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巴黎公社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巴黎公社(法語:la Commune de Paris)是1871年3月18日至5月28日存在的一個政權。

巴黎所以能夠反抗,只是由於被圍困使它擺脫了軍隊並用主要由工人組成的國民自衛軍來代替它。現在必須使這一事實成為制度,所以公社的第一個法令就是廢除常備軍而代之以武裝的人民。
現時帝國主義者為欲分散革命勢力的聯合, 力宣傳「赤色的恐怖」,說什麼俄國革命殺了整千整萬的人,實則只有帝國主義者「白色的恐怖」,才是真的恐怖!試看巴黎公社失敗後,被法國資本家所殘殺者統共不下十萬人,而俄國革命所殺的,最多不過幾千人。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語錄[編輯]

要想找到可以同梯也爾和他那些嗜血豺狼的行為相比擬的東西,必須回到蘇拉和羅馬前後叄頭執政的時代去。……不同處只在於羅馬人沒有機關槍來進行大規模的處決,他們沒有「手持法律」,也沒有口喊「文明」罷了。
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將永遠作為新社會的光輝先驅而為人所稱頌。它的英烈們已永遠銘記在工人階級的偉大心坎里。那些扼殺它的劊子手們已經被歷史永遠釘在恥辱柱上,不論他們的教士們怎樣禱告也不能把他們解脫。
  • 俄國的十月革命和巴黎公社,是工人階級以自己的力量,來求人類真正的平等自由,它們的意義是相同的,不過成功與失敗不同而已。所以我們可以說:巴黎公社是開的光明的花,俄國革命是結的幸福的果——俄國革命是巴黎公社的繼承者。
    ——毛澤東《紀念巴黎公社的重要意義》
  • 巴黎公社存在不過七十二天,何以失敗這樣快呢?有兩個主要原因:(一)沒有一個統一的集中的有紀律的黨作指揮——我們欲革命成功,必須勢力集中行動一致,所以有賴於一個有組織有紀律的黨來發號施令。當時巴黎公社,因為沒有一個統一的政府,以致內部意見紛歧,勢力分散,而予敵人以可乘之 ,這是失敗的第一個原因。(二)對敵人太妥協太仁慈——我們對敵人仁慈,便是對同志殘忍。一九一七年俄國十月革命的成功,十四年國民政府打倒楊、劉肅清反革命派的勝利,全賴對於敵人取絕對嚴厲的手段,不絲毫妥協,因為我們不用嚴厲的手段對付敵人,敵人便要用極殘酷的手段對付我們了。巴黎公社,對於敵人不取嚴厲處置,還容許敵人占住金融機關,調集軍隊,所以終被敵人覆滅了。各同志要鑑往知來,懲前毖後,千萬不要忘記「我們不給敵人以致命的打擊,敵人便給我們以致命的打擊」這句話。
    ——毛澤東《紀念巴黎公社的重要意義》
  • 人類由原始社會進化為家長社會、封建社會以至於今日之國家,無不是統治階級與被統治階級之階級鬥爭的演進。巴黎公社便是工人階級第一次起來打倒統治階級的政治的經濟的革命。我們向來讀中國史,不注意階級鬥爭的事實,其實四千多年的中國史,何嘗不是一部階級鬥爭史呢?
    ——毛澤東《紀念巴黎公社的重要意義》
  • 現時帝國主義者為欲分散革命勢力的聯合, 力宣傳「赤色的恐怖」,說什麼俄國革命殺了整千整萬的人,實則只有帝國主義者「白色的恐怖」,才是真的恐怖!試看巴黎公社失敗後,被法國資本家所殘殺者統共不下十萬人,而俄國革命所殺的,最多不過幾千人。「赤色的恐怖」實在不及「白色的恐怖」多了!五卅慘案,沙基屠殺,更是「白色的恐怖」的實證。所以我們要大聲疾呼:「反對白色的恐怖!反對帝國主義者對於無產階級的大殘殺!」
    ——毛澤東《紀念巴黎公社的重要意義》
  • 公社還是一個光輝的典範,它說明無產階級能夠怎樣同心協力地實現資產階級只能宣布的民主任務。奪得了政權的無產階級沒有經過任何特別複雜的立法手續,就切切實實地實行了社會制度的民主化,廢除了官僚制度,實行了官吏由人民選舉的制度。
    ——列寧《公社的教訓》
  • 但是兩個錯誤葬送了光輝的勝利果實。無產階級在中途停了下來,沒有「剝奪剝奪者」,而一味幻想在國內樹立一種最高的公理,使全國團結起來完成全民族的任務;沒有奪取像銀行這樣的機構;蒲魯東主義者關於「公平交換」等等的理論還在社會主義者中占統治地位。第二個錯誤是無產階級過於寬大。本來應當消滅自己的敵人,但是它竭力從精神上去感化他們。
    ——列寧《公社的教訓》
  • 當無產階級的群眾革命運動已經爆發的時候,馬克思就來研究這個運動究竟發現了什麼樣的形式,雖然這個運動遭到了挫折,雖然這個運動為期很短而且有顯著的弱點。公社就是無產階級革命「終於發現的」、可以使勞動在經濟上獲得解放的形式。公社就是無產階級革命打碎資產階級國家機器的第一次嘗試和「終於發現的」、可以而且應該用來代替已被打碎的國家機器的政治形式。
    ——列寧《國家與革命》
  • 這時有誰不會想到巴黎的「秩序」警察們在勝利中陶醉、資產階級在公社戰士的屍體上痛飲美酒的情景,而正是這個資產階級剛剛在普魯士人面前可悲地投降,並且把國家的首都奉獻給外敵,自己卻象最卑劣的膽小鬼一樣逃跑了。但是在鎮壓武裝很差、饑寒交迫的巴黎無產階級,鎮壓他們的手無寸鐵的妻子兒女時,又是怎麼樣重新激起了這些資產階級子孫、這些「金色青年」,這些軍官的男子漢氣概啊!在外敵面前屈膝投降的戰神的兒子們在野蠻殘酷地對待手無寸鐵的人、俘虜和陣亡者時,他們的勇敢精神發揮得多麼淋漓盡致!
    ——羅莎·盧森堡《柏林秩序井然》
  • 如果說在幾年以前,我們似乎比任何一個歐洲國家都缺乏巴黎公社的傳統,那麼現在,通過我們自己革命的第一階段,無產階級的鬥爭使我們的革命成為不斷革命、不間斷的革命以後,我們比任何一個歐洲國家都更為直接地遵循1871年公社的遺訓。
    ——托洛茨基《三十五年後》
  • 1871年的巴黎公社自然不是社會主義的公社;它的制度甚至還不是成熟的實行社會主義革命的制度。「公社」僅僅是個序幕。它建立了無產階級專政,建立了社會主義革命的必要前提。巴黎進入了無產階級專政制度時期,並不是因為它宣告了共和國的成立,而是因為它選派的九十名代表中有七十二名是工人,是因為它受到無產階級近衛軍的保衛。更確切地說,共和制本身只不過是事實上已經建立的「工人政權」的自然而又必不可免的反映。
    ——托洛茨基《三十五年後》
  • 俄國無產階級是不會忘記巴黎公社經驗的。消滅常備軍和警察,武裝人民,消滅官僚,實行所有官員選舉產生的制度,規定他們的薪金平等,實行政教分立,這就是按照公社的範例首先應當實行的措施。
    ——托洛茨基《三十五年後》
  • 無產階級專政決不是革命組織對無產階級的專政,而是通過無產階級對整個社會的專政。巴黎公社最好不過地證明了這一點。
    ——托洛茨基《三十五年後》
  • 在巴黎公社,一切都以工人的政治獨立性為基礎。國民自衛軍中央委員會向公社的無產者選民們提出,不要忘記,只有從工人自己當中選舉出來的人才會很好地為他們服務。中央委員會寫道:「要擺脫有產者,因為有錢人願意把工人看作親兄弟的事是絕少有的。」公社是無產階級的事務委員會,國民自衛軍是它的部隊,官員是它的擔負責任的公僕。這就是無產階級專政。
    ——托洛茨基《三十五年後》
  • (巴黎公社)浪費了寶貴時間去組織民主選舉而不是迅速地消滅凡爾賽軍、沒有毫不猶豫地全部沒收銀行的資產。
    ——卡爾·馬克思
  • 但是,工人階級不能簡單地掌握現成的國家機器,並運用它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並鞏固帝國留給他們的這個舊政權的企圖。巴黎所以能夠反抗,只是由於被圍困使它擺脫了軍隊並用主要由工人組成的國民自衛軍來代替它。現在必須使這一事實成為制度,所以公社的第一個法令就是廢除常備軍而代之以武裝的人民。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公社是由巴黎各區通過普選選出的市政委員組成的。這些委員是負責任的,隨時可以罷免。其中大多數自然都是工人或公認的工人階級代表。公社是一個實幹的而不是議會式的機構,它既是行政機關,同時也是立法機關。警察不再是中央政府的工具,他們立刻被免除了政治職能,而變為公社的負責任的、隨時可以罷免的工作人員。所有其它各行政部門的官員也是一樣。從公社委員起,自上至下一切公職人員,都只能領取相當於工人工資的報酬。從前國家的高官顯宦所享有的一切特權以及公務津貼,都隨着這些人物本身的消失而消失了。社會公職已不再是中央政府走卒們的私有物。不僅城市的管理,而且連先前由國家行使的全部創議權也都轉歸公社。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公社在剷除了常備軍和警察這兩支舊政府手中的物質力量以後,便急切地着手摧毀作為壓迫工具的精神力量,即「僧侶勢力」。方法是宣布教會與國家分離,並剝奪一切教會所占有的財產。教士們要重新過私人的清修隱遁的生活,像他們的先驅者即使徒們那樣靠信徒的施捨過活。一切學校對人民免費開放,完全不受教會和國家的干涉。這樣,不但人人都能受教育,而且科學也擺脫了階級偏見和政府權力的桎梏。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法官的虛假的獨立性被取消,這種獨立性只是他們用來掩蓋自己向歷屆政府奴顏諂媚的假面具,而他們對於那些政府是依次宣誓盡忠,然後又依次背叛的。法官和審判官,也如其它一切公務人員一樣,今後均由選舉產生,要負責任,並且可以罷免。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巴黎公社自然是要為法國一切大工業中心作榜樣的。只要公社制度在巴黎以及次一級的各中心城市確立起來,那麼,在外省,舊的集權政府就也得讓位給生產者的自治政府。在公社沒有來得及進一步加以發揮的全國組織綱要上說得十分清楚,公社將成為甚至最小村落的政治形式,常備軍在農村地區也將由服役期限極短的國民軍來代替。每一個地區的農村公社,通過設在中心城鎮的代表會議來處理它們的共同事務;這些地區的各個代表會議又向設在巴黎的國民代表會議派出代表,每一個代表都可以隨時罷免,並受到選民給予他的限權委託書(正式指令)的約束。仍須留待中央政府履行的為數不多但很重要的職能,則不會像有人故意胡說的那樣加以廢除,而是由公社的因而是嚴格負責任的勤務員來行使。民族的統一不是要加以破壞,相反地,要由公社在體制上、組織上加以保證,要通過這樣的辦法加以實現,即消滅以民族統一的 現者自居同時卻脫 民族、凌駕於民族之上的國家政權,這個國家政權只不過是民族軀體上的寄生贅瘤。舊政權的純屬壓迫性質的機關予以剷除,而舊政權的合理職能則從僭越和凌駕於社會之上的當局那裡奪取過來,歸還給社會的負責任的勤務員。普遍選舉權不是為了每叄年或六年決定一次由統治階級中什麼人在議會裡當人民的假代表,而是為了服務於組織在公社裡的人民,正如個人選擇權服務於任何一個為自己企業招僱工人和管理人員的雇主一樣。大家都很清楚,企業也像個人一樣,在實際業務活動中一般都懂得在適當的位置上使用適當的人,萬一有錯立即糾正。另一方面,如果用等級授職制去代替普選制,那是最違背公社精神不過的。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公社實現了所有資產階級革命都提出的廉價政府這一口號,因為它取消了兩個最大的開支項目,即常備軍和國家官吏。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公社的真正秘密就在於:它實質上是工人階級的政府,是生產者階級同占有者階級鬥爭的產物,是終於發現的可以使勞動在經濟上獲得解放的政治形式。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如果沒有最後這個條件,公社體制就沒有實現的可能,就是欺人之談。生產者的政治統治不能與他們永久不變的社會奴隸地位並存。所以,公社要成為剷除階級賴以存在、因而也是階級統治賴以存在的經濟基礎的槓桿。勞動一解放,每個人都變成工人,於是生產勞動就不再是一種階級屬性了。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是的,先生們,公社是想要消滅那種將多數人的勞動變為少數人的財富的階級所有制。它是想要剝奪剝奪者。它是想要把現在主要用作奴役和剝削勞動的手段的生產資料、土地和資本完全變成自由的和聯合的勞動的工具,從而使個人所有製成為現實。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工人階級並沒有期望公社做出奇蹟。他們不是要憑一紙人民法令去推行什麼現成的烏托邦。他們知道,為了謀求自己的解放,並同時創造出現代社會在本身經濟因素作用下不可遏止地向其趨歸的那種更高形式,他們必須經過長期的鬥爭,必須經過一系列將把環境和人都加以改造的歷史過程。工人階級不是要實現什麼理想,而只是要解放那些由舊的正在崩潰的資產階級社會本身孕育着的新社會因素。工人階級充分認識到自己的歷史使命,滿懷完成這種使命的英勇決心,所以他們能夠笑對那些搖筆桿子的文明人中之文明人的粗野謾罵,笑對好心腸的資產階級空談家的訓誡,這些資產階級空談家總是滔滔不絕地宣講他們那一套無知的陳詞濫調和頑固的宗派主義謬論,口氣儼如科學真理在手的聖哲一般。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當巴黎公社把革命的領導權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時候,當普通工人第一次敢於侵犯他們的「天然尊長」的執政特權,在空前艱難的條件下虛心、誠懇而卓有成效地進行他們的工作,而所得報酬最高額還不及科學界高級權威人士所建議的倫敦國民教育局秘書最低薪額的五分之一的時候——舊世界一看到象徵勞動共和國的紅旗在市政廳上空飄揚,便怒火中燒,捶胸頓足。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然而這是使工人階級作為唯一具有社會首創能力的階級得到公開承認的第一次革命;甚至巴黎中等階級的大多數,即店主、手工業者和商人——唯富有的資本家除外——也都承認工人階級是這樣一個階級。公社拯救了這個中等階級,因為公社採取英明措施把總是一再出現的中等階級內部糾紛之源,即債權和債務問題解決了。正是中等階級的這一部分人在1848年為鎮壓六月工人起義出過力之後,立即被制憲議會毫不客氣地交給他們的債主們去任意宰割。但這還不是他們現在靠攏工人階級的原因。他們感覺到他們只能在公社和不管打着什麼招牌的帝國之間進行抉擇。帝國在經濟上毀了他們,因為它大肆揮霍社會財富,慫恿大規模的金融詐騙,支持人為地加速資本的集中,從而使他們遭受剝奪。帝國在政治上壓迫了他們,它的荒淫無度在道義上震驚了他們;帝國侮辱了他們的伏爾泰思想,因為它把教育他們子弟的事情交給無知兄弟會;帝國激怒了他們作為法蘭西人的民族感情,因為它把他們一下子推入這樣一場戰爭,這場戰爭製造了那麼多毀滅性災難,得到的結果只有一個——帝國滅亡。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公社對農民說,「公社的勝利是他們的唯一希望」,這是完全正確的。炮製於凡爾賽、由光榮的歐洲報界文丐一傳再傳的所有謊言中最驚人的就是:鄉紳議員代表法國農民。試想一想,法國農民對於他們在1815年以後不得不付予10億賠償金的人們竟產生了愛戴心情!在法國農民的心目中,大土地所有者存在本身就是對他們1789年的勝利果實的侵犯。1848年,資產者們對農民的那塊土地加上了每法郎生丁的附加稅,而那時候他們還是以革命的名義這樣做的;現在他們則挑起了反對革命的國內戰爭,藉以把他們約定要付給普魯士人的50億賠款的主要重擔轉嫁到農民身上。與此相反,公社在最初發表的一項公告裡就已經宣布,戰爭的費用要讓真正的戰爭發動者來償付。公社能使農民免除血稅,能給他們一個廉價政府,能把現今吸吮着他們鮮血的公證人、律師、法警和其它法庭吸血鬼,換成由他們自己選出並對他們負責的領工資的公社勤務員。公社能使他們免除鄉警、憲兵和省長的殘暴壓迫,能用啟發他們智慧的學校教師去代替麻痹他們頭腦的教士。而法國農民首先是善於算賬的人。他們會發現,付給教士的錢不由稅吏們強制徵收,而只由各教區的居民依其宗教情感自願捐贈,那是極為合情合理的。這些都是公社的統治——也只有這種統治——使法國農民馬上就能得到的巨大好處。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在1849年和1850年,法國農民就開始表示出他們實際需要的是什麼了。他們的表達方式就是:以自己的區長對抗政府的省長,以自己的學校教師對抗政府的教士,親自出來與政府的憲兵周旋。秩序在1850年1月和2月所制定的一切法律,都是明目張胆壓迫農民的措施。農民曾經是波拿巴派,因為在他們的眼中大革命及其帶給農民的所有利益都體現在拿破崙的身上。這種在第二帝國時代迅速破滅的(而且就其本質而言是和鄉紳議員相敵對的)幻覺,這種過去時代的偏見,怎麼能夠抵得住公社對農民切身利益和迫切需要的重視所具有的號召力呢?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鄉紳議員知道(並且實際上也最害怕這一點),如果公社治理下的巴黎同外省自由交往起來,那麼不出叄個月就會引起一場農民大起義,所以他們才急於對巴黎實行警察封鎖,以阻止這種傳染病的蔓延。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可見,公社是法國社會的一切健全成分的真正代表,因而也就是真正的國民政府,而另一方面,它作為工人的政府,作為勞動解放的勇敢鬥士,同時又具有十足國際的性質。普魯士軍隊使法國的兩個省歸屬於德國,而就在這支軍隊的眼前,公社使全世界的工人都歸屬於法國。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公社的偉大社會措施就是它本身的存在和工作。它所採取的各項具體措施,只能顯示出走向屬於人民、由人民掌權的政府的趨勢。這類措施是:不准讓麵包行業的幫工做夜工;用嚴懲的辦法禁止雇主們以各種藉口對工人罰款以減低工資——雇主們在這樣做的時候集立法者、審判官和執行吏於一身,而且以罰款飽私囊。另一個此類的措施是把一切已關閉的作坊或工廠——不論是資本家逃跑了還是自動停了工——都交給工人協作社,同時給企業主保留獲得補償的權利。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凡爾賽政府剛剛恢復了一點元氣,便採取最殘暴的手段對付公社。它在全法國壓制言論自由,甚至禁止來自各大城市的代表舉行集會;它在凡爾賽和法國其它各地設置暗探,遠遠超過第二帝國時代;它的像宗教裁判官一樣的憲兵焚毀一切在巴黎出版的報紙,檢查一切來自巴黎和寄往巴黎的信件;在國民議會中,誰如果斗膽要替巴黎說句話,立刻就會被呵叱住,這種情形甚至在1816年的「無雙議院」里也未曾有過;凡爾賽方面從外部對巴黎進行着野蠻的戰爭,而且還想在巴黎內部進行收買和陰謀活動——在此種情況下,公社若是裝作像在太平盛世一樣,遵守自由主義那一套表面上溫文爾雅的行為規範,豈不是可恥地背叛了自己的使命?如果公社政府和梯也爾政府是同一類政府的話,那麼凡爾賽方面就沒有理由查禁公社的報紙,而巴黎方面也就同樣沒有理由查禁秩序黨的報紙了。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就在鄉紳議員宣稱法國得救的唯一辦法是回到教會 抱里去的時候,不信教的公社卻揭露了畢克普斯女修道院和聖洛朗教堂的秘密,這實在是使這些議員惱火的事情。梯也爾將大把的大十字勳章隨意擲給波拿巴的將軍們以表彰他們打敗仗、簽降書和在威廉堡卷香煙的本事,公社卻在自己的將軍們稍有失職嫌疑時就予以撤職和逮捕,這對於梯也爾先生是一種諷刺。公社把一個只是因為破產而在里昂被監禁過六天,後來用假名混進公社的委員予以撤職和逮捕,這對於那位偽造文件犯茹爾·法夫爾——他當時還在做法國的外交部長,還在向俾斯麥出賣法國,還在向比利時的那個模範政府發號施令——難道不像是有意打在他臉上的一記耳光嗎?但是,公社可不像一切舊政府那樣自詡決不會犯錯誤。它把自己的所言所行一律公布出來,把自己的一切缺點都讓公眾知道。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公社簡直是奇蹟般地改變了巴黎的面貌!第二帝國的那個花花世界般的巴黎消失得無影無蹤。法國的京城不再是不列顛的大地主、愛爾蘭的在外地主、美利堅的前奴隸主和暴發戶、俄羅斯的前農奴主和瓦拉幾亞的封建貴族麇集的場所了。屍體認領處里不再有屍體了,夜間破門入盜事件不發生了,搶劫也幾乎絕跡了。事實上自從1848年2月的日子以來,巴黎街道第一次變得平安無事,而且不再有任何類型的警察。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要想找到可以同梯也爾和他那些嗜血豺狼的行為相比擬的東西,必須回到蘇拉和羅馬前後叄頭執政的時代去。同樣是冷酷無情地大批殺人;同樣是不分男女老幼地屠殺;同樣是拷打俘虜;同樣是發布公敵名單,不過這一次被列為公敵的是整個一個階級;同樣是野蠻地追捕躲藏起來的領袖,使他們無一倖免;同樣是紛紛告發政治仇敵和私敵;同樣是不惜殺戮根本和鬥爭無關的人們。不同處只在於羅馬人沒有機關槍來進行大規模的處決,他們沒有「手持法律」,也沒有口喊「文明」罷了。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工人的巴黎在英勇地自我犧牲時,也曾把一些房屋和紀念碑付之一炬。既然無產階級的奴役者們對無產階級刀砍斧劈,那他們就休想在得勝後回到他們的完好無損的住宅里去。凡爾賽政府叫喊道:「這是縱火!」同時悄悄地示意它所有的、直至遠在窮鄉僻壤的走卒,要他們在各個地方把它的敵人都當作專事縱火的嫌疑犯加以搜捕。全世界的資產階級看着戰鬥結束後的大屠殺感到開心,而對人們「褻瀆」磚瓦和灰泥卻萬分憤怒!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在1871年的聖靈降臨節以後,法國工人和他們的勞動產品占有者之間,已經既不能有什麼和平,也不能有什麼停戰了。僱傭軍的鐵腕可能暫時把這兩個階級都壓服一下。但是,鬥爭定會一次又一次地爆發,規模也將越來越大,最終誰將取得勝利——是少數占有者還是絕大多數勞動者——那是非常清楚的。而法國工人階級還只是整個現代無產階級的先鋒隊。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歐洲各國政府在巴黎面前顯示了階級統治的國際性,可是它們卻大罵國際工人協會,把這個反對全世界資本陰謀的國際勞動組織說成是所有這一切災難的總根源。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無論在何處、在何種形式或何種條件下,只要進行着階級鬥爭,自然總是我們協會的會員站在最前列。產生這個協會的土壤就是現代社會本身。無論屠殺多少人,都不能把這個協會剷除。要剷除它,各國政府必須剷除資本對勞動的專橫統治,即剷除它們自身寄生蟲生活的條件。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將永遠作為新社會的光輝先驅而為人所稱頌。它的英烈們已永遠銘記在工人階級的偉大心坎里。那些扼殺它的劊子手們已經被歷史永遠釘在恥辱柱上,不論他們的教士們怎樣禱告也不能把他們解脫。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 毛主席非常重視巴黎公社經驗。巴黎公社最主要的經驗,是打碎資產階級國家機器,實行無產階級專政。
    ——王震
  • 一百年前,法國巴黎的無產階級和廣大人民群眾舉行了英勇的武裝起義,創立了巴黎公社。這是人類歷史上出現的第一個無產階級政權,是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建立無產階級專政的第一次偉大嘗試。
    ——《無產階級專政勝利萬歲——紀念巴黎公社一百周年》
  • 巴黎公社廢除了資產階級反動政府的軍隊和警察,用武裝的人民來代替它,把槍桿子掌握在工人階級的手裡。巴黎公社打破了資產階級奴役人民的官僚機構,創建了工人階級自己的政府,採取了一系列維護勞動人民利益的政策,組織人民群眾積極參加國家的管理。
    ——《無產階級專政勝利萬歲——紀念巴黎公社一百周年》
  • 巴黎公社的英雄們在創立和捍衛無產階級政權的戰鬥中,表現了非凡的革命首創精神、沖天的革命積極性和奮不顧身的英雄主義,為世世代代的革命人民所敬仰。
    ——《無產階級專政勝利萬歲——紀念巴黎公社一百周年》
  • 我們紀念巴黎公社,就要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關於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學說,吸取歷史的經驗,批判以蘇修叛徒集團為中心的現代修正主義,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革命路線,同全世界人民團結在一起,去爭取更大的勝利。
    ——《無產階級專政勝利萬歲——紀念巴黎公社一百周年》
  • 巴黎公社是在武裝的革命同武裝的反革命激烈搏鬥中誕生的。巴黎公社的七十二天,是武裝起義、武裝鬥爭、武裝自衛的七十二天。最使資產階級反動派聞風喪膽的,正是巴黎無產階級掌握了槍桿子。而巴黎公社所犯的一個致命錯誤,恰恰是對反革命過於寬大,沒有立即向凡爾賽進軍,給了梯也爾喘息之機,使他能夠重新糾集反動軍隊,向革命的巴黎猛撲過來。
    ——《無產階級專政勝利萬歲——紀念巴黎公社一百周年》
  • 巴黎公社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要取得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勝利,必須依靠千百萬群眾的革命積極性,充分發揮人民群眾創造歷史的偉大力量。
    ——《無產階級專政勝利萬歲——紀念巴黎公社一百周年》
  • 英勇的三月十八日運動是把人類從階級社會中永遠解放出來的偉大的社會革命的曙光。
    ——卡爾·馬克思《巴黎公社一周年紀念大會決議》
  • 即使公社被搞垮了,鬥爭也只是延期而已。公社的原則是永存的,是消滅不了的;在工人階級得到解放以前,這些原則將一再表現出來。
    ——卡爾·馬克思《關於巴黎公社的發言記錄》
  • 要是巴黎公社不依靠對付資產階級的武裝人民這個權威,它能支持一天以上嗎?反過來說,難道我們沒有理由責備公社把這個權威用得太少了嗎?
    ——卡爾·馬克思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致斯拉夫人在倫敦舉行的巴黎公社紀念大會主席》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