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蓉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席慕蓉(1943年10月15日-)出生於中國重慶,成長於台灣,雙親為內蒙古人,為台灣東海大學教授,現代中文散文家、女詩人、知名畫家。

語錄[编辑]

  • 在一回首間,才忽然發現,原來,我一生的種種努力,不過只為了周遭的人對我滿意而已。為了搏得他人的稱許與微笑,我戰戰兢兢地將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走到途中才忽然發現,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條不能回頭的路。
    • 選自《獨白》
  • 走到途中才忽然發現,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條不能回頭的路。
    • 選自《獨白》
  • 我只是個戲子,在別人的故事裡,流着自己的淚。
    • 選自《戲子》
  • 原來歲月并不是真的逝去,它只是從我們的眼前消失,卻轉過來躲在我們的心裏,然後再慢慢地來改變我們的容貌。
    • 選自《透明的哀傷》
  • 假如你知道自己這樣做并沒有錯的話,那麼,你就繼續做下去,不要理會別人會怎樣地譏笑你。
    • 選自《透明的哀傷》
  • 太早的炫耀,太急切的追求,雖然可以在眼前給我們一種陶醉的幻境,但是,沒有根柢的陶醉畢竟也只能是短暫的幻境而已。
    • 選自《透明的哀傷》
  • 當我猜到謎底,才發現, 一切都已過去,歲月早已換了謎題。
    • 選自《謎題》
  • 友誼和花香一樣,還是淡一點的比較好,越淡的香氣越使人依戀,也越能持久。
    • 選自《送給幸福》
  • 人的一生應該為自己而活,應該喜歡自己,也不要太在意別人怎麼看我,或者別人怎麼想我。其實,別人如何衡量你也全在於你自己如何衡量自己。
    • 選自《成長的痕跡》[1]
  • 其實,歲月一直在消逝,今日的得總是會變成明日的失,今日的補贖也挽不回昨日的錯誤,今日朦朧的幸福也將會變成明日朦朧的悲傷,可是無論如何,我總是認真而努力地生活過了。
    • 選自《豐饒的園林》
  • 世間總有一些事,是我們永遠無法解釋也無法說清的,我必須接受自己的渺小和自己的無能為力。
    • 選自《心靈的對比》
  • 明明知道無論花開花落都只是一場寂寞的演出,卻仍然願意傾盡全力來演好這一生。
    • 選自《席慕蓉散文集》[2]
  • 青春的美麗與珍貴,就在於它的無邪與無瑕,在於它的可遇而不可求,在於它的永不重回。
    • 選自《席慕蓉散文集》
  • 我終於明白,每一條路徑都有它不得不這樣跋涉的理由,我終於相信,每一條要走上去的前途,也有它不得不那樣選擇的方向。
    • 選自《生命的滋味》
  • 生命是一條奔流不息的河,我們都是那個過河的人。在生命之河的左岸是忘記,在生命之河的右岸是銘記。我們乘坐着各自獨有的船在左岸與右岸穿梭,才知道忘記該忘記的,銘記該銘記的。
    • 選自《左岸是忘記 右岸是銘記》
  • 繁花落盡,我心中仍留花落的聲音,一朵,一朵,在無人的山間輕輕飄落。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參考資料[编辑]

  1. 席幕蓉,《成長的痕跡》, 爾雅出版社,1982,ISBN 9579159440
  2. 席幕蓉, 《席慕蓉散文集》,北岳文藝出版社,2009,ISBN 9787537838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