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呐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滴呐(1986年2月1日—),原名刘超波,中國武汉人,中國当代作家、武术家。

語錄[编辑]

  • 安,开始随夜沉静,以较轻松的心态目送着奥迪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接着,安又想了想很怪异的几次短信,具有威胁性的,会意地露出了熟悉的微笑。路,很孤独、安静…一道月光,一辆小车,微风时而轻轻拂过,仿佛多了些凉意,在喧闹过后…(《安.微行》)
  • 安,抬头看向窗外,明珠塔在似乎雾气中被笼罩。上海一直都这样,特别这几天…《安.微行》
  • “唉!人情冷暖,何至于此?姑娘我已被折服,也无能为力。”,心情稍微有些舒坦,黄梓琪。但眼角没有泪水,并非麻木,是不善于。《嫩模》
  • 可蜗居与四轮的现实,足以震慑。于是,肩斜、可可淡了,街静、没了哈根达斯...《安.微行》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