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重定向自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捷克文:Nesnesitelná lehkost bytí,法文:L'Insoutenable Légèreté de l'être,英文: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亦译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1],是捷克裔法國作家米兰·昆德拉於1984年所写的一部小说。

摘录[编辑]

第一部[编辑]

  • 于是,让我们承认吧,这种永劫回归观隐含有一种视角,它使我们所知的事物看起来是另一回事,看起来失去了事物瞬时性所带来的缓解环境,而这种缓解环境能使我们难于定论。
    • 出自:第一部,第一节
  • 这个世界赖以立足的基本点,是回归的不存在。因为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预先被原谅了,一切皆可笑地被允许了。
    • 出自:第一部,第一节
  • 如果永劫回归是最沉重的负担,那么我们的生活就能以其全部辉煌的轻松,来与之抗衡。可是,沉重便真的悲惨,而轻松便真的辉煌吗?最沉重的负担压得我们崩塌了,沉没了,将我们钉在地。
    • 出自:第一部,第二节
  • 如果我们生命的每一秒钟得无限重复,我们就会像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一样被钉死在永恒上。这一想法是残酷的。在永世轮回的世界里,一举一动都承载着不能承受的责任重负。
    • 出自:第一部,第二节
  • 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存在。
    • 出自:第一部,第二节
  • 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
    • 出自:第一部,第三节
  • 我们生命的草图却不是任何东西的草稿,它是一张成不了画的草图。
    • 出自:第一部,第三节
  • 托马斯当时还没有意识到,比喻是一种危险的东西。人是不能和比喻闹着玩的。一个简单的比喻,可以从中产生爱情。
    • 出自:第一部,第四节
  • 她想用肉体的痛苦强压住灵魂的痛苦,便用针往指甲缝里刺。
    • 出自:第一部,第七节
  • 人的伟大在于他扛起命运,就像用肩膀顶住天穹的巨神阿特拉斯一样。
    • 出自:第一部,第十六节
  • 我们都觉得,我们生命中的爱情若没有分量、无足轻重,那简直不可思议;我们总是想象我们的爱情是它应该存在的那种,没有了爱情,我们的生命将不再是我们应有的生命。我们都坚信,满腹忧郁、留着吓人的长发的贝多芬本人,是在为我们伟大的爱情演奏“Es muss sein!(非如此不可!)”。
    • 出自:第一部,第十七节

第二部[编辑]

  • 从前,人们总是惊恐地听自己胸膛深处传出有节奏的咚咚声,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当然不会把自己完全等同于像肉体那样奇异、陌生的东西。肉体是囚笼,里面有个东西在看、在听,在害怕,在思索,在惊奇;这东西在肉体消失之后还在,还残存,它就是灵魂。
    • 出自:第二部,第二节
  • 她相信生命的最高价值就是母性,母性意味着伟大的牺牲。如果母性是一种大写的牺牲,那么做女儿就是永远无法弥补的大写的过错。
    • 出自:第二部,第五节
  • 因此我们不能指责小说,说被这些神秘的偶然巧合所迷惑,但我们有理由责备人类因为对这些偶然巧合视而不见而剥夺了生命的魅力。
    • 出自:第二部,第十一节
  • 这些没有灵魂的人团结一致,手足舞蹈。她们很高兴抛却了灵魂的重负,抛却了独一无二的幻想,抛却了滑稽可笑的自傲,为所有的人一模一样而庆幸。
    • 出自:第二部,第十五节
  • 人一旦迷醉于自身的软弱,便会以为软弱下去,会在众人的目光下倒在街头,倒在地上,倒在比地面更低的地方。
    • 出自:第二部,第二十八节

第六部[编辑]

  • 被打入地狱与享有特权,幸福与苦难,任何人都不会像雅科夫体会得如此真切:截然相反的事物竟然能互相转换,人类生存的两个极端状态之间的距离竟如此狭小。
    • 出自:第六部,第二节
  • 当心灵在说话,理智出来高声反对,是不恰当的。在媚俗的王国,实施的是心灵的专制。
    • 出自:第六部,第八节
  • 人类的博爱都只能是建立在媚俗的基础上的。
    • 出自:第六部,第八节
  • 弗兰茨不能接受伟大进军的光荣最终归结于进行者可笑的虚荣,不能接受欧洲历史的伟大喧嚣消失在一片无尽的沉寂当中,因而不再有历史与沉寂的差别。他恨不得将自己的生命投到那架天平上去,去证明伟大进军比粪便更重。
    • 出自:第六部,第二十二节

待分类[编辑]

  • 可还是在每一个时代的爱情诗篇里,女人总渴望被压在男人的身躯之下。也许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沉,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越趋近真切和实在。
  • 爱情不会使人产生性交的欲望(即对无数女人的激望),却会引起同眠共寝的欲求(只限于对一个女人的欲求)。
  • 必然,沉重,价值,这三个概念连接在一起。只有必然,才能沉重;所以沉重,便有价值。
  • 要是没有这些懦弱者,他们的英勇将会立即变成一种无人景仰羡慕的苦差事,平凡而单调。
  • 我们在没有被忘记之前,就会被变成一种媚俗。媚俗是存在与忘却之间的中途停歇站。
  • 人就是根据美的法则在谱写生命的乐章,直至深深地绝望时刻的到来,然而自己却一无所知。
  • 自学者和学生的区别,不在于知识的广度,而在于生命力和自信心的差异。
  • 当北极靠近南极,当两级几乎相触及时,地球就会消失,人类就会跌入真空,令人晕头转向,经不住堕落的诱惑而倒下。
  • ……检察官干一辈子迫害人的勾当;小学教师,由于那些教养坏的孩子而遭受痛苦;技术行业,它的进步带来小小的好处极大地坏处;人类科学,精美而空洞的清谈;室内建筑(对他很有吸引力因为祖父是木匠)完全地为他所痛恨的时髦服务;可怜的药剂师选择职业沦为瓶子和盒子的销售员……。
  • 我们常常痛感生活的艰辛与沉重,无数次目睹了生命在各种重压下的扭曲与变形,“平凡”一时间成了人们最真切的渴望。但是,我们却在不经意间遗漏了另外一种恐惧——没有期待、无需付出的平静,其实是在消耗生命的活力与精神。
  • 我们经历着生活中突然降临的一切,毫无防备,就像演员进入初排。如果生活中第一次彩排便是生活本身,那生活有什么价值呢?
  • 真正的人类美德,寓含在它所有的纯净和自由之中,只有在它的接受者毫无权利的时候它才展现出来。人类真正的道德测试,其基本的测试(它藏得深深的不宜看见),包括了对那些受人支配的东西的态度,如动物。在这一方面,人类遭受了根本性以至其他一切裂纹都根源于此。
  • 人类的时间不是一种圆形的循环,是飞速向前的一条直线。所以人不幸福;幸福是对重复的渴求。
  • 恐惧是一种震击,是高度盲目的瞬间,缺乏任何美的隐示。我们所能看到的是一种尖锐刺耳的光芒而不知有什么事在等着我们。在悲凉这一方面,它在我们面前呈现出已知的东西。
  • 悲凉意味着:我们处在最后一站。快乐意味着:我们在一起。

评价[编辑]

“米兰·昆德拉借此奠定了他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在世作家的地位”--《纽约时报》

注释[编辑]

  1.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为韩少功译,《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为许钧译,可参见孙靖:《反常语的译与解》,《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5期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