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霑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黃霑(1941年3月16日-2004年11月24日),香港詞曲創作者、作家、藝人、廣告人。

語錄[编辑]

[编辑]

  • 「《不文集》社會價值如下:
  1. 為真小人爭取社會地位,不肯讓偽君子們霸佔了整個世界。
  2. 為真君子爭取更大光榮—因為如果沒有《不文集》這類不三不四的拆爛污文字,又如何顯得出真君子載道鴻文的光彩? 」[1]
    • 自評涉及色情、粗言穢語等文化禁忌的隨筆《不文集》。


  • 「看書好像追女仔。初看序言,如遇上美女,心頭一動,發覺可以追下去。追到一半,原來不是那麼一回事,沒興趣,掉頭便走。」[2]
    • 談看書

[编辑]

  • 「流行曲,是一種商品,要人買的,不是送人的。是俗文化,是娛樂品。聽者旨在娛樂、消閑,與欣賞藝術歌曲完全是兩樣心情。寫詞人寫歌詞,主要是為錢而寫,若以道德家的眼光去批評流行曲,流行曲會死掉的。
    流行曲的對象,主要是年輕人。近年,由於電視媒介的發達,流行曲的聽眾又增多一批電視劇觀眾,流行曲所以那麼多愛愛恨恨,因為對象是年輕人,年輕人只是那麼的相信愛,年長的,會相信錢多於相信愛。」[3]
    • 論流行曲。


  • 「寫流行曲,旋律要『新中有舊』,也要『舊中有新』!
    全部似曾相識,就舊。對舊事物生厭,是人之常情……太新的旋律,音符組合,完全出人意表,和聽者的耳軌與Pattern絕不相類,也不行。」[4]
    • 談流行曲旋律。


  • 周杰倫喜歡HIP-HOP很好,因為我們現在很洋化了,連牛肉麵都要吃美國加州的牛肉麵,其實我們應該吃地道的中國的牛肉麵。洋化是一個過渡。」[5]
    • 論中國風HIP-HOP。


  • 「跟有情人做快樂事,別問是劫是緣」
    • 電影《青蛇》插曲《流光飛舞》歌詞

[编辑]

  • 「呢啲自己做就風流,人哋做就下流。風流只係比較修辭嘅說法,金庸更冇資格講風流下流,因為佢太少女人啦,只係識用個腦寫小說。冇性關係就叫做冇嘢啦!佢(金庸)係咪自己用個腦(不明粗口)自己呀?咁就叫做精神打飛機……冇野叫做風流,根本就全部都係下流……其實我自己都冇資格講咩風流下流,只有成龍先至有資格講。」[6][7][8](譯:自己做就風流,別人做就下流。風流只是比較修飾的說法,金庸更無資格說風流下流,因為他太少女人了,只係懂用腦寫小說。沒有性關係就什麼都不是吧!他(金庸)是不是自己用個腦(不明粗口)自己呀?那就是精神自慰……沒有什麼風不風流的,根本全部都是下流……其實我自己也沒資格談風流下流,成龍才有資格講。)
    • 1999年,吳綺莉誕下成龍的私生女,成龍引用何鴻燊一句夫子自道的「風流而不下流」回應傳媒,廣受批評,包括專欄作家李怡(「風流者處處留情,下流者處處留精」)和金庸(認為真正的風流只是多情,不涉及性,否則便是下流),及後黃霑在香港商業電台的訪問中有感而發,加入論戰。


  • 「和阿肥做一次愛,是我多年都有的性幻想之一,屢次和她提,她都不肯基於友誼,益益我這好色的朋友,令我至今壯志未酬。」[9]

參考資料[编辑]

  1. 黃霑,〈不文霑說不文集〉,《不文集》,1983年。
  2. 鄭平. 黃霑看書如待女人. 文匯報 (2003-12-22). 
  3. 〈沒有藝術,只有現實,作詞人論粵語流行曲──記亞洲作曲家大會節目之一〉,《新晚報》,1981-03-10。
  4. 耳軌 南方都市報 -
  5. 袁蕾,〈[音樂]黃霑:其實人間盡耳聾〉,《南方週末》,2003-10-30。
  6. 成龍自詡風流 金庸區分“風流與下流”. 廣州日報 (1999-12-06). 
  7. 梁詠怡. 金庸解風流 黃霑爆粗回敬 佢係唔係用個腦X自己. 蘋果日報 (1999-12-03). 
  8. 成龍自詡風流 金庸區分“風流與下流”. 廣州日報 (1999-12-06). 
  9. 黃霑. 彷彿是昨天. 3. 勤+緣出版社. 1992:  166. ISBN 9624471053.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