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波普尔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波普爾
科学必须始于神话,并伴随着对神话的批判。
不管我们已经观察到多少只白天鹅,都不能确立“所有天鹅皆为白色”的理论。只要看见一只黑天鹅就可以驳倒它。

卡爾·雷蒙德·波普爾爵士(Sir Karl Raimund Popper),1902年7月28日生於奧地利,1994年9月17日逝於英國倫敦,20世紀著名的學術理論家,哲學家。波普爾將他的科學哲學理論擴展至政治哲學,在社會學上亦有建樹。波普爾的《The Poverty of Historicism》曾於1944-1945年在LSE的經濟學期刊《Economica》發表。

語錄[编辑]

  • 真正的無知不是知識的缺乏,而是拒絕獲取知識。
    原文:True ignorance is not the absence of knowledge, but the refusal to acquire it.
  • In so far as a scientific statement speaks about reality, it must be falsifiable: and in so far as it is not falsifiable, it does not speak about reality. (論一個理論成為科學理論的必要條件是可證偽性)
  • 科學必須始於神話,並伴隨著對神話的批判。
    原文:Science must begin with myths, and with the criticism of myths.
  • 也許我是錯而你是對,但只有我們一起努力,才能更接近真理。(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第二卷第二十四章)
    原文:I may be wrong and you may be right, and by an effort, we may get nearer to the truth.
  • 嘗試在人間建立上帝的國,終究只會創造出地獄。
    原文:The attempt to make heaven on earth invariably produces hell.
  • 每当一个理论你認为是唯一的可能,那麼就是你既不理解這個理论,也不打算解决问题的标志。
  • 薩哈羅夫在史達林手下工作多年,和貝利亞也是工作夥伴。
  • 如果我們過於爽快地承認失敗,就可能使自己發覺不了我們非常接近於正確。 4月20日之每日名言
  • 阿那克薩哥拉(Anaxagoras)與比他略年輕的希羅多德。這兩個人都是小亞細亞的政治犯,幾經輾轉,才來到雅典的。
  • 對蘇格拉底的不公審判,也是雅典民主的污點(這是政治判決,起訴蘇格拉底的人,本身就是政黨領袖)。
  • 地球上的人口已經太稠密了,任何民族主義激起爭執,都很危險。
  • 只要莫斯科來一通電報,他們的態度就可以有180度的轉變,前一天才說過的話,到第二天可以整個不算數。他們只有一個原則:堅決支持莫斯科,不容一絲一毫的動搖。
  • 問:但是,有人懷疑赫魯雪夫的回憶錄是假造的。
    • 答:我覺得這本書是真的。如果回憶錄是偽造的,那真稱得上是偉大的成就。全書有600多頁,涵蓋了許多細節,其中還包括了跟史達林的電話談話記錄,單單是偽造這一段話,就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研究。雖然該書的來歷有點古怪,但是卻沒有人在真偽方面做文章。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它是被夾帶出蘇聯的,最初出現的版本還是英文版。
  • 這是蘇聯第一次有可能摧毀美國。蘇聯本來絕無希望完成他們的歷史使命,直到薩哈羅夫氫彈問世,局面才全然改變。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