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蒙克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愛德華·蒙克[編輯]

  • 「從我的誕生的那一刻起,焦躁、不安和死亡三位天使便站在了我的身邊。在我玩耍的時候他們自始至終跟着我,在春天的陽光下和燦爛的夏日裡一直尾隨我。當晚上我閉上眼睛,他們就站在我的旁邊,並且以死亡、地獄, 和永恆的詛咒來威逼我。我常常會在晚上驚醒,朝屋子裡四下張望:我是在地獄嗎?」
  • 「我們將不再畫那些在室內讀報的男人和織毛線的女人。我們應該畫那些活着的人,他們呼吸、有感覺、遭受痛苦、並且相愛。」
  • 「在不同的時刻你用不同的眼睛去看景觀。早晨看不同於晚上看。另外,能看見什麼還依賴於你的精神狀態。正因如此,對一件作品能有許多不同方式的觀看,這正是藝術的樂趣所在。」
  • 「椅子可能象人一樣有趣。但椅子必須由人首先察覺。不管以什麼方式,椅子一定影響了他的情感,並且作為觀察者的他必然具有同樣的感覺。不應該去畫椅子,而是應該去畫某人對這椅子的感覺。」
  • 「如果你想要畫的是情緒,帶上它所有的力量…那麼你就不能坐視和凝望對象,確切地描繪你所見到的每一個細節。你要去畫它所必須展示的,那剛好是在你對主題的情緒反射之中產生的那一個。」
  • 「現在對多年前看我們的繪畫的那些人進行說教已經變成一樁相當可笑的事了。當時他們的態度要麼是嘲笑,要麼是責備地搖着他們的頭。他們不相信,這些印象,這些瞬間的感覺,能包含最細微的精神健全。如果樹是紅色或藍色的,或面孔是藍色或綠色的,他們肯定會說,這傢伙是瘋子。」
  • 「我的一生是在深不見底的懸崖邊緣行走,從一塊石頭跳到另一塊石頭。有時我想離開我狹窄的小徑加入暈眩的生活的主流,但我總是發現自己被冷酷無情地拖回懸崖邊緣,走到直到有一天我終於掉入那深淵。從我開始記事時,我就受到這種深刻的焦慮感的折磨,我一直設法用我的藝術來表現這種感覺。沒有焦慮和疾病我應該是象一艘沒有舵的船。」
  • 「我和兩個朋友一起漫步,夕陽西下。我感到一絲淡淡的憂鬱。突然天空變得像血一樣紅。我止住腳步,斜倚欄杆,精疲力盡。我望着燃燒的雲,血染般的紅,象一把劍,垂懸在藍黑色的深谷峽灣和城市的上方。朋友繼續走着,我卻停在那裡因不安而顫抖,我忽然感到一聲強烈的、永無止境的尖叫穿過宇宙。」
  • 「他們是不會去理解這些繪畫是在竭誠和痛苦中創作的,它們是不眠之夜的作品,它們耗費了我的血液和消磨了我的神經。」
  • 「當我畫畫的時候,我從未想到出售。人們只是不了解,我們繪畫是做實驗,是為了開拓自身以力求達到更高的精神境界。」
  • 「我不臨摹自然 — 我從自然汲取我作畫的動機,或者描繪它的豐富多彩。我不畫在我眼前的,我只畫我見過的。只要照相機還不能用於描述天堂和地獄,它就無法和畫筆和調色板相媲美。」
  • 「自然並不只是你用眼睛所能看見的一切,它還包括用靈魂才能看到的內在圖像。」
  • 「沒有恐懼和疾病,我將永遠不能完成我現在所做到的一切。」
  • 「作畫對我來說是一種癔病,一種酊酩。癔病,使我不至於意志消沉,酊酩,正是我渴望的。」
  • 「我的意志超出我的天賦。」
  • 「真正的藝術作品來自於人類的內心世界。」
  • 「是我的藝術給我的生命賦予了意義。」
  • 「從我腐爛中的軀體將會長出鮮花,我將在花叢中得到永恆。」



維基語錄鏈接: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電視劇對白 - 遊戲台詞 - 主題 - 分類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