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事件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疆棉花事件,整起事件來自瑞典時尚品牌 H&M 的一則2021年聲明在中國微博上造成瘋傳,內容為「我們不與位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內的任何工廠合作,也不會從此地區採購產品,並針對現階段合作的工廠是否有雇用新疆的工人」。針對「新疆人權」問題所做出的決策,而對此事件,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對各國抵制採用新疆血棉花之外,全世界其它國家和國際組織都紛紛發起支持抵制新疆棉或不表態,並要求進入新疆考察。

各國政府人士、組織、名人和企業的反應及評論[编辑]

美國[编辑]

  •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表示:
    • 「北京試圖恫嚇、讓為人權與基本自由發聲的人士噤聲,只是讓國際對新疆種族滅絕、違反人道罪情事的監督力道更大。」並且強調美國、歐盟、加拿大、英國及其盟國,都會共同要求中國應停止侵犯新疆維吾爾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人權,並給予釋放。
  •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賈琳娜·波特(Jalina Porter)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譴責由北京政府在社交媒體上主導針對美國、歐洲和日本企業的抵制運動,
    • 「我們讚揚並支持那些遵守美國法律的公司,以確保我們消費的產品不是用強迫勞動生產的」
    • 「根據聯合國商業和人權指導原則以及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對於跨國企業指導原則,我們支持並鼓勵企業尊重人權」。
  • 白宮發言人珍·莎琪表示
    • 國際社會應反對中國以私人企業依賴中國市場作為武器,扼殺自由言論與阻礙商業道德的作法。
  • 3月30日,美國國務院公布2020年《國家財政報告》,說明俄羅斯和中國等等的財政狀況。據美國之音報導,中國政府讓4名最初為武漢疫情報導的公民記者失蹤與警察的干預。
    • 「在新疆發生的發生了以穆斯林為主的維吾爾人和其他人和其他和宗教信仰少數人種族歧視的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
  • 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
    • 「中國政府對強制維吾爾婦女絕育和墮胎,以及將大量維吾爾人,尤其是男性,逮捕判刑或關進集中營,是造成新疆維吾爾人出生率下降的原因。」
  • 美國之音:
    • 「新疆出生率在2017年到2019年間下降近五成,從15.88‰下降至8.14‰,並聲稱有關數據顯示中共政府正在對維吾爾人實施包括強制絕育在內的「種族滅絕」政策。」

香港[编辑]

  • 3月25日,已逃離香港並流亡英國的前香港眾志成員羅冠聰(Nathan Law)用英文發布推文
    • 中國藝人支持新疆棉花等於支持「種族滅絕行為/危害人類罪行」、「大規模拘留」、「性虐待」、「種族清洗」、「宗教迫害」、「強制墮胎」,並對此感到噁心。
  • 3月26日,杜汶澤在臉書發文支持耐克,
    • 「我穿Nike我驕傲」
    • 明星支持新疆棉花是為了自己的名氣。

維吾爾[编辑]

  • 維吾爾族權利組織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中國事務部主任伊利夏提(Ilshat H. Kokbore)對美國之音說::
    • 非常高興看到和聽到漢族人說這些話,說明經過幾十年的維權律師、公民運動、良心知識分子冒著逮捕、判刑、監禁的打壓進行的不屈不撓的人權觀念普及教育產生了效果。
    • 反專制是人類的本性。沒有人喜歡被奴役,當奴隸。
    • 在“新疆”一詞被部分解禁(但“維吾爾”一詞仍被嚴密控制)期間,中國互聯網上那些同情維吾爾族人的民意究竟在中國有多少代表性?
    • 華春瑩的這番話說得非常幼稚可笑。我覺得這是阿Q精神,自我安慰,找各種理由。你要安慰你自己,就必須找理由支持自己的這種安慰語句。
    • 但中國外交部自己很清楚......他們需要美國,他們需要歐盟,還有跟歐盟的經濟協議,他們都需要。在經濟上需要,在技術上需要,還在很多很多方面都需要西方國家。

澳洲[编辑]

  • 澳籍華裔前記者許秀中:我會寫到「教培中心」關門為止[1]
    • 「對的事情就是要做下去,只好繼續寫,寫到『教培中心』關門,寫到強制勞動結束,寫到天荒地老。」
    • 一定會繼續報導維族社區的遭遇,因為已有上百萬從沒想過鬧獨立的維族上班族、學生、農民等普通民眾被送去「教育培訓中心」,剝奪一切自由還遭到虐待與強姦。
    • 「教培中心」的根源是漢族主導的政府對維吾爾民族與文化的徹底摧殘,對錯不言自明。
    • 寫新疆寫了三年,我也不斷問自己:為什麼要寫維吾爾族社區的事情?要冒多大的風險去寫?值不值得?我有幾點想說的:
    • 一是一定要報導維族社區的遭遇,再難也要寫。關押維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教培中心”的根源是漢族主導的政府對維族人和文化的徹底摧殘。約百萬上班族、學生、生意人、公務員、農民,
    • 一輩子做夢都沒想過鬧獨立或和政府作對的普通維族老百姓被套上黑頭套,剝奪一切自由,送去”教育轉化”,在“教培中心”被虐待和強姦。這些事情誰對誰錯,不用我來多說。在我的價值觀裡,作為一個人,作為一個在中國長大且佔盡資源優勢的漢族人,不可能袖手旁觀。
    • 2017年了解到新疆大規模關押維族人時,我22歲,墨爾本大學政治/媒體專業在讀,課餘給《紐約時報》等幾家媒體做自由撰稿人。那時聽記者朋友講如果用英文寫當局不會太放在心上,所以一直都是英文寫作發推。有一些文章後來被翻譯成中文,我讀了以後自己都覺得害怕。
    • 2018年初,大學剛畢業,我加入了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當時新聞編輯室沒有外出採訪的預算,就週末自己買了機票去阿德萊德維族社區採訪。一些當地維族人不敢信任我,也不願跟我多說。我看著他們憤怒、落淚,作為一個漢人,我覺得自己連呼吸都多餘。
    • 走進他們的社區,看著滿眼的東突厥斯坦藍旗幟,我知道那些旗子像徵的是民族自決,我知道我對”東突厥斯坦“這個詞的抵觸情緒來源於中國當局十幾年的宣傳教育,可心裡還是害怕。寫新疆,可怕的事情太多了。
    • 當時想能做的一切就是把事實寫下來。就算現在、此刻沒有人在乎事實是什麼,起碼給歷史留個底。到今天我去了阿德萊德五次,每次都是一家一家採訪,一次一次地聽。看著受訪者談起他們被關押的親人而崩潰落淚,坐在他們對面做筆記。回到辦公室給發信請中國官員評論,盯著自己的署名手抖幾次不敢點發送。
    • 2019年我在《紐約時報》悉尼分社工作,一篇報導裡寫了兩個維族家庭在中國的親人被送去“教育轉化”。我們請中方評論,沒想到電報一發出去,國際壓力下,人很快就放出來了。這篇文章之後我在國內的親友開始遭到騷擾和恐嚇。當時維族朋友跟我說,「你現在變成跟我們一樣了。」
    • 再往後,我加入澳大利亞戰略研究所後,注意到中國將大批維族人送往中國勞動的消息。我和同事一路查下去,並請《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去青島耐克工廠實地訪問。 2020年3月,我們發布了研究報告《代售的維族人》,指出在“援疆”大旗下針對維族人的強制勞動遍布全國,並點名耐克、蘋果等83家公司牽涉其中。
    • 文章指出了全世界每一個普通人和維吾爾人權危機的關係: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在穿、在戴強制勞動的產品。這篇報告被全世界各國媒體轉載,影響遠超我和同事的預期。這一年我沒怎麼買過新衣服或新手機,因為進了商場看到那些我寫過的牌子就覺得心虛。
    • 同時,國安開始對我和身邊的人進行越來越驚人的的脅迫,和我親近的人在中國境內被關押、審問、騷擾、孤立。 2020年底,國安自稱偵探“托馬斯”,用蹩腳的機翻英文在油管上散佈色情小說似的“性生活”爆料,對我進行蕩婦羞辱。
    • 這星期,我被指是造謠“新疆棉”的幕後黑手,這麼大的帽子我真不敢戴。
    • 一,我根本沒寫過新疆棉——我寫的強制勞動報導在製造業;
    • 二,過去一兩年中,無數其他學者和記者都寫過維族人被強制勞動的問題。正因如此,國際社會、各國政府才能達成一定程度的共識,制裁相關公司、拒絕進口相關產品;
    • 三,中方用”新疆棉“來混淆視聽。事實上,許多服裝公司、電器公司、醫療用具公司,甚至食品公司都涉及到過新疆強制勞動。這個問題比“新疆棉”要深遠得多。中方試圖將新疆強制勞動的問題和中美競爭的問題混為一談,完全無視澳洲、美國、歐洲、日本甚至一些中國消費者並不想買強迫勞動的產品的情況。
    • 最初選擇當記者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沒有做行動人士或異見者的勇氣。在新聞編輯室工作時,並不敢發表個人意見,只跟背書一樣列數據。現在看到自己被幾十家中文媒體稱為“妖女”,“漢奸”,覺得無奈又好笑。從卑微地“偷偷用英文給歷史留個底”到現在,硬是被國家機器抬舉成了禍及“數千萬中國人”的“女魔頭”。
    • 如果之前還有一絲閉嘴自保的念頭,被全網網暴之後當然沒有了。只好繼續寫,寫到“教培中心”關門,寫到強制勞動結束,寫到天荒地老。從我個人的層面,對的事情就要做下去,付出的代價都值得。因為做了對的事情而禍及我身邊的人,我欠他們,我去還。就這些,大家共勉。
    • 黨要是不拿著宣傳部大喇叭通稿罵我女妖,我可能永遠都不會嘗試用中文寫任何東西。
    • 黨媽真是逼我上進,我也只好拿著這多年沒用過的翻譯腔中文來跟大家普及我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

斯洛伐克[编辑]

  • 斯洛伐克籍的米里亞姆·萊克斯曼(Miriam Lexmann)說:
    • 「中國人權狀況嚴峻,中國共產黨侵犯人權的現象是天安門事件以來最嚴重的。」
    • 「中國非但不正視自身的問題,反而對民主選舉產生的議員施以威脅和反制。」
    • 「如果中國繼續執迷不悟,那就是清楚地表明,他們對成為歐盟的伙伴不敢興趣,而且執意要成為破壞基本價值和原則體制上的對手,而這些價值和原則是任何合作的必要條件。」

羅馬尼亞[编辑]

  • 羅馬尼亞的亞太研究所副總裁安德里亞·布林扎(Andreea Brînză)對美國之音說:
    • 雖從時間點看,像是歐美聯盟聯合的行動,但歐盟的制裁並不是美國所驅動的,僅僅與美國同步而已。
    • 歐盟最近在中國問題上採取的立場,建築在歐盟基本價值觀的基礎之上,而中國往往會錯估歐洲民主制度。

加拿大[编辑]

  • 在加拿大多倫多的民主人權活動家、作家盛雪說:
    • “這次中共想把整個中國的民意、意見朝著它希望的方向引導,但它一拆開(信息封鎖牆)一塊磚,一部分的真實民意就可以說是噴發而出。”
    • “經常有人拿所謂的民意來說中國人多麼支持現執政黨,多麼支持中共的政策。這些說法都是建立在一個虛假的基礎之上的。沒有自由表達權的民意從來都不是真實的民意。這次新疆的情況說明了這堵牆哪怕只是拆掉了一塊磚,人們也會非常珍惜從那一塊磚的縫隙中看到的真相。”
    • 「華春瑩的數字遊戲技術含量太低。」
    • 「中國共產黨黨員人數據說是九千萬。但中國人口是十四億。那麼,為什麼這九千萬人就可以代表十四億人民在任何事情上的決定權和對外的發聲呢?」
    • 而事實上,在中共內部是一個非常小的核心集團代表了共產黨集團以及中共管轄下的人民在發聲。她(華春瑩)顯然是自相矛盾的。

德國[编辑]

  • 德國外交部3月23日召見中國大使,對於因中國制裁德國議員和學者,表達不滿。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表示:
    • 「德國政府堅持與中國大使當面討論,因為中國對議員和學者執行制裁『完全不合理』。」
    • 「歐盟因人權被迫害對中國實施制裁,相較之下,北京制裁的對象是民主和民主機關,這點德國無法接受。」
  • 德國國會外交委員會主席洛特根(Norbert Rottgen)則呼籲:
    • 「歐盟得做出強硬回應,目前的政治氣氛下,歐洲不應該批准去年底與中國敲定的投資協定。」
  • 德籍鄭國恩(Adrian Zenz)發表:
    • 《新疆軍事化職業培訓系統來到西藏》《新疆強迫勞動:勞動轉移及動員少數民族摘獲棉花》引來中國《解放報》刊載大量批評文章抹黑鄭國恩,令他感到身心疲憊,但還是於2020年12月14日,公布新疆維吾爾族人被強迫勞動的報告,藉此消解所受到的壓力。
  • 德國時尚品牌Hugo Boss 在微博發文:
    • 「我們重視在中國各地夥伴的長期合作關係,Hugo Boss迄今為止尚未直接從新疆地區購買任何產品,我們將從2021年10月開始,重新核查新系列是否符合全球標準,另外針對相關指責報導,公司也會確保產品只使用符合我們價值觀和標準的棉花或者其它材料。」
    • 「我們致力於尊重人權」,承認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的基本價值觀和國際勞工組織的核心公約,絕不容忍任何形式的強制、強迫勞動,這些標準適用於Hugo Boss的全球供應商。
  • 德國之聲DW 2021-04-04:[2]
    • 歐盟對參與踐踏維吾爾人權的直接責任者和實體實施了制裁令,此外,德國也制定了供應鏈法,禁止企業同踐踏人權的供應商展開合作。
    • 《商業周刊》發表評論稱,歐盟和德國的做法值得稱道,但市場經濟本身其實也是制止踐踏人權行為的有力武器。
    • 這篇題為《如何用市場經濟手段制止中國踐踏人權》的評論寫道:
      • 必要情況下,人們將不會繼續從這些企業購買產品。一些知名度很高的紡織品生產商和銷售商就已決定,鑑於維吾爾人權受到嚴重打壓,他們將不再從中國新疆收購棉花。
      • 迄今為止,非政府組織總是籠統批評西方企業忽視供應商的人權問題,今後應當進行進一步的甄別,對榜樣性的企業予以褒獎。投資者們也應當表明立場,只為那些不同血汗工廠合作的企業提供資金。
      • 在捍衛人權方面,歐美政府和企業已經邁出了正確的一步。中國政府的激烈反應,也恰恰說明了這一點。
      • 企業也應在購買半成品和尋找銷售市場方面做出多樣化選擇,擺脫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做到不再看專制政府的臉色行事。
    • 柏林《每日鏡報》
      • 「評估報告還顯示出,北京還借助貸款發揮其政治影響力。例如,如北京‘不認同借貸方的施政方針’,即可解除借貸合同或要求對方提前還貸。如某國中斷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交關系,即屬於‘毀約’行為,貸款就必須立即還清。
      • 中國如何借助其條件苛刻的貸款協定施加政治影響力,阿根廷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北京為該國兩個水壩項目提供了價值47億美元的貸款。
      • 由於該項目引起爭議,時任總統的毛裡西奧·馬克裡 (Mauricio Macri)本想叫停。
      • 但中方則表示,水壩項目同另外一個中方出資20億美元的鐵路修築項目是掛在一起的。如果阿根廷方面叫停水壩項目,那麼鐵路項目也將泡湯。最終阿根廷只好認栽,同意同時啟動兩個項目。
  • 德國墨卡托研究所,中國研究中心專家斯泰克(Grzegorz Stec):
    • 以前歐盟也曾對中國發起過制裁,例如去年曾因網路攻擊而制裁過兩名中國人,但是這跟最近的製裁無法相提並論。
    • 最近這輪頗具歷史意義,是歐盟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首次就人權問題對中國發起制裁。
    • 這次歐盟明確表示是因人權問題,中國顯然將這一議題視為中國的內政,而且中國的反制也是前所未有的。
    • 雖然歐美等國家幾乎同時採取行動,但是拜登政府的立場不是歐盟採取制裁行動的動因,歐洲議會去年就曾通過有關於新疆和香港問題的決議。
  • 柏林智庫German Marshall Fund的高級研究員Mareike Ohlberg稱
    • 很難衡量北京社交媒體活動的效果,因為PO文可能通過機器人網路等方式人為炒熱。
    • 北京在海外社群媒體上日益增多的活動,不應被低估,此類PO文為認同中國或反對美國的人提供了彼此交流的資訊。

英國[编辑]

  • 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表示:
    • 「在英國加入國際社會的行列,制裁應該為侵犯人權負責的人們時,中國政府卻制裁其批評者。如果北京想要可信的反駁新疆侵犯人權的說法,就應該允許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充分地進入當地,以查證真相。」
  • 英國保守黨前黨魁施志安在受中國制裁後表示:
    • 「我會把這次制裁當成我的榮譽勳章」
    • 「我們有責任揭露中國政府在香港侵犯人權的行為以及對維吾爾族人的種族滅絕」
    • 「我們這些自由生活在法治之下的人,必須為那些沒有發言權的人說話。
    • 「如果這麼做會讓中國的憤怒落到我的頭上,我將會戴上這枚榮譽勳章。」
  • 一位專攻維吾爾研究的學者芬利(Joanne Nicola Smith Finley)說:
    • 「看來我因為說出新疆維吾爾悲劇性真相、以及擁有良知,受到了中國政府的制裁」
    • 「我不後悔發聲、更不會保持沉默」。
  •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BBC News 3月31日表示:
    • 「原駐中國記者沙磊已調派台灣。沙磊將中國當局不希望全世界知道的真相曝光(北京侵犯新疆維吾爾族人權的報導)。BBC對沙磊在北京這段時間的獲獎報導引以為傲,他仍是我們報導中國新聞的記者。」隨同的還有其妻子莫瑞(Yvonne Murray)。
    • 而沙磊則在BBC專訪時表示:
      • 「針對新疆、病毒及香港議題所作的報導對中國來說很敏感,在過去幾年內持續受到來自中國當局的壓力和威脅,這狀況在近幾個月以來越來越惡化,中共在他們控制的幾個平台上進行文宣攻擊,不僅是BBC受到攻擊,同時也針對我個人。
      • 過去時常會受到中方受到威脅要採取法律行動,在試圖拍攝時也會受到監控、阻礙和騷擾,而我和BBC都認為繼續在北京太過危險,必須要進行搬遷,所以最後就決定落腳台北。
      • 即使當我們要離開機場時,後方仍有便衣公安跟隨至出境大廳,而這就是目前要在中國進行報導所要面對的嚴酷現實。」
    • 對此中華民國總統府表示:
      • 「歡迎回到台灣,相信您會發現自由民主國家是一個舒適的新家,在這裡可以繼續進行重要的工作,揭露當權者試圖向世界隱瞞的故事。」
  • 英國「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邵江指控,中共利用漢民族以殖民方式,逐漸消弭維吾爾族的社會、經濟、文化、信仰,而當局掌控的國企和兵團也占盡了新疆的資源。

義大利[编辑]

  • 港媒引述義大利媒體《未來報》(義大利語:Avvenire;英語:Future)報道,指出意大利時裝品牌Benetton(班尼頓)、OVS都在官網貼出公告,聲稱基於新疆棉花有違反人權、強迫勞動疑慮,旗下產品將不再使用新疆棉花。班尼頓的官網公告指出,中國新疆與烏茲別克生產的棉花被控有濫用童工和強迫勞動情形,因此班尼頓所有產品都不會使用來自這些地區的棉花。班尼頓的棉花生產鏈,從種植到加工過程,皆堅拒任何壓榨未成年勞工或強迫勞動的情形。而OVS在官網公告指出,新疆維吾爾人生產的棉花有強迫勞動疑慮,OVS決定響應義大利「乾淨衣服運動」(Clean Clothes Campaign,簡稱CCC)發起的倡議,暫停一切有關新疆棉花的商業往來,藉此呼籲中國政府與相關中國企業立刻停止迫害新疆維吾爾族人權,停止對新疆維吾爾族的強制勞動。

法國[编辑]

  • 事由:3月22日歐盟宣布制裁涉及侵犯人權新疆官員引發中國駐法國大使盧沙野不滿並發推文,批許多法國議員和研究人員。而導致法國政府得召見盧沙野,抱怨其言行「令人無法接受」。法國駐華使館在官網發文呼籲:
    • « 中國在回應歐盟的合法關切時,在2019年3月發表的聯合公報框架內,如我們與各歐盟夥伴國家所期待的,加強與歐盟27國的對話時,不應攻擊學術自由、言論自由及基本民主自由。 »
    • 在中國駐法大使館近日多次公開發表不可接受的言論後,包括辱罵和威脅法國議員與一名法國學者,我們重申遵守《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所載的適用於外國使館運轉的基本準則,尤其是涉及公共宣傳等方面。中國大使館應嚴格遵守上述條款。
    • 在法國,尊重原則與基本自由是一項適用於所有人的要求:包括法國的學術與研究自由、個人自由、尊重權力分立與憲法原則。
    • 對獨立學者的辱罵和與法國議員的爭論是不可接受的,也無助於中國大使館肩負的助力於發展法中兩國關係的使命。
    • 中國大使館需遵守法國的權力分立原則以及所有法律。
    • 在此背景下,法國還認為中國外交部今天宣布對多名歐洲公民實施制裁的決定不可接受,其中包括歐洲議會議員及歐盟成員國議會議員,特別是作為歐洲議會議員的法國公民拉法埃爾·格魯克斯曼,此外還有學者與外交人員。這一決定被作為對歐盟決定製裁嚴重侵犯新疆人權的中國有關個人與一個實體的回應。
    • 中國在回應歐盟的合法關切時,在2019年3月發表的聯合公報框架內,如我們與各歐盟夥伴國家所期待的,加強與歐盟27國的對話時,不應攻擊學術自由、言論自由及基本民主自由。
    • 以上就是我們在法國歐洲與外交部召見中國駐法大使盧沙野先生時,將向其傳達的訊息。
  • 4月2日,中國官媒稱法國一名獨立記者曾發文譴責各界對中國新疆政策之指控,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更宣稱確有其記者,但遭法國世界報(Le Monde)踢爆,據查看發放記者證的法國職業記者證委員會的資料後,並無此「曾在巴黎多個報社工作」的記者。事後雖找到此人,她承認並沒有進行新聞調查,只是描寫自己的「所見所聞」,然而這個見聞就被CGTN拿來當作回應西方指控的報導。儘管不否認文章,但對標題「我的新疆:停止假新聞專橫」感到後悔。「我的文章動機,只是旅遊所看到的風光,人文,不在於替老共作證有沒有維族人權問題」
  • 法國籍格魯克斯曼說:「我們可能與美國有很多分歧,我們可能在中東問題和涉及到其他很多國家的議題上有不同立場,但是面對中國專制體制越來越嚴重的威脅,我認為我們都意識到了同樣的威脅。現在歐洲議會中有很多議員都認為,必須要讓中國對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他說他們正在努力推動一項決議,禁止強制勞動產品進入歐洲市場。」
  • 中國外長王毅就曾在新聞發布會上引用「法國知名作家」維瓦斯(Maxime Vivas)的著作「維吾爾:以終結假新聞」,作為新疆繁榮且穩定的證據。而事實上,退休的工程學家維瓦斯曾表示自己「不是中國專家」。

中華民國台灣[编辑]

  • 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在Facebook:
    • 維吾爾人權與新疆棉花的議題,再度引起民間抵制跨國企業的情緒而引起國際關注
    • 希望北京政府慎思,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是民間樸素的情感
    • 但放任這些情感來對企業的施壓,不僅不會帶來任何正面意義,也無助於促進中國成為所謂負責任大國。
    • 維吾爾族的人權議題才是事件的本質,呼籲北京重視人權是普世價值和正視維吾爾族的人權議題,唯有停止壓迫,才能化解國際質疑,才能化解對立衝突。
  • 副總統賴清德表示:
    • 「中國如果認為國際社會指中國政府有壓迫新疆人權是錯誤的,可以開放國際媒體到新疆採訪,讓真相公諸於社會,讓新疆人民聲音可以被聽到。在沒有釐清真相,新疆人民聲音沒有被聽到之前,就來攻擊某個公司是不好的,不僅僅不會讓國際社會相信新疆人權沒有被傷害,也會對中國更不信任。」
  • 中華民國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表示:
    • 「北京不應放任民族主義或愛國主義情感向民間或組織施壓,這對中國成為所謂責任大國沒有幫助。公眾人物有影響力,希望大家重視人權普世價值。」
    • 「至於剛剛問到,有些演藝人員表態,我想如果是出自於自主表態,因為他們活在民主自由的台灣;如果是因為被迫表態,那是因為他們身在沒有民主自由的中國。
    • 民主自由是台灣人民可以充分表達意見的原因,得之不易的民主自由也是我們堅持守護台灣人民的生活方式。」。
  • 台北市長柯文哲受訪時對於新疆棉抵制潮,表示:
    • 「中美貿易戰一定會持續打下去,中國在人權的確有需要改善的地方。反中在未來15 年仍會是世界趨勢,中國不管做什麼都讓台灣人不高興,不買鳳梨、派戰機飛來飛去、不讓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我都不曉得他們在幹什麼。」
  • 民主進步黨在Facebook發文:
    • 北京政府勿催化民族主義,以轉移人權壓迫的焦點,表示北京政府在新疆的勞動壓迫,已不是中國內政的問題,而是世界各國極為重視的人權議題。
    • 面對世界各國的質疑,北京政府卻催化民族主義以轉移人權壓迫的焦點來對抗全世界,不僅無法解決問題,反而造成更多衝突。
  • 立法院院長游錫堃臉書發文:
    • 「抵制新疆棉已經不是政治問題,而是人權問題!」
  • 中華民國立法委員林昶佐表示:
    • 「我們在台灣除了可以珍惜的防疫成果,還可以自由生活,光是自由本身就是值得守護的價值,至少今天表演的藝人不會被獨裁政府要求表態,尤其每次在唱音樂祭時,都會看到反核、婚姻平權及維吾爾人的旗子,但也沒有人會審查你的意識形態,這也是代表著台灣價值,而另外一方面,那些願意為了被關到集中營、被強迫勞動而發聲的人,他們才是真正支持新疆的人。」
  •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表示:
    • 「人權是普世價值,中共當局應對外說明清楚新疆人權情況,而不是用煽動民族主義的方式來回應國際質疑。」
  • 中華民國立法院人權促進會:
    • 「我們要讓台灣成為國際社會捍衛人權的重要一員。」
    • 「少一分購買,就減一分迫害」
    • 「視而不見者更盲,姑息只會引來更多殺害。」
  • 蔡依林本人並沒有對這事件做出任何表態,卻遭到部分中國網民砲轟。
    • 而其官方微博、蔡依林官方粉絲團分別發布微博,「蔡依林2021年世界巡迴演唱會·台北加演場」的贊助單位已換掉彪馬,
    • 但其實,3月27日Ugly Beauty世界巡迴演唱會的 5萬張門票5分鐘完全售完,也與中國網友們理解的不同,因為PUMA台灣正式表示:「這次加場演場會我們收到贊助邀請的時間是比較臨時,雖然贊助合作內容後來持續在討論中,但因年度活動預算已抵定,無法臨時調整挪動,所以才這一次的加場演唱會才會無法合作。」
  • 台灣作家溫朗東在臉書發布700字長文,
    • 中國政府的抵制行動,表面上要幫新疆集中營洗白,實際上是為了掩飾戰狼外交遇到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歐盟等國的聯合抵制,用愛國主義來掩飾外交行動的失能。
    • 亦點名批評歐陽娜娜、彭于晏、張鈞甯、許光漢等台灣藝人選擇跟極權國家站一起,沒資格領取任何中華民國文化部的影視補助,而他們所代言的所有產品,也應該受到台灣社會的抵制。並認為他們的選擇不是什麼「逼不得已」,而是價值選擇,「為了人民幣,選擇了血腥殺戮迫害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及其他少數族群的一邊」、「不管這些藝人曾經讓你多麼感動,他們現在都是血腥新疆棉的幫兇」。
  • 作家苦苓臉書上發文,正當台灣藝人被迫表態時:
    • 「當台灣人沒什麼了不起,但我們就是有不必表態的自由。」
  • 台灣FILA斐樂表示:
    • 1.FILA品牌採行各市場代理商營運模式,台灣市場現為斐樂股份有限公司營運,中國市場則為安踏體育,各負責其市場營運。
    • 2.媒體報載FILA退出BCI組織為安踏體育之當地市場決策。
    • 3.斐樂股份有限公司代理FILA營運之台灣市場,現皆使用台灣製造的棉質布料,原物料來自南亞。
  • 眼科醫師黃宥嘉:
    • 「一個會搞多P的人,竟然會有人相信他會對一個國家忠誠?羅志祥又愛台灣鳳梨、又愛新疆棉,『反正這種人的愛這麼短暫,也不用在乎!』。」
  • 林保華(香港政治評論家。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發起人之一):
    • 「可惜記者採訪了多個H&M店鋪,還是人潮湧湧。說明老小粉紅叫得再兇,也已經黔驢技窮,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已經與時俱進,只有習近平之流的小學程度暴發戶的幾聲抽泣,幾聲淒厲。現在的外資也不像以前那樣奴顏婢膝了,因為有政府撐腰。習近平的好日子快過去了,揚威又要變成陽痿了,回到發跡的福建也沒用。」
    • 今年中共建黨100年,當局煞有介事開展各種形式紀念活動,好像很偉大似的。其中一項就是表演中國人是如何在黨的領導下站起來了。
    • 最近中美兩國高層在美國阿拉斯加州進行2 2會晤。一向娘娘腔的中央外辦主任楊潔篪突然潑夫罵街,似乎如此就變成站起來的男兒。《人民日報》立即搬出120年前簽署辛丑條約時已臨近死亡的李鴻章代慈禧受過簽署屈辱條約那個鳥樣,以示現在楊潔篪站起來了。
    • 「中國人站起來了」是1949年毛澤東在天安門喊出來的,現在習近平再表演一次,是否否定了當年的毛澤東?的確如此。毛澤東可以站起來揚威在中南海與列車上淫亂,中國人被殺死、餓死,不但八千萬人倒下來了,其他也是勒緊肚皮,夾著尾巴,過著禁慾主義的日子,形同陽痿,何站之有?以致毛澤東翹辮子之後,鄧小平還要韜光養晦,討好老外,一直到習近平才再度站起來,近來在武漢肺炎之後更是復陽要成為全球霸主。
    • 習近平的戰狼形象,讓老外發現原來過去幾十年,他們被中共騙了,於是從對話改為批判制裁,以致習近平惱羞成怒。但是既然狐狸尾巴露出來了,難以再藏起來,只有硬著頭皮邪僻狼嚎,帶動他的小粉紅進行反民主小合唱的演出。
    • 在中共的一連串惡行中,尤以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最令人髮指,不但有再教育集中營的照片流出,還有習近平所做整套指示的文件流出。因此不但美國譴責,歐洲也參與,並且還進行制裁。如同當年拒絕勞改營產品那樣,現在有些外資也拒絕新疆集中營的產品,尤其是新疆的優質棉花。對經濟下行的中共來說,這無疑是雪上加霜,也怪不得從老粉紅到小粉紅都歇斯底里大發作。
    • 從外交部到商務部,都在那裡罵街。華大媽拿出據說是100年前的美國黑奴照片來合理化如今奴役維吾爾人。簡直把江澤民時代喊得成天價響的「與時俱進」拋到九霄雲外了。他們與時俱退,豈止100年前?而是美國南北戰爭的150多年以前!
    • 老粉紅如此,小粉紅也不遑多讓,他們拆H&M招牌、燒Nike球鞋以洩憤,不僅回到文革紅衛兵時代,也回到庚子之亂的拳匪年代。建黨100年與拳匪120年,儼然共匪是拳匪的繼承者。拳匪排外被八國聯軍蕩平之後,由共匪改頭換面冒出。
    • 老小粉紅狂叫,這些外資「吃中國的飯、砸中國的鍋」。這是中共顛倒是非、忘恩負義的一貫言詞。沒有外資,中國還停留在毛澤東物質匱乏的陽痿時代,還能揚威嗎?經貿往來都是互利的,什麼吃中國的飯,多少中國人在外企打工不是在吃洋人的飯?中國對美國每年幾千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不是養出中共權貴荒淫奢侈的生活與發展保護他們的軍事裝備與維穩費用?要不,怎麼中共對川普增加的貿易關稅那樣在意?這些謬論與指責台商賺人民幣搞台獨同是一個腔調。
    • 人民幣有如此威力,可以養活歐美人與台灣人,那就與他們斷絕一切貿易來往,去同非洲國家做生意好了,非洲有40多個國家,一定可以讓中共大賺特賺、腦滿腸肥。快去吧。

土耳其[编辑]

  • 土耳其籍的台灣藝人吳鳳說:
    • 我不是政治人物,但畢竟是一個公眾人物,很希望中國政府結束對維吾爾族人的歧視跟洗腦的政策。這幾天發生的新疆棉事件也告訴我們,人權跟工人的權利必須要好好被保護。
    • 不只在東突厥斯坦,其他任何一個地方都要有公平、合理跟文明的工作環境。我很尊重中國文化與傳統習俗,但是我想要看的中國,不是不斷的壓迫弱族群跟民主的聲音。
    • 全世界的國家,包含美國、德國、土耳其等等,都希望中國把自己好好整理一下再跟世界交流。
    • 我不是針對任何一個生活在中國的人民。如果中國想要變成一個大國的話,很需要從人權跟尊重開始,改善自己的政策。不然很可惜,在全世界眼中永遠不會有值得尊重的位置。

瑞典[编辑]

  • 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為瑞典品牌H&M被中國抵制辯護,他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
    • 「我認為,像H&M這樣的公司要承擔社會責任是一件好事」
    • 「H&M與國際工會保持著良好的合作關係,以糾正違規行為」
    • 「非常高興的是,公司對全球員工的狀況負責,並確保員工受到尊重並享有良好的條件」。
    • 歐盟與中國之間的貿易協議正面臨著不被批准的風險:「有幾個人說不應該與中國簽署這項協議,而我們正在對此進行辯論」。
    • 斯特凡·勒文沒有直接回答瑞典和中國之間的關係如何受到影響的問題,但他表示:「我們對中國一清二楚。我們捍衛人權,我們永遠不會把重要的東西擺在椅子底下」
    • 「與此同時,我們希望進行良好的對話和良好的交流。中國是一個重要的國家,但我們之間應保持平衡」。
  • H&M公司執行長 Helena Helmersson 受訪時指出:「當然,這是充滿挑戰的1年。更加不可預測的世界讓我上了一課。」然後聲明,強調「雖然中國市場非常重要,但不會道歉,也不重新使用新疆棉。」

日本[编辑]

  • 3月28日,亞瑟士日本總部否定25日官方微博上的挺新疆棉的聲明:
    • 「我們現在澄清,那份(微博上)有問題的聲明是未經授權而發出的,並不代表公司在此事上的官方立場。」
    • 「澳洲奧運隊的隊衣,並不含有源自新疆的棉花,也不是在這個地區生產。」
  • 3月25日,日本前防衛大臣中谷元將提案立法,要求日本政府制裁,並表示:
    • 「日本雖然對霸權主義和侵犯人權的行為加以批判並表示關切,但對這些行為不能僅僅口頭上説説,必須採取行動阻止。」
  • 日本首相菅義偉4月4日,在富士電視台節目中表示:
    • 關於中國的新疆和香港等問題,菅義偉主張有必要基於普世價值、自由和基本人權的規則應對。
  • 2021年4月6日,日本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回答中日外長通話內容時說;
    • 「我聽到茂木敏充對新疆地區的人權問題深表關切,並敦促中國在這個問題上採取具體行動,」
  •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
    • 「要求中國外長採取行動,改善維吾爾人的人權狀況,並停止在香港的壓制活動。」

韓國[编辑]

  • 鑑於王嘉爾早前表態支持新疆棉花,並宣布跟杯葛新疆棉的Adidas解除代言合約,南韓品牌新世界免稅店已將港籍王嘉爾(Jackson)的品牌代言照撤下,並換成車銀優,而免稅店表示:「正在了解事件,還沒整理好公司聲明。」自由時報認為,因眾多南韓明星常被中國網民以「辱華」為由圍攻,加上此事件,這使得南韓網友反中情緒加深。
    • 許多南韓網友認為:
      • 「王嘉爾雖為香港籍,但是在南韓以KPOP偶像出道,得以吸收高人氣發展事業版圖,國外粉絲以韓文打招呼是合乎情理,而王嘉爾卻大動作以英文強調自己為中國人,讓許多支持他的粉絲心碎表示『你不要再來韓國了』」
      • 「以前看節目還覺得你很純真,看來只是演技」。

聯合國[编辑]

  •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
    • 3月29日,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表示:
      • 「根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掌握的資訊,上述逾150家企業不分中外,含括農業綜合企業和科技、汽車、紡織、服裝等領域,導致新疆維吾爾族勞工至少數十萬人被送到新疆或其他省分的工廠,置身於剝削性工作及有虐待之嫌的生活環境中,飽受任意拘禁、人口販運、強迫勞動等暴行奴役。」
  •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工商企業與人權工作小組,副主席戴瓦(Surya Deva)說:
    • 「涉及新疆的商業活動一直會是北京與歐美國家的衝突來源。」
    • 「企業不能對維吾爾族人處境視而不見,須依聯合國指導原則進行人權盡責查證。」

歐盟[编辑]

  • 歐洲議會歐洲人民黨(European People's Party ) 的外交政策協調員和發言人蓋勒(Michael Gahler)對美國之音說:
    • “當然,今後歐盟議會跟中國的人權對話將會更加困難,我對此感到遺憾。 無論如何,我將繼續堅持對人權和民主的承諾。懷疑中國製裁他的決定跟他是議會中的“友台小組”主席有關。”
    • 外國記者「工作受到持續騷擾和阻撓,正被趕出中國」,中國應遵守其國際法律義務,確保言論和新聞自由。

學術界[编辑]

  • 由於英國一名紐卡索大學新疆地區研究學者芬利博士(Jo Smith Finley)曾於1995-2018年在新疆進行一系列實地考察,去年11月在《種族滅絕研究》發表論文,揭發一百多萬名維吾爾人,在高度維安的監獄裡,遭到勞改,並稱新疆是「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強迫監禁少數民族的地方」,如今遭中國列入黑名單,引起共有420位全球學者不滿,並共同在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發表公開信,內容寫道:
    • 「北京制裁芬利(Jo Smith Finley)博士,代表中國官方威脅大學學術自由的核心原則,而這種史無前例的舉動蘊含深刻的意義,總共出於3個原因。
      • 第一、中國共產黨長期以來一直使用隱蔽的方式,試圖壓制境外批評者,但這種公開針對學者的制裁是嚴重的威脅。
      • 第二、這反映了中國對英國大學的誤解,英國大學並不是國家機構,而是致力追求真理的自主機構。
      • 第三、中國實際上堅持自我審查是和中國大學建立學術合作關係的先決條件,英國與中國的學術合作即使不是不可能,也會變得非常困難。作為學術界同仁,我們全力聲援芬利博士。」
  • 台灣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表示:
    • 「H&M並沒有道歉,也沒有進行切割,說一些像『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或『政治歸政治,演藝圈歸演藝圈』的鬼話,而是發出一份非常讓人敬佩的聲明。
    • 在這份聲明中,最讓人感動的是這兩句話
      • 『不論是在中國或是其他地方,我們都想要成為一位負責任的買者(We want to be a responsible buyer, in China and elsewhere)』;
      • 『身為一家全球公司,我們除了必須遵守當地的法律外,也必須遵守我們所運作中全球所有市場的相關規範。(As a global company, we comply with local laws and regulatory frameworks in all the markets where we operate.)』。這句話在暗示中國違反了聯合國的人權規範,H&M才會這麼做的。
      • 『我們公司的價值是建立在信任、尊敬、正直、及對話。(Our company values are built on trust, respect, integrity, and dialogue.)』。這也暗指中國政府及消費者現在的舉動恐是不文明的。
    • 要為H&M喝采,它教了我們一課,即企業在做生意賺錢的同時,也必須勇敢的承擔起社會責任。很希望台灣的商人及演藝人員也都能夠向H&M學習,在賺錢之外,也都成為『一位負責任的買者』!」
  • 台灣東吳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劉必榮:
    •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近日在南京參訪Nike、Adidas等品牌的上游原料商中德合資化工廠巴斯夫(BASF)。」
    • 「若杯葛Nike,又跑去上游供應商摸頭,說你們幹得不錯,也很奇怪,也有網路評論說,這是扮黑白臉。」
    • 「若直指人權,中國治理新疆對維吾爾人採鎮壓、教育改造營及強迫同化,的確有問題,否則怎會招致美國等其它國家質疑。但最後會不會檢討新疆的政策?值得觀察。」
  • 台灣文史工作者及教師的管仁健表達觀點並嘲諷:
    • 「香港鄉民也用影片模仿中國人口吻,聲稱:『Adidas你以為你是哪根蔥?我跟你說,咱們抵制你,還有很多類似選擇。』
    • 接著影片裡就列出中國各種山寨Adidas的商品,包含Avivas、Adadas、Odidos……等,中國鄉民也跑來湊熱鬧,分享一雙只要人民幣79元(約新台幣345元)的Odidos球鞋。
    • 此外,中國鄉民還分享了山寨版NIKE,品牌名稱變成了NEKI,勾勾還多了一撇,另外一雙則是KIKE,勾勾形狀與原版的沒有差別,但是中間凸了一塊,像極了羅志祥的招牌舞姿。
    • 因此,有了羅志祥這位熱愛祖國的「多人運動員」登高一呼,相信很快就會有千千萬萬的中國運動員響應。
    • 我們有信心,北京冬奧不需要Adidas的贊助,偉大祖國還有Avivas、Adadas、Odidos……一定能撐起半邊天的吧?」。
  • 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張國財:
    • 瑞典的H&M、美國的Nike、德國的Adidas等國際知名體育用品與服飾品牌,因曾表態抵制新疆血棉花,頃遭老羞成怒的中國「抵制」;
    • 中共新疆黨委宣傳部副部長徐貴相更搬出「美、英、法、德⋯歷史上侵犯人權的斑斑劣跡」做類比,以示天下烏鴉一般黑。
    • 不錯,簡單回顧起來,今天高舉自由民主人權大旗的許多國家,對自己人或外人,當年確實幾乎都曾有過或多或少的,不是個別零星而是對龐大族群的不光彩黯黑歷史──美國在1862之前,有兩百多年的黑人奴隸制度;
    • 實行百年的黑白隔離藩籬政策,才由1968的民權法案打破。
    • 英、法十七、八世紀在亞洲、非洲、美洲、大洋洲有惡名昭彰的殖民史,二戰後,各殖民地已先後紛紛獨立自主,英、法除了放手,那敢宣稱昔日的殖民地是「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 二戰前及二戰期間,曾是德國希望與驕傲的納粹,二戰後,德國已將其視為恥辱的印記;今天的德國,替納粹護衛辯解是會被入罪的;
    • 1970年12月,威利•布蘭德以西德總理身分訪問波蘭時,在紀念抵抗納粹而死難的華沙猶太區起義紀念碑前,不但獻上花圈致敬,還下跪(被稱作「華沙之跪」)默哀。
    • 所以,中國懂得說嘴「美、英、法、德⋯歷史上侵犯人權的斑斑劣跡」,卻不懂得,這些曾經誤入歧途的國家,是知恥的,是懂得反省改過的,是願意讓「侵犯人權的斑斑劣跡」成為「過去式」的!
    • 相形之下,中國「侵犯人權的斑斑劣跡」,在時間上,不僅沒有成為「過去式」,還是「現在進行式」;在程度上,不僅沒有改善的跡象,還顯然有每況愈下趨勢。
    • 在人權組織「自由之家」針對全球二百個左右國家和地區人民之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的狀況進行的「世界自由度」評比調查中,中國在滿分100的2016~2021得分分別是末段班的16、15、11、11、10、9(台灣則是前段班的89、91、93、93、93、94),每況愈下的趨勢一覽無遺!
    • 而「現在進行式」的香港限縮人權、維吾爾族集中「再教育營」、摘取器官、強迫絕育與種族滅絕等,侵犯人權的規模、恐怖血腥與泯滅道德人性程度,都是中國這個「文明古國」令人髮指的不文明罪行!
  • 澳大利亞華裔漫畫家巴丟草:
    • 像許秀中這樣年輕且在海外有影響力的年輕人,此時很容易成為中國政府抹黑的首要目標,因為許秀中的背景證明了即使在中國體制下受教育,仍然有追求民主自由的潛力,
    • 「中國年輕一代這樣的轉變,正是中國政府最害怕的。」
    • 中國政府知道這種抹黑手法在其他國家行不通,但他們仍要在中國摧毀她,讓中國人知道:
      • 「你們是中國人,不要像她這樣做,否則你會受到跟她一樣的攻擊或威脅。」
    • 中國採用的抹黑手法,也顯示了中國與西方國家不同的價值觀。
    • 在西方國家以挖掘他人的私生活或將他人塑造成妓女來抹黑他人,會被視為是很低級的作法。
    • 我也曾遭遇相同的抹黑,這些攻擊目標從來都不是我的藝術作品,而是透過製造假故事來譴責我的個人生活,例如稱我有戀童癖、散布裸照等。
    • 由於中國政府很清楚高質量的研究報告難以挑戰,因此只能以各種方式玷污他們精心完成的工作,
    • 而值得讚賞的是,許秀中正以一種清楚又諷刺方式回應中國政府:「這樣做是不行的,所以不要再做了。」我很欣賞她的說法。

企業界[编辑]

  • 由50多名投資者組成的投資者人權聯盟(Investor Alliance for Human Rights)要求H&M、VF Corp、Hugo Boss和Inditex等超過40家企業提供更多關於供應鏈的信息,並放棄可能導致侵犯人權的情況。
  • Hugo Boss在中國社交網站用中文表示將繼續採購新疆棉花,不過該公司的官方網站上的一份英文聲明表示「迄今為止,HUGO BOSS尚未從直接供應商處採購任何源自新疆地區的產品」。公司發言人Carolin Westermann表示公司「與非政府組織和包括投資者在內的其他主要利益相關者積極交流,以更詳細地概述我們的標準、價值觀和可持續發展倡議 。」
  • 貝萊德的一份報告表示:「未能解決與人權有關的風險,可能會影響一家公司的整個價值鏈,這可能……影響股東價值。」
  • 領航集團發言人表示,該公司「非常認真地對待人權問題,包括強迫勞動的指控。如果一家公司的商業行為或產品危及人們的健康或安全,也可能給投資者帶來長期的財務風險。」

社交平台[编辑]

臉書 FACEBOOK[编辑]

  • 臉書雖然在中國被封鎖,卻是北京當局對國外數以億計的網友宣傳政治觀點的工具,有時甚至是透過廣告。
  • 臉書發言人:「北京當局刊登關於新疆的廣告並不違反現行政策,只要廣告主在購買廣告時遵循臉書規定即可,公司目前正密切觀察和新疆有關的消息,“以利我們獲知在這項議題的作法和盡職審查”。」“現在是我們平台採取行動,在維吾爾族遭種族滅絕一事上對抗假訊息的時候了。”
  • 紐約人權團體總部發言人Avaaz:「這些(臉書)廣告是北京當局的宣傳工具,“即使金額不大,但也是臉書的直接收入來源,這特別令人不安”。」
  •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臉書部份員工在內部訊息平台或其他討論區提出質疑,憂心臉書被當成國家宣傳的工具,突顯中國相關機構付費刊登的貼文,宣稱穆斯林少數族裔維吾爾族人在新疆的繁榮生活。」

推特 Twitter[编辑]

  • 《華爾街日報》報導,中國政府去年在推特和臉書上宣傳新疆少數民族政策的活動創出歷史新高,其目的不外乎洗白集中營及監控等遭西方國家譴責行動。
  • 為管控言論,中共築起了網路長城,嚴禁人民使用推特及臉書,共產黨反而利用網路科技巨擘平台的言論自由,在推特及臉書建構戰狼外交平台,大肆宣揚共產黨的美好,尤其多年來遭質疑的新疆人權問題,中國更是利用推特及臉書洗白。

受影響企業和品牌[编辑]

品牌
Nike Adidas 匡威 PUMA Calvin Klein 優衣庫
GU 無印良品 GAP 宜家 樂購 迪卡儂
法國鱷魚 新百倫 巴寶莉 ZARA 亞瑟士 Air Jordan
Tommy Hilfiger Hugo Boss The North Face Under Armour

參考連結[编辑]

良好棉花發展協會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官網

註釋[编辑]

  • 本文不會加入也不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政府之自我辯護內容,因為自我辯論非客觀來源。若需見PRC辯解內容,請至維基百科,本文保留其他各國人士團體回應之全文,以便補正僅一方說詞之謬誤。
  • 若無特別說明,文中【中國】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