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嘆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聖嘆(1608年4月17日-1661年8月7日),本名金人瑞,又名金采,字聖歎,蘇州人,明末清初著名文學批評家,被推崇為中國白話文運動的先驅,在中國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

語錄[编辑]

  • 消磨傲骨惟長揖,洗落雄心在半酣。
    • 選自《評點西廂記的開首》
  • 冬夜饮酒,转复寒甚,推窗试看,雪大如手,已积三四寸矣。不亦快哉!
    • 選自《金圣叹评点西厢记》[1]
  • 天悲悼我地亦憂,萬里河山帶白頭。明日太陽來吊唁,家家戶戶淚長流。
    • 選自《金聖嘆絕命詩》[2]
  • 吾最恨人家子弟,凡遇讀書,都不理會文字,只記得若干事跡,便算讀過一部書了。
  • 富貴是我本無,故不望其到我。青春是我本有,奈何亦見存耶?
  • 細思我今日之如是無奈,彼古之人獨不曾先我而如是無奈哉!
  • 杀头,至痛也,而圣叹于无意中得之,亦奇。
  • 蓮子心中苦,梨兒腹內酸。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