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胡耀邦(1915年11月25日-1989年4月15日),中国共产党前领导人,是中国共产党主要领导人之一,曾于1981年至1987年间担任中共中央主席和中共中央总书记。


语录[编辑]

  • 民主、自由、平等、博爱是人类精神大解放。
  • 如果人民不欢迎我们,就该我们下台了。
  • 中国的出路是民主和科学。
  • 我这辈子有两个没有想到:一个是没有想到被放在这么高的位置上;一个是没有想到在我退下来以后,还有这么个好名声。
  • 科学真理真难求,你添醋来我加油,论战也带核弹头。核弹头,你算学术第几流?是非面前争自由,你骑马来我骑牛,酸甜苦涩任去留。任去留,浊酒一杯信天游。
    • 来源:《戏赠于光远同志调寄渔家傲》
  • 青年人很可爱,他们本质上很纯洁,很有朝气,他们是我们的未来。
  • 我才不会无限上纲,自己把自己駡个狗血淋头,换个中央委员或候补中央委员当当呢。
  • 我们不下油锅,谁下油锅?
  • 对家的感情淡淡的来日方长;对党的感情浓浓的人生有限。
  • 心在人民原无论大事小事,利归天下何必争多得少得。
  • 身居最下游,志在最高层。
  • 如果人民不欢迎我们,就该我们下台了。
  • 一个精神上、组织上被禁锢、被压制的不自由的民族,怎么可能与世界上的发达国家进行自由竞争呢?
  • 不戴帽子,不打棍子,不抓辫子,不装袋子
  • 任何骗子都要披上神秘的外衣,凡是装腔作势,高深莫测,让人看不清,动不动就训人的肯定有问题。小算盘,小圈子,小报告,小动作,小是小非,小恩小惠……搞这些东西有什么意思?低级趣味!一身正气埋头苦干的人不少,但不琢磨事、专门琢磨人的人也不会消失。我看这个问题,我们这一代解决不了,下一代也解决不了。
    • 骗子和低级趣味
  • 我们的历史是光明的,还是阴暗的,是光彩的,还是不光彩的,每个在台上的人,都要经受检验。历史是混不过去的。
  • 心胸宽阔的人,喝水也会胖
  • 建国以后是共产党对不起民主党派。
  • 中国的出路是‘民主’和‘科学’四个字,我们为之奋斗了近70年,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现在还需要继续努力。
  • 高度民主是社会主义的伟大目标之一。
  • 民主和自由、平等、博爱的观念,是人类精神的一次大解放。
  • 我们社会主义发展中的主要历史教训,一是没有集中力量发展经济,二是没有切实建设民主政治。
  • 近来中央着重提出政治体制改革,……改革和完善党和的国家的领导体制,进一步扩大社会主义民主。
  • 民主要制度化法律化。
  • 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
  • 在全体人民中普及法律常识、增强公民意识。
  • 在法纪面前人人平等,绝不允许有任何超越法律和纪律的特殊人物。
  • 要遵守宪法的原则,实行学术自由,创作自由,讨论自由,批评和反批评自由。
  • 本世纪初,中国结束封建专制以后,特别是五四运动以来,世界各国的理论和思潮都在中国提出和实践过。中国人民最后选择了民主和科学作为最高社会价值和目标。这是在长期专制和落后压抑下的中国人民的最后选择。
  • 我十几岁参加革命,从来就没想当什么官。
  • 什么叫无产阶级专政,专政与民主是对立的统一,人民民主是基础,只有充分民主才能有专政,离开了民主就是法西斯专政。
  • 冲破一切禁区,打碎一切精神枷锁,彻底肃清林彪、‘四人帮’的理论专制主义、理论恶霸作风。
  • 我始终支持任何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希望大家都在宪法的保护下享有最大的自由。尽管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及这次人大会议上,不少同志点名也好,不点名也好,批评我背着中央搞违犯‘四项基本原则’的所谓民主化运动,助长无政府主义,但我坚持认为我那样做是从大局着想的,即使多数人反对,我仍要保留自己的看法。
  • 关于宣传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的问题,什么大救星啦,什么首长到我们这里来是莫大鼓舞、莫大鞭策、莫大教育、莫大幸福啦,诸如此类的话,以后再也不要说了。我们的一些同志往往受小生产思想的影响,没有远大眼光,需要别人来代表他们。他们往往企求于大救星,对小生产者的狭隘眼光,对封建迷信,要做工作,要逐步使人们从这种思想枷锁中解放出来。有些事情,中央没想到的,地方可以想;中央没有叫干的,地方看准了的,可以干;中央所说的不适合地方情况的,地方可以变通办理;中央决定错了的,地方可以争论。
  • 1980年春节,在民盟中央举行的迎春茶话会上,胡耀邦特意提到张澜说:“我感到这位先生有两条是很值得佩服的,第一条,他有很高尚的精神,这就是他的顽强的民主精神、民主思想;第二条,他有一个很优良的气质,就是他有强烈的正义感。”
  • 我们党要继续坚持‘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方针,加强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少数民族人士和宗教爱国人士的合作。
  • 1986年9月23日,胡耀邦接见美国《华盛顿邮报》董事长凯瑟林•格雷厄姆时说:“有人认为社会主义形象不怎么好,这是事实。是我们自己没有搞好。政治上出了些毛病,在处理民主、人权等问题方面有缺点,出了乱子。”
  • 凡是胡耀邦主持的会议,与会者都比较轻松,发言热烈,有时甚至争论得面红耳赤,他全不在乎。1985年6月,劳动人事部副部长严忠勤在向书记处汇报工资改革方案时,因与胡耀邦理解不一致争论起来。但事后胡耀邦说,严忠勤这人不错,敢于直言。
  • 我始终支持任何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希望大家都在宪法的保护下享有最大的自由。尽管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及这次人大会议上,不少同志点名也好,不点名也好,批评我背着中央搞违犯‘四项基本原则’的所谓民主化运动,助长无政府主义,但我坚持认为我那样做是从大局着想的,即使多数人反对,我仍要保留自己的看法。
  •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能招人嫉妒的人,大概都有点本事。
  • 什么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贪污盗窃,投机倒把,腐化变质,做官当老爷,这就叫走资本主义道路;不涉及路线问题。斗争的矛头指向官僚特权腐败分子,而不是全部同志。
  • 不要零敲碎打,我不赞成学语录,毛主席的话都是在一定的时间地点条件下做出的结论,语录把这些都删掉了,只留下几个干条条,有点生搬硬套。
  • 向前看,不要去纠缠那些历史问题,不要老是纠缠什么彭德怀的反党集团的影响,不要老是纠缠土改彻不彻底,镇反不彻底是不是有人要复辟,彭德怀本身就是一个冤案嘛。再就是政见公开,不要搞神秘化,神秘化是藏污纳垢,是庇护那些专制主义的。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