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岩松(1968年8月20日),蒙古族,出生于内蒙古呼伦贝尔盟海拉尔市,中国记者、主持人、作家。

语录[编辑]

  • 我们不能把技术是先进的,就等于合格,就等于我们拥有信心。话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仅仅是技术先进,但是你的管理是否先进?运营整个给予的实验答案是否是先进,监督是否是先进,对人的尊重是否先进,所有的细节是否先进?归根到底,综合下来你的运行能力是否先进。如果综合下来的运营能力是先进的,我们才可以说,它是先进的,是合格的,我们才会有信心。
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形容一个人身体非常健康,怎么去说呢?说他心脏功能40岁像20岁一样,肝、肺都是40岁像20岁一样,你觉得他身体好极了是吗?但是他弱智。你能说他是健康的吗?只有当他各种身体器官,包括智慧、大脑全部是健康的,我们才可以得出健康的结论。因此,只有技术是先进的这一点不能说是合格的,也不能等同于信心,需要一个综合运营下来,给予我们一种先进的感受。
  • 2011年7月25日,白岩松在《新闻1+1》节目中对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后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的言论进行了解读。王勇平自言中国高铁技术是先进的,“仍然具有信心。”[1]
  • 昨天(7月24日)晚上铁道部的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举行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帮他统计了一下,他向所有的记者和在场的人员提出这种反问,你们相信吗?一共提出了不少于三次。他的回答是我相信。是,我相信他必须得说“我相信”。但是你要问我呢?我的答案是,一个多月之前我愿意相信,但是现在我不敢信,不能信,我就简单地信了,对铁路纠错也不一定很好,要想真信,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 2011年7月25日,白岩松在《新闻1+1》节目中对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后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的言论进行了解读。[2]
  • 是什么原因让这个五十多岁的老汉端起了枪?
    • 2015年6月9日清晨,河北省肃宁县发生特大枪击案,当晚,白岩松在《新闻1+1》节目评论射杀2名群众及2名公安干警的“犯罪嫌疑人”[3]
  • 改革开放30年,最初可能有人钻了空子,富裕来得不那么合法,可是现在改革开放30年后,富人的收入大多合理合法。就算富人真的通过不公平不合理的手段致富了,那么我们要反对的也不应该是富人,而是法律和制度。[4]
  • 我们现在都是原告,也都是被告。卖猪肉的人用夹着瘦肉精猪肉挣来的钱,兴高采烈地出来买馒头,没想到馒头被别人染了色;然后卖染色馒头的人出来给孩子买奶粉,里面有三聚氰胺。每个人都在害别人,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怎么建立良性循环?三个词:公平、民主、希望或者叫信仰。
  • 我一直在想,如果人的一生只有成功这一个前途可奔的话,人生多无趣啊,而且这个过程将多扭曲啊。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漂亮的输和失败,也当成一种成功呢?[5]

失误[编辑]

  • 我负责驻港部队的全程直播,演练中,却屡屡将“驻港部队”说成“戒严部队”,于是紧张日益加深,晚上睡不着觉,只靠酒精安眠,不过略感安慰的是,我的同事们也没好到哪儿去。这种紧张是与兴奋连在一起的,也因此,一切都可以接受,甚至回忆中,忍受也有了享受的滋味。
    • 白岩松回忆香港回归仪式直播[6]
  • 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足球,其实跟足球没有关系,就他可以,他可以不喜欢,你也可以不喜欢,但是所有所做的一切,都,都是,他们做的一切,你没有任何不喜欢……你喜欢,你不喜欢,但是为什么今天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所有人是共同喜欢足球啊?能不能给我们个机会让我们所有人喜欢足球啊?这个足球我们也喜欢,是啊,我们也,我们都喜欢,但是为什么不喜欢呢?假如你要是喜欢,我喜欢,我们都共同喜欢,是可以的,但是为什么我们共同喜欢的东西,有一些人不喜欢……[7]

参考[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