想离开我狭窄的小径加入晕眩的生活的主流,但我总是发现自己被冷酷无情地拖回悬崖边缘,走到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掉入那深渊。从我开始记事时,我就受到这种深刻的焦虑感的折磨,我一直设法用我的艺术来表现这种感觉。没有焦虑和疾病我应该是象一艘没有舵的船。”
  • “我和两个朋友一起漫步,夕阳西下。我感到一丝淡淡的忧郁。突然天空变得像血一样红。我止住脚步,斜倚栏杆,精疲力尽。我望着燃烧的云,血染般的红,象一把剑,垂悬在蓝黑色的深谷峡湾和城市的上方。朋友继续走着,我却停在那里因不安而颤抖,我忽然感到一声强烈的、永无止境的尖叫穿过宇宙。”
  • “他们是不会去理解这些绘画是在竭诚和痛苦中创作的,它们是不眠之夜的作品,它们耗费了我的血液和消磨了我的神经。”
  • “当我画画的时候,我从未想到出售。人们只是不了解,我们绘画是做实验,是为了开拓自身以力求达到更高的精神境界。”
  • “我不临摹自然 — 我从自然汲取我作画的动机,或者描绘它的丰富多彩。我不画在我眼前的,我只画我见过的。只要照相机还不能用于描述天堂和地狱,它就无法和画笔和调色板相媲美。”
  • “自然并不只是你用眼睛所能看见的一切,它还包括用灵魂才能看到的内在图像。”
  • “没有恐惧和疾病,我将永远不能完成我现在所做到的一切。”
  • “作画对我来说是一种癔病,一种酊酩。癔病,使我不至于意志消沉,酊酩,正是我渴望的。”
  • “我的意志超出我的天赋。”
  • “真正的艺术作品来自于人类的内心世界。”
  • “是我的艺术给我的生命赋予了意义。”
  • “从我腐烂中的躯体将会长出鲜花,我将在花丛中得到永恒。”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