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励之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励之(1936年2月12日-2012年4月6日),生于北京,籍贯浙江杭州,天体物理學家,曾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57年被打成「内定右派」,開除黨籍。1984年9月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参与创建了国内高校首个天体物理实验室,中科大天體物理中心主任,也被稱為方校長。1987年1月因八六學潮被開除黨籍,撤銷中科大副校長職務。1989年六四事件后因反革命煽动宣传罪被开除公职。後於美國亞利桑那大學任職天體物理學教授。

語錄[编辑]

  • 如果改革只能在一個不得加以改變的邊界內進行,那等於說不准進行改革,因為,有一條數學定理說,邊界條件確定以後,內部的解就是存在而且唯一的。
  • 事情始於1985年11月初。我去北京參加物理學會主辦的尼-玻爾誕生一百週年紀念會。會議在北京大學召開。隨後,北大學生要求我講一講「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演講中,我提到一樁已在物理學會上公開的故事:北京市副市長張百發要去美國參加同步加速輻射學術會議,儘管他不是物理學家。這引起學生的哄笑。卻惹惱了當時中央No.4領導人胡喬木,因為他的夫人(谷雨)與此事有關。(《懷念嚴濟慈先生》)
  • 嚴先生似乎漫不經心地說:「有了雜質,水晶才會變成寶石」。
  • 當時的北京市長彭真和中央的公安部長羅瑞卿計劃把北京變成「水晶城」,即居民中沒有任何階級敵人,全由具有良好階級成分的人,或改造好的人構成。各種無產階級專政的對象,一一被勒令遷出北京……同我類似的人,接到命令後,一個一個地離京它去。我也準備走了。在那個年代,違抗調令是絕不可能的,特別是「雜質」們。
    • 後來,我終於沒有走,算是一个“奇迹”。
    • 出处:《方励之自传》第二部第8章
  • 狄拉克則熱衷於宇宙的numerology,即宇宙中各種數字之間的「神秘”關係。簡言之,大英帝國的國寶們,無論是十七世紀的牛頓,還是二十世紀的狄拉克,或霍金,都挺喜歡「杞人」式的「憂天」問題。
  • 自從鄧小平鎮壓了北京西單民主牆後,任何學生的獨立組織,都是絕對不允許存在的。改革伊始,學生與當局之間,就有裂痕。
  • 但不知什麼原因,北京自激振盪還在繼續。
  • 按盧瑟福的看法,一個學科,如果沒有理論模型,沒有可檢驗的預言,沒有設計實驗去證實或證偽“看不見的”的結構模型,那就還算不上是科學。那種學科里的數據,充其量不過是集郵。
  • 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一件破旧的衣服,应该被扔掉。
    • Obituary of Fang Lizhi, The Economist, 14th April 2012, p. 98
  • 在二戰期間,伽莫夫並沒有參加過核彈製造。因為他年輕時曾是蘇聯紅軍,軍銜上校,不受美國當局信任。
  • 在西柏林的這一邊,我們在Potsdamer Platz稍稍停留,看到有花圈放在柏林牆腳,是獻給越境時被東德邊界警察射殺的無辜者。(1983年)
  • 各朝大小事,許多發生在北京。站腳助威成了一種傳統京文化。地道的北京人常對後來者顯擺:“我們北京人甚麼沒見過!”。不論誰來撂地拉場子,百姓鬧街,皇上出殯,菜市口(後為天橋)行刑,都會有人捧場,如看戲。

外部链接[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