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圖式性愛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柏拉圖式性愛日語:プラトニック・セックス Puratonikku Sekkusu),日本AV女優飯島愛在2000年10月31日28歲生日時出版的半自傳性小說,是當時的暢銷書。

2001年,本書被改編為電影,同時被富士電視台改編為電視劇,由加賀美早紀主演電影版,由星野真里主演電視劇版。

語錄[編輯]

  • 盡了最大的努力還是這樣的結果,永遠得不到一句稱讚的話。不論我再怎麼努力,依然無法追上那個人,所以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很討厭「努力」這兩個字。
  • 「努力」不是美德。拚命努力,只為了讓別人認可的人,只是一小部分。
  • 在努力過後,只希望能被別人認同我所做的努力。這大概就是我所渴望的吧!可是我明明已經努力過了,卻無法得到認同。不被認同的「努力」是沒有意義的,為什麼他們不了解呢?為什麼他們連一句讚美都不肯說呢?
  • 我,只是想得到別人的讚美而已。只是想從父母親的口中得到一句「妳已經努力了」這樣一句話而已。
  • 當時新宿的歌舞伎町,就像是現在涉谷的中心街道。聚集在這個街上的孩子們,只有對朋友們非常坦誠且溫柔,但是卻很討厭社會及大人。
  • 聚集在歌舞伎町的朋友們,許多都是在學校及家中找不到溫馨,都渴望着愛情及友情的孩子,寂寞的幼小心靈在街上徘徊,看到相同的人自然就聚在一起。
對我來說,歌舞伎町是樂園。為了確認是不是真的能讓人快樂,所以我跳上了前往新宿的電車。
  • 拉得緊繃的繩子一旦被切斷之後,就會以非常快的速度墜落。
  • 「妳就是和智繪家那樣做色情行業人家的孩子一起玩,才會變成這個樣子。不要再和智繪做朋友了,聽到了沒!」這是最令人生氣的說教。
我了解因單親而寂寞過着日子的智繪心中的吶喊。我知道朋友因為家中只有母子兩人,而且母親從事色情行業,所以常常被欺負時心中的淚。
父母親是從事什麼行業、有沒有父母、是什麼樣的家庭,這些都不要緊,因為大家都是我重要的朋友。
  • 從小時候開始,我就一直不斷地在讀偉人傳記,例如「海倫.凱勒」、「居禮夫人」和「南丁格爾」。因為雙親總要我讀各種傳記,想要我變成偉大的人,所以要我向歷史上的人物學習,他們一定是這樣期待的吧?但是在傳記中,值得我崇拜尊敬的女性根本一個都沒有。每一個偉人的生活方式就好像是在說謊,不管誰的人生我都不羨慕。
  • 這些渴望的飾品及名牌,都只是誇飾自己外表的道具,是為了裝飾空虛自己的必需品。不知當時是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可悲呢?還是不願去察覺?漸漸地無聊的願望愈來愈膨脹,到了連自己都無法控制的地步。總之就是愈來愈想要、愈來愈想要鈔票。
  • 誰?有沒有男人肯為我掉眼淚呢?大家玩完就走了。就算愛我,也只有在那個時候。真是非常的寂寞哪!
可以讓我覺得,如果是這個人該有多好的男人,到底有沒有呢?
  • 人們會用各式各樣的價值觀來判斷他人。但是,事實上那都是自己的意識。無論被人如何地誇讚妳很「漂亮」,如果沒有自信的話,是無法真心說出「謝謝」的。再過分一點的想法,就會變成:「這傢伙在諷刺我」等等接近被害妄想症的情況了。不受他人評價影響而生活着的女性,真的是非常棒的女性。我了解這點。但這卻是非常的困難。就算是逞強,也很難擁有真正的自信。所以仔細地看着自己,然後打扮外表、進行裝飾,把自己的外形塑造成一個好女人。 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那就去整形吧!對我來說,整形是一件極具魅力的事。為了想讓自己更漂亮、讓自己擁有自信,所以我不擇手段。因為,無論是哪個身體終究會消失的。如果有這麼一天來臨的話,就隨它去吧。
  • 自己的債務就應該由自己來還清,就算是出賣肉體,借來的錢也要由自己來還,這就是我所認為的生存之道。
  • 「對不起……」多少的道歉都不夠,無法停止的眼淚,滴到筆記本上將字變得模糊不清了。
「如果傷害別人的話,不如傷害自己來得好。」我只能這麼說,但是卻沒有這麼想過。自己受傷的話是很難過的,但是傷害別人卻不會感到痛苦。
我第一次能夠了解這句話的意思,只有對父親與母親。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