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一梅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廖一梅(1971年),著名編劇。1992年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現為中國國家話劇院編劇。中國導演孟京輝之妻,中華人民共和國劇作家。

語錄[编辑]

  • 我堅信,人應該有力量,揪著自己的頭髮把自己從泥地裡拔起來。
    • 選自《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1]
  • 每個人在本質上過的是一樣的日子,不一樣的是你的心在感受什麼。
    • 選自《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
  • 保持幽默感,保持尊嚴,認真對待自己,認真對待他人,對結果不存奢望。
    • 選自《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
  • 那些將內心的痛苦轉化為外在的力量,或者試圖影響周圍的人,其實比那些死守自己痛苦的人要堅強得多。
    • 選自《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
  • 不要預設終點,其實別人告訴你的終點什麼都不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終點。
    • 選自《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
  • 不但感情,所有的事都是如此——沒有偏執就沒有新的創舉,就沒有新的境界,就沒有你想也想不到的新的開始。
    • 選自《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
  • 世界觀不同,形成感也就不同。
    • 選自《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
  • 人面對的最大困難始終是自己。有時候是一根羽毛落下來就不行了,有時候泰山壓下來都沒問題。
    • 選自《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
  • 你以為自己喜歡的,卻無聊乏味,你認為自己厭惡的,卻深具魅力。
    • 選自《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
  • 只要你有足夠大的願望,你就是不可戰勝的!
    • 選自《戀愛的犀牛》[2]
  • 我對自己說,如果我不能強迫自己以一張平靜、溫和的臉面對你,我就不來見你。現在,我能做到了。
    • 選自《戀愛的犀牛》
  • 已經沒有人再相信誓言了,誓言和送花、吃飯沒有什麼差別,只是一種表達感情的方式而已。
    • 選自《戀愛的犀牛》
  • 跟夢想有關的一切對我是禁忌,在生活裡你可以隨意傷害我,我無所謂,但是你不能碰我的夢想。
    • 選自《悲觀主義的花朵》[3]
  • 我們在相互傷害中達到的理解,比我們相親相愛時要多得多。
    • 選自《悲觀主義的花朵》
  • 在人的一生中,遇到愛,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理解。
    • 選自《柔軟》[4]
  • 真正的自由是一種內在的精神本質,它理應存在於每個人之中。
    • 選自《柔軟》
  • 在死胡同的盡頭,有著另一個維度的出口,不走到那裡是看不到的。
    • 選自《柔軟》

參考資料[编辑]

  1. 廖一梅,《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中信出版社,2011,ISBN 9787508630649
  2. 廖一梅,《戀愛的犀牛》,浦睿文化.湖南文藝出版社,2017,ISBN 9787540480103
  3. 廖一梅,《悲觀主義的花朵》,作家出版社,2003,ISBN 9787506327794
  4. 廖一梅,《柔軟》,中信出版社,2012,ISBN 9787508634098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