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龍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轉到: 導覽搜尋

熊耀華(1938年6月7日—1985年9月21日),本名,筆名「古龍」,現代新派武俠小說家。

摘錄[編輯]

  • 人在江湖,真的身不由己啊!
  • 還有人可以相思至少總比沒有人相思好。
  • 驕傲本就是件愚蠢的事哪。
  • 路本是同樣的路,只看你怎麼樣去走而已。
  • 棋局就是人生,只要一著走錯,就非錯不可。
  • 一個人的命運如何,本就是他自己造成的,所以正直勤勉的人,總是會有很運氣。
  • 世上絕不會有那麼巧的事,也絕不會突然發生奇蹟,奇蹟本就都是人造成的。
  • 艱苦的經驗,豈非總是能使人生更充足,更豐富。
  • 要得到真正的快樂歡愉,豈非總是先付出艱苦的代價。
  • 一個人的確不能太愛一個人,若是愛得太深,通常總是悲劇。
  • 人生為什麼要有這麼多悲劇?
  • 一個人內心深處,往往會有些秘密是自己都不知道的──也許不是真的不知道,只不過是不敢去把它發掘出來而已。
  • 每個人都應該有自信,可是太自信了,也不是好事。
  • 一個人最接近成功的時候,往往就是他最大意的時候。因為他認為成功已唾手可得,警戒之心就鬆了,就會變得自大起來。
  • 一個人如果要做一件事,最好就不要問它的結局,只該問這件事是不是值得去做,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是不是能夠讓別人快樂,自己振奮。
  • 人總有人性,人性中總有善良的一面。
  • 一個人若迷失了自己,那麼除了他自己之外,還有誰能找到他呢?
  • 無論甚麼事都一樣,你要求是完美,就得先對它有一種狂熱的愛好。
  • 自古以來,無論是誰想站在群山最高處,就得先學會如何忍受寂寞。
  • 只要你肯去領略,就會發現人生本是多麼可愛,每個季節裏都有很多足以讓你忘記所有煩惱的賞心樂事。
  • 一天中最黑暗的時候,也正是最接近光明的時候。人生也一樣。只要你能把這段艱苦黑暗時光挨過去,你的生命立刻就會充滿了光明和希望。
  • 一個人只要活在世界上,就一定要受到某種約束。假如每個人都把自己想做的事做了出來,這世界還成甚麼樣子?
  •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冥冥之中竟彷彿真的有種神秘力量,在主宰著人類的命運,絕沒有任何一個應該受懲罰的人,能逃過「它」的制裁。
  • 黃金般的童年,甜蜜的往事,就連往日的痛苦,現在都已變得很甜蜜。原來生命竟是如此可愛,人們為什麼偏偏是要等到垂死時才珍惜?
  • 能死在光明中,至少總比永遠活在黑暗中好得多。
  • 一個人之所以能夠成功,就因為他往往能夠憑著一股超人的意志力和求生能力,超越他自己體能的極限。

一個在別人眼中認為隨時隨地都會死的人,之所以能夠不死,道理也是一樣的。 經驗雖重要,但到了真正決戰時,就遠不及勇氣重要了。

  • 一個人恐懼到了極點時,全身反而會莫名其妙的輕鬆。
  • 只要是人,就有痛苦,祇是你有沒有勇氣去克服它而已,如果你有這種勇氣,它就會變成一種巨大的力量,否則,你祇有終生被它踐踏奴役。
  • 一個勇者和一個懦夫之間最大的差異,那便是勇者的勇氣除了在必要的時候,永遠不會在平時顯露,而懦夫的勇氣卻在最需要勇氣的時候,反而消失了
  • 勝利是絕沒有僥倖的,你要得勝,就一定要付出代價。
  • 世界上的事情,若是有人把你推到再不能不幹的地步上,那此事你千萬幹不得——這裡可以肯定說是懷著你不知道的某種目的。
  • 一個人在自我慚愧不安時,往往就會想去傷害別的人。
  • 世上絕沒有任何事,能比被人逼著你作全無把握的決定更可怕!
  • 祇有看不見的危險,才是最可怕的。
  • 就算別人對你是一種阿諛或是高估,你也以為總比低估你好些。
  • 愚我一次,其錯在人。若是能同樣佯騙我兩次,就是我自己的錯了。
  • 眼睛可以傳神,也能泄露秘密。
  • 有時不用眼睛而用腦子就能知道一些相當秘密的事。

拒絕回答通常也是一種回答。

不說話並不能算是絕對沉默,可怕的是那種絕對的沉默。

沉默有時也鋒利得像刀鋒一樣,有時甚至能殺人。 假如你曾經認為一個人是你的朋友,那麼這個人就永遠都是。 卑鄙的朋友,遠比正直的仇敵要可怕得多

  • 有的人與人之間,就像是流星一般,縱然是一瞬間的相遇,也會迸發出令人眩目的火花。
  • 一個人既能損人也要能被損才是真本事,就和武功一樣,能打人也要經得起挨揍才是真功夫。
  • 等待是一種折磨,尤其這等待不知要什麼時候結束。
  • 人臉上的表情在賭場裡可說全看得到:貪婪、奸詐、自私、懊悔、悔恨、痛苦。
  • 越有趣的事越不能做得太多,否則就會變成很無趣了。
  • 一個人習慣,往往是別人都知道,而自己卻是唯一不知道的人。
  • 再見的意思往往也是最好不要再見。
  • 當一個人不肯承認他害怕的時候,也就是怕得要命的時候。
  • 一個人心裡的秘密如果是絕不能對人說出來的,就會變成種痛苦,變成種壓力。
  • 能夠把心裡不能對人說的話說出來,就算死,也死得痛快。
  • 好管閒事的人通常也都是不怕麻煩的人。
  • 外表越凶的人,內心一定越懦弱。
  • 人的意念,都是在一剎那間決定的,恆古以來,又有誰能預先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呢?在下一刻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
  • 一個人之所以能活下去,也許就因為永遠有個明天。
  • 黑暗無論多麼深沉,光明遲早還是要到來的。正如睡眠無論多麼甜蜜,也遲早有清醒的時候。
  • 智慧豈非也像是刀一樣,受的折磨越多,就被磨得越鋒利。
  • 光明也正如黑暗一樣,總是忽然而來,誰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來,但是你一定要有信心,一定要相信它遲早總會來的。
  • 星光比家鄉更遠,可是星光看得見,家鄉呢?
  • 自古以來,黑暗豈非就是恐懼的根源?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如果太輝煌,就可能較短促;你願意做顆流星,還是做個蠟燭?流星的光芒雖短暫,可是那種無比的輝煌和美麗,又豈是千萬根蠟燭所能比得上的?
  • 一個人只要求得心裡的平衡,無論犧牲什麼,都是值得的。
  • 一個人心裡若不平靜,活著太痛苦了。
  • 平時靜若處子,動時必若脫免;平時若是不發,發時必定驚人
  • 一個人自己做錯了事,卻將錯誤發生的原因歸咎到別人身上,自己心裡非但沒有悔疚反而充滿了仇恨,反而要去對別人報復。這種行為本來就是人類最原始的弱點之一。
  • 一個人的內心如果充滿了自卑,往往就會變成一個最驕傲的人。
  • 一個真正的聰明人,絕不會低估自己的敵人,卻希望敵人低估他。
  • 一個字或者一句話,往往就能把一個人騙得團團轉。
  • 人類的思想就是這樣難以控制,一旦想到,再也驅除不了。
  • 最使人絕望的就是自己厭惡自己。
  • 一個人臨死的時候,往往也就是他一生中最清醒的時候。
  • 真正聰明的人,永遠不會將別人當做獃子。因為將別人當做獃子的人,到最後總是往往會發現,真正的獃子不是別人,是自己。
  • 一個人心裡越恐懼時,說話的聲音往往就越大。
  • 沒有人應該受侮辱,也沒有人有權侮辱別人。
  • 美,只不過是一瞬間的感覺,祇有真實才是永恆的。
  • 我只要能把握住那一剎間的美就已足夠,永恆的事且留待予永恆,我根本不必理會。
  • 世上最難瞭解的,就是人心和人性。人性的復雜,遠在天下任何一種武功之上。但你若不能瞭解人性,武功也就永遠無法達到巔峰,因為無論什麼事,都是和人性息息相關的,武功也不例外。
  • 有時你甚至明知別人在騙你,卻還是寧願被騙。因為你覺得只要有一個人對你說的是真話,你犧牲的代價就已值得。
  • 一個人若是太聰明了,知道的事太多,也許慢慢就會變成個瘋子。因為到了那種時候,他就會覺得做了瘋子就會變得快樂些,所以有些人最大的痛苦就是他明明想做瘋子,卻做不到。
  • 世上大多數人都有這麼一張面具的,平時雖然看不到它,但到了必要時,就會將這張面具戴起來。有人是為了要隱藏自己的悲哀;有人是為了要隱藏自己的憤怒;有人是逼不得已,不得不以笑臉迷人;有的人為了要叫別人怕他。也有人是為了要隱藏自己的恐懼!
  • 大多數人都有幾張不同的臉,他們若要變臉時,就好像戲子在換面具,甚至比換面具還要簡單。面具換得多了,漸漸就會將忘記自己本來是什麼樣的一張臉。面具戴得久了,就再也不願拿下來。因為他們發覺,面具越多,吃的虧就越少。
  • 一個人若是總不為自己著想,活著也未免太可憐了。但是一個人若總是為自己著想,活著也實在無趣得很。
  • 一天中最黑暗的時候,也正是最接近光明的時候。人生也一樣,只要你能把這段艱苦黑暗的時光挨過去,你的生命立刻就會充滿了光明和希望。
  • 最後的一道陽光,總是最輝煌美麗的——有時生命也是如此。
  • 別無選擇!無可奈何!人生中最悲慘的境界不是生離,不是失望,不是挫敗。
  • 人生中最悲慘的境界,就是到了這種無可奈何、別無選擇的時候。
  • 人生在世,不幸的事情雖然不少,但當運氣來臨的時候,就算關上大門也是一樣阻攔不住的。
  • 這個世界上,這個人生,再也沒有比「想」更不快樂的事了,從古到今,從今到外,從死到活,都沒有。因為你想的事,通常都是你絕對做不到的。你日日夜夜的去想,想得要死要活,想得死去活來,想得滿地亂爬,想到快要痴了,你能想得到嗎?哈哈。

人生的命運,有時的確很奇妙,但「有意載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其中的意境,只怕也唯有已過中年的人才能領會吧,在「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是絕對體味不到的。

  • 有些人縱然還沒有死,也等於是個死人。也有些雖然真的死了,卻永遠是活著的,活在人們心裡。

就算天下最會說謊的人,眸子也不會說謊的。

  • 沒有必要時,他從不說謊——所以他說的謊才特別有效。
  • 說謊最初的動機只不過是保護自己,一個人要說過很多次慌之後,才懂得如何用謊話來欺騙別人。
  • 只道無情卻有情,情到濃時情轉薄。
  • 多情自古空餘恨。不幸的是,一個人往往會偏偏去愛一個不值得愛的人,因為情感本就如一匹脫韁的野馬,誰也無法控制,誰都無可奈何。這本也是人類最深邃的悲哀之一。也正因如此,所以人世間永遠不斷有悲劇演出。
  • 你將一個人思念的次數少了些時,並不表示你已忘了他,只不過是因為這相思已入骨。
  • 盡量想法子讓別人低估你,但絕不要低估了你的敵人。
  • 高手相爭祇有第一擊才是真正可以致命的一擊。一擊之後,盛氣已衰,自信之心也必將減弱,再擊就更難出手。
  • 無論多聰明的人,心裡若有些畏懼,也會變笨的。所以你若想擊倒一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自己心裡先覺得恐懼,那麼用不著你出手,他自己就先已將自己擊倒。
  • 一個人若已連自己都輕視自己,又怎能期望別人看重你。
  • 武器是否可怕,主要得看它是在什麼人手裡。
  • 高手對招,武功強弱固然是勝負的最大關鍵,但出手時的判斷是否正確,更是致命的因素。
  •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這本就是江湖中最古老的規律。
  • 卑鄙的計劃,往往也最容易成功。
  • 能後發制人的,絕對比先發制人更可怕。
  • 不要命的人,就是最可怕的人,不要命的武功,就是最可怕的武功。
  • 古往今來,真正的武林高手,都是特立獨行、不受影響的人,一個人若連自己獨特的個性都沒有,又怎麼能練得出獨特的武功來?
  • 懂得用刀殺人,並不困難,要懂得如何用刀救人,才是件困難的事。
  • 一件兵器的真正價值,並不在它的本身,而在於它做的事。
  • 看不見的刀,才是最可怕的刀。能令人看不出他真正面目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
  • 可以嚇死人的刀,通常都是看不見的刀。因為等你看見它時,就已太遲了。*
  • 真正偉大的武功,並不僅僅是用聰明和苦功就能練出來的。
  • 你一定先得有一顆偉大的心,才能練得真正偉大的武功。

情節的詭奇變化,已不能再算是武俠小說中最大的吸引力。但人性中的衝突則是永遠有吸引力的。

  • 劍是優雅的,是屬於貴族的,刀卻是普遍化的,平民化的。有關劍的聯想,往往是大宮廷裡,在深山裡,在白雲間。刀卻是和人類的生活息息相關的。奇怪的是,在人們的心目中,刀遠比劍更殘酷更慘烈更兇悍更野蠻更剛勇。*
  • 讓人看不懂的招式,總是讓人不能不佩服的。
  • 武者碰上了對手,就如同一般人尋到了知音是同樣的道理,因此在未卜生死之下,也或多或少的有種莫名的喜悅和興奮。

江湖多凶險,但是很公平,只要有才能的人,就一定很公平。 一個人只要能成名,就能得到他所想要的一切,他的生命就會完全改變,變得絢爛輝煌,多姿多彩,只可惜他們的生命往往短暫如流星。因為他們是江湖中人。

  • 你若愛過一個人,恨他時才會恨得更深。
  • 你心裡若已沒有愛,祇有仇恨,地獄就在你的心裡,你自己也已在地獄。
  • 仇恨就像債務一樣,你恨別人時,就等於你自己欠下了一筆債,你心裡的仇恨越多,那麼你活在這世上,就永遠不會再有快樂的一天。
  • 仇恨,本是種原始的,單純的情感。
  • 仇恨是後天的,所以每個人都可以會恨錯,祇有愛才是永遠不會錯的。**
  • 仇恨所能帶給一個人的,祇有痛苦和毀滅,愛才是永恆的。
  • 仇恨!有時甚至連愛的力量都比不上仇恨!
  • 仇恨和愛不一樣,仇恨並不是天生的。
  • 仇恨本不是天生的,但仇恨若已在你心裡生了恨,世上就絕沒有任何力量能拔掉。
  • 仇恨並不是種絕對的感情,仇恨的意識中,有時還包括了瞭解與尊敬。只可惜可愛的仇人不多,值得尊敬的仇人更少。
  • 嫉妒與懷恨乃是世上最強烈的情感,尤其是在女子心中,更遠比愛心強烈得多。女子與女子間的嫉妒與懷恨,是永遠不會消失的。女子若是恨上另一個女子,必定恨上一生。
  • 愛和恨最大的不同,是愛能使人憧憬未來,能使人對未來充滿希望。恨卻祇有使人想到過去那些痛苦的往事。
  • 常言道,愛之越深,恨之越切。愛之深時,恨不得將兩人揉碎,合成一個,恨之切時,卻又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銼骨揚灰。
  • 恨與愛之間的距離,本僅相隔一線,愛得越深,恨得也就更強烈。
  • 對於一個憎恨自己的人越表現得不在乎,往往就越使那個人憤怒。
  • 就算敗,也要在敗中求勝。永不妥協,永不退讓一寸一分。 每個人一生中都要死一次的,但是有些人卻可以一生永遠不敗。

永生雖不可得,不敗卻可以求。

  • 劍不是用來在背後殺人的,若是背後傷人,就不配用劍。 制敵取勝的武功也有很多種,有的以「氣」勝,有的以「力」勝,有的以「勢」勝,有的以「巧」勝。
  • 一個人成名的一戰,通常也是他傷心的一戰,一戰功成,心 傷如死。在他以後活著的日子裡,有時甚至會希望在那一 戰里死的不是他的仇敵而是他。
  • 搶就是不搶,不搶就是搶,後發制人,以靜制動,劍法的精義,已盡在其中。
  • 世上有很多事,並不是武功可以解決的。人所以為萬物之靈,只因為他的智慧,並不是因為他的力氣,若論力氣,連 匹驢子都要比人強得多。
  • 你若不得不懷疑一個你所最親近信賴的人,那實在是件痛苦的事。
  • 痛苦本就可以刺激人的神經,令人的反應敏銳,也可以激發人的潛力——就算是一匹馬,當你鞭打它、令它覺得痛苦時,它也會跑得快些。負了傷的野獸也通常都比平時更兇猛!
  • 人類最大的痛苦,也許就是永遠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你若拚命想去回憶過去那些有趣的事情,但想到的偏總是那些辛酸和痛苦,那時你心裡就會覺得好像有根針在刺著。
  • 一個人若看到別人比他更痛苦,他自己的痛苦就會減輕。
  • 一個完全沒有痛苦的人,又怎能真正領略到歡樂的滋味。
  • 一個人在真正痛苦時,非但已不再有拒絕的力量和尊嚴,也已不再的拒絕的勇氣。
  • 人類最大的痛苦,就是心裡總是會想起一些不該想、也不願去想的事。
  • 祇有真正無情的人,才沒有痛苦。
  • 沒有表情時就是一種最痛苦的表情。
  • 你祇有在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有真正的痛苦。
  • 只要你真正愛過,痛苦也是值得的。
  • 在歡樂的地方,為什麼不能有痛苦的往事?
  • 若沒有歡樂,哪裡來的痛苦?
  • 痛苦與歡樂的距離,豈非本就在一線之間?
  • 人心裡的痛苦,有時正像是腐爛的傷口一樣,你越不去動它,它爛得越深,你若狠狠給它一刀,讓它流膿流血,它反而就不定會收口。
  • 真正的痛苦,反而不會讓人有痛苦的感覺。
  • 這世上除了仇恨之外,還有一種比仇恨更可怕的感情——痛苦。
  • 仇恨令他想毀滅的,只不過是他的仇人,但這種感情使得他想毀滅自己,想毀滅整個世界。
  • 人之所以會有痛苦,那是因為人類是有情感的動物。
  • 你祇有在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有真正的痛苦。——這本來就是人類最大的悲哀之一。
  • 他心中雖有悲哀,卻不願讓人也來負擔他的悲哀的痛苦——悲哀,永遠只適於獨自咀嚼的。

死,往往都比活容易得多。

  • 死,並不痛苦,痛苦的是等死的時候。
  • 有些人也許真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活著的,但還有些更可憐,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死的。
  • 一個人做的事若都已在別人意料之中,他活著豈非也和死了差不多。
  • 一個病重的人,是不是能活下去,至少有一半要看他自己是不是想活下去。
  • 他無視成敗,蔑視死亡,更看不起世上的虛名與財富,可是,他無法逃避隱藏在自己心底深處的情感。他有無畏的勇氣,面對一切,他有鋒利的長劍,縱橫天下,可是……他斬不斷心裡的情絲。
  • 自己不想死的人,通常也不想要別人死。這句話的另一方面也同樣正確。
  • 你若想殺人,就得准備著被殺!
  • 死亡,是公平的。在死亡面前,最偉大的人也會變得平凡。
  • 死人能告訴你的事,也許比活人還多,而且也遠比活人可靠。
  • 每個人遲早總會倒下。無論他生前多麼顯赫,等他倒下去時,看來也和別人完全一樣。
  • 一個人在經歷了那許多「生」與「死」之後,心性的轉變絕非一般人可以想像。
  • 生命竟是如此美好,一個人只要能活著,就已經是件值得慶幸的事。
  • 不想死的人,也會死的。越不想死的人,有時候反而死得越快。
  • 人類最神秘最殘酷而且最無可避免的敵人——死亡。
  • 在人類的生命歷史中說來,死亡豈非都是一種沒有人能夠猜測得到的詭秘游戲。
  • 人生的初戀祇有一次,就正如死亡也祇有一次一樣。
  • 死,並不可怕,也不可悲。可怕的,悲哀的,是那些活在「生不如死」世界裡的一群人。
  • 天下地下,再也沒有任何事比死更真實。
  • 一個人活著並不是只為了自己,這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為了別人而活著的。如果你已經擔起了一付擔子,就不要隨便放下去。
  • 死,多麼珍貴,祇有一次,絕無兩次。
  • 生命本身的價值,卻是絕對平等的。誰也沒有權利認為自己的生命比別人的生命更有生存的價值,誰也沒有權利認為自己的生命遠比別人可貴。
  • 語不驚人,不如不說;人不快活,死了算了。
  • 活著的人,有時比死了的人還要可憐許多哩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