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平 (經濟學者)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陳平(1944年1月12日),物理學背景的經濟學者,現任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

語錄[編輯]

  • 中國之所以成為國際資本和勞動密集型產業的轉移地,成功地維持了長時間的經濟高速增長,就在於中國沒有統一的平衡的勞動社會保障體系。
    ——陳平《建立統一的社會保障體系是短視國策》發表於《中國改革》2002年第4期
  • 特朗普很多話其實是在顯示他張揚的個性,未必會實行。將來他在經濟上一定是和中國聯手合作,坐下來談判雙方如何退進。所以一刀切的美國主導的全球化終結了,但是雙邊區域協定會加強。我認為如果「三家分晉」,北美一家、中國一家、歐洲一家,最大的是中國。美國那些高檔的房地產賣給誰?只有中國買家有錢。所以特朗普「叫板」中國,實際上是談判的虛張聲勢。我很樂觀。
    ——參加東南衛視《中國正在說》,現場互動環節
  • 把中國的發展目標定為進入高收入社會,是西方的一個陷阱,是希望中國像它一樣,然後就不幹活了,所以講這個高收入的優勢,不存在的。
    照我的計算呢,我在中國,如果我一個月有兩千塊錢,這個工資,美國還不到這個一千美元,我活得比在美國有三千美元還要舒服得多。所以美國現在在水深火熱裡面,你明白嗎?非常簡單,美國沒有公共交通,所以中國人像包括現在,我相信清華啊、和北大啊很多年輕的老師進來了,房子買不起住得很遠,絕對不會三環之內,對不對?五環以外,坐了地鐵過來上班,你在美國沒有地鐵,怎麼辦?開汽車,開汽車你得花多少錢?保險那些東西全部算起來,所以現在美國才叫水深火熱裡面。
    ——2019年5月30日,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國情講壇》第二十九講《中美貿易摩擦的實質、策略和前景》主講人陳平[1]
  • 但是我大女兒在麻省理工學院,90年代念書,從學校到她的宿舍,就隔一條河,每天晚上11點以後,回家要打電話叫警車,開了車送她才能回家,Boston90年代的情形。
    ——2019年5月30日,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國情講壇》第二十九講《中美貿易摩擦的實質、策略和前景》主講人陳平[1]
  • 所以現在美國的槍擊案,從大學到中學到小學,你還念什麼書啊?中國還一幫土豪還把小孩送到美國去念書,你不是找死啊
    ——2019年5月30日,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國情講壇》第二十九講《中美貿易摩擦的實質、策略和前景》主講人陳平[1]
  • 本人可是去過四十幾個國家,所以我的經驗從世界各國來的,我就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現在世界上最創新的國家是美國嗎?不是,是北歐[2]
  • 如果是美國要打貿易戰的話,美國就會分裂,那麼我看到的美國最能夠分裂的地區,恰恰就是我所住的地區,也是美國經濟的龍頭,什麼地方呢?就加州和德州[3]
  • 2019年10月2日,陳平在《觀察者網》發表《我和共和國同成長共曲折,也一起見到光明》一文[4]
    • 居美40年,否定了十來位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理論,多次勸誡國人「要照美國人做的辦法做,不能照美國人說的做」。
    • 第一年我在休斯頓大學,校園就在黑人區邊上。美國的貧富差距非常大,黑人區的生活條件非常惡劣,茅草長得有一人高,那些生活貧困的黑人常表現得非常憤怒。我每天晚上回家,簡直像要經過戰爭區域一樣,因為有搶劫的危險。所以我第一年在休斯頓時完全不佩服美國,而且還驚奇美國這樣貧富差距懸殊的國家怎麼會不滅亡?
    • 美國科研先進的大學實際上不是設在大城市,而是小城市,小城市研究環境好——到現在我也主張,中國如果不把最好的大學搬到小城市的話,是沒有可能在世界科技領域位居前沿的
    • 中國要不改變科學體制,和發達國家間的差距是很難縮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國科研經費的發放、中國領導對科學人才的識別,都不是以個人成就為標準的,而是以單位地位為標準,看你是科學院的還是清華北大的。這樣一種組織方法是沒辦法在世界上得到他人承認的。這也是我走上前沿以後回不來的一個原因,回來的話,基本就是為國內具體的任務服務
    • 不要以為改革都是中央部門設計規劃的,其實中央各個部門爭論是最激烈的,而且裡面不少人偏保守,還崇拜美國,反倒是地方政府改革非常有創新精神。
    • 一個是中國的國有銀行太大,應該拆分競爭,但因為當時美國在合併,所以中央領導批了,卻被中層領導否定了。最後中國的四大國有銀行沒有被拆分,但又增加了好多准國有銀行、地方銀行。我覺得目前中國的金融還是有問題,沒有理順。
還有一個,當時中央有人建議學習西方搞全國統一的社會保障,對此我是質疑的,因為西方的社保搞得並不成功。但中國政府沒有接受我的建議,只是把我招去當社會勞動保障部的顧問。到現在中國社會保障的方向還是在學歐美,我覺得將來社保問題會越來越嚴重。當然,現在規模還沒有到西方的程度,但是西方除了北歐小國做得比較好,其他現在問題較多,如美國、日本等較大國家,社會保障已成為財政危機的主要來源。
  • 中國搞去槓桿,一刀切,造成經濟下行,給特朗普打貿易戰製造了機會。對中國而言,打貿易戰實際上是一個非常有利的機會,可以趁機停止去槓桿,抓基礎工業。
「去槓桿」這個概念其實是錯誤的,因為世界競爭制高點都是過剩產能,看誰熬到最後誰就笑得最好。美國的「馬歇爾計劃」不就是過剩產能嗎?美國的農產品對中國出口都是過剩產能。為什麼美國要堅持它的過剩產能,而中國要去過剩產能?總之,打貿易戰為中國轉型提供了極好的機會,我對中國打勝貿易戰非常有信心。
  • 上大學的時候,我申請過加入共產黨,但根本沒有批准的可能。我從中學開始就愛想問題,老喜歡提問題、質疑領導,所以大學時因問題太多,入不了黨
  • 其實「中國道路」這一提法也是我首創的。當時上海社科院搞有獎徵文,中國社科院副院長劉吉專門來信要求我也應徵,結果我還得了一等獎。當時我就覺得中國的經驗還沒有定型,尤其是金融和社保,要學西方還是走中國自己的路,爭論還很大,講「中國模式」為時尚早,所以我的提法叫「中國道路」,意思是未來往什麼方向走,還有待觀察。現在好像越來越多人用「中國道路」這詞了,這裡面應也有本人的一點貢獻。
  • 2019年12月7日,觀視頻工作室《答案》年終秀在上海大觀舞台開幕,陳平作題為《金融開放的挑戰和機遇》的演講:[5]
    • 為什麼呢?很多中國人以為自己的弱點,你相對於西方國家恰恰是你的長處。譬如說我們窮一點,你說這是長處還是短處?我當然是長處了。你說劉姥姥的兒子有希望,還是賈璉他們家的紈絝子弟有希望?這不非常簡單嘛。
    • 所以中國人辛辛苦苦賺了錢給美國人打工,還低利息借給美國,再幫助美國渡過金融危機,美國不但不感恩,而且認為這是中國對美國的最大的威脅。這件事情中國的領導人是不能明白的。我在美國待了40年,我就非常明白,為什麼?咱們想着做中美夫妻,你忘了中國歷史上還有一句話,「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記得嗎?所以中國現在經濟強大到老二的角色,老大睡不着覺是非常自然的。
    • 我剛從洛杉磯過來,住在好萊塢旁邊,大火燒到好萊塢,美國的電力公司快破產了,保險公司快破產了,政府沒錢救,哪來錢呢?世界上誰有錢?中國最有錢。
    • 但如果我當老師的,我要看見農家子弟來,小城市的學生來敢上我的課,小子有種,我就要你了,對不對?我要找個大城市的那些人,又想不幹活,又想掙錢高的來跟我幹嘛呢?我是打江山還是讓你來吃現成飯的?
    • 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就是教我的不是教書匠,都是科學家或者老幹部,所以我學到的很多東西,我都不是讀書讀來的。
先識別誰是英雄好漢,然後聊天侃來的,侃來以後什麼東西沒聽說過,你說我要該讀什麼書?他們說這個這個,我知道了。然後第二個、第三個大佬說這本書你讀過沒有?沒讀過,那我再去翻一下。
所以中國人講讀萬卷書,你死定了,你讀萬卷書你所有腦袋都笨掉了,你還能創新什麼?你翻萬卷書,你翻完以後,你知道天下書一大抄,可以值得讀的書大概就十幾本,十幾本裡面大概就幾頁書,然後你就可以創新了,明白這個道理嗎?
  • 中國人一幫傻帽在那以為是炒房地產、炒古董、炒什麼,科學越發展古董越不值錢,因為什麼都能仿照,你能辨別得出來嗎?根本都辨不出來,對不對?
  • 你們發沒發現我這個75歲老頭子還挺好戰的,因為我們從十幾歲、二十幾歲開始就訓練準備戰爭了,到現在我七十幾歲了還沒碰上這一仗,但看看中國沒打就起來了。你說我這摩拳擦掌的,演練了半天這個數學模型,不親眼見證見證歷史,這多可惜。我將來要去向我母親匯報的時候,我母親、我外公那個家族,當年是巴黎和會談判的代表,從小就叫我要記住國恥,我們家從來就不相信英國殖民主義的自由、民主、平等,因為中國人在海外,在海外當時的華僑,第一等是英國人,第二等是印度人,第三等是馬來人,第四等才是華人,在美國華人比黑人都不如,所以有排華法案[6]
  • 所以你本來要做的事情就是毛主席講的兩條腿走路,一部分國計民生的,你就要穩,雙軌制,但是你一定要有幾支戰略部隊能打硬仗,對不對?
打硬仗的部隊就是高槓桿就是高風險、打得贏我們上一個新台階,打輸了我們就只好戰略撤退了,對不對?撤退延安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金融戰的本質,我的看法不是提高人均GDP,不是什麼中等收入國家進入高收入國家,是幹嘛?是爭奪國際分工金融資產的定價權,也就是占領制高點。這點明白了吧?我們做科研要領先,打仗就要占領制高點,金融也是一樣
  • 中國的央行行長得了獎,其實我認為背後決定金融政策,連匯率和利率都是誰決定的?不是央行行長決定的,中央政治局決定的。你以為中國貿易談判代表那老兄就能簽字?你得回來中央政治局決定。
  • 如果中國是買巴西的大豆、智利的銅礦、中東的石油,我出口什麼,交換你的工業製成品,如果你要兌換貨幣的話,就搞額度管理,對不對?你買我500億的美元的貨,我給你500億美元的指標,你願意換人民幣、歐元隨便你換,中國現在有的是錢,對不對?這也很好管理吧?
  • 我現在在中國搞十幾個研究中心,我可以把全世界最好的科學家都給弄來了,然後把最好的科學泰斗找來,科學泰斗推薦他的得意門生,都是現在找不到工作的,到中國來幹活。然後我在這種地方,地價又便宜,山清水秀,旁邊再配套幾個醫院、護士、學校,年輕姑娘也有了,對不對,給他們伴也給他結好了,馬上可以把全世界的科學人才,我告訴你都給俘虜了。
中國養生也好,中國學生又勤奮,中國的女孩子,現在世界上最值錢的女孩子,為什麼呢,只要娶了一個中國太太,第一,存錢;第二,小孩重視教育,全世界的人現在精英都願意娶一個中國太太,問題中國太太還不願意嫁給他們,還不信他們不過來。如果中國實行和親政策的話,我敢說全世界的精英都可以被中國的和親政策所感化,然後文化衝突就沒有了[7]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