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仁宇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黃仁宇(1918年—2000年1月8日),歷史學家、中國明史專家,以「大歷史觀」的倡導者之名而為世人所知。

摘錄[編輯]

  • 蔣介石是一個大冒險家。[1](《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
  • 歷史學家不能自由創造人物,把他們的生命小說化,以求故事精彩動人;也無法採取藝術家的美學角度;也不可能展現新聞人員的當場見識,觀察到歷史形成的過程。但這並非說歷史學家的生活就非得無聊不可,他可以用延展或壓縮的時間段落,來探討過去的事件;他可以建立一個宏觀的的視野,或是以許多細節來描述單一事件,他可以理出一個獨立事件,或是比較不同的事件;他可以依循他筆下主角和女主角的邏輯,呼應他們的情感,或是揭露並駁斥他們的立場;他可以稱讚無名小卒,推翻既定的主題。歷史學家可以是工匠、技師或思想家。就我的情形而論,我必須像學徒一樣,先通過前兩個階段。 不過,無論我想多謙虛,如果我想在這個領域上有所貢獻,就不可能避開最後一個階段,我的主題迫使我必須如此。-黃仁宇,《黃河青山:黃仁宇回憶錄》,台北:聯經,2004,頁175。
  • 明代張瀚所著的《松窗夢語》中,記載了他的家庭以機杼起家。中外治明史的學者,對這段文字多加引用,以說明當時工商業的進步及資本主義的萌芽。其實細閱全文,即知張瀚所敘其祖先夜夢神人授銀一錠、因以購機織布云云,乃在於宣揚因果報應及富貴由命的思想。姑不論神人授銀的荒誕不經,即以一錠銀而論,也不足以購買織機,所以此說顯然不能作為信史。同時代的書法家王世懋,在《二酉委談》中提到江 西景德鎮燒造瓷器,火光燭天,因而稱之為「四時雷電鎮」。當代好幾位學者據此而認為此即工業超時代發展的徵象。實則王世懋的本意,是在於從堪輿家的眼光出發,不滿當地居民穿鑿地脈,以致沒有人登科中舉;而後來時局不靖,停窯三月,即立竿見影,有一名秀才鄉試中試。——黃仁宇《萬曆十五年·自序》
  • 當一個人口眾多的國家,各人行動全憑儒家簡單粗淺而又無法固定的原則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創造性,則其社會發展的程度,必然受到限制。即便是宗旨善良,也不能補助技術之不及。——黃仁宇《萬曆十五年·李贄:自相衝突的哲學家》

注釋[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