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巴黎聖母院》,法國文學家維克多·雨果所著,在1831年1月14日出版的小說。故事的場景設定在1482年的巴黎聖母院,內容環繞一名吉卜賽少女愛絲梅拉達和由副主教克洛德·弗洛羅養大的聖母院駝背敲鐘人卡西莫多。

摘錄[編輯]

第一部[編輯]

  • 時間和人使這些卓絕的藝術遭受了什麼樣的摧殘?關於這一切,關於古老的高盧歷史,關於整個哥德式藝術,現在還有什麼存留給我們呢?
    • 出自:第一部,第一卷,第一節
  • 一個獨眼人和完全的瞎子比起來缺點更嚴重,因為他知道缺什麼。
    • 出自:第一部,第一卷,第五節
  • 哲學正是他獨一無二的藏身之處,反正他不知道往哪兒去投宿。
    • 出自:第一部,第二卷,第一節
  • 樹幹總是一成不變,樹葉卻時落時生。
    • 出自:第一部,第三卷,第一節
  • 從一個學者口中傾注給另一個學者的恭維,只不過是一瓶加了蜜的苦膽汁而已。
    • 出自:第一部,第五卷,第一節
  • 有些小事往往變成大事:一顆牙齒會戰勝一塊岩石,一隻尼羅河的老鼠會殺掉一條鱷魚,一把帶柄的劍會殺掉一條鯨魚。這本書要消滅這座教堂。
    • 出自:第一部,第五卷,第一節
  • 其中一切都是明確的,清楚的,敏捷的,人們可以從那兒筆直地向目的地走去,很快就能在每條路的盡頭看見輪盤、絞刑架和刑台。人們至少知道自己是走向何處。
    • 出自:第一部,第六卷,第一節
  • 我不關心的世界怎麼會來關心我呢?
    • 出自:第一部,第六卷,第三節

第二部[編輯]

  • 中學生驚訝地觀察他的哥哥,這個心地坦白的人,這個除了自然法則之外便不知世上還有別種法則的人,這個聽憑感情自然流露的人,他心裏的強烈感情的湖泊永遠是乾涸的,他十分習慣於每天早上挖些新的溝渠來把其中的水排掉。他可不知道這種人類感情的海洋假若被人堵住了出口,就會多麼瘋狂地洶湧奔騰,會怎樣暴漲,怎樣升高,怎樣泛濫,怎樣刺透人的心,怎樣使人心裏發出嘆息,怎樣使人發狂,直到它衝破堤岸泛濫成災。
    • 出自:第二部,第七卷,第四節
  • 「呵!是的,」神甫用一種仿佛出自肺腑的聲音接着說,「這是一切的象徵。它飛翔,它是快樂的,它出生不久,它尋找春天、空氣和自由。啊,是呀,可是它在這個命中注定的窗口停下來,那蜘蛛就出來了,那可惡的蜘蛛啊!可憐的跳舞姑娘!可憐的命中注定的蒼蠅!雅克閣下,隨它去吧!這是命該如此!唉,克洛德,你就是那隻蜘蛛!克洛德,你也是那隻蒼蠅!你飛向科學,飛向光明,飛向太陽,你只想去到自由的空氣里,去到永恆真理的無邊的光輝里,可是,當你迫近那開向另一個世界,開向那光明的世界,那智慧與科學的世界的燦爛的窗口時,盲目的蒼蠅啊,愚蠢的學者啊,你卻沒想到,命運已經把薄薄的蜘蛛網張掛在光明和你中間,你全身撲進去了,可憐的瘋子啊,現在你可跌跤啦,你的腦袋粉碎了,翅膀折斷了,你在命運的鐵腕中掙扎!雅克閣下,雅克閣下,別去管那蜘蛛吧!」
    • 出自:第二部,第七卷,第五節
  • 啊!笨東西!要是你能用翅膀把這可惡的蛛網撞破,你以為你就可以飛到陽光里去了。可是前面那扇玻璃窗,那透明的障礙物,那水晶的牆壁,它比那個把哲學家和真理分開的空間還要堅固,你怎麼能夠通過?啊,科學是空幻的!多少聰明人遠遠地飛來,卻在那裏碰破了額頭!多少糾纏不清的問題在那永恆的窗前吵鬧不休!
    • 出自:第二部,第七卷,第五節
  • 全世界都有白天,為什麼他們只給我黑夜呢?
    • 出自:第二部,第八卷,第四節
  • 你冷,黑夜使你變成了瞎子,牢房包圍着你,可是你靈魂深處也許還有一線光明,雖然那不過是你對那玩弄你的心靈空虛的男人的幼稚的愛情罷了!我呢,我的心是一座牢獄,我的心像冬天,充滿了冰霜和失望,我的靈魂里只有黑夜。
    • 出自:第二部,第八卷,第四節
  • 愛情好像樹木一樣自行茁長,但把樹根埋在我們體內,並且在荒蕪的心坎里繼續發綠。
這種感情愈是盲目,就愈加頑強,這真是不可理解的事。在毫無道理的時候反倒是最最堅決。
    • 出自:第二部,第九卷,第四節
  • 起先我愛過女人,後來我愛禽獸,現在我愛石頭。它們也如女人和禽獸一樣可愛,而且沒有那麼虛偽。
    • 出自:第二部,第十卷,第一節

外部連結[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維基語錄連結: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電視劇對白 - 遊戲台詞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