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高耀洁(1927年—),生于中国山东曹县,后移居河南郑州市,妇科肿瘤专家,退休后成为艾滋病防治志愿工作者。

GaoYaojie2-70 percent.jpg

语录[编辑]

  • 2003年12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会见高耀洁。
吴仪说:“有人告诉我,中国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是吸毒传播和性传播。”
高耀洁说:“他们在骗你。”[1]
  • “我死之后。不留骨灰,把骨灰撒在黄河激流处,永远让她销声匿迹,以免任何人、任何组织或官员利用我的名字成立组织,如“基金会”“教育中心”等,搞行骗或闹剧,让那些“能人”获利,危害他人。
    我死之后,(你们)不能再受骗上当!切切!”[2]
这是高耀洁的遗嘱的最后一部分
  • “等我把这些艾滋病的资料寄完,就该走了……我巴不得早点死掉,我太累了。”[3]
  • “好多人盼着我死,那些吃艾滋饭的人,怕我说话的人,都恨死我了!”[1]
  • “这种文章的目的,就是强调性传播,来掩盖政府失职的责任。”[1]
“这种文章”是指中国大陆认为主要是妓女导致艾滋病传播的评论文章。
  • “关于艾滋病血液的传播问题,不是又有抬头,而是根本没有解决。”[1]
写于博客上
  • “艾滋病并不是河南的专利,血液传播是个全国性的问题。”“我走过了全国十几个县市、几十个乡镇、几百个村庄,见过几千个艾滋病感染者,那么多由于贫困而去卖血的农民,怎么会是性乱、吸毒感染艾滋病的呢?”[1]
与记者的对话
  • “这两年卖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人一茬茬地死,艾滋病被中国人理解成脏病,吸毒或者作风淫乱才得病,艾滋病人被歧视,要还艾滋病人清白。” [1]
与记者的对话
  • “撕吃那些‘发艾滋财’的‘冷血坏家伙’们!诈骗艾滋财者该死!贪艾滋财的家伙死完!”[4]
高耀洁在2006年春节(中国农历狗年)自印的贺年卡上,在五只狂吠露着白牙的狼狗图案边写着。
  • “你们记者写我没有意思,要写,就把这些骗子都写出来,这些吃艾滋饭、发艾滋财的骗子,还有那些还在组织农民卖血的事情,这还有作用。要是我死了,你们记者不要写我,多揭发那些骗子、血头!”[4]
与记者的对话
  • “防艾圈太大、太乱了。”“政府官员、地方官员、基金会、NGO、专家、医院、制药厂、江湖游医……太多了,这些年艾滋病问题上,多少人说了多少假话呀。”[4]
与记者的对话

参考来源[编辑]

  1. 1.0 1.1 1.2 1.3 1.4 1.5 马金瑜. 《高耀洁:80岁这一年》(二). 《南方人物周刊》年末特刊. 2006年底 [2007年2月10日] (简体中文). 
  2. 高耀洁. 高耀洁的一封公开信. 高耀洁博客. 2005年10月1日 [2007年2月11日] (简体中文). 
  3. 马金瑜. 《高耀洁:80岁这一年》(一). 《南方人物周刊》年末特刊. 2006年底 [2007年2月10日] (简体中文). 
  4. 4.0 4.1 4.2 马金瑜. 《高耀洁:80岁这一年》(三). 《南方人物周刊》年末特刊. 2006年底 [2007年2月10日] (简体中文).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