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鴻銘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辜鴻銘(1857年7月8日 - 1928年4月30日),生於當時為英國殖民的馬來亞威爾斯王子島(今馬來西亞檳城),字湯生,是中國近現代一位精通多種語言的國學大師。

語錄[編輯]

  • 真正的平等,意味著一視同仁,門戶開放,有教無類,或像偉大的拿破崙所表述的人盡其才,而不是將笨蛋與非笨蛋的頭腦弄平,使國家中最好之人與最差之人一樣差的絕對平等;真正的自由,並不意味著可以隨心所欲,而是可以自由地做正確的事情,即中國經書中所謂率性之謂道。真正的民主,是指敞開的大門,沒有出身、地位和種族之別,而不是指沒有君主、王權,更不是指庶民議政。大多數永遠是不好的,他們不具備參政議政的能力。近代西方由大多數人來參與和支配政治的觀念為群氓崇拜,它是非理性民主政治的來源,是歐美近來所有社會、政治和世界無政府狀態的根源,也是導致歐洲大戰的非直接原因。
  • 所有原始的民族都過著一種精神的生活。我們都知道,歐洲中世紀時的基督徒也同樣過著一種精神的生活。馬修·阿諾德就說過:「中世紀基督教的詩歌就是依靠精神和想像來創作的。」
  • 你們可能還記得,我告訴過你們卡萊爾說的話——君主統治我們的權利,如果不是神授的權利,就是殘忍的錯誤。現代的律師、政客、地方官員和共和國的總統進行的這種欺騙就是卡萊爾所說的殘忍的錯誤。正是這種欺詐行為,這種現代社會公務人員的狡猾,一邊按照政治上沒有道德、沒有榮譽感的原則說話和行事,另一邊卻仍然在似是而非地談論社會的利益和國家的利益。
  • 事實上,日本的禮儀就像一朵沒有芬芳的花,而真正有禮貌的中國人的禮儀有一種芳香——一種名貴油膏的香味——由心而發。
  • 甚至於一個真正的中國人在身體上或者道德上的不完整,即使無法挽回,也至少會被他溫和的品格所彌補。真正的中國人也許是粗糙的,但粗糙中沒有粗劣;真正的中國人也許是醜陋的,但醜陋中沒有醜惡;真正的中國人也許是庸俗的,但庸俗中沒有侵略和喧嘩;真正的中國人也許是愚蠢的,但愚蠢中沒有荒謬;真正的中國人也許是狡猾的,但狡猾中沒有狠毒。我實際上想說的是,真正的中國人即使在身體、心靈和性格上有缺點,也不會讓你厭惡。
  • 事實上,日本的禮儀就像一朵沒有芬芳的花,而真正有禮貌的中國人的禮儀有一種芳香——一種名貴油膏的香味——由心而發。

參考文獻[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維基語錄連結: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電視劇對白 - 遊戲台詞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