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爱总动员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追爱总动员,美国的情境喜剧电视系列剧,在CBS电视台播放。故事描述在2030年,一位男子泰德莫斯比对他的子女诉说他年轻时期是如何遇见他们母亲的故事。故事内容包括其他的朋友。

Season 1[编辑]

Pilot [1.01][编辑]

[第一幕,2030年][1.01]
未来的泰德: 孩子们,我要跟你们讲一个很疯狂的故事,关于我怎么遇见你们母亲。
泰德的儿子: 我们被惩罚还是怎么了吗?
未来的泰德: 不。
泰德的女儿: 爸,这要很久吗?
未来的泰德: 没错。25年前,在我当爸爸之前,我有不一样的生活...

[泰德刚遇见罗宾]
未来的泰德: 那就像是某些老电影的情节,一位水手看见舞厅另一端的女孩,他转身向他的朋友说“看到那个女孩了吗?我有一天要娶她回家”
泰德: 嘿,巴尼,看到那个女孩了吗?
巴尼: 喔~耶~一看就知道她很骚。过去打招呼啊。

Purple Giraffe [1.02][编辑]

泰德: [正在谈论有关罗宾的事] 她想要随兴一点...好哇,我也可以随兴一点。我要超级随兴(I’m gonna be a mushroom cloud of casual.[mushroom cloud:核爆后的蘑菇云,指超级])。你们知道吗?这是个游戏,虽然我想要跳过中间过程直接进入最后大结局。但是你不加入这个游戏永远没办法知道结局。
马修: 所以你会约她出来吗?
泰德: 当然,不!我不能约她出来因为我如果这么做,我就是在追她。那我要怎么约她出来,又不像是在约她出来呢?
莉莉: 你嗑药了吗?

莉莉: 嘿,我只是坐在这里,戴着我的戒指。我漂亮的戒指。感觉身上不应该继续穿着其他东西。就像是...我的上衣。我有不想继续穿我的衣服。或是不穿内衣。喔,对了,我没有穿内衣。
马修: [暂停工作并且看着莉莉] 你没穿内衣?
莉莉: 都脱光了
[镜头转向泰德]
泰德: 欸,放尊重一点。

Sweet Taste of Liberty [1.03][编辑]

泰德: 事情是这样,我的朋友,他拿空的行李箱到机场假装旅行其实是去把妹妹,然后我们就这样跟着她们到费城。就这样,这就是事实经过。
机场员警: 哪有人这么无聊。
泰德: 他就是这么无聊。[对巴尼说] 告诉他们你就是这么无聊。
巴尼: ...我们是国际商人!

巴尼: [在派对上] 你曾经躲到后面然后摸那个吗?
在自由钟工作的人: 一直都是啊
巴尼: 那你有把头放进去过吗?
在自由钟工作的人: 有啊
巴尼: 那你有舔过它吗?
在自由钟工作的人: 没有,我从来没舔过。
巴尼: 我敢赌从来没有人曾经舔过自由钟。如果真有人这么做,我敢说那将会是,什么字去了?传~等等~奇。

Return of the Shirt [1.04][编辑]

巴尼: 鼻屎。
泰德: 你好,巴尼。
罗宾: 巴尼给我五十元要我在报导的时候说一些蠢话。
巴尼: 才不是什么蠢话咧。鼻屎。
罗宾: 但是我才不会这么做。我是新闻记者。
巴尼: 什么?新闻记者?你只不过是在新闻结束的时候做一些花边消息而已。老人,婴儿,猴子。这才不是什么新闻记者。这只是些尿布会包的东西而已。
罗宾: 告诉你,我的老板要我去...市政厅。
莉莉: 市政厅!大人物小姐!
罗宾: 所以我才不会为了五十元说“鼻屎”,这会损害我的升迁。
巴尼: 当然不会。因为你会说“乳头”,这个值一百元。[勾勾手指] 掉入我的陷阱吧。

[泰德又再一次跟娜塔莉提分手]
娜塔莉: [朝泰德丢一些意大利面]我不是那个人?!
泰德: 我,我很抱歉。我以为这是很成熟的举动,我...
娜塔莉: 今天是我的生日
泰德: 对,我知道这刚好...
娜塔莉: 这是我的生日,然后你跟我说我不是那个人?!
泰德: 这又没什么大不了。这很奇怪,就像是你没中乐透一样...
娜塔莉: 喔,所以跟你约会就像是中了乐透?[泰德结巴的说]那问题是什么?
泰德: 我没办法解释
娜塔莉: 试试看啊!
泰德: 嗯,这难以形容。
娜塔莉: 喔,所以我难以形容?
泰德: 不不不,难以形容表示难以解释。
娜塔莉: 所以我很笨啰?
泰德: 这是怎么回事?
娜塔莉: 怎么回事?你以前在我生日的时候用电话答录机跟我分手。我花了三年才忘记你,又被你骗出来约会,然后你就可以在三个星期后跟我分手,而且又是在我生日的时候!?
泰德: 不不,这就像是...就刚好...刚好是
娜塔莉: 什么?!
泰德: 我现在刚好有点忙。
未来泰德: 还记得娜塔莉曾说过...
娜塔莉: [回到酒吧的画面] 我30分钟后要去上奇拉玛佳课。
未来泰德: 原来奇拉玛佳不是什么瑜珈。而是一种以色列的搏击防身术。
[娜塔莉扁了泰德一顿]

Okay Awesome [1.05][编辑]

巴尼: 泰德,穿上你的外套,我们要走了。
泰德: 发生什么事? 那个,你在纠缠的辣妹?
巴尼: 那是我堂妹莱丝莉。
泰德: 什么!?[开始笑]
巴尼: 不不不,这不好笑,泰德。这不会成为我们接下来几个月不停谈论的笑话。这也不是什么“还记得那次你纠缠的辣妹吗?”不!而且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斜体”[巴尼用手势比出斜体的形状] 今晚什么都没发生!

莉莉: 嘿.
罗宾: 嘿.
莉莉: 马修从我们的派对逃跑了。你可以让我进去吗?我要进去杀了他。
罗宾: 事实上连我自己都进不去了。我真像傻瓜。我才被认出来一次,我就以为我像是茱莉亚罗勃兹一样。我根本不是什么VIP,我也不是什么IP,我只是个小小的P坐在路边而已。
莉莉: 你知道吗?我把路边的小P看的比茱莉亚罗勃兹还重要。
莉莉: [想了几秒] 我想我知道我们要怎么进去了。跟着我做。[走到队伍最前面并且露出胸部给保全看]

Slutty Pumpkin [1.06][编辑]

莉莉: 没人会记得什么鬼选票。
马修: 多么可悲的观点,我们怎么可以忘记在政治史上最动荡的一课。
莉莉: [装成鹦鹉的声音] 可悲的观点。呱! 好吧,波莉得上厕所了。
马修: 又要上?
[马修跟着莉莉去厕所]
泰德: 你要去哪?
马修: 这是...很精致的服装。

罗宾: 你是怎么做到的,泰德?你是如何坐在这里整个晚上,非常冷,而坚持相信你的南瓜妹会出现?
泰德: 恩,大概是因为喝醉了。听着,我知道我一生所爱不太可能神奇的穿着南瓜装在门口出现,尤其是在凌晨2:43的时候。但是这里看起来是不错的地方,而且你知道,可以坐着等。

Matchmaker [1.07][编辑]

莉莉: 只要冷静一点,不要泰德去(Ted-out)在那上面。
泰德: 你刚刚是用我的名字当作动词吗?
巴尼: 喔,对啊,我们常常在你背后使用。“泰德去(Ted-out)”指的是“想太多”。还有“泰德上(Ted-up)”。泰德上指的是“想太多造成结果很糟”。我可以造句“比利泰德去(teded-up)当他试着...”
泰德: 好了,我知道了!

罗宾: 所以那到底是什么? 一只蟑螂还是老鼠?
莉莉: 那是蟑螂鼠!
罗宾: 什么?
莉莉: 那是结合两种物种的变形动物。就像是一只蟑螂加上老鼠,你知道...
巴尼: 在平衡木上有十只腿的物种在跳恰恰?

The Duel [1.08][编辑]

[回忆画面]
马修: 要是莉莉和我结婚了...那谁可以得到这间公寓?
泰德: 哇~这真是困难。你知道谁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马修: 谁啊?
泰德: 未来的泰德和未来的马修。
马修: 真的欸,就让他们去处理吧。
[现在]
泰德: 该死,过去的泰德!

[莉莉在病房里看着泰德和马修]
莉莉: 到了星期一我一定要跟我幼稚园的班上讲,千万不要拿刀子跑来跑去,因为我的未婚夫就是这样刺穿我的身体!
马修: 恩,公平地说,其实并没有刺穿。
莉莉: 我很抱歉,现在是在讨论你刺伤我的程度吗?

Belly Full of Turkey [1.09][编辑]

罗宾: 我是加拿大人,还记得吗? 我们在十月庆祝感恩节。
泰德: 喔,对喔,我忘了。你们是奇怪的人,而且会把out发音成oot。
罗宾: Y你们美国人领导世界的枪支暴力;你们的健保系统倒闭过,而且你的国家几乎对每个重要议题意见都不一样。
泰德: [眨眼] ...你们把警察叫作骑警。

泰德: 巴尼。
巴尼: 恩,怎么了?
泰德: 你有签到表?别人怎么没有?
巴尼: 是喔,那又怎样?[泰德抢过那张纸] 嘿!那是我的隐私!
泰德: "法院执行的社会服务令"??
罗宾: 喔,老天,你被告了? 你做了什么?
巴尼: 那是我的私事!
[回忆画面中巴尼在路边小便]
巴尼: 那是不公平的处罚,只因为那座墙刚好是法院的教会!
泰德: 你尿在教会的墙上?
巴尼: 我尿在小巷里,只是那里刚好有座教堂,因为我喝醉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
泰德: 你果然是个恶魔!
罗宾: 世界又恢复正常了!

The Pineapple Incident [1.10][编辑]

马修: 你还好吗?
泰德: 当然,怎么了吗?
马修: 呃...我不知道。因为你的梦中情人跟一个亿万富翁约会。
泰德: 好吧,首先呢,他是百万富翁。然后,她才不是我的梦中情人,我们只是朋友。听着,我们在一起不是件好事。我...我是说,我希望稳定的关系,她在寻找...[巴尼开始打盹]
巴尼: 什么...?? 你说完啰?? 太好了。看看四号桌那边,看到最后面那个小正妹吗?她长得很小只,但是胸部很大,我超爱这种。她就像是半个胸部。. [对泰德使眼色] 我们走吧。
泰德: 好哇,那要说什么?我们的开场白是什么?
巴尼: 是,恩... “爸爸回家了”
泰德: 爸爸回家了?
巴尼: 对啊!
泰德: 好吧,你...你要现在我们去那边,然后对那些女生说“爸爸回家了”。你想清楚了吗,巴尼?
巴尼: 恩...对, 我想清楚了

泰德: 为什么那个叫作“卡拉OK”? 是不是一个叫做“卡拉‧OK”的女人发明的? 我现在在思考这个。

The Limo [1.11][编辑]

马修: 看看我们,搭著礼车逛街,吃着热狗...我们就像是总统一样。

泰德: 你不是....莫比,对吧?
假莫比/艾利克: 谁啊?
罗宾: 那个音乐家,莫比。
假莫比/艾利克: 喔,我不是。
巴尼: 那为什么你在我们喊莫比的时候你走过来?
假莫比/艾利克: 喔,我以为你们在喊东尼。
泰德: 所以你叫作东尼?
假莫比/艾利克: 不是。

The Wedding [1.12][编辑]

[马修和莉莉正在吵有关婚礼的事]
马修: 我只是说这也是我的婚礼,我也有发言权
莉莉: 但是我是新娘,所以我赢了。
马修: 但是我以为结婚不是应该两个人平等的分享她们的生活?
莉莉: 是没错,但是因为我是新娘,所以我赢了。

[莉莉在酒吧看到巴尼在试图搭讪克劳蒂亚,克劳蒂亚因为史都华取消婚礼而相当沮丧]
莉莉: 克劳蒂亚明天就要结婚了,所以帮个忙,只要让我看到你跟她呼吸同样的空气,我绝对会用力的捏你像花生一样的睾丸,用力捏到你的眼睛爆炸,然后像葡萄干一样塞进去。
巴尼: 等等,你是说我的眼睛还是我的睾丸?
莉莉: [想了一下] 两个都要!

Drumroll, Please [1.13][编辑]

莉莉: [泰德走出房间] 嘿,你昨晚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泰德: 我过了一个最神奇的夜晚。
马修: 告诉我!是蛋糕吧。我吃过最棒的蛋糕。说实话,我的胃就像是在跟我说“嘿,老兄,我不知道你在吃什么因为我没有眼睛;但是这太棒了,所以继续送进食道吧”
莉莉: 对啊,我知道,我的胃就像是说“女孩,我知道我们相处得不是很好,但是这个蛋糕...”

维多利亚: 为什么我们不要...只跳舞。然后度过这个愉快时光。然后就结束,不再见面。
泰德: 除非...
维多利亚: 不,没有除非。不寄电子信,不打电话,甚至连名字都不要知道。今晚,我们会制造一个最棒的记忆而且不会被破坏。等到我们老了满头白发,我们回想这个时刻,这会是最棒的时刻。
泰德: 哇喔,好啊,我加入。
维多利亚: [热情地说] 太好了!
泰德: 我想,嗯,我们需要用假名?
维多利亚: 嗯,你可以叫我奶油罐(Buttercup)。 [泰德跟维多利亚握手]
泰德: 很高兴认识你,奶油罐。我叫做蓝道·卡利森[维多利亚笑了] 哇喔,这太令人兴奋了。我们永远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巴尼: [牵着一个伴娘的手] 嘿泰德,泰德,泰德,看看!我弄到一个伴娘,泰德,泰德,听着,泰德!这是第二漂亮的伴娘!泰德,听着,看看这边,再见,泰德。
泰德: [对维多利亚说] 我本名叫做泰德。
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

Zip, Zip, Zip [1.14][编辑]

马修: [对着泰德说] 整整两天?
莉莉: 哇喔,你的房间一定闻起来像是猴子窝。

巴尼: [两人在玩激光枪游戏] 不要逞英雄,舍巴斯基!
罗宾: 我在另外一边等你。
两人: [准备好] 啊啊啊!!
[两人都被攻击]
巴尼: 该死!你要去吃椒盐饼吗?
罗宾: 好啊。

Game Night [1.15][编辑]

维多利亚: 我以前只交过两个男朋友。
罗宾: 假正经!
维多利亚: 呃,我说的是认真的交往,我当然也约会过几个人。
罗宾: 真淫荡!

维多利亚: 我来说我最丢脸的故事。
马修: 耶!维多利亚,开始说吧。
维多利亚: 好,这个故事包括“真心话大冒险”还有一瓶棉花糖口味的冰淇淋,而且这是发生在我爷爷的退休俱乐部里面的热水池。
未来泰德: 孩子们,我跟你们说过很多不适合的故事,不过这个故事我绝对不会说。不过不用担心,这个故事也没这么棒。
马修: [直瞪着维多利亚] 这是我听过最棒的故事!

Cupcake [1.16][编辑]

莉莉: [试穿婚纱] 喔,这件婚纱绝对可以上我在婚礼当天晚上找到人上床。

泰德: 所谓的长距离交往是青少年在上大学之前的暑假为了骗上床的谎言。

Life Among the Gorillas [1.17][编辑]

比尔森: 帅气领带!牛排酱!
其他同事: 喔喔喔,牛排酱!!!
[马修看他自己的领带]
巴尼: 马修,过来。你的领带是牛排酱。意思是A1(牛排酱的品牌)了了吗? 赶快记起来。
比尔森: 好,艾利克森,我们开始吧。现在是凌晨两点,外面正下着雨“叮咚”,什么,门铃响了? 喔,洁西卡·艾巴只穿着一件风衣而底下什么都没穿,等等,“叩叩”,有人敲了你家后门。
马修: 我家没有后门。
比尔森: 喔,老天。竟然是洁西卡·辛普森,这两个洁西卡,你要选哪一个,开始?
马修: 好吧,嗯,我订婚了。
其他同事: 你未婚妻不在家,你要选哪一个,开始!
马修: 可是我还是订婚关系啊
比尔森: 好吧,你未婚妻被公车撞死了,你要选哪一个,开始!

[马修和莉莉在酒吧谈话]

马修: 我想要给你硬件。
莉莉: 硬件?你已经给我硬件了,你有很棒的硬件,马修,我爱你的硬件。
马修: 莉莉,你是我认识最棒的女人,你值得更大的硬件。
莉莉: 你的硬件已经够大了。你也许不清楚,马修‧艾利克森,但是你已经有很~大~的硬件了。[莉莉离开]
[马修附近的女性转过头来看着马修的下面]

Nothing Good Happens After 2 A.M. [1.18][编辑]

小女孩: 你有未婚夫吗?
莉莉: 马修昨天来过,我刚教他们未婚夫这个词。
罗宾: 喔,不,我没有未婚夫。
小女孩: 那你跟谁住在一起?
罗宾: 恩,事实上,我有五只狗。
小女孩: 你不会觉得孤单吗?
罗宾: 不,因为我有“五”只狗。
小女孩: 我奶奶有五只猫,但是她还是觉得很孤单。
罗宾: 恩,对,不过那是猫,我不是什么可怜的猫女人,不过我不是说你奶奶是什么可怜的猫女人--其他人有问题吗?
小男孩: 你是同性恋吗?
罗宾: 不,你是吗?老天。并不是每个一个人住的单身女性都是同性恋。

山帝‧瑞文: [对着罗宾] 我们应该做爱。
罗宾: 什么?
瑞文: 为什么不?我们都单身,而且都这么有吸引力,我们也很擅长性爱。至少我知道我很擅长,至于你如果不擅长的话,别担心,我会找法子。
罗宾: 哼,我一想到你那个像头盔的头发一直撞墙就觉得很恐怖。我绝对不会跟同事有任何交往。
瑞文: 交往?谁说要交往了?我只是说做爱而已。做爱很爽。[他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卡片] 上面是我的电话,任何时间都可以打给我。[开始播报新闻] 今晚有很多球队在比赛...

Mary the Paralegal [1.19][编辑]

巴尼: [对泰德说] 你像清教徒一样对卖淫有意见?老哥,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业。
马修: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巴尼: 喔,当然,我敢打赌就算是原始人也会给妓女一条鱼当酬劳。
马修: 啊哈,所以最古老的行业不就是渔夫了吗?卡蹦,你输了。

泰德: 玛莉,我不能跟性工作者做爱。
玛莉: 不,泰德,我是个律师助理。
泰德: 你是妓女。
玛莉: 不,我是律师助理。
泰德: 不,你是妓女。
玛莉: 不,我是律师助理。
泰德: [停顿一下] 你是个律师助理。

Best Prom Ever [1.20][编辑]

[莉莉因为无法进入新泽西高中的舞会去听到那个乐团的演出而感到焦躁不安。她想要听从巴尼的建议偷闯入那个舞会。]
泰德: 你竟然听从巴尼的建议,老天,你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
莉莉: 剩下九个星期就要结婚了,任何事情我都会说“好”
巴尼: [对着莉莉] 既然如此...
莉莉: 不,巴尼。

罗宾: [罗宾和莉莉穿得非常漂亮走出来] 好啦,你们觉得如何?
巴尼: [看了一下] 难看死了。
莉莉: 你以后会是个好爸爸。
巴尼: 你们穿得太正式漂亮了,你们会被笑死的。你们知道现在的小朋友都穿什么吗,穿得跟Ashlee或是Lindsay还有Paris一样? 她们都穿得跟脱衣舞娘一样。就像是“你家还是我家”。现在,小姐们,穿的放荡一点!!

Milk [1.21][编辑]

女服务生温蒂: 小心一点,这个盘子很烫。
泰德: 好啦,摸吧
莉莉: [摸了这个盘子] 啊!!,该死,这盘子还真烫!!

[莉莉跟泰德说明那个艺术课程并且会影响到她跟马修的婚礼。]
莉莉: 人生中有些事情你知道那是错的,但是你无法真的知道,只有在你真的尝试这个错误之后你才会回过头说“好吧,那真的是个错误”。所以,最大的错误其实是不去犯这个错误,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错误。所以,该死,我没有做错。我什么都做过了,我的人生,我的爱情,我的事业,从来没犯过错误。这样你明白了吗?
泰德: 我不知道,你说太多次“错误”了。

Come On [1.22][编辑]

[泰德和巴尼在图书馆试图说服巴尼的朋友佩妮洛普让他们了解祈雨舞]
佩妮洛普: 为什么我要帮你?
巴尼: 拜托,我知道我们后来并没有处的很好,但是我们的确有过感情。
佩妮洛普: 我们在你的车里做爱过两次然后你就把我甩了,这算哪门子感情。
巴尼: 两次!
佩妮洛普: [大声的说] 巴尼,我不能可,我是 [学生嘘她]
巴尼: 小声一点,好吗?
泰德: 佩妮洛普,我真的需要在周末的时候下雨。
佩妮洛普: 为什么?
泰德: 有个女孩-
佩妮洛普: 喔,又有个女孩了! 你知道祈雨的传统是对自然的崇敬吗?我不认为伟大的神会帮一个白人找人上床。
泰德: 但是我爱这个女孩!如果这个周末没有下雨,她就要跟错误的人在一起了。
佩妮洛普: 这个错误的人,是个大浑球吗?
泰德: 绝对是。
佩妮洛普: 像巴尼一样吗?
泰德: 像
巴尼: 嘿!
佩妮洛普: 你还搭讪我妈欸!
巴尼: 我们又没正式交往!
佩妮洛普: [对泰德说] 我加入。

[泰德到了罗宾的公寓楼下,而外面正在下雨]
泰德: 罗宾!嘿!罗宾!喔,感谢老天你在家!
罗宾: 我的露营因雨停止了!
泰德: 我知道,我很抱歉。
罗宾: 这又不是你的错。
泰德: 恩,这是,快下来吧!
罗宾: 外面在下大雨欸,你上来吧!
泰德: 不,你一定要下来!
罗宾: 为什么?
泰德: 为什么?因为我让老天下雨!这就是我今天做的事情!这就够了!我已经做完我的部分,现在,下来吧!!
罗宾: 我没有换衣服欸,泰德,上来吧!
泰德: 我不会上去的,罗宾,我不会,你一定要下来!!
[罗宾在房里看到泰德给他的蓝色法国号,决定走下去。她打开门结果泰德就在门口。]
罗宾: 我正要...
泰德: 我知道 [泰德与罗宾接吻]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电视剧对白 - 游戏台词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