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Wikisource-logo.pn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語錄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是1989年時任國務委員兼北京市市長陳希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八次會議上所作的一篇報告。

一、動亂的醞釀和預謀由來已久[編輯]

  • 比如,去年12月7日,由《走向未來叢書》副主編金觀濤擔任顧問的「北京大學未來學會」,舉辦了「未來中國與世界」的大型討論會,金觀濤在發言中說:「社會主義的嘗試及其失敗,是二十世紀人類的兩大遺產之一。」

二、學潮從一開始就被動亂的組織者所利用[編輯]

  • 他們不顧法紀和校紀,搶佔辦公室,搶佔廣播站,想怎麼幹就怎麼幹,在校園裏造成了嚴重的無政府狀態。
  • 學潮之初,他們就造謠說,「李鵬在政治局會議上大罵胡耀邦,胡是被氣死的」,誘導人們把矛頭指向李鵬同志。
  • 4月19日夜間,一位師大外語系的女學生在參加晚會後回校途中,被無軌電車撞傷,經搶救無效,不幸身亡,有人就造謠說:「共產黨的軍警開車軋死了學生」,使一些不明真相的學生情緒激動。
  • 4月20日凌晨,我公安幹警將衝擊、圍堵新華門的學生強行帶離現場,用公共汽車送到北京大學,又有人造出了所謂「4•20血案」的謠言,說什麼「警察在新華門打人,不光打學生,還打了工人、女人和小孩」,「一千多名科技工作者倒在血泊中」,搞得一些人的情緒更加激憤。

三、《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對動亂的定性是正確的[編輯]

  • 從4月15日胡耀邦同志逝世到4月22日治喪結束,趙紫陽同志對悼念活動期間出現的日益明顯的動亂跡象一直採取容忍和放縱的態度,助長了動亂的形成和發展。面對日益嚴峻的形勢,中央和北京市許多同志都感到事情的性質已經發生變化,多次向趙紫陽同志提出,中央應有明確的方針和對策,以便迅速制止事態的發展,但他始終迴避對事情的性質進行認真的分析和討論。胡耀邦同志追悼會結束後,中央的同志再次建議在他4月23日出訪朝鮮前開一次會,但他不僅拒不接受,反而若無其事地打高爾夫球去了。由於他採取這樣的態度,使黨和政府喪失了制止動亂的時機。

四、趙紫陽同志「五四」講話是動亂升級的轉折點[編輯]

  • 在北京市委、市人民政府的強烈要求下,5月8日勉強開了一次會,但根本不聽北京市的匯報。會上有的同志反映,趙紫陽同志5月4日的談話與4月26日的社論精神不一致,他聲色俱厲地說:「我講錯了我負責任。」
  • 趙紫陽同志講話之後不久,5月9日、10日,山西太原就發生了大批遊行示威的學生衝擊省委、省政府,衝擊當時正在舉行的國際經濟技術合作洽談會、進出口商品交易會和民間藝術節的事件,在國內和國際上都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

五、以絕食相要挾,使動亂更加擴大[編輯]

  • 5月13日上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和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的信訪局再次通知他們,決定於15日同學生進行對話。他們一方面表示同意,一方面又在參加人數上大作文章,先是提出了一個20人的名單,政府同意後,又要求增至200人,還沒有等到充分商量,就指責「政府對話毫無誠意」

六、北京部分地區實行戒嚴是不得已而採取的正確措施[編輯]

  • 動亂的組織者和策劃者還肆無忌憚地挑動和組織暴力行動。他們糾集本地的流氓地痞、外地的流竄犯以及未改造好的刑滿釋放分子,網羅對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刻骨仇恨的人,拼湊所謂「敢死隊」、「飛虎隊」、「義勇軍」等恐怖組織,揚言要軟禁、綁架黨和國家領導人,要用「攻打巴士底獄」的方式奪取政權。

七、極少數人是怎樣挑起反革命暴亂的[編輯]

  • 下午5時許,非法組織「高自聯」和「工自聯」的頭頭,在天安門廣場分發了菜刀、匕首、鐵棍、鐵鏈子和帶尖的竹竿,聲言「抓住軍警就要往死里打」。

八、反革命暴徒是怎樣殘害解放軍的[編輯]

  • 護國寺一輛軍車被截,戰士被拉下來痛打後當作人質,一批衝鋒鎗被搶走。一輛裝滿磚頭的汽車,由東交民巷開往天安門廣場,車上的人高喊:「是中國人的上來,砸解放軍去。」
  • 正如鄧小平同志指出的,「是因為好人和壞人混雜在一起,使我們有些應該採取的斷然措施難於出手」。
  • 由於「美國之音」造謠和一些人有意傳謠,社會上一度盛傳,戒嚴部隊進城之後,「血洗天安門廣場」,「有數千人甚至上萬人倒在血泊之中」。真實情況是,戒嚴部隊進入廣場之後,凌晨1時半,北京市人民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發出緊急通告:「首都今晚發生了嚴重的反革命暴亂」,「凡在天安門廣場的公民和學生,應該立即離開,以保證戒嚴部隊執行任務」。這個緊急通告用高音喇叭,進行了反覆播放,時間長達3個多鐘頭。這時,停留在廣場上靜坐的青年學生集中在廣場南端人民英雄紀念碑一帶。3時左右,他們經過內部磋商,派出代表向戒嚴部隊表示,願意自動撤出廣場,戒嚴部隊當即表示同意。凌晨4時半,廣場上廣播了戒嚴部隊指揮部的通知:「現在開始清場,同意同學們撤離廣場的呼籲。」同時,廣播了北京市人民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關於迅速恢復天安門廣場正常秩序的通告。停留在廣場上的數千名青年學生聽到通告後,打着各自的旗子和橫幅等,兩邊佈置了手拉手的糾察隊,於5時左右離開廣場。為了保證學生們的安全撤離,戒嚴部隊在廣場東側南口開出了一條寬闊的通道,保證學生順利、平安地離開。這時,還有一些堅持不走的學生,戒嚴部隊按照「通告」要求,強制他們離開了廣場。到5時半,清場任務全部完成。廣場靜坐的學生,包括最後被強制離開的,沒有死一個人。有人造謠說,廣場「血流成河」,自己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完全是胡說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