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决战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决战》于1980年代中期开始拍摄,于1991年上映,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讲述了第二次国共内战三大战役——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

辽沈战役[编辑]

卫立煌:总长,不知总统是否可以考虑我的建议?

顾祝同:啊!我再三陈述了你的意见,总统判断,林彪放弃围攻长春而南下,意在夺取锦州,所以廖耀湘兵团必须立即西进,与葫芦岛我军东西夹击林彪主力。

(卫立煌听罢,叹着气靠在了沙发上,脸上表现出极不情愿的神情。)

卫立煌:唉!兵法上说,勿以军重而轻敌,勿以独见而违众,勿以辩说为必然。这三个勿字,哼!总统全占了。

顾祝同:俊如,不要信口开河嘛!

卫立煌:各部队长官均认为不可西进。

顾祝同:要提醒大家,军人首重服从。

卫立煌(提高嗓门):我以为,对于林彪所部近日来的调动变化,最高当局缺乏清醒的分析。

(顾祝同听到这里,极不高兴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背着手朝一边走去。)

卫立煌:所谓东西对进,时间和空间上均不能协调,事关数10万将士的存亡。总长,你敢不敢划十字签押呢?廖兵团出兵沈阳必定是凶多吉少。

(顾祝同转过身来,妄图以督战“钦差”的身份压住卫立煌。)

顾祝同(厉声地):你太浑了!我受总统的委托,来监督执行他的命令。请问,你把总统置于何地?

(卫立煌毫不示弱,霍地站了起来。)

卫立煌(高声地):如果我连申述自己见解的权利都不能受到尊重,那么请问,又把总统任命我的这个总司令置于何地呢?

顾祝同:唉!没有想到啊,你们竟然这样贻误战机。我不能代你们负责。

林彪[编辑]

  • 刘亚楼,我做如下部署调整。以四纵、十一纵加两个独立师,强化塔山防线;二、三、七、八、九五个纵队加六纵十七师,包打锦州;十纵加一个师,在黑山、大虎山一线阻击廖耀湘兵团;十二纵加十二个独立师围困长春;五纵、六纵两个师监视沈阳;一纵作总预备队。重复一遍。
  • 问题?问题是我准备了一桌饭,却上来了两桌客,这个饭,怎么吃?
  • 给程子华发报,我不要他的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
  • (刘亚楼拿起电话)“喂,给我接1纵……1纵吗?我是刘亚楼,101命令——”(林彪突然按下叉簧)“总预备队,不动!”

淮海战役[编辑]

毛泽东[编辑]

  • 60万对80万,这是一锅夹生饭。夹生就夹生,也要把它吃下去!

粟裕[编辑]

粟裕(接到军委关于黄伯韬撤退的电报问张震):“黄伯韬在运河上架浮桥没有啊?”

张震(摇头):“据侦察,没架。”

粟裕(追问一句):“侦察确实吗?”

张震(点头):“嗯”

粟裕(若有所思):“他十万人马,如果撤退,只靠一座铁路桥,怎么可能呢?除非他昏了头哇!”

  • 讲老实话呀,我恨不能请人替我们算一卦,免得心里七上八下的火烧火燎。敌情通报,我没有理由否定,如果杜聿明果真是走两淮,我不做应对的部署,贻误军机的责任不讲,影响整个南线的决战,怎么得了啊!可是啊!我又说服不了我自己呀。我认为,杜聿明不会走两淮,不会的呀,(坚定地)决不会的!
  • 不惜一切代价占领曹八集。嗯?不惜一切代价占领曹八集!哪个失职,军法从事!
  • 七个纵队七个纵队,好像手里有了七个纵队就可以包打天下了!

邱清泉[编辑]

刘峙:最近常有人叽叽喳喳,拿我来开心,说什么徐州是京沪的大门,应当派一员虎将来坐镇,派不出一只虎,也要派一只狗,最后派了一只猪来。这话实在是恭维我啦。古今征战,猪的战术一再为人们成功运用着,遇有攻击便把屁股偎依着墙壁,让你抓不着尾巴,终于把他它无可奈何,弄不好尖牙利齿给你一口,咬住了就不放。

邱清泉(正在跟李弥咬耳朵):“Strange tellings. Full of foolish talk!”(“奇谈怪论,满嘴放屁!”)

刘峙(转过脸来):“雨庵,你在说什么呐?”

邱清泉(捏着雪茄,很不屑地):“我说……总座高见!”


邱清泉:“他妈个逼的!告诉接线员,十分钟后要是再接不通电话,(厉声)我敲他的砂罐!”


邱清泉:“你先戴上这个。南京慰劳团来了,给你颁发证书!”

丁小二:“啊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

邱清泉:“哼哼,你是个英雄,又是个混蛋!青天白日勋章你不要,你想要什么?”

(强行把勋章别在丁小二身上,赐酒……)

邱清泉:“叫什么名字啊?”

丁小二:“丁小二。”

邱清泉:“你怎么当上国军的?”

丁小二:“前年我16岁,我在车站上卖鸡蛋。车上有个排长让我把篮子举高点……举高点……我踮着脚举上去,他顺手就把我滴溜上了车,在我脑袋上扣了一顶军帽,我就当上国军了。”


(在南京中华门内,蒋介石拄着拐杖和宋美龄、蒋经国、陈布雷正在门洞里散步。)

蒋经国:父亲,较于东北、中原战局的恶化,但深一层来看,金融财政恶化更令人忧虑啊!

宋美龄:经国,布雷先生高度失眠,你父亲特意陪先生来散散步,你不要总讲这些事。

(蒋经国没有听宋美龄的劝阻,继续向蒋介石陈述着。)

蒋经国:财政赤字达400多万亿,长此下去如何得了?必须改革币制,发行金圆券,实行战时经济管制法,严厉惩办不法之徒。

(蒋介石听罢,停下了脚步,陈布雷也乘机向蒋介石说着自己的想法。)

陈布雷:发行金圆券固然可望改善金融财政,不过,以此来聚敛黄金外汇,难免又会激起民怨。

蒋介石(转过身来对陈布雷):变革经济,谈何容易啊?这又是一场战争。

蒋经国:时至今日,不使用点铁腕是不行的,此事如果交给我办,我一定破釜沉舟。

蒋介石:这些事情你们去办。我的事多,我要把精力放在军事上面。


蒋介石(空投命令):弟部今日仍向西进,如此行动,坐视黄兵团消灭,我们将要亡国灭种。望弟迅速令各兵团停止西进,转随西口,取捷径解黄兵团之围。

文 强(看完信):措词太严厉了。

杜聿明(痛苦地):不知三军之权,而统三军之任,每到重要关节总是直接干预指挥。完了!完了!照这个手令执行,三个兵团数十万将士眼睁睁的就……唉!

优势在我[编辑]

(蒙太奇)

蒋介石:徐州地方,历代大规模征战五十余次,是非曲折难以论说,但史家无不注意到,正是在这个古战场,决定了多少代王朝的盛衰兴亡、此兴彼落,所以古来就有问鼎中原之说。

毛泽东:战役发起以前,对隔断徐州、蚌埠,完全孤立徐州这一大坨敌人,我们尚不敢做这种估计:对黄维集团加入淮海战役,我们一直很担心,现在看来,正是蒋介石破釜沉舟,调集了他最大的一个战略集团,南线战略决战才显得这样非同小可,这样有声有色。

蒋介石:当年先总理革命军分三路会合徐州,兴师北上,光复徐州的第二天,清帝见大势已去,宣告退位。民国十六年四月,也正是在徐州城郊,我有幸亲率数十万健儿征讨北洋军阀孙传芳、张宗昌,大获全胜!

毛泽东:我讲过,抗日战争快不得、解放战争拖不得。现在看来,这个话没有错,照一般规律,总兵力和装备不超过对方,绝不可进入战略决战,也不尽然,解放战争两年多,我们滚大大了,我们打精了,我们积累了有力决战的条件。好比凹凸镜,向着炎炎烈日,百倍千倍的光度聚合到一点上,白热化了、冒烟了,不能不燃烧了!

蒋介石: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在谈论着项羽被困垓下,仿佛这中原古战场对我们决定了凶多吉少。二十年前,我从徐州踏上征途,开始了第二次北伐,中华秋叶海棠遂归于一统。本党本军所到之处,民众竭诚欢迎,真可谓占尽天时,那种勃勃生机、万物竟发的境界,犹在眼前。短短二十年之后,这里竟至于一变而成为我们的葬身之地了么?

毛泽东:所谓战略决战,简单说就是赌国家的命运,赌军队的命运,这个赌字很不好听,可又找不到一个更恰当的字代替它,就是这么一回事,啪的一下押上去了。正是因为如此,事情临到了面前,又禁不住心扑扑地跳,哪有这个道理,心慌地什么呢?我们不怕燃烧,我们不怕白热化,我们不怕烫着哪里,我们的手不能发抖啊!

蒋介石:无论怎么样,会战兵力是以八十万对六十万,优势在我!

毛泽东:六十万对八十万,这是一锅夹生饭,夹生就夹生,也要把它吃下去!

平津战役[编辑]

(傅作义正在烧日记,傅东菊一把夺过)

傅东菊:“爸爸,您怎么把自己的日记都烧了。这都是您的历史啊!”

傅作义(无力地挥挥手):“历史,还是让别人去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