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杨云萍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杨云萍(1906年10月17日—2000年8月6日)是台湾作家、历史学家,曾任国立台湾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语录[编辑]

  • 无腹内,是挤不出文章的。
    ——〈“通志”的纂修〉书签,《台湾的文化与文献》
  • 古迹与古物是要保护的,一如科学之发明与创造,是要奖励的。
    ——〈古迹古物的保护〉,《台湾的文化与文献》
  • 钱币乃最好的历史物证资料。
    ——〈“南明时代的钱币”演讲纲要〉,《南明研究与台湾文化》
  • 谁也没有力量能阻挡要萌发的新芽。
    ——〈我的孩子〉书签
  • 一个地方的“文学”之能成为研究或欣赏的对象,不仅仅是它具有“地方色”,它必须还具有一些“文学”一般的价值。
    ——〈序“台湾的文学与文化”〉,《南明研究与台湾文化》
  • 虽是政府,一切也要站在真实之上的。
    ——〈郑成功登陆台湾的日期的问题——读“学术的争议”〉,《南明研究与台湾文化》
  • 对于荷兰人和日本人的占据时代的事情,我以为必须要有历史归历史,政治归政治的态度。
    ——〈谈方志的体例——从为台湾省通志定体例说起〉,《历史文化与台湾》
  • 我伸出手来了,我想用月光来洗涤我的手。(月の光で、手を洗はうと思つて、私は手を出した。
    ——〈月夜二〉书签
  • 我底诗篇散存世上,我考据的文字,将和先哲一起永存。在奔涛惊澜中,观照一览无涯的远方,就知道唯有道义千古不灭。
    ——〈新年志感〉,《山河诗集》[1]
  • 历史不回归,一切都会过去,只有,新的悲哀留下来。--出自《山河诗集》的〈街上盛夏〉。
    ——〈街上盛夏〉,《山河诗集》
  • 妻哟,请别悲哀,我学不到古圣人的安贫乐道,至少不把手浸在污浊的泉中。
    ——〈寒厨〉,《山河诗集》
  • 世界的秩序在哪里?在现实的名下道义扫地,剩下的只有脸皮之厚和心脏之强。
    ——〈风雨中〉,《山河新集》
  • 书灯下,我读历史,明白骄傲者、残暴疯狂者消失无存,只是消失的骄傲者里出现新的骄傲者,残暴疯狂者又出现新的残暴疯狂者。唉,风雨仍然不止,我该闭目、闭嘴、塞住耳朵,像化石般死去吗?
    ——〈风雨中〉,《山河新集》
  • 一时的暴虐,岂能抗得了千古的道义?!
    ——〈最近的日常〉,《山河新集》

参考资料[编辑]

  1. 杨云萍原著的两本《山河诗集》与《山河新集》,所有诗文被台湾诗人与诗论家叶笛翻译成中文。叶笛过世以后,其中文译文被收录在《叶笛全集9 翻译卷二》,2007年该书由国家台湾文学馆筹备处出版。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