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權威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論權威》是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於1873年發表的文章。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語錄[編輯]

  • 有些社會主義者近來開始了一次真正的十字軍征討,來反對他們稱之為權威原則的東西。他們只要宣布這種或那種行為是權威的,就足以給它定罪了。這種簡單化的方法竟被濫用到這種地步,以致必須比較詳細地來分析一下這個問題。這裡所說的權威,是指把別人的意志強加於我們,另一方面,權威又是以服從為前提的。
  • 是否可以不要這種關係呢,我們能不能——在現代社會中既有的條件下——創造出另一種社會制度來,使這個權威成為沒有意義的東西而歸於消失呢。我們只要考察一下作為現代資產階級社會基礎的那些經濟關係,即工業關係和農業關係,就會發現,它們有一種使各個分散的活動愈來愈為人們的聯合活動所代替的趨勢。……可見,聯合活動、互相依賴的工作過程的複雜化,正在取代各個人的獨立活動。但是,聯合活動就是組織起來,而沒有權威能夠組織起來嗎?
  • 我們假定,社會革命推翻了現在以自己的權威支配財富的生產和流通的資本家。我們再完全按照反權威主義者的觀點來假定,土地和勞動工具都成了那些使用它們的工人的集體財產。在這種情況下,權威將會消失呢,還是只會改變自己的形式?我們就來看一看。
    就拿紡紗廠做例子罷。棉花至少要經過六道連續工序才會成為棉紗,並且這些工序大部分是在不同的車間進行的。其次,為了使機器不斷運轉,就需要工程師照管蒸汽機,需要技師進行日常檢修,需要許多工人把生產品由一個車間搬到另一個車間等等。所有這些勞動者——男人、女人和兒童——都被迫按照那根本不管什麼個人自治的蒸汽權威決定的時間開始和停止工作。所以,勞動者們首先必須商定勞動時間;而勞動時間一經確定,大家就要毫無例外地一律遵守。其次,在每個車間裡,時時都會發生有關生產過程、材料分配等局部問題,要求馬上解決,否則整個生產就會立刻停頓下來。不管這些問題是怎樣解決的,是根據領導各該勞動部門的代表的決定來解決的呢,還是在可能情況下用多數表決的辦法來解決,個別人的意志總是要表示服從,這就是說,問題是靠權威來解決的。大工廠里的自動機器,比任何雇用工人的小資本家要專製得多。……想消滅大工業中的權威,就等於想消滅工業本身,即想消滅蒸汽紡紗機而恢復手紡車。
  • 所以,把權威原則說成是絕對壞的東西,而把自治原則說成是絕對好的東西,這是荒謬的。權威與自治是相對的東西,它們的應用範圍是隨著社會發展階段的不同而改變的。……但是,他們閉眼不看一切使權威成為必要的事實,只是拚命反對字眼。
  • 為什麼反權威主義者不只是限於高喊反對政治權威,反對國家呢?所有的社會主義者都認為,政治國家以及政治權威將由於未來的社會革命而消失,這就是說,社會職能將失去其政治性質,而變為維護社會利益的簡單的管理職能。
  • 革命無疑是天下最權威的東西。革命就是一部分人用槍桿、刺刀、大炮,即用非常權威的手段強迫另一部分人接受自己的意志。獲得勝利的政黨如果不願意失去自己努力爭得的成果,就必須憑藉它的武器對反動派造成的恐懼,來維持自己的統治。要是巴黎公社不依靠對付資產階級的武裝人民這個權威,它能支持一天以上嗎?反過來說,難道我們沒有理由責備公社把這個權威用得太少了嗎?
  • 總之,二者必居其一。或者是反權威主義者自己不知所云,如果是這樣,那他們只是在散布糊塗觀念;或者他們是知道的,如果是這樣,那他們就是在背叛無產階級運動。在這兩種情況下,他們都只是為反動派效勞。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