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阿飛正傳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阿飛正傳》,一部1990年的香港電影,王家衛導演。

對白[編輯]

張國榮:多少錢?

張曼玉:兩毛錢,瓶子按金五仙。

張國榮:你叫什麼名字?

張曼玉: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張國榮:我知道你的名字,你應該叫做,叫蘇麗珍。

張曼玉:是誰告訴你的?

張國榮:你今晚會夢見我。

張曼玉:我昨晚沒有做夢見到你。

張國榮:是呀,你昨晚一直沒睡。這是沒用的,你一定會見到我的。

張國榮:你今天有點不同。

張曼玉:沒有,有什麼不同?

張國榮:沒有?那怎麼你的耳朵紅紅的?

張曼玉:你到底想怎樣?

張國榮:我只不過想和你做朋友而已。

張曼玉:我幹嘛要和你做朋友?

張國榮:看着我的手錶。

張曼玉:幹嘛要看着你的手錶?

張國榮:就一分鐘。

張曼玉:時間到了,說吧。

張國榮:今天幾號了?

張曼玉:十六號。

張國榮:十六號,四月十六號。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號下午三點之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因為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分鐘的朋友,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因為已經過去了。我明天會再來。

張曼玉獨白: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因為我而記住那一分鐘,但我一直都記住這個人。之後他真的每天都來,我們就從一分鐘的朋友變成兩分鐘的朋友,沒多久,我們每 天至少見一個小時。 張曼玉:我們認識多久了?

張國榮:很久了,不記得了。

張曼玉:我表姐快要結婚了。

張國榮:是嗎?替我去恭喜她。

張曼玉:她說結婚以後會搬到家公家婆那邊住。

張國榮:那就是說?

張曼玉:那就是說我得找地方搬了。

張曼玉:我想搬到這裡和你一起住。

張國榮:好。

張曼玉:那我怎樣跟我爸說呀?

張國榮:說什麼?

張曼玉:我們的事呀。

張國榮:我們的什麼事?

張曼玉:你會不會和我結婚?

張國榮:不會

張曼玉:我以後不會再回來了。

 傭人:(上海話)弟弟呀,你這邊走,快點。你媽喝醉了,吐得一塌糊塗,我很擔心呀。

張國榮:倒杯茶給她。

 傭人:(上海話)弟弟呀,你餓了吧?要吃些東西不?

張國榮:那男人是誰?

 男人:告訴你只有一對耳環,你要的,還給你好了!

張國榮:你不只是偷了這麼少吧?

 男人:我說了多少次了我沒偷,是她心甘情願給我的。

張國榮:你是說她心甘情願倒貼給你了?

張國榮:你倒真有本事,賺女人的錢。

 男人:不要打我呀......別打,別打我......

張國榮:說什麼?說呀......大聲點......

 男人:是我偷的......

張國榮:大聲點......

張國榮:我告訴你,不要讓我知道你再見到我老媽!

張國榮:你可以進去換衣服了。

張國榮:我留下了一對耳環,不知道你看見沒有?

劉嘉玲:我沒看見呀,我幫你找找看。

劉嘉玲:喂,你幹嘛拿人家的錢包!

張國榮:你很喜歡這對耳環嗎?送給你了。

劉嘉玲:喂,怎麼只有一隻耳環?

張國榮:我在樓下等你。

劉嘉玲:這是什麼地方?

張國榮:我家嘛。

劉嘉玲: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跟你回家?

張國榮:你可沒說不來呀。

劉嘉玲:你一個人住?

張國榮:是的。

劉嘉玲:那房租是不是很貴?

張國榮:四十塊錢。

劉嘉玲:哇,我們家住的那間房才二十八塊。

劉嘉玲:你經常帶女孩子回來的吧?

張國榮:也不一定的。

劉嘉玲:先說好了,我只上去坐一會兒。

劉嘉玲:悶悶的,這兒住了很多家房客嗎?怎麼這間房空了?

張國榮:你倒喜歡在別人房子裡走來走去。

劉嘉玲:廁所在哪裡?不如我們去吃夜宵吧。

張國榮:你怎麼不早說。

劉嘉玲:外面雨很大,我還是走了,你送我回家吧。

張國榮:你想回家的話怎麼又跟我上來?

劉嘉玲:說好了只坐一會兒,你拿我當什麼人了!你別以為我很隨便,你以為送我一對廉價耳環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我可跟那些貪慕虛榮的女人不同。

劉嘉玲:你不要再走過來!

張國榮:你想你可以停止呼吸多久?

劉嘉玲:啊!有賊!

張國榮:誰!

張學友:是我。

張國榮:認識的。

張國榮:跟你說過多少遍了,別從那兒爬上來。

張學友:免得門口那印度人羅羅嗦嗦的,我不知道你有朋友在,我走了。

張國榮:喂,走樓梯吧。

張學友:從哪裡來,從哪裡走。

劉嘉玲:你朋友蠻怪的,他是幹什麼的?

張國榮:你別多問了。

劉嘉玲:他是不是做賊的?

劉嘉玲:幾點了?

張國榮:三點多了。

劉嘉玲:我回家了。我們明天還會見面嗎?

張國榮:也許吧。

劉嘉玲:那你打電話給我吧。

張國榮:好。

劉嘉玲:你有我的電話嗎?我寫給你。。。十一點以後才打過來,之前我還沒回去。

張國榮:梁鳳英?你不是叫露露嗎?

劉嘉玲:那兒的同事不知道我的英文名。

劉嘉玲:你可真會打來才好。

張國榮:行了。

劉嘉玲:我知道你一定不會打給我的!

張國榮:我會的。

劉嘉玲:你根本沒把我的電話號碼記下來。

張國榮:你都寫下來了我幹嘛要記住呢?

劉嘉玲:那不見了怎麼辦?

張國榮:電話都可以不見那人也可以不見了。

劉嘉玲:你試試看,如果你不見了,我就潑你鏹水,把你的臉劃花。

張國榮:不要和我說這些東西。

劉嘉玲:你有本事,你治得了我,我拿你沒辦法。

張國榮:你不是說要回家嗎?我替你叫出租車。

劉嘉玲:我今晚不想回家了。

張國榮:那你在這兒睡吧。

張學友:早上好。

劉嘉玲:咦?你還坐在這兒?不用回家嗎?

張學友:你也沒回家嘛。

劉嘉玲:我不和你說了。

張學友:喂,我以前見過你嗎?

劉嘉玲:我不覺得你眼熟呀。不過你有沒有留意過我你自己才知道了。

張學友:你是幹什麼的?

劉嘉玲:我是幹什麼的?你把收音機開大聲點吧。

劉嘉玲:怎麼樣?猜着沒有?

張學友:還沒有。再跳一次可以嗎?

劉嘉玲:那是尋我開心了。

張學友:喂,喂,你叫什麼名字?

劉嘉玲:叫我咪咪好了。

張國榮:(獨白)我聽別人說這世界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它只能夠一直的飛呀飛呀,飛累了就在風裡面睡覺,這種鳥一輩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 時候。

張學友:伯母。

 養母:(上海話)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劉嘉玲:挪一下。喂,那人是誰?

 養母:(上海話)你算什麼意思?

張國榮:什麼什麼意思?

 養母:(上海話)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曉得。你幹嘛打人了?

張國榮:他騙你錢了嘛。

 養母:(上海話)什麼人說他騙我錢了?

張國榮:還要人說?他不是為了你的錢還會和你在一起?人家什麼年紀?你什麼 年紀?你不年輕了。

 養母:(上海話)對呀,他是為了錢才和我在一起,但他令我開心呀。我養你 這麼大了,我錢還用得少嗎?你可有令我開心過?

張國榮:那你有令我開心過嗎?既然這樣,大家一起不要開心好了。

 養母:(上海話)你到底想怎麼樣?

張國榮:你知道我想怎麼樣的。

 養母:(上海話)我不知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不會告訴你的。你要找自己的娘是嗎?有本事自己去找呀。我養你這麼大,我要說的話早就說了。我以前不說 ,是因為我捨不得你,我現在更加不會說了,我覺得不值嘛。我告訴了你,你去找她,我得到了什麼?什麼也沒有,你也不會記得我。幹什麼?幹嘛瞪着眼睛看我。好哇,我就要你恨我,這樣你就不會忘記我了。(廣東話)對我好點吧,(上海話)也許有一天我會告訴你的,否則想也甭想。

張國榮:好,那我就等着看你什麼時候告訴我。

劉嘉玲:他媽媽是不是很有錢?

張學友:大概是吧,她以前是交際花。

劉嘉玲:你認識旭仔很久了嗎?

張學友:小時候他家就住在我們車房樓上。

劉嘉玲:哦。其實你知不知道他腦子裡在想什麼?

張學友:不知道。

劉嘉玲:可是你腦子裡在想什麼我全都知道。

張學友:什麼呀!

劉嘉玲:你不要喜歡我呀!

劉德華:這麼晚了你在這裡幹什麼?

張曼玉:我在等朋友。

張國榮:什麼事?

劉德華:下面有個女孩說認識你,你最好下去看看。

張國榮:我下去一下。

張國榮:你來找我幹什麼?

張曼玉:我想收拾一下東西。

張國榮:那就上來吧。

張曼玉:我想回來你身邊。

張國榮:回來幹什麼?我不適合你,我不是一個喜歡結婚的人。

張曼玉:不結婚也不要緊,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張國榮:為什麼要遷就我呢?遷就得一時,遷就不了一輩子,你和我在一起是不會快樂的。

張曼玉: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

張國榮:我這一輩子不知道還會喜歡多少個女人,不到最後我也不知道最喜歡哪一個。

張國榮:你在這兒等我,我幫你收拾東西。

張曼玉:你上面有人?

張國榮:......

劉嘉玲:外面那人是誰?

張國榮:問這麼多幹嘛?

張國榮:把拖鞋脫下來。

劉嘉玲:幹什麼!

張國榮:那是人家的拖鞋。

劉嘉玲:誰說是她的?有記號嗎?

張國榮:你脫不脫!

劉嘉玲:我不脫!不知從哪裡有個女人跳出來,指指點點都說是她的,我怎麼知道還有多少這樣的女人?要是有個女人跳出來說你是她的難道我也要給她嗎?我 什麼 也不給,我能進這地方,什麼都是我的。

張國榮:你上來幹嘛?不是說好了在樓下等我嗎?

張曼玉:我先走了。

張國榮:你今晚和拖鞋睡吧。

劉嘉玲:你這麼緊張這雙拖鞋是吧,我扔回給她!你滿意了吧!反正這屋子裡什麼都不是我的,我在這兒算什麼?我走好了。

張國榮:你走出去以後就不要再回來了。

劉嘉玲:你是不是對每個女人都是這樣子。

劉嘉玲:我才不會象她那麼蠢。

劉嘉玲:你怎麼啦。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劉德華:又是你?還沒回家?有很多事情,一覺醒來就沒事了。

張曼玉:你可不可以借幾塊錢給我坐車?

劉德華:只有五塊錢,夠嗎?

張曼玉:那如何還給你?

劉德華:不用了。

張曼玉:......

劉德華:我每天都在這一帶走來走去,總有機會碰上的。拿去吧。

張曼玉:嗨。

劉德華:是你?

張曼玉:我來把錢還給你。

劉德華:不用着急,遲一點也沒關係。

張曼玉:不太好的。

劉德華:你沒事了吧?

張曼玉:我先走了,還要上班。

劉德華:這麼晚?什麼工作?

張曼玉:我在南華會上班。今晚有夜賽,我要去賣票。

劉德華:那我以後看球可以免費了?我以前很喜歡看球的,但現在太忙。

張曼玉:如果你以後想看球的話,不用買票,來找我,我請你看。

劉德華:那先謝了。

張曼玉:再見。

張曼玉:跟我談一會兒,好嗎?

劉德華:你和你男朋友的事我幫不上忙的。

張曼玉:我只想談一會兒。

劉德華:你沒有朋友嗎?

張曼玉: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的事。

劉德華:那你還跟我說呀?

張曼玉:如果我不再......我不想走回來的,我答應過自己以後不再走回那兒去,如果我再回去我一定會恨死我自己。我不要恨自己,你幫幫我吧。

劉德華:你這麼下去不是辦法。

張曼玉:只要過了今晚就會沒事了。

劉德華:你總是說過了今晚就會沒事,你昨天晚上是怎麼過的?如果你過得了昨晚,今晚就不會在這兒了。做人,要麼要,要麼就不要。如果你真的不能沒有他 ,那 你回去告訴他你不能沒有他呀。不然的話,從這一分鐘開始你就當作從不認識這個人。

張曼玉:你別提這一分鐘!

張曼玉:我以前以為一分鐘很快就會過去,其實是可以很長的。有一天有個人指着手錶跟我說,他說會因為那一分鐘而永遠記住我,那時候我覺得很動聽。。。 但現 在我看着時鐘,我就告訴自己,我要從這一分鐘開始忘掉這個人。

張曼玉:我小時候在澳門的時候就已經很想坐電車了。我記得表姐每次回來,我都會問她什麼時候帶我來香港。

劉德華:你表姐是香港人?

張曼玉:她小時候就來香港念書。她很能幹的,剛畢業就在洋行找到工作。她男朋友也很有本事,她快要結婚了。

劉德華: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好運氣,做人千萬不要比較。從前我不覺得自己窮,直到念書後,同學們每年都有新校服,而我來來去去都是那一套,那個時候我才 覺得自己窮了。

張曼玉:那你怎麼會當起警察呢?

劉德華:我本來想跑船的,不過我媽身體不好,家裡又沒有其他人,我只好留下了。

張曼玉:你每天晚上一個人這麼走來走去,會覺得悶嗎?

劉德華:也不算很悶。

張曼玉:我累了,我想先回家去了。

劉德華:好的。要是真的沒人陪你談心,你來找我吧。

張曼玉:你要工作,老是打擾你不太好的。

劉德華:你可以打電話給我,每天大概這個時候我都會在這裡。

劉德華:夠錢坐車嗎?

張曼玉:夠了。再見。

劉德華:(獨白)我從來也沒想過她真的會打電話給我,但每次經過電話亭的時候我總會停一陣子。可能她已經沒事回澳門去了,又或者她真的只需要有人陪她說一 晚話。沒多久,我媽死了,我就去跑船了。

劉嘉玲:「我的心也碎」。。。我漂亮嗎?

張國榮:地抹了沒有?

劉嘉玲:抹過了,只不過幹得快。你不信的話,我可以發誓喔。

張國榮:發就挑毒一點的。

劉嘉玲:怎麼啦,沒有抹地又怎麼樣?幹嗎要人家發毒誓?上街回來我再抹好了。

劉嘉玲:那就先抹完再上街,可以了吧?

劉嘉玲:你不要不說話,好嗎?你好象整個人心情壞壞的,這樣吧,我請你看電影。

劉嘉玲:你沒錢的話,我這裡還有十幾塊錢。你是不是很拮据?我養你好了。我有個姊妹剛轉到東方做,她說當舞小姐很賺錢的,我倒無所謂,不過你得每晚接我下 班。

張國榮:那我豈不是成了小白臉?

劉嘉玲:怕什麼?開心就行了。我也不會告訴別人。

張國榮:你不是說要看電影嗎?那走吧。

劉嘉玲:我得先把頭髮弄好......那手袋......你不換衣服了嗎?你還沒換拖鞋......

 養母:(上海話)今早老頭子和我喝茶,他看我心情不大好,叫我跟班他到美國去。我也曉得,我這年紀,要找一個真正喜歡自己的人是非常困難的了,既然 老頭子對我這麼好,也就是他了,老是老了點,但心地蠻好的,你覺得怎麼樣?

 養母:(上海話)這次走了我是不會回來的了,如果你喜歡,跟我一道去吧。假如你不願意,我也不會勉強。

張國榮:今時今日你當然不會勉強我了,你自己要走嘛。別妄想了,你要我對了你這麼多年,現在若無其事說走就走?我不會讓你走的。

 養母:(上海話)你放心好了,我養了你這麼些年,不會不理你的。我都替你安排好了,房子留給你,錢我每個月會寄給你。

張國榮:我什麼也不想要,我只要你留下來。一直以來你不願意放過我,現在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你試試看。

 養母:(上海話)你嚇唬我?好哇,我根本不想走,再過兩年我老了,那是說你養我了?你有什麼本事養我?

張國榮:我不管了,養不了的話就大家摟在一塊死好了,你一直希望這樣呀!

 養母:(上海話)你真有出息。這麼多年來你一直和我作對,為什麼不可以對我好一點?

張國榮:你想我對你好就不該早說穿我不是你親生的,你不說一切都好了,你偏偏說一點留一點。我只想知道誰是我的親生父母,為什麼你不能告訴我?你知不 知道你給了我一個藉口恨你?

 養母:(上海話)你有本事自己找去呀!菲律賓地方又不大,你自己為什麼不去找?你不敢去是吧?你是怕萬一發現親生母親不是什麼千金小姐,不是什麼名 門望族,可能還不如我呢!

張國榮:這不關你的事。總之你一天不告訴我,我一天不心息。大家一直折騰下去,始終有一天我要你親口告訴我是誰生我的。別人告訴我我不會那麼痛快,我 一定要你親口說,除非你死了,那麼大家也就安樂了。

 養母:(上海話)我當初是不該讓你曉得。我告訴你是因為你不是我親生的,我想你終究會離開我。我以為自己會看得開,我沒想到會捨不得你。我一直不告 訴你,是有點自私,不過我其實是為你好,我想保護你。他們根本不要你,假如要的話老早便來找你了,你不會明白的,我曉得現在無論我說什麼你都不會聽得進去。這幾年來你一直放縱自己,把責任推到我身上,你要報復嘛。好,我現在告訴你,你親娘是誰,我受夠了,你以前做人總是用這個藉口,你以後再不可以用這個藉口了。你想飛呀?好,你飛呀!你要飛就飛遠一點,你不要有一天讓我曉得,你一直在騙自己。

張學友:決定了?

張國榮:說了這麼多次了,也是時候去一次了。

張學友:那也好。你打算去多久?

張國榮:到了那邊也不知道會怎樣。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張學友:那你自己保重了。她知道嗎?

張國榮:知不知道我還是要走的。她來煩你的話就告訴她我走了

張國榮:拿去吧,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歡的,好好待它。

劉嘉玲:他有沒有來過?

劉嘉玲:我問你他有沒有來過!你以為不理我就行了嗎?我知道你時常有見他。你幹嘛這麼賤呀!人家說了不要你了,你怎麼還死纏着他?

張曼玉:說夠了沒有!現在他不要你了,你自己回家哭呀!為什麼要告訴我!我不想知道原來他不是對我特別壞,也不會對你特別好。

劉嘉玲:你不要氣我!

張曼玉:他對每個女人都是一樣的。

張曼玉:坐一會兒好了,我們要關門了。

劉嘉玲:其實我不應該來的,我不應該給你一個痛快的機會。不過我始終覺得他愛我多一點,說到底他是因為我而離開你的。

張曼玉:這種事,早點知道比晚點知道要好。現在哭的是你而不是我,我已經沒事很久了。

 養母:什麼事?

劉嘉玲:你兒子有沒有來過呢?

 養母:沒有。

劉嘉玲:那你知道怎樣才可以找到他?

 養母:不知道,他的事從來不跟我講。

劉嘉玲:如果你。。。如果你見到他的話請你告訴他咪咪找他,他有我的電話。

 養母:我也不知道會不會見到他,我明天就要到外地去了。

劉嘉玲:他會和你一起去嗎?

劉嘉玲:我想看看你的房子。

劉嘉玲:每次跟他回來他都要我在樓下等,我老是想知道房子裡面是怎樣的,看清楚了也不過如是。我是不是很傻?

 養母:不是呀,我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子。要不要給你叫輛車子?

劉嘉玲:不用了,謝謝。

劉嘉玲:是你?還以為是旭仔。

張學友:他去了菲律賓。

劉嘉玲:跟着我幹嘛!

劉嘉玲:我叫你不要跟着我!你走呀,我不想看見你!

張學友:你為什麼要趕我走?你就讓我跟着你呀,我只是不想你發生什麼事。

劉嘉玲:我不用你對我這麼好,我早就叫你不要喜歡我。你這算什麼?接收呀!車歸了你,人又歸你,你配嗎?他不在不代表我要喜歡你,我不會喜歡你的!

劉嘉玲:你幹什麼!你不要擋着我,你放手!

劉嘉玲:我真的很想去菲律賓,我真的很想去。

張學友:收下吧。

劉嘉玲:怎麼會有這麼多錢?

張學友:正如你說的,要般配嘛。那車,他坐上去好看,我坐上去總不象話,既然這樣不如賣掉算了。

張學友:真的想去菲律賓的話就去吧,見到旭仔替我說聲對不起,他的車我開不好,賣掉了。萬一找不到旭仔......回來找我吧。


張國榮:(獨白)我終於來到親生母親的家了,但是她不肯見我,傭人說她已經不住這裡了。當我離開這房子的時候,我知道身後有一雙眼睛盯着我,但我是一 定不 會回頭的。我只不過想見見她,看看她的樣子,既然她不給我機會,我也一定不會給她機會。

劉德華:有沒有房間?

 房東:房租一天三十塊,加床五塊錢。那你要住幾天?

劉德華:我住兩天,我等船開,謝謝。

劉德華:誰呀?

妓女甲:先生,你一個人住嗎?

妓女乙:(菲律賓話)怎樣,還不行?你想怎樣?怎麼,你不喜歡?小心呀!不要告訴我你會幫我。起來呀,你真的要睡在這裡?喂,你不是認真的吧?這裡有很多 壞人經過的。喂,起來呀。

妓女甲:你沒有出去?

劉德華:剛回來。

妓女甲:你有人在?

劉德華:朋友而已。

張國榮:是不是礙着你了?

劉德華:沒有。

張國榮:她算不俗的啦。

劉德華:你以前來過這兒?

張國榮:唐人街能有多大?這家旅店很多人喜歡,來的人都喜歡住這裡。你從香港來的?

劉德華:是的。

張國榮:你干那一行的?

劉德華:跑船的。

張國榮:幹了多久?

劉德華:剛改行。我以前當警察的。

張國榮:不錯嘛。怎麼不當警察跑去跑船?

劉德華:只是想出來走走。對了,你來菲律賓多久了?

張國榮:幾個月了。

劉德華:來幹什麼?工作?

張國榮:我可不喜歡工作。我來找家人的。

劉德華:找着沒有?

張國榮:算找着了吧。哼,手錶都沒了,現在幾點了?

劉德華:三點半了。

張國榮:出去喝杯酒吧。

劉德華:不了,太晚了。

劉德華:如果太晚不方便回家的話,就在這兒睡吧,我這兒有酒,隨便喝。

張國榮:我可沒有家。我想反正天亮了要到車站,只剩下幾個小時了,喝點酒總比睡覺好。

劉德華:你要到別的地方去?

張國榮:一個地方待久了會膩的,正如你說的,出來走走。你要酒嗎?

張國榮:那你什麼時候回去?

劉德華:等船把貨下完吧。我猜大概要兩天吧,兩天後就回香港。你呢?回去嗎?

張國榮:也許吧。但即使回去我想也要一段很長的時間以後了。

劉德華:我想,回到香港在街上碰到,大家也許都不認識對方了。

張國榮:希望不會吧

張國榮:我以前見過你沒有?

劉德華:想不起來了。我記性不太好。

張國榮:我也是。

劉德華:喂,你究竟乘那班火車?

張國榮:我沒說過要來坐車。

劉德華:不是坐車,你來火車站幹什麼?

張國榮:等人。

張國榮:我先進去談些事情。這頓先欠你的,下次有機會再請你。

票販子:這是個做得十分好的護照,這是我的工作,你喜歡嗎?好了,錢呢?

張國榮:錢?我沒有錢。

劉德華:那麼快就好了嗎?

張國榮:快跑!

張國榮:你有沒有去過美國?怎麼不作聲?怕上不了船?

劉德華:不是人人都象你那樣,吃飽了沒事幹,我得工作,知道嗎!

劉德華:你要美國護照,拿錢去買呀!沒錢就不要惹事生非了,你知不知道剛才會沒命的。

張國榮:只是剛才才會死嗎?人隨時都會死,火車出軌也可以呀!那怕得了這麼多?

劉德華:你要找死沒人管得着,可別連累我。

張國榮:我早叫你走了,現在是你跟着我的。

劉德華:巴不得剛才摔死你這個混蛋!

張國榮:你有沒有聽說過這世界上有一種鳥......

劉德華:聽過,沒有腳的那種嘛。你這些話哄哄女孩子可以。你象鳥嗎?你那一點象鳥?你不過是我在唐人街撿回來的酒鬼而已。象鳥!你會飛的話就不會呆在 這裡 了。飛呀!有本事你飛給我看看?

張國榮:有機會的,到時候你別自卑。

劉德華:告訴我呀!要多久才到下一個站?

列車員:(菲律賓語)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Say again.

劉德華:how long ?how long to next station ? tell me .

列車員:twelve hours.

劉德華:twelve hours.?

養母:(上海話)那天從醫院走出來,人頓時覺得輕鬆了。以後我再也不用擔心我的生活了。因為我每個月都有五十美元的收入,直到那孩子十八歲。

張國榮:我最想知道我一生最後一刻會看見什麼,所以我死的時候一定不會閉上眼。你呢,最後一眼你想看見什麼?

劉德華:一生這麼長,很多東西也沒見過,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最想看見什麼。

張國榮:想一下吧,反正跑船這麼悶。人一生也不會很長,現在想也是時候了。

張國榮:(獨白)以前我以為有一種鳥一開始飛就會飛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實它什麼地方也沒去過,那鳥一開始就已經死了。我曾經說過不到最後一刻我也不會知道最喜歡的女人是誰,不知道她現在在幹什麼呢?天開始亮了,今天的天氣看上去不錯,不知道今天的日落會是怎麼樣的呢?

劉德華:(獨白)最後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我問了他一個問題。

劉德華:你可記得去年四月十六日下午三時你在幹什麼?

張國榮:為什麼這樣問?

劉德華:沒什麼。我有個朋友考我記憶力,她問我那天做了什麼,我可忘了,你呢?

張國榮:是她告訴你的?

劉德華:我還以為你忘記了。

張國榮:要記住的我永遠都會記着的。你們有來往嗎?

劉德華:一段時間。我跑船之後就沒聯絡了。你呢?

張國榮:我?沒有了。她還跟你說了些什麼?

劉德華:沒有了。我們只認識了一段很短的時間。

張國榮:你很喜歡她嗎?

劉德華:不是。只是朋友而已。

張國榮:要是你有機會碰上她的話,你跟她說我什麼都忘了,這樣大家都會好過一點。

劉德華:我也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再碰上她。也許再碰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把我忘了。

房東:一個女孩子來這裡,你不怕危險嗎?

劉嘉玲:我聽說香港來的人都住在這裡,所以我想跟你打聽一個人……

經典臺詞[編輯]

  • 旭仔:今日幾多號?
  • 蘇麗珍:16號囉
  • 旭仔:16號、4月16號、1960年4月16號下晝3點之前嗰1分鐘你同我喺埋一齊,因為你,我會永遠記得嗰1分鐘,由而家開始我哋就係1分鐘嘅朋友,呢個係事實嚟嘅,你追唔返,因為已經過去咗。
  • 旭仔:我聽人講呢個世界上有一種雀仔冇腳嘅,佢只可以一直咁飛呀飛,飛到攰嗰陣就喺啲風入面瞓覺。呢種雀仔一世只可以落地一次,嗰一次就係佢死嘅時候。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