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大作戰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約會大作戰》(日語デート・ア・ライブ)為橘公司撰寫、つなこ繪製插畫的輕小說,簡稱「DAL」、「DATE」(デート)或「約戰」。

語錄[編輯]

  • 精靈
存在於鄰界,被指定為特殊災害的生命體。發生原因、存在理由皆為不明。現身在這世界時,會引發空間震,給周圍帶來莫大的災害。再者,其戰鬥能力相當強大。
  • 處置方法1
──以武力殲滅精靈,但是如同上文所述,精靈擁有極高的戰鬥能力,所以這個方法相當難以實現。
  • 處置方法2
──與精靈約會,使她迷上自己。
──小說序

五河士道[編輯]

  • 我想,和妳,說話。不管談論哪種內容都可以。如果不喜歡的話也可以無視我的請求。但是,請妳明白一件事。我──我──不會,否定妳。(對夜刀神十香說)
──小說第1冊《末路人十香》第三章、動畫第一期第2話
  • 如果其他人否定你,那麼我就加倍肯定你!(對夜刀神十香說)
──日版動畫第1季第2集
  • 我……想要盡力幫助四糸乃,也希望妳能認同十香。但是,我還有一個與這兩個冀望同等重要的心願。鳶一,我同時也希望──沒錯,我希望妳不要殺害如此善良的精靈……!(對鳶一折紙說)
──小說第2冊《手偶人四糸乃》第四章、動畫第一期第5話
  • 妳之前所做的事情是無法被原諒的。妳必須花上一輩子的時間來贖罪!但是……!不管妳犯了什麼錯,狂三!我還是有一定得拯救妳的理由……!(對時崎狂三說)
──小說第3冊《殺手狂三》第五章、動畫第一期第9話
  • 妳能跟哥哥做個約定嗎?一開始……只要在戴上緞帶的期間內就可以了。只要戴上緞帶,琴里就會是個……堅強的小孩。(五年前對琴里說)
──小說第4冊《妹妹五河》第十章
  • 接下來!由妳們來選擇!做出抉擇吧!
①!夕弦取代耶俱矢,成為真正的八舞!
②!耶俱矢取代夕弦,成為真正的八舞!
③!以失去精靈的力量為代價,換取兩人共同存活下去的機會……!
抱歉,說了那麼久,就是希望妳們能選擇第三個選項吶……因為我無法允許妳們只能選擇其他兩個選項。
拜託妳們!相信我!只要一次就好!給我一個機會,我可以讓妳們兩人一起存活下來…!如果失敗的話,到時候我就任憑妳們宰割!甚至殺了我都沒關係!所以……!
難道妳們忘了,剛剛劃破妳們引以為傲的颶風的人是誰嗎?
所以──住手吧!妳們兩人,已經不需要再爭吵了……!不會有人……消失不見了──(對八舞耶俱矢和八舞夕弦說)
──小說第5冊《暴風者八舞》第五章、動畫第二期第4話
  • 我會讓你知道,七罪……女孩子就算不用天使(精靈靈力),也能『變身』。(對七罪說)
──小說第9冊《轉變七罪》第八章
  • 千萬不要忘記!妳不是孤單一人……!妳的悲傷,由我來承受……!妳的憤怒,由我來接收……!如果感到迷惘,就依賴我!如果面臨無可奈何的事態,就使喚我!全部、全部都發洩到我身上沒關係!所以、所以──千萬──不要感到絕望……!(對鳶一折紙說)
──小說第11冊《惡魔鳶一》第六章
  • 其實,我有戀童癖。我每天都會去附近的小學觀察小學女生上體育課。她們那純潔無瑕、平坦尚未發育的身體,讓我的〈鏖殺公Sandalphon〉快要失控。小學生最棒了啦!
其實不只這樣而已,我還有嚴重的戀母情結。每天早上都會親完媽咪的照片之後,再去上學喔。
其實我也戀妹,常常跟我妹妹琴里一起睡覺。
再加上我很愛偷吃!現在也腳踏十條船左右喔!
──安可短篇集〈搞不定折紙〉

五河士織[編輯]

  • 我的名字是那個……五河……士美……不對,是……士織。
──小說第6冊《百合美九》第二章、動畫第二期第5話
  • 傲慢、無禮、俗不可耐!大家都喜歡妳?哈!如果全世界每個人都肯定妳……那麼我將會更加倍地──否定妳、否定妳的行為……!(對誘宵美九說)
──小說第6冊《百合美九》第二章、動畫第二期第5話
  • 妳不要小看人類。如果妳以為所有的事情都能如妳所願,那麼總有一天妳會自食惡果的。(對誘宵美九說)
──小說第6冊《百合美九》第四章、動畫第二期第6話
  • 我可沒有打算把妳的臉化成判若兩人的模樣喔。我只是在後面推妳一把,只是幫助你得以脫離根深蒂固的『自卑』想法罷了。(對七罪說)
──小說第9冊《轉變七罪》第八章

鳶一折紙[編輯]

  • 五河士道:鳶……鳶一。
鳶一折紙:什麼事?
五河士道:那件衣服,好可愛呀。
鳶一折紙:這是制服。
五河士道:……說得也是吶~
五河琴里:為什麼會選擇制服呢?你這隻蟻獅!)
五河士道:那個,鳶一。
鳶一折紙:什麼事?
五河士道:事實上……我從以前就知道有關鳶一的事情了。
鳶一折紙:是嗎。我也知道你的事情。
五河士道:──!──這樣啊。我好高興……因此,當我知道二年級能夠同班時,我真的感到非常高興。在這個禮拜裏,我在上課中都一直盯着妳看。
鳶一折紙:是嗎。我也一直看着你。
五河士道:……!真的嗎?啊,但是我不僅僅只是如此而已,我曾經在放學後的教室裏拿着鳶一的體操服聞味道唷。
鳶一折紙:是嗎。我也會做這種事情。
五河士道:………!──是嗎,看來我們很合得來。
鳶一折紙:合得來。
五河士道:………!因此,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請妳與我交往嗎──(不管怎麼說,這樣的進展也太突然了吧!)
五河士道:啊,那個……該怎麼說……抱歉,剛剛其實是──
鳶一折紙:可以。
五河士道:…………………………啊?什……什麼?
鳶一折紙:我說『可以』。
五河士道:什……什什什什什什什麼東西可以?
鳶一折紙:我可以跟你交往。
五河士道:啊,啊啊……妳的意思應該是可以陪我到別的地方吧?[1]
鳶一折紙:…………?是那個意思嗎?
五河士道:咦?啊,不……呃,鳶一認為是什麼意思……?
鳶一折紙:我認為那句話是男女交往的意思。
──小說第1冊《末路人十香》第三章、動畫第一期第2話
  • 要我從你身上退開也可以,但是你必須無條件地答應我一個請求。你稱呼夜刀神十香為『十香』,但是,你卻稱呼我為『鳶一』,這樣非常不公平。我希望你稱呼我為『折紙』。(對士道說)
──小說第2冊《手偶人四糸乃》第四章、動畫第一期第4話
  • 我絕對……不會原諒精靈。我將會打敗所有精靈。我不會讓其他人留下相同的痛苦回憶。(對士道說)
──小說第2冊《手偶人四糸乃》第四章、動畫第一期第4話
  • ……啊──……嗯──!嗯……士道,再──深一點。如果,插得……不夠深的話……就無法……量到……正確的……體溫。(對士道說)
──小說第4冊《妹妹五河》第七章、動畫第一期第10話
  • 我一直都在尋找。一直,一直在尋找。
好不容易找到了。終於找到了。
殺掉、殺掉。絕對要殺掉。用我的雙手。
五年來,我就是為此而活的。
為了這個瞬間,所以我加入了AST。
為了這個瞬間,所以我努力取得顯現裝置。
為了這個瞬間,所以我學會所有技巧與技能。
這一切,都是為了打倒犯人。
這一切,都是為了殲滅火焰精靈。
這一切,都是殺死〈炎魔〉。(對士道說)
──小說第4冊《妹妹五河》第七章、動畫第一期第10話
  • 我想……變強。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就能……保護……士道……!
──小說第5冊《暴風者八舞》第五章
  • 如果是男孩子的話就取名貴士,女孩子的話就取名千代紙。
──小說第6冊《百合美九》第一章
  • 五河士道:折……折紙……?我不是沒對妳做什麼事嗎……?
鳶一折紙:沒錯。所以,我要你現在對我做。來吧,把你對大家做過的事情也對我做一遍。把我壓在牆上、勾起下巴;在我的耳邊吹出甜蜜的氣息,慢慢撩起我的裙子。然後交換濃厚的深吻,撕開我的衣服,奪去我少女的純潔,在我身上刻下永恆不滅的士道的痕跡。
──小說第8冊《搜尋七罪》第二章、動畫第三期第1話
  • 我叫五河千代紙。非常感謝您平常照顧我把拔。馬麻的名字叫鳶一折紙。我是把拔和馬麻的愛的結晶。
──小說第9冊《轉變七罪》第一章、動畫第三期第4話
  • 五河士道:為什麼──那樣不行啊!妳自己不也很清楚嗎!十香她們只是想平凡地生活下去!
鳶一折紙:……不行。只要她們還是精靈,我就不能允許。我要殺死的不只是精靈,還有在不知不覺中差點就要受到感情牽絆的……自己。我要以夜刀神十香的性命──找回我自己。
──小說第10冊《天使鳶一》第二章、動畫第三期第6話
  • 我過去對你抱持的感情……肯定──不是喜歡……也不是愛慕。我……只是單純地依賴着你……在痛失父母的地方偶然出現的你,只是剛好成了我的依靠,我只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脆弱才依靠着你……因為我這份自私的感情,給你造成了許多麻煩……我衷心想向你道歉。
──小說第11冊《惡魔鳶一》第十章
  • 之前我對你抱持的感情不是愛,而是依賴心。真正的愛,從現在開始培養。(對士道說)
──小說第11冊《惡魔鳶一》終章
  • 也幫我加上──士織的濃稠汁液。我想要……士織濃郁的……
──安可短篇集3〈懲罰士織〉
  • 我完全沒放在心上,所以請五河同學你也不要在意。我很期待明天。不過,如果你無論如何都很在意,那就請你用態度來表示。具體來說,我想冠上士道的姓氏。文件由我這邊來準備,你只要帶印章跟──
──安可短篇集5〈諮詢大師折紙〉

本条二亞[編輯]

  • 話說,你真的可以放過這個機會嗎?──讓精靈迷戀上你不是你的工作嗎,少年?不對……是『五河士道』。
──小說第13冊《創作者二亞》第一章
  • 只不過,地點得在秋葉原,這一點我絕不退讓。我被監禁了五年耶,身體在渴求二次元,戒斷症狀超嚴重。我想看那部漫畫的續刊、那個作者的新作品,想看得全身都開始發抖了。
──小說第13冊《創作者二亞》第二章
  • 嗯!好久不見!秋葉原啊!我回來了!
──小說第13冊《創作者二亞》第二章
  • 其實,我……『只愛上過二次元的人』呢……
──小說第13冊《創作者二亞》第二章
  • 原本就是精靈……?『精靈基本上不都是從人類變來的嗎』?
──小說第13冊《創作者二亞》終章

時崎狂三[編輯]

  • 我是精靈唷。
──小說第3冊《殺手狂三》序章、動畫第一期第7話
  • 士道。他真的很棒呢。他是最完美的。他看起來真的──相當美味呢。啊啊……啊啊,迫不及待、迫不及待呀。我想要他。我想要他的力量。為了得到他、為了與他合而為一,所以我才會來到這所學校。
──小說第3冊《殺手狂三》第三章、動畫第一期第7話
  • 哎呀,你不相信我嗎?真是傷心呢,我要哭囉。
你要嘛把一隻眼珠給我,要嘛就讓我喝你的血,再不然就摸摸我的頭安慰我,否則我就繼續哭下去囉。(對士道說)
──小說第7冊《真實美九》第七章
  • ──我……要殺死初始精靈。無論遇到何等困難、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無論──要做出任何事情。我完全不敢說自己所做的事是正確的。我聽信了初始精靈的花言巧語,殺了好幾個人──而如今又為了消滅那名精靈的存在,持續堆積屍首。我是邪惡的一方,無疑是人類的敵人。不斷殺戮,殺人如芥的〈夢魘〉。如果真有死後的世界,我肯定會最先墮入十八層地獄吧。不過──我不在乎。就算如此,我也無所謂。只要能在下地獄之前,親手『抹殺』那個女人──初始精靈,崇宮澪。我要重新來過。將至今發生的事歸零。那就是我的理由,我生存的意義──為此,我需要你擁有的精靈靈力。(對士道說)
──小說第16冊《再逢狂三》第四章
  • ──除了靈力性命,我的一切都奉獻給你。(對士道說)
──小說第16冊《再逢狂三》第四章
  • ──能殺士道的,只有我時崎狂三一人。
──小說第16冊《再逢狂三》第五章
  • 該怎麼說呢,該說是切也切不斷的緣分,還是難捨難分的感情呢……我們的關係很特別,濃密到別人無法介入的地步。
士道全身上下每一處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喲。因為我就像舔遍他全身一般仔細調查過了嘛。對了……尤其是上個月見面時,我們一起度過了火熱的夜晚喲。我在跟士道說話的時候,突然有灼熱的物體插入我的體內……呵呵呵,得請他確實負起責任才行。
啊啊,對了對了。我現在身上穿的內衣褲,是士道親自幫我挑選的喲。如果妳不介意,要不要看看呀?(對四糸乃說)
──安可短篇集1〈七夕慶典狂三〉、動畫第二期OVA
  • 時崎狂三:士道……你剛才說過吧。牛郎和織女不管經歷多少年雨天,依舊不會忘記對方。
五河士道:咦?是啊……我是說過沒錯。
時崎狂三:吶……士道。即使經歷好幾年的雨天,你依舊不會忘記我嗎?
五河士道:我不會忘記。應該說……像妳這種令人印象深刻的女孩子,怎麼可能忘得了啊。
──安可短篇集1〈七夕慶典狂三〉、動畫第二期OVA
  • 希望有一天能再和士道見面。時崎狂三(許願竹短籤)
──安可短篇集1〈七夕慶典狂三〉、動畫第二期OVA

四糸乃[編輯]

  • 四糸奈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英雄。四糸奈是……我……理想中的……自己。不像我……如此軟弱,不像我……優柔寡斷……既強壯又帥氣……
──小說第2冊《手偶人四糸乃》第三章、動畫第一期第5話

四糸奈[編輯]

五河琴里[編輯]

  • 那麼,開始我們的戰爭DATE吧。
──口頭禪
  • 五河士道:琴里、琴里。妳是我最可愛的妹妹。是這個世界最令我引以為傲的妹妹!我最最最最最……最喜歡妳了!我愛妳!琴里……!妳……喜歡我嗎?
  • 五河琴里:你……你怎麼這樣問──啊,啊啊……真是的!喜歡!我也很喜歡唷!我最喜歡哥哥了!在這個世界上,我最愛哥哥了!
──小說第4冊《妹妹五河》第十章、動畫第一期第11話

星宮六喰[編輯]

  • 放心吧。已經……沒事了。無論士道做出何事,妾身都不會再感到不安。因為……我們是家人啊。
──小說第15冊《家人六喰》第十章

七罪[編輯]

  • 既然被你看到,就不能輕易放過你……!給我記住。我要終結你的人生……!(對士道說)
──小說第8冊《搜尋七罪》第一章、動畫第三期第1話
  • 我就在這當中。趁所有人消失之前,你能猜中哪一個是我嗎?七罪
──小說第8冊《搜尋七罪》第二章、動畫第三期第3話

八舞耶俱矢[編輯]

  • 八舞耶俱矢:士道。明天──請你選擇夕弦吧。
五河士道:……咦?
八舞耶俱矢:咦什麼咦啊。沒有什麼好煩惱的吧。因為夕弦超可愛的呀。或許生性有些木訥,不過個性溫柔、胸部又大,簡直是男性們夢寐以求的超萌角色呀!而且,如果選擇她的話,你還能獲得各式各樣的服務唷!應該沒有理由不選擇她吧。所以──
五河士道:等……等一下!
五河士道:耶俱矢,妳……說過獲勝的人將會成為八舞的主人格吧?
八舞耶俱矢:嗯,有說過唷。
五河士道:……敗者將會被勝者取代,永遠消失不見,對吧?
八舞耶俱矢:嗯,沒錯~
五河士道:既然如此,妳為什麼──
八舞耶俱矢:嗯……我也不想消失唷。正因如此──我才希望夕弦能活下去。希望她能拓展視野,盡情在這個世間享樂。
五河士道:……妳……
八舞耶俱矢:話說回來,如果不是你突然闖進來,事情早在那個時候就能落幕了。在那裏激烈搏鬥之後,我只要說一句『被~打~敗~了~』然後倒地不起。如此一來,事情就能圓滿解決了。
五河士道:那……那麼,妳為什麼要提出能讓我喜歡上的人就能獲得勝利──
八舞耶俱矢:啊啊,那個呀?那當然是因為夕弦比較可愛的緣故呀。如果以此決勝,毫無疑問的,一定是夕弦能獲得勝利吧?
五河士道:但是,這麼一來……
八舞耶俱矢:我不是在徵求士道的意見。『夕弦比較可愛唷啾啾!Lovely、Lovely夕弦!哈啊哈啊~』你只要在明天說出這句話就可以了……否則,我就將這座島嶼還有你的朋友們全部吹走!
八舞耶俱矢:呵呵……那麼告辭了,人類啊。此刻與你訂下血之盟約。若敢違背,其身將會被煉獄之燄給燃燒殆盡!
──小說第5冊《暴風者八舞》第四章
  • 八舞耶俱矢:……喂,夕弦。
八舞夕弦:回答。什麼事?
八舞耶俱矢:抱歉,我……說了謊……其實我……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我想跟夕弦一直、一直在一起……
八舞夕弦:回答──夕弦……也是。不想……消失。想跟耶俱矢一起……活下去。
──小說第5冊《暴風者八舞》第五章、動畫第二期第4話
  • 士道,汝將成為本宮與夕弦的共同財產。
──小說第5冊《暴風者八舞》終章、動畫第二期第4話[2]

八舞夕弦[編輯]

八舞夕弦:請求。夕弦想拜託士道一件事。
五河士道:拜託……?
八舞夕弦:肯定。沒錯。
八舞夕弦:請求。士道,這場比賽,請務必選擇耶俱矢。
五河士道:……
八舞夕弦:提問。士道的反應看起來有點奇怪。
五河士道:不,沒什麼……
八舞夕弦:要求。現在最重要的是,夕弦的請求。明天,絕對要選擇耶俱矢。這是約定。
五河士道:為為為什麼……要這麼做……
八舞夕弦:說明。因為耶俱矢比夕弦優越許多。根本無須煩惱。士道應該也很清楚耶俱矢的可愛之處。雖然有點愛逞強,但是個性直爽、很會照顧他人,而且抱住她那幾乎一碰就會斷的纖細身體時,其快感只能用天國來形容呀。如果選擇耶俱矢,她一定會好好服侍你。請你一定要選擇耶俱矢。
五河士道:但是,如果耶俱矢獲勝的話,夕弦就會──
八舞夕弦:耶俱矢才是真正有資格成為八舞的精靈。經過一天的相處,士道你應該也有發現吧?耶俱矢非常有魅力。沒有道理不選擇耶俱矢。
五河士道:但……但是,妳們兩人,競爭得如此激烈……
八舞夕弦:解說。別被耶俱矢的外表騙了,她其實很容易害羞。如果不跟在旁邊搧風點火的話,耶俱矢根本不敢表現自己。
五河士道:………
八舞夕弦:確認。明天,請你一定要說『我要選擇耶俱矢』。否則,士道的友人們將會遭遇不幸。
──小說第5冊《暴風者八舞》第四章

誘宵美九[編輯]

  • 咦,為什麼要抓住這裏不放呢?為什麼沒有摔下去呢?為什麼沒有死掉呢?請你以最快速度從這個舞台、這個世界、這個時空消失不見吧~為什麼要跟我說話呢?請你閉嘴吧,感覺好噁心呀~請你不要發出聲音啦~請你不要亂噴口水。請你不要呼吸。難道你不明白只要你存在於此,就會對四周空氣造成污染嗎?你真的不知道嗎?你都沒在聽人說話嗎?能不能請你儘早消失不見呢?你的存在讓我感到不悅。你知道為什麼我不去踩你的手,讓你從舞台上掉下去嗎?那是因為就算是用鞋底,我也不想碰觸到你~(對士道說)
──小說第6冊《百合美九》第一章、動畫第二期第5話
  • 誘宵美九:啊啊,對了。要不然這麼做吧。你現在就在這裏說你要放棄十香吧~~那麼,我就用我的『聲音』命令你喜歡的女孩子當你的奴隸,看你要多少有多少,如何呀?她們絕對會服從你說的話,什麼事都會為你做喲。呵呵呵,這事不壞吧。
五河士道:……別開玩笑了!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十香!
──小說第7冊《真實美九》第九章、動畫第二期第9話
  • 五河士道:我……只是希望妳以沒有魅惑人心的力量,屬於妳的真實聲音唱歌!
誘宵美九:不要說得好像很懂一樣……!只要擁有這個『聲音』,我就能成為最棒的偶像!失去這副嗓音,到底會有誰願意聽我唱歌呀!
五河士道:不是──有我嗎……!
誘宵美九:幹……幹什麼……隨便亂說!明明就沒聽過我的歌!
五河士道:聽過了!雖然只有一首!一心一意、拚命努力,很帥氣!我喜歡妳以前的歌更勝現在的!沒有人願意聽妳的歌……?哈,別說傻話了──至少,有一位歌迷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會離棄妳!就在這裏!
誘宵美九:什……
五河士道:跟靈力這種東西無關……就算失去『聲音』,妳也絕對不會變成毫無價值……!
誘宵美九:那種……那種話──我才不相信!曾經這麼說過的歌迷全都不肯相信我!我痛苦的時候,沒有任何人伸出援手!
五河士道:我不這麼認為!一定會有相信妳、一直等着妳的歌迷!不過──萬一事實真的如妳所想!到時候!我絕對會伸出援手!
誘宵美九:話說得那麼好聽……!怎麼,如果我也跟十香一樣遇到危險,難道你要說你會賭上性命救我嗎!
五河士道:那還用說嗎!
──小說第7冊《真實美九》第九章、動畫第二期第9話
  • 誘宵美九:你來了呀,達令!
五河士道:達……達令……!妳……到底怎麼了啊?明明之前那麼討厭男人……
誘宵美九:呵呵呵,達令你是特別的~~又是我的救命恩人~~
──小說第7冊《真實美九》終章、動畫第二期第10話

夜刀神十香[編輯]

  • 夜刀神十香:你真的不會否定我嗎?
五河士道:真的。
夜刀神十香:真的真的嗎?
五河士道:真的真的。
夜刀神十香:真的真的真的嗎?
五河士道:真的真的真的。
夜刀神十香:我才不會被那種話欺騙呢!笨~蛋!笨~蛋!雖然我不知道你打着什麼鬼主意,不過,你是第一個想要認真與我交談的人類……所以我就稍微利用你來獲得這個世界的情報吧。我剛剛說我沒有跟人類說過話。沒錯,我只是為了獲取情報而已。嗯,重要。情報十分重要。(對五河士道說)
──小說第1冊《末路人十香》第三章、動畫第一期第2話
  • 夜刀神十香:但……但是,還有一個問題。我不了解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五河士道:那些東西我都能教妳!
夜刀神十香:還需要住處跟食物。
五河士道:那些……總會有辦法的!
夜刀神十香:或許會發生預料之外的情況。
五河士道:等實際發生後再來考慮!
夜刀神十香:……我真的……可以活下去嗎?
五河士道:沒錯!
夜刀神十香:真的可以待在這個世界?
五河士道:對!
夜刀神十香:……會對我說出這種話的人,一定只有士道一個人而已。AST當然不用說,對於其他人類而言,肯定不會容許像我這樣的危險存在待在自己的生活空間裏。
五河士道:誰要理那些傢伙啊……!AST?其他人類?如果那些傢伙否定十香的話!那我就會超越他們!更加地肯定妳!
五河士道:握住我的手!現在──只需要這麼做就可以了……!
──小說第1冊《末路人十香》第五章、動畫第一期第3話
  • 士道,拜託你。從今以後,如果還有像我或四糸乃這樣的精靈出現,請你一定要拯救她們。
……到底是為什麼呢?明明只是一種嘴唇碰觸到嘴唇的行為而已……卻讓我覺得很舒服。更加不可思議的是──我根本不想跟士道以外的人做這種事……我不知道……原因是否相同……不過,當我看見士道在那棟大樓裏與四糸乃接吻時,該怎麼說呢……我覺得相當不高興……所以。就是,那個……除了我以外,不准跟其他人做這種事。
──小說第2冊《手偶女四糸乃》終章
  • 她(時崎狂三)跟我一樣。我……身邊有士道的陪伴。士道拯救了我──但是,狂三卻是孤獨一人。她所經歷過的沒有任何人對她伸出援手的時間,甚至比我還要久。如果沒有士道,如果讓我維持兩個月前的狀態,不斷、不斷地處於殺意與敵意之中的話──我或許會變得跟狂三一樣也說不一定。(對士道說)
──小說第3冊《殺手狂三》第四章
  • 現在的〈鏖殺公〉是應士道的願望而被召喚出來。既然如此,那麼能夠實現這個願望的,除了士道以外沒有其他人選。
靜下心來。然後,努力回想。現在士道想做的是什麼?現在士道所期望的是什麼?屏除其他不重要的瑣事。只要記得一件事,在心裏描繪出願望後揮劍。如此一來,天使一定會回應你。
──小說第5冊《暴風者八舞》第五章、動畫第二期第4話
  • 鳶一折紙,我討厭妳。不論是現在還是從前──不過,現在的『討厭』,大概跟從前的『討厭』不太一樣。所以──我不會手下留情──妳可別死囉,折紙。(對鳶一折紙說)
──小說第10冊《天使鳶一》第三章

崇宮澪[編輯]

  • 絕對不會再分開了。絕對不會再出錯了。(對五河士道說)
──小說第1冊《末路人十香》第二章、第11冊《惡魔鳶一》第七章[3]

崇宮真那[編輯]

  • 時崎狂三: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妳還~~~~~不明白嗎?妳是絕~~~~~對永遠無法將我完全殺死的!
崇宮真那:沒關係。打不倒的話就打到妳倒下來為止,死不了的話就殺到妳再也無法復活。我會持續不斷地殺死妳。這就是我的使命,同時也是我生存的理由。
──小說第3冊《殺手狂三》第五章

艾薩克·雷·貝拉姆·威斯考特[編輯]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國〉反轉了。來,等著吧,人類。魔王凱旋歸來。
──小說第7冊《真實美九》第九章

艾蓮·米拉·梅瑟斯[編輯]

  • 艾蓮:你認為那團聚的情景,是多虧了誰才得以存在的呢?
五河士道:那當然是琴里和〈拉塔托斯克〉的──
艾蓮:你錯了。那幅情景之所以得以存在,都是多虧了艾克和我。『因為我們放過你們,饒過你們一命』,你們才得以享受短暫的和平。
──小說第9冊《轉變七罪》第九章

神無月恭平[編輯]

  • 那個纖細、美麗、尚未發育成熟的肢體。那是十三歲國中二年級生,稍縱即逝的光芒。讓人無法抗拒呀!沒有比這更加美麗的事物了!
──小說第4冊《妹妹五河》第九章
  • 你們在胡說些什麼啊!應該要趁現在抱住司令啊!除了可以合法享受司令那柔軟的肢體之外,說不定在那之後還能被司令用堅固的鞋底踩臉………!
──小說第4冊《妹妹五河》第十章、動畫第一期第12話
  • 啊,啊啊……!士道,你居然做出這種事情……!為什麼要一起搭乘車子呢!這個時候應該讓司令單獨坐一台車,自己則用雙腳奔跑才對啊!司令面露虐待狂的微笑並且驅車逼近!距離逐漸被拉短!最後,頑強的阿基里斯腱承受到攻擊,自己因此當場跌倒在地,汽車保險桿的殘酷洗禮蹂躪全身……!啊啊!司令!請大發慈悲呀!請大發慈悲呀!
──小說第4冊《妹妹五河》第十章、動畫第一期第12話
  • 哎呀,射偏了呀。嗯嗯,我果然不擅長進攻吶!
──小說第5冊《暴風者八舞》第五章、動畫第二期第4話
  • 沒關係,不要害怕。剛開始時可能會覺得底下有點涼涼的,不過啊,你很快就會樂在其中了。我這個前輩所說的話是不會有錯的。(對被迫女裝的士道說)
──小說第6冊《百合美九》第二章、動畫第二期第5話

動畫每集片頭曲旁白[編輯]

  • 精靈,來自異世界的謎之少女。面對其無法理解的強大力量,是以武力鎮壓,還是用愛與其溝通?現在,人類的選擇正在進行驗證。
──動畫第一期第二話
  • 精靈十香,自異世界降臨的迷樣少女。在那純粹的食慾面前,是負隅頑抗,還是用愛來餵飽她?此刻,士道的錢包正在面臨考驗。
──動畫第一期第三話
  • 雨自未知世界降下,如淚一般淋濕大地。新的邂逅是註定的必然,還是人為的偶然?真相併非只有一個。
──動畫第一期第四話
  • 雨,如同少女一般,時而溫柔;時而夢幻;時而狂躁。只不過是H₂O,然而正是這H₂O,今夜的雨,有點冰冷。
──動畫第一期第五話
  • 溫泉,從地球內部湧出的熱水。人們自古以來便為其着迷,讓自己褪下一切防備浸入其中。其魅力,據說世間萬物皆難以阻擋。
──動畫第一期第六話
  • 義妹;實妹——那道德感背負的甜蜜稱呼,不是食物,更不是咒語,而是……
──動畫第一期第七話
  • 全方位交往,那是天堂——那個女孩、這個女孩、另一個女孩。但是,人生並沒有如此的美好。
──動畫第一期第八話
  • 那是世間萬物皆被賜予,卻無法互相交易的東西。人們自古以來,對其任意揮霍。卻又十分珍惜,不斷追求。那是……什麼呢?
──動畫第一期第九話
  • 精靈並非人類,人類也並非精靈。但是……然而……這卻是為何呢?此刻,五河士道正因此混亂。
──動畫第一期第十話
  • 身邊有位精靈妹妹在,身邊還有位AST的友人在。而後士道就此閃亮登場。
──動畫第一期第十一話
  • 在日常生活里,思緒總是互相交錯糾葛,忘卻真相的紅色火焰;得知真相的白色火焰,當雙色火焰相遇時,一切都會化為灰燼。
──動畫第一期第十二話
  • 變態,那是猶如薔薇花蕾綻放一般,猶如在夜間展翅的蝴蝶一般。I can't stop theloneliness!把我變成這樣的,究竟是誰?
──動畫第一期OVA
  • 精靈,存在於鄰界的特殊災害指定生命體。應對方法①:用武力將其殲滅;應對方法②:與她約會,使其嬌羞。
──動畫第二期第二話
  • 修學旅行,那就是買把木刀,闖入女生的房間,擔心老師巡房;夜不能寐,結果第二天在巴士上靜靜睡着——所謂年輕的特權。日後,那瞬間將成為一生的亮點。
──動畫第二期第三話
  • 重疊的願望之間互相對立,永遠不會有所交集。這是兩個同樣笨拙卻又深愛對方的、不知何時才會停止的……相生之戰。
──動畫第二期第四話
  • 文化祭,那是一場戰爭。有些人會與對手在舞台上……有些人會在臨時小吃店與隔壁的店……還有些人會獨自在會場上與孤獨戰鬥……
──動畫第二期第五話
  • 百合……那是耽美與倒錯的世界。如今士道面前敞開了一扇禁斷的門。沒事的,只有剛開始時會感到害怕。
──動畫第二期第六話
  • 美麗奔放又偏心的歌姬,她為什麼會輕蔑、拒絕人類呢?隱藏在她笑容裏的感情,無人知曉。
──動畫第二期第七話
  • 孤身上路,只為拯救精靈,於精靈結伴,去往馴服精靈的——精靈之處
──動畫第二期第八話
  • 超常的力量使肉體崩壞,再以更加超常的力量使肉體重生,然後繼續行駛超常的力量。士道如此行事,只為見到十香。
──動畫第二期第九話
  • 想念、思念,即使過於沉重,依舊……
──動畫第二期第十話
  • 同第二期第二話
──動畫第二期OVA
  • 挑戰書,那是12張照片。她提問:你能找到我嗎?
──動畫第三期第二話
  • 陪睡,那是夢想;陪睡,那是浪漫。片刻的小憩如果是永恆的樂園該有多幸福。
──動畫第三期第六話
  • 無論什麼事,超過一定量就會引起混亂。過於集中的力量;過於強大的意念;過剩的慾望。集中了這些東西必有反作用到來平衡她們。就像搖曳的鐘擺一樣。
──動畫劇場版《萬由里ジャッジメント》

其他[編輯]

  • 過去被復仇心所束縛,無法過平凡少女生活的折紙。宛如日常生活般身處戰場上,捨棄淚水和笑容的折紙。一眼就好,士道想看看她歡笑的模樣──
──小說第11冊《惡魔鳶一》第八章
  • 有如濁流的記憶流進狂三的腦海裏。
過去邂逅的少女,澪。
被她欺騙所犯下的罪。
以及──自己親手殺死摯友的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
狂三雙手顫抖,手槍從她手中滑落後,她當場跪伏在地。
無盡的後悔、絕望充滿肺腑。
甚至對自己犯下的愚行感到悲哀。
──不過……
不久,狂三抬起頭。
那裏已不存在溫室裏長大的大小姐,以及崇拜正義使者的孩童。
她的表情透露出決心。
她的單邊眼睛燃燒着憤怒。
雖然不知道澪在打什麼算盤,但狂三仍然活着。
而她的手上──握有世上唯一能干涉時間的最強天使〈刻刻帝〉。
既然如此,一切尚未結束。
她要讓世界重來──
不論要付出多少代價。
她要改寫歷史──
即使這副身軀會腐朽衰敗。
狂三再次用雙腳站起,邁開步伐。
──小說第16冊《再逢狂三》第四章

註釋[編輯]

  1. 日文的交往,有陪伴之雙重意義
  2. 動畫中是夕弦稱士道為耶俱矢與夕弦的共同財產。
  3. 在第1冊中未表明身份,在第11冊中以〈幻影〉身份出現。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維基語錄連結: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對白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