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邪西毒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東邪西毒》,一部1994年的香港武俠電影,由王家衛導演。

摘錄[編輯]

片頭字幕: 佛典有云 旗未動風也未動 是人的心自己在動

歐陽峰(旁白):

很多年之後,我有個綽號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什麼叫嫉妒。我不會介意其他人怎麼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我以為有一些人永遠都不會嫉妒,因為他太驕傲。在我出道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人,因為他喜歡在東邊出沒,所以很多年後,他有個綽號叫東邪。 因為今年是五黃臨太歲,到處都是旱災,有旱災的地方一定有麻煩,有麻煩,那我就有生意,我的名字叫歐陽峰,我的職業就是替人解決麻煩。

歐陽峰:

看來你的年紀也四十齣頭了,這四十多年來,總有事你不願再提,或有些人你不願再見。因為他們曾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或許你也想過要把他們殺掉。不過你不敢,又或者你覺得不值得。其實殺一個人很容易。我有個朋友,他的武功非常好,不過最近生活有點困難,只要隨便給他一點銀兩,他一定可以幫你殺了那個人,你儘管考慮一下。

歐陽峰(旁白):

其實殺一個人不是很容易,不過為了生活,很多人都會冒這個險。

黃藥師:

我很奇怪為什麼會有這種酒,她說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如果什麼都可以忘了,以後的每一天都將會是一個新的開始。你說,那多開心。

歐陽峰:

對於太古怪的東西,我向來很難接受。

無名劍客:

你知道喝水和喝酒的區別嗎?酒越喝越暖,水會越喝越寒。

歐陽峰(旁白):

一個人記性不好,就不要去太多是非之地,因為你可能忘記了你的仇人。 年間總有好幾個月好象人們不願死似的,立春後,我一直沒有買賣,整個月,祇有一個人來找我。

歐陽峰:

這年頭這麼樂意花錢殺人的人,不太多了。 讓一個人死,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殺掉他最愛的人。 有些人是離開之後才發現離開了的才是自己的最愛。

歐陽峰(旁白):

一個人受了挫折,或多或少總會找個借口來掩飾自己,其實慕容嫣、慕容燕只不過是一個人的兩種身份,而在兩種身份的後面,藏著一個受了傷的人。

慕容燕:

我曾經叫你帶我走,但是你沒有做到,你說你不能同時愛上兩個人,你愛過那個女人,因為有人說你最愛的是她,我本來想殺了她,我始終沒有這樣做,因為我不想證明她是你的最愛。我曾經問過自己,你最愛的女人是不是我?但是我現在已經不想知道。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你,你一定要騙我。就算你心裡多不情願,也不要告訴我你最愛的人不是我。

歐陽峰(旁白):

那夜過得似乎特別得長,因為我好象同時在跟兩個人在說話,後來,我再也分不清到底她是慕容嫣還是慕容燕!

慕容燕:

告訴我,你最愛的女人是誰?

歐陽峰:

就是你!

歐陽峰(內心獨白):

曾經有人問過我(同樣的問題),我卻沒有回答,換轉了黃藥師的身份,我發覺這幾個字不是很難說出口。

歐陽峰:

沒有人會為了一隻驢子去招惹太尉府的刀客,報仇是要付出代價的。如果你長得難看,我會勸你死了這條心,你千萬別誤會我對你有什麼企圖,我只想告訴你,如果要賣…… 你會比驢子更值錢。

歐陽峰(旁白):

每個人都會堅持自己的信念,在別人看來,是浪費時間,她卻覺得很重要。

無名劍客: 我不該來這

對手: 現在後悔太晚了

無名劍客: 留只手行嗎?

對手: 不行,要留就留下你的命

一招過後,對手倒地。

無名劍客: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說我不該來,因為你不是我的對手,我說我留只手,你卻要把命送給我。

歐陽峰(旁白):

花什麼時候開是有季節的,馬賊什麼時候到,卻沒有人知道。

無名劍客(旁白)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做,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走的時候,那個女人的眼淚在我臉上慢慢干。不知道那個女人(另外一個)會不會為我流眼淚。 以前我聽人說如果刀夠快,血從傷口噴出來的時候會像風聲一樣很好聽,想不到第一次聽到的是我自己流出來的血。

黃藥師(旁白):

那天晚上之後,我的那位朋友再也沒來過,我是為他而來的,但他到死一刻也沒原諒我。

歐陽峰(旁白):

這個人的名字叫洪七,他的刀極快,但他不喜歡穿鞋。我知道他可以幫我賺許多錢,但我始終都不喜歡這個人。因為我命書中有一句話,「尤忌七數,是以命終」 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剛從鄉下出來。

歐陽峰: 知道我為什麼請你吃飯嗎?

洪七: 不知道。

歐陽峰:

因為我知道你肚子餓。其實我留意你很久了,我看見你蹲在破牆下面半天了,動也沒動過。看來你不象生病,你這種年輕人我見得多了,懂一點武功就以為可以橫行天下。其實行走江湖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懂了武功,你便有很多事情不能做:你不想去種地;又不恥於去打劫;更不想拋頭露面在街頭賣藝。你怎麼生活?武功高也要吃飯的,其實有種職業很適合你。既可以幫你賺點銀兩,又可以行俠仗義,不知道你可有興趣?你儘管考慮一下,但要儘可能快一點。你知道的,肚子很快會餓的。

歐陽峰(旁白):

在我帶他去見村民之前,我替他買了一雙鞋子。因為穿鞋子的刀客跟沒穿鞋子的刀客價錢相差很遠。

歐陽峰:

怎麼你們覺得十兩銀子這個價錢很貴嗎?那麼你們可以找些便宜點的,那邊有幾個不穿鞋的,你給他們幾兩銀子他們已經很高興了。可是一個連鞋子也沒有的刀客,你們對他有信心嗎?萬一他們失手了,讓那些馬賊知道原來是你們主使的,你們猜那些馬賊會怎樣對你們?我不敢說我這個朋友的武功比他們都好,但是我現在和你們說的是你們一家大小二十多口的生命安全,最少在這方面,你們應該相信一個穿鞋子的人吧。

洪七:

如果我死了你不用帶人來看我,我不想做一個會說話的死屍。

歐陽峰(旁白):

通常拿了錢看也不看就收起來的人,他們的錢很快就會花光,但洪七他數得很仔細。我知道這種人不會留在我身邊太久。 別以為要欺騙一個女人是很容易的事,越是單純的女人越直接。

歐陽峰:

我曾經象你一樣,一心打天下,以為可以拋下自己的女人,誰知道等我回家才發現她做了我的嫂子。

歐陽峰:

如果我是那群太尉府的刀客,我一定死不瞑目,原來這麼多條命加起來,只不過值一個雞蛋。為了一個雞蛋而失去一個手指,值得嗎?

洪七:

不值得。但我覺得痛快!這個才是我自己。本來我應該沒事,但是我的刀沒有以前快。我以前快,是因為我直接,認為是對的,我就去做,從來不去想什麼代價。我以為我這一輩子都不會變,直到那個女孩來求我,我才發覺我完全變了,我竟然沒答應她。因為我知道你一定不會答應,那天我很失望。我覺得我已經和你混在一起,變成了一個人。沒有了自己,我不想跟你一樣。因為我知道歐陽峰絕對不會為了一個雞蛋去冒險。這是我跟你的分別。

洪七: 我想我以後再也不能用刀討生活了。

歐陽峰:

不一定要用刀,赤手空拳也可以殺人。況且你現在祇是少了一根手指,叫價會高很多,說什麼這都算是戰績。怎麼了?想回家鄉了?如果這樣就想回家鄉,為什麼當初你要出來?

洪七: 不知道過了這沙漠,後面會是什麼地方?

歐陽峰: 是另外一個沙漠。

歐陽峰(內心獨白):

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後面是什麼。我很想告訴他,可能翻過山後面,你會發現沒什麼特別。回望之下,可能會覺得這一邊更好。但我知道他不會聽,以他的性格,自己不走過又怎會甘心?

歐陽峰: 你打算去哪裡?

洪七: 去一個沒去過的地方,希望可以闖出一個名堂,如果你以後在江湖上聽到一個祇有九根手指的英雄,那麼一定是我。

歐陽峰: 那她呢?

洪七: 帶她一起去呀,象你說的,事在人為。又沒規定不準帶老婆闖蕩江湖。對不對啊?

歐陽峰(內心獨白):

我終於明白那個女人為什麼會喜歡洪七,可能是因為他夠簡單。看著他們走的時候,我的心在嫉妒,曾經,我也有過這樣的機會。不知道為何,我竟放棄了。

歐陽峰(旁白):

他走的那天,風是向南吹的,他故意逆風而行,我記得那天是十五,黃曆上面寫著:室星當值,大利北方。 洪七走了之後,天一直在下雨。每次下雨,我就會想起一個人。她曾經很喜歡我,不知道是因為巧合,還是其他原因。每次我離開她,要遠行的時候,天都會下雨,她說是因為她不開心,後來她嫁給了我哥哥。她結婚那天,我離開了白駝山。

歐陽峰: 你為什麼老是看著我的汗巾?

桃花: 這條汗巾是我丈夫的,為什麼會在你這兒?

桃花: 他是不是已經死了。

歐陽峰(旁白): 也許太久沒有看桃花了,翌年的春天,我去了那人(無名劍客)的鄉下,我覺得很奇怪,那裡根本沒有桃花。

桃花: 這東西現在對我已經沒有用了。

歐陽峰(旁白): 在我離開的時候才知道,這個地方根本沒有桃花。桃花只不過是一個女人的名字。聽到那個女人的哭聲,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黃藥師每年都來探望我一次。

歐陽峰的嫂子: 你覺得他奇不奇怪?從不理睬別人,老是一聲不響,從沒笑容。但是如果你不理他的時候,他就獃獃地望著你。都不知道在想什麼?分明心裡是想要的,嘴巴卻不肯說,一定要你送到他面前才肯要。最初打算由他去吧,再下來,懶得遷就他。

黃藥師(內心獨白): 雖然我很喜歡她,但始終沒有告訴她。因為我知道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每次她凝望那個小孩子,我知道她的心在想著另一個人。我開始嫉妒歐陽峰,我想知道被人喜歡的感覺是怎樣的。結果我傷害了很多人。

黃藥師: 我一直以為你們會在一起。為什麼你不嫁給他?

嫂子: 他從沒說過他喜歡我。

黃藥師: 有些事情不一定要說出口。

嫂子: 我只需要他說一句話,但他不肯說,他太肯定了!他以為我一定會嫁給他,誰知道我嫁給他哥哥。在我們結婚當晚,他叫我跟他走,但我沒有答應他。為什麼要等到得不到的時候才去爭取?既然如此,我不會讓你得到。

黃藥師(內心獨白): 如果感情可以分勝負的話,我不知道她是否贏了。但我很清楚,從一開始,我就是負方。我是因為這個女人才喜歡桃花,每年桃花開的時候我都能看見她。我去探望 歐陽峰,因為她想知道歐陽峰的消息。而因為有歐陽峰,我每年都可以找借口去探望她一次。

嫂子: 你知不知道,現在對我來說什麼最重要?

黃藥師: 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你兒子。

嫂子: 我以前也這樣想,但是看著他一天天長大,我知道總有一天他會離開我,我現在只覺得什麼也無所謂。以前,我認為那句話很重要,因為我覺得有些事一旦說出來就是一生一世。現在想想,說不說也沒有什麼分別。有些事情是會變的。我一直以為是我自己贏了,直到有一天看著鏡子,才知道自己輸了。在我最美好的時候,我最喜歡的人都沒有在我身邊。如果能重新開始該多好! 其實你跟他這麼好,為什麼不告訴他我在這兒呢?

黃藥師: 我答應過你,所以我一直沒告訴他。

嫂子: 你太老實了……

黃藥師(旁白): 沒多久,她就病死了。臨死之前,她把一罐酒交給我,要我交給那個人。她希望歐陽峰可以忘了她。人家說一個人有煩惱是因為記性太好,從那年開始,我忘記了很多事情。唯一能記住的,就是我喜歡桃花。

歐陽峰(旁白): 立春之後就到了驚蜇,每年這個時候,有位朋友來看我。但是他今年沒有來。沒多久,我收到一封白駝山的來信,我大嫂在兩年前的秋天,因為一場大病去世了。我知道黃藥師不會再來,可是我還繼續等。我在門外坐了兩天兩夜,看著天空不斷的變化,我才發現,雖然我到達這裡很久,卻從來沒有看清楚這片沙漠。 以前看見山,就想知道山的後面是什麼。我現在已經不想知道了,我是孤星入命的人,從小父母早死,只好跟哥哥相依為命。從小我就懂得保護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絕,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拒絕別人。因為這個原因,我再也沒有回去,其實那邊也不錯。可惜已經不能回頭。我的命書里說過,夫妻宮太陽化忌,婚姻有實無名,想不到是真的。 那天晚上,我突然很想喝酒,就喝了那半壇「醉生夢死」,好象平常一樣,我繼續做我的買賣。 沒有事的時候,我會望向白駝山。我清楚地記得有一個女人在那邊等我,其實「醉生夢死」只不過是她和我開的一個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記的時候反而記得越清楚。 我曾經聽人說過,當你不能夠再擁有的時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不知道為什麼,我常常會做同一個夢。沒多久,我就離開了這個地方。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