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陈幸妤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陈幸妤(1976年8月12日),阳明大学牙医系毕业,台湾大学临牙所硕士。与骨科医师赵建铭已婚,育有三幼子,台湾母乳协会代言人暨荣誉会员。中华民国第10、11任总统陈水扁长女。开设陈幸妤牙医诊所。

言论[编辑]

  • 这是我的毕业典礼,你们不要拍!过分!你们很低级……。(民国89年6月9日,阳明大学,拿学士帽追打记者
  • 昨天新闻(壹周刊)说什么我怀孕,你们是不是要问这个?……我9月结婚,那时候是不是就要生了?你们有点常识,用大脑想想,这可能吗?控告有用吗?你们每次喜欢怎么写,我有办法吗?你们教我啊!我对你们也很愤怒,你们以后要怎么写就怎么写,不要来烦我!……你们有新闻自由,我也有人身自由。你们围在这里,我不能上厕所,病人也受到影响,为什么要搞成这样?(民国90年5月29日,长庚医院
  • 就是七月一号订婚啊!你们不是昨天也问过了吗?(民国90年6月5日,长庚医院
  • 我真是忍无可忍,我去上课也要拍我,幼稚园校外教学也要拍我,很多名人的小孩都躲到国外去了,我走不了,你们就要这样整天跟着我吗?(民国94年11月3日,关渡赏鸟
  • 婆婆有没有买股票,对于台开股票要不要说明,又不是我买的,你们整天围在这里烦我有什么用?(民国95年05月15日,民生寓所
  • (TVBS记者:是要帮自己挑的......)帮你挑(TVBS记者:...住台大美学院...有要搬回民生寓所?)没有。我住你家。(TVBS记者:不要生气嘛!)你们每天跟着我能不生气吗?有点人权好不好!民国95年08月18日,到卖场买家具,TVBS独家
  • 身为记者你们整天就是为了我存在吗?你们的理想性在哪里?我想请教你,你们这辈子当记者就是为了来-来......那你应该回去好好思考一下你这份工作。(民国95年08月31日,民生寓所
  • 说我做SPA花了二十万,做脸花了三十万,也没有这件事。(记者:那你愿意跟我们说事实吗?)我跟你讲,你大概可能需要每天开一个小时的带状节目,我每天讲才够。(民国95年10月20日
  • HI!新年快乐。(民国96年2月15日
  • 我睡不好啦,我从四点我想到赵玉柱我就恨死他了啦!自己做事自己不敢承担,那种人去自杀算了!我一年多没跟他见面,那个人不配跟我见面!(民国96年6月27日,诊所外[1]
  • 我觉得他自己做事,自己敢承担。没种承担的话就不要当人!(记者:会不会担心别人说媳妇骂公公?)我自己说的话自己负责,他如果觉得我说错话出来跟我对质![2]民国96年6月27日,诊所外
  • 你们都觉得我只是在发飙那我没必要再讲。[3]民国96年6月27日,诊所外
  • 因为我跟你讲,他两台车一直跟着我,我想甩开他。你们有必要从520以后每天跟着我吗?每天跟着我上下班吗?我跟你讲如果我闯红灯,为了甩开记者,我有错你开罚单给我,但是没必要每天跟着我!我去买面包,买面包也跟着我!什么都跟着我!我昨天一闯红灯,我就知道我上当了!但是我那时候,我真的忍无可忍!(记者:他们是不是每天跟?)每天跟着我!跟着我上班跟着我下班!我去Seven买个饮料也跟着我,我去面包店买个面包也跟着我!我做错了什么?!我爸已经不当总统了,我是做错了什么?!你们为什么不去跟马唯中,为什么整天都要跟着我?!要我死了,你们才要放过我是不是?!(民众:幸妤他们故意的啦!他们故意要把你放大啦!阿弥陀佛!)(记者:我们是觉得说可能是狗仔跟太紧了……是不是因为他跟太紧了?所以才会……)每天跟着我!我520我爸不当总统了,我当个医生我做错了什么?!(民众:阿弥陀佛!)(记者:有没有什么话想跟他说,就是请他们不要再跟了……)他昨天一直跟着我!我一闯红灯想说要甩开他,我就知道我犯了大错了!他一定隔天马上报出来了!(民众:……真的啦!你就不要管他赶快进来(诊所)!)(记者:是比较担心说小朋友会困扰……)也打电话来我诊所骚扰!假装是病人,用针孔去我诊所偷拍!我做错了什么?!民国97年5月29日,诊所外[4]
  • 一定要随邱毅起舞吗?我们不是已经发出澄清函了吗?那如果我今天报料一件事,你们是不是也要马上去跟那个人......?(记者:不好意思,今天邱毅说今天早上还要......)邱-邱毅是什么?邱毅讲的话就是圣旨喔?(民国97年6月24日,诊所外
  • 已经要联络律师,我们要准备要提出动作了。请你们电视台不要再跟着在那边随便起舞,在那边随着邱毅的那边乌贼战术在那边编故事。(记者:那总统声明稿上有一点说到没从国内汇出钱)国内国外全部都没有,那一个户头既然邱毅有那个资料,他就知道里面根本从来没有金钱进出,那如果电视台还在那边跟着说在那边质疑两百­万怎么来的,那根本就是在搞乌贼战术,借此在转移马政府最近做得那么烂的一个政绩。(记者:什么时候会采取正式法律行动?)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将你们那些侧录带整理出来,因为你们昨天实在太-太多那-那些蓝军的那些名嘴在那边电视上跟着随之编故事。(民国97年6月25日,诊所外
  • 你想嘛,你如果断一只脚食欲会好吗?(民国97年7月8日,台大[5]
  • 干嘛这样推我!(民国97年8月18日,诊所外[6]
  • (记者:幸妤那些钱真的是陈家人的吗?)我跟你讲,我爸要我什么都不能讲,我不是说那七亿的事,我是说那些钱谁拿走了!有谁拿走那些钱的事我爸叫我不准讲!(记者:相信爸妈是清白的吗?妈妈说那是陈家人的钱你知道有这笔钱吗?他们是不是曾经也叫你作过人头呢?)我不是要讲这件事!(记者:因为好像其中有查到有过户到你的账户?)我不是要说这件事!(记者:幸妤现在是要打电话给谁呢?)我要跟我妈说我要讲!我跟你讲,选举的时候民进党那些选举哪个不需要钱,我爸哪一个选举没给他钱,没有让他们去选举!那你们一个一个去查嘛!(记者:那你觉得说这样的选举结余款的话?)选举结余款本来就是整个制度不合理,你去查谁的选举结余款是照实申报的!(记者:但妈妈说那是投资还有爸爸赚来的钱?他说那是陈家人......)你们媒体报导不是每一样都是事实,你不要拿媒体报导的错误报导又来问我说,为什么那一个媒体是报这样子,另外一个媒体是报这样子!(记者:所以他们完全不是境外洗钱啰?就你目前所了解?)我知道的就是选举结余款存在国外!(记者:为什么不存在国内要存到国外呢?)存在国内就有合法吗?难道国民党那些人他的钱难道他是存在国内还是存在国外你知道吗?他们存在哪里去你知道吗?(记者:那为什么不用陈总统或是妈妈的名子要用儿子跟媳妇的名子?)可以这样存吗?你去问其他人,他们不是用人头存吗?(记者:他有问说是不是要用......)那一种事我不知道!他没问过我(记者:可是他受益人却写的是你)他受益人写我那件事我不知道,我看新闻我才知道的,我从来也不觉得那一笔钱是我的钱,我如果我有那么多钱的话我也不需要来上班了!我就在家里躺着就好了,我干嘛那么辛苦?......(记者:因为现在致中跟睿靓可能已经触犯瑞士的那个......)我知道啊!这就是政治斗争啊!他现在就是要斗死我们全家啊!在我死之前我要把那些人全部讲出来啊!我不能这样死的不明不白啊!要死也没关系呀!(记者:你说是哪些?)民进党那些有拿到我爸帮他选举补助的钱啊,他们有照实申报吗?他们拿到口袋以后,他们拿出来选举,他们剩下的钱他们有照实申报吗?那我爸给他们捐助的钱他们在选举里面的申报财产里面他有写说是陈水扁给他的吗还是他们那一笔也是隐匿起来也是不实申报?(记者:所以你觉得民进党内部也是这样......)当然国民党希望我们死呀!陈水扁是他头号敌人啊!陈水扁死了,马英九就算民调只剩1%,他趴在地上,做得再烂,把台湾卖给中共,他一样是当选呀!(记者:所以爸爸妈妈是跟你说是选举献金是不是?)我知道的就是这样啦!(记者:那你觉得合理吗?)我觉得完全不合理啦!(记者:可是那既然是选举的部分的话那为什么妈妈说......)这件事情的细节我不清楚啦!我只是觉得不服气啦!(记者:妈妈是说是陈家人的钱啊)我-觉得不服气啦!那些当初有拿钱的人有去选举的人,现在每个出来假清高,你以为要台湾独立就不需要钱,要选举就不需要钱?然后每个人来围攻我!谢长廷没有孙子吗?苏贞昌才那边刚嫁女儿,每个人只围攻我,我陈幸妤死了,他们就高兴了吗?苏贞昌没拿到钱吗?谢长廷没拿到钱吗?陈菊在高雄没拿到钱吗?那时候办爱河的那一个游行没拿到钱吗?我把事情交代完我自己去了断,我们家以死表示清白,没什么好说了。[7][8][9]民国97年8月18日,诊所外
  • 你们要把我搞疯是不是?![10]民国97年8月18日,诊所外
  • 我跟你讲,我建议你们十分之一的记者就好了,去把马唯中围回来,那这样子马英九他就会学会什么叫作爱民如子,我给你们一个良心的建议。......我刚刚给你们那一个建议我麻烦你们参考一下。 (民国97年9月5日,诊所外
  • 为什么马英九他的特别费汇到他女儿的户头,他女儿完全不需要被约谈,也不需要被搜索?为什么马英九他女儿的特别费完完全全有汇到他马唯中的户头,马唯中完全不需要被检调叫去约谈,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记者:为什么你也扯入内线交易呢?)我没有内线交易!你们每天编出一些罪名!你们可以......可以把我污名化,可以把我人格扭曲,但是你们骗不了上帝,上帝会在天堂看着你们这些魔鬼,祂会知道怎么惩罚你们![11]民国97年9月25日,诊所外,因家被搜索延迟一小时上班
  • 被你们这样吵考得好吗?你们到底每天这样子跟着我想做什么?你们已经跟着我半年了馁,半年了不是一个短的时间馁!(民国98年2月3日,纽约街上
  • 我来考试啊!你们也看到啦!是啊!来考试啊!不然你们还想怎么样呢?你们有必要这样二十四小时跟着我吗?这样有任何一个人受得了吗?我要来申请学校,我那一天也讲过,第一天到机场我就跟你们交代过了嘛!(民国98年2月3日,纽约街上
  • 我在台湾我被围半年了馁,每天都很特殊吗?每天都很特殊吗?我被围整整半年了,每一天馁,没有一天例外耶,每一天馁!(民国98年2月3日,纽约街上
  • 在台湾也这样在美国也这样,你们是要把我逼死是不是?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你们根本就是想打扰我的生活而已嘛!根本就是干扰我的生活嘛!让我活不下去嘛!叫警察也没有用啊!你们不是只为了访问嘛!你们根本身为一个记者,你们随便喜欢骚扰谁就骚扰谁嘛!你们不是只为了访问嘛!......(记者:到此为止吧!记者:过马路小心不要急不要急。记者:幸妤走吧!......记者:我们也只是工作而已......)我为什么要走!我也有工作的压力,我也有生活的压力,我也有念书的压力,不像你们只要整天跟着我就好了,我有很多压力耶!你们怕我跟黄芳彦见面,你们去找黄芳彦嘛!把他围住我就不能跟他见面了你们围我做什么呢?那你去问邱毅嘛!邱毅不是整天都知道他在哪里吗?你去问他嘛!我怎么会知道黄芳彦在哪里呢?要不然你去问特侦组啊,特侦组不是说有跟他联络上了吗?不是有你们照一栋什么黄......绿色玻璃的玻璃的那一栋房子吗?你不会去那里围吗?加州离纽约十万八千里我要跟黄芳彦见面?!见到鬼!根本就是来骚扰我啦! (记者:好了......这样可以了,好了大家让让,让他回去了好不好......)我就偏不回去!我站这我看着你们走!要不然就在这里杵到晚上,杵到明天!反正我被你们跟半年了,没差这-这-这一个礼拜!你(中天驻美记者)为了我还从华府来!那更变态!(民国98年2月3日,纽约街上
  • (马唯中)拿着美国护照没有事!我是陈水扁的女儿就活该被人家糟蹋踩在地上踩到死都没人理我!我做错什么?民国98年2月3日,纽约街上
  • 不念牙医改念记者吗?(民国98年4月,纽约
  • 你们到底整天这样够了没?连我小孩都受到影响,我小孩都都......不要勒我脖子啦!不要勒我脖子啦!你们够了没!我......一年了耶!一年了耶!你受得了吗?欺负人是欺负这样子的!信不信会有报应!你以后也会有小孩!(民国98年7月2日,诊所外
  • (记者:教育部长说会关心赵翊安就读状况。.......国小校长被勒索三万......)(陈幸妤)我也被勒索。(民国98年9月,诊所外
  • 从台北已经搬到台南了还不够吗?那你们到底还要逼到我家到什么程度?我儿子昨天一整天他都不敢去尿尿!你有小孩吗?我问你,他如果从早上七点到下课五点,他不敢去上厕所,你做何感想?他下课,你知道我儿子下课都不敢去操场玩,你有小孩吗?你小孩如果这样,你会心疼吗?疯!没心没肝没肺!你们就噬血,噬血的鲨鱼看到血就咬,看到我们家越痛苦你们就越爽,不就是这样吗?!呷人家的头路?我的头路不是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啦!(民国98年10月8日,台南
  • 我最担心的就是她(吴淑珍)的大小便,跟她的吃饭。你就算是被判死刑,你也是看是一枪打死还怎样,你不能用大小便吃饭这种东西去虐待她,然后把她虐待致死。我们医生评估过,如果她是身体状况是可以进去里面,狱方有办法收容她的,就让她去服刑,那如果说一般以我妈妈那种身体状况,其他人是没有办法关进去的,不要为说想要关扁家而关。连她这个基本人权都没办法给她,然后让她进去可能,我觉得如果是因为住样而死的话,我觉得是受虐而死啦!我会很不忍啦!就比如说我们一个病人送去医院,你如果说是医生的疏忽造成她死亡,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告医生,那如果不是的话,我们无理去告医生,那是我们无理嘛对不对...我们原则就是这样嘛,我不知道培德医院那里了不了解她的身体状况,因为他是说他有十五个受刑人他可以当看护,那以我的经验我是不知到受刑人,譬如你们去训练一个月,你们能不能变看护啦!你们有没有这么有天分啦!齁!那我是不希望说,他为了找一个受刑人当看护,但是其实他并没有那个能力,对不对?他只是找个人充数,然后最后把-把她等于说没办法妥善照顾她,因为她是没有行为能力。(民国99年12月,高雄
  • 他们也没有看病历也没看到我妈妈人嘛!三个巨头开会就可以决定嘛,对不对!?那我们也只能尊重他啊!(民国99年12月,高雄
  • 他(陈水扁)现在的问题是在精神科跟神精内科方面,但是来了这几天,后来只来一个医生,是来一个骨科医师那这岂不是一个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吗?难道我们台湾的一个人权是这样子搞的吗?还是说法务部长觉得反正你是一个受刑人,你不要跟我谈人权,如果他心里是这样讲的,那他就光明正大的讲出来,不要说一套做一套。(民国102年4月,台中监狱附设培德医院
  • 马政府他们对他(陈水扁)的一个处理,就是不给他(陈水扁)一个人权,不给他(陈水扁)一个医疗的一个对待,他们就是只是要以一个......根本就-就是要-要,就是阴谋啦!(民国102年4月,台中监狱附设培德医院

参考资料[编辑]

  1. 2007年6月27日上午,陈幸妤对着记者痛骂公公赵玉柱
  2. 同2007年6月27日
  3. 2007年6月27日中午
  4. 因前一天苹果日报记者在其驾车返家时沿路跟拍,导致其误闯红绿灯。2008年5月28日早晨到达上班的牙医诊所时,当场对着在场采访的媒体记者发飙,指责媒体怎不去跟拍马唯中(马英九的长女)
  5. 2008年7月8日 其母吴淑珍脚部骨折消息传出,记者询问陈幸妤其母的身体状况
  6. 同2008年8月18日,陈幸妤狂奔中不小心绊倒,认为是记者推挤所致。
  7. 2008年8月18日,前总统陈水扁汇款海外风暴持续延烧,陈幸妤对媒体的爆料
  8. 2008年8月18日 前第一家庭爆发洗钱疑云,弟弟陈致中和弟媳黄睿靓因为父母巨额款项的人头账户,陈幸妤所表示的看法
  9. 2008年8月18日,前总统陈水扁汇款海外风暴持续延烧,陈幸妤对媒体爆料民进党内多位政治人物拿过陈水扁的钱
  10. 同2008年8月18日,记者一开始正打算采访陈幸妤,陈幸妤失控狂奔。
  11. 2008年9月25日陈幸妤遭记者问及自家被搜索一事时再度驳斥与质问。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