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邪西毒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东邪西毒》,一部1994年的香港武侠电影,由王家卫导演。

摘录[编辑]

片头字幕: 佛典有云 旗未动风也未动 是人的心自己在动

欧阳峰(旁白):

很多年之后,我有个绰号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嫉妒。我不会介意其他人怎么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 我以为有一些人永远都不会嫉妒,因为他太骄傲。在我出道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人,因为他喜欢在东边出没,所以很多年后,他有个绰号叫东邪。 因为今年是五黄临太岁,到处都是旱灾,有旱灾的地方一定有麻烦,有麻烦,那我就有生意,我的名字叫欧阳峰,我的职业就是替人解决麻烦。

欧阳峰:

看来你的年纪也四十出头了,这四十多年来,总有事你不愿再提,或有些人你不愿再见。因为他们曾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或许你也想过要把他们杀掉。不过你不敢,又或者你觉得不值得。其实杀一个人很容易。我有个朋友,他的武功非常好,不过最近生活有点困难,只要随便给他一点银两,他一定可以帮你杀了那个人,你尽管考虑一下。

欧阳峰(旁白):

其实杀一个人不是很容易,不过为了生活,很多人都会冒这个险。

黄药师:

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酒,她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了,以后的每一天都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你说,那多开心。

欧阳峰:

对于太古怪的东西,我向来很难接受。

无名剑客:

你知道喝水和喝酒的区别吗?酒越喝越暖,水会越喝越寒。

欧阳峰(旁白):

一个人记性不好,就不要去太多是非之地,因为你可能忘记了你的仇人。 年间总有好几个月好象人们不愿死似的,立春后,我一直没有买卖,整个月,只有一个人来找我。

欧阳峰:

这年头这么乐意花钱杀人的人,不太多了。 让一个人死,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杀掉他最爱的人。 有些人是离开之后才发现离开了的才是自己的最爱。

欧阳峰(旁白):

一个人受了挫折,或多或少总会找个借口来掩饰自己,其实慕容嫣、慕容燕只不过是一个人的两种身份,而在两种身份的后面,藏着一个受了伤的人。

慕容燕:

我曾经叫你带我走,但是你没有做到,你说你不能同时爱上两个人,你爱过那个女人,因为有人说你最爱的是她,我本来想杀了她,我始终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不想证明她是你的最爱。我曾经问过自己,你最爱的女人是不是我?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你,你一定要骗我。就算你心里多不情愿,也不要告诉我你最爱的人不是我。

欧阳峰(旁白):

那夜过得似乎特别得长,因为我好象同时在跟两个人在说话,后来,我再也分不清到底她是慕容嫣还是慕容燕!

慕容燕:

告诉我,你最爱的女人是谁?

欧阳峰:

就是你!

欧阳峰(内心独白):

曾经有人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却没有回答,换转了黄药师的身份,我发觉这几个字不是很难说出口。

欧阳峰:

没有人会为了一只驴子去招惹太尉府的刀客,报仇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你长得难看,我会劝你死了这条心,你千万别误会我对你有什么企图,我只想告诉你,如果要卖…… 你会比驴子更值钱。

欧阳峰(旁白):

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在别人看来,是浪费时间,她却觉得很重要。

无名剑客: 我不该来这

对手: 现在后悔太晚了

无名剑客: 留只手行吗?

对手: 不行,要留就留下你的命

一招过后,对手倒地。

无名剑客: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我不该来,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说我留只手,你却要把命送给我。

欧阳峰(旁白):

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马贼什么时候到,却没有人知道。

无名剑客(旁白)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走的时候,那个女人的眼泪在我脸上慢慢干。不知道那个女人(另外一个)会不会为我流眼泪。 以前我听人说如果刀够快,血从伤口喷出来的时候会像风声一样很好听,想不到第一次听到的是我自己流出来的血。

黄药师(旁白):

那天晚上之后,我的那位朋友再也没来过,我是为他而来的,但他到死一刻也没原谅我。

欧阳峰(旁白):

这个人的名字叫洪七,他的刀极快,但他不喜欢穿鞋。我知道他可以帮我赚许多钱,但我始终都不喜欢这个人。因为我命书中有一句话,“尤忌七数,是以命终”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刚从乡下出来。

欧阳峰: 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吃饭吗?

洪七: 不知道。

欧阳峰:

因为我知道你肚子饿。其实我留意你很久了,我看见你蹲在破墙下面半天了,动也没动过。看来你不象生病,你这种年轻人我见得多了,懂一点武功就以为可以横行天下。其实行走江湖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懂了武功,你便有很多事情不能做:你不想去种地;又不耻于去打劫;更不想抛头露面在街头卖艺。你怎么生活?武功高也要吃饭的,其实有种职业很适合你。既可以帮你赚点银两,又可以行侠仗义,不知道你可有兴趣?你尽管考虑一下,但要尽可能快一点。你知道的,肚子很快会饿的。

欧阳峰(旁白):

在我带他去见村民之前,我替他买了一双鞋子。因为穿鞋子的刀客跟没穿鞋子的刀客价钱相差很远。

欧阳峰:

怎么你们觉得十两银子这个价钱很贵吗?那么你们可以找些便宜点的,那边有几个不穿鞋的,你给他们几两银子他们已经很高兴了。可是一个连鞋子也没有的刀客,你们对他有信心吗?万一他们失手了,让那些马贼知道原来是你们主使的,你们猜那些马贼会怎样对你们?我不敢说我这个朋友的武功比他们都好,但是我现在和你们说的是你们一家大小二十多口的生命安全,最少在这方面,你们应该相信一个穿鞋子的人吧。

洪七:

如果我死了你不用带人来看我,我不想做一个会说话的死尸。

欧阳峰(旁白):

通常拿了钱看也不看就收起来的人,他们的钱很快就会花光,但洪七他数得很仔细。我知道这种人不会留在我身边太久。 别以为要欺骗一个女人是很容易的事,越是单纯的女人越直接。

欧阳峰:

我曾经象你一样,一心打天下,以为可以抛下自己的女人,谁知道等我回家才发现她做了我的嫂子。

欧阳峰:

如果我是那群太尉府的刀客,我一定死不瞑目,原来这么多条命加起来,只不过值一个鸡蛋。为了一个鸡蛋而失去一个手指,值得吗?

洪七:

不值得。但我觉得痛快!这个才是我自己。本来我应该没事,但是我的刀没有以前快。我以前快,是因为我直接,认为是对的,我就去做,从来不去想什么代价。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变,直到那个女孩来求我,我才发觉我完全变了,我竟然没答应她。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答应,那天我很失望。我觉得我已经和你混在一起,变成了一个人。没有了自己,我不想跟你一样。因为我知道欧阳峰绝对不会为了一个鸡蛋去冒险。这是我跟你的分别。

洪七: 我想我以后再也不能用刀讨生活了。

欧阳峰:

不一定要用刀,赤手空拳也可以杀人。况且你现在只是少了一根手指,叫价会高很多,说什么这都算是战绩。怎么了?想回家乡了?如果这样就想回家乡,为什么当初你要出来?

洪七: 不知道过了这沙漠,后面会是什么地方?

欧阳峰: 是另外一个沙漠。

欧阳峰(内心独白):

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山后面,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回望之下,可能会觉得这一边更好。但我知道他不会听,以他的性格,自己不走过又怎会甘心?

欧阳峰: 你打算去哪里?

洪七: 去一个没去过的地方,希望可以闯出一个名堂,如果你以后在江湖上听到一个只有九根手指的英雄,那么一定是我。

欧阳峰: 那她呢?

洪七: 带她一起去呀,象你说的,事在人为。又没规定不准带老婆闯荡江湖。对不对啊?

欧阳峰(内心独白):

我终于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喜欢洪七,可能是因为他够简单。看着他们走的时候,我的心在嫉妒,曾经,我也有过这样的机会。不知道为何,我竟放弃了。

欧阳峰(旁白):

他走的那天,风是向南吹的,他故意逆风而行,我记得那天是十五,黄历上面写着:室星当值,大利北方。 洪七走了之后,天一直在下雨。每次下雨,我就会想起一个人。她曾经很喜欢我,不知道是因为巧合,还是其他原因。每次我离开她,要远行的时候,天都会下雨,她说是因为她不开心,后来她嫁给了我哥哥。她结婚那天,我离开了白驼山。

欧阳峰: 你为什么老是看着我的汗巾?

桃花: 这条汗巾是我丈夫的,为什么会在你这儿?

桃花: 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欧阳峰(旁白): 也许太久没有看桃花了,翌年的春天,我去了那人(无名剑客)的乡下,我觉得很奇怪,那里根本没有桃花。

桃花: 这东西现在对我已经没有用了。

欧阳峰(旁白): 在我离开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地方根本没有桃花。桃花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听到那个女人的哭声,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黄药师每年都来探望我一次。

欧阳峰的嫂子: 你觉得他奇不奇怪?从不理睬别人,老是一声不响,从没笑容。但是如果你不理他的时候,他就呆呆地望着你。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分明心里是想要的,嘴巴却不肯说,一定要你送到他面前才肯要。最初打算由他去吧,再下来,懒得迁就他。

黄药师(内心独白): 虽然我很喜欢她,但始终没有告诉她。因为我知道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每次她凝望那个小孩子,我知道她的心在想着另一个人。我开始嫉妒欧阳峰,我想知道被人喜欢的感觉是怎样的。结果我伤害了很多人。

黄药师: 我一直以为你们会在一起。为什么你不嫁给他?

嫂子: 他从没说过他喜欢我。

黄药师: 有些事情不一定要说出口。

嫂子: 我只需要他说一句话,但他不肯说,他太肯定了!他以为我一定会嫁给他,谁知道我嫁给他哥哥。在我们结婚当晚,他叫我跟他走,但我没有答应他。为什么要等到得不到的时候才去争取?既然如此,我不会让你得到。

黄药师(内心独白): 如果感情可以分胜负的话,我不知道她是否赢了。但我很清楚,从一开始,我就是负方。我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喜欢桃花,每年桃花开的时候我都能看见她。我去探望 欧阳峰,因为她想知道欧阳峰的消息。而因为有欧阳峰,我每年都可以找借口去探望她一次。

嫂子: 你知不知道,现在对我来说什么最重要?

黄药师: 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你儿子。

嫂子: 我以前也这样想,但是看着他一天天长大,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会离开我,我现在只觉得什么也无所谓。以前,我认为那句话很重要,因为我觉得有些事一旦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现在想想,说不说也没有什么分别。有些事情是会变的。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赢了,直到有一天看着镜子,才知道自己输了。在我最美好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人都没有在我身边。如果能重新开始该多好! 其实你跟他这么好,为什么不告诉他我在这儿呢?

黄药师: 我答应过你,所以我一直没告诉他。

嫂子: 你太老实了……

黄药师(旁白): 没多久,她就病死了。临死之前,她把一罐酒交给我,要我交给那个人。她希望欧阳峰可以忘了她。人家说一个人有烦恼是因为记性太好,从那年开始,我忘记了很多事情。唯一能记住的,就是我喜欢桃花。

欧阳峰(旁白): 立春之后就到了惊蜇,每年这个时候,有位朋友来看我。但是他今年没有来。没多久,我收到一封白驼山的来信,我大嫂在两年前的秋天,因为一场大病去世了。我知道黄药师不会再来,可是我还继续等。我在门外坐了两天两夜,看着天空不断的变化,我才发现,虽然我到达这里很久,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这片沙漠。 以前看见山,就想知道山的后面是什么。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我是孤星入命的人,从小父母早死,只好跟哥哥相依为命。从小我就懂得保护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因为这个原因,我再也没有回去,其实那边也不错。可惜已经不能回头。我的命书里说过,夫妻宫太阳化忌,婚姻有实无名,想不到是真的。 那天晚上,我突然很想喝酒,就喝了那半坛“醉生梦死”,好象平常一样,我继续做我的买卖。 没有事的时候,我会望向白驼山。我清楚地记得有一个女人在那边等我,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和我开的一个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反而记得越清楚。 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不知道为什么,我常常会做同一个梦。没多久,我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