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马克思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张马克思的肖像

卡尔·亨利希·马克思(Karl Heinrich Marx,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德国政治哲学家及社会理论家,马克思主义创始人。

语录[编辑]

  • “一个社会即使探索到了本身运动的自然规律,……--它还是既不能跳过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发展规律。但是它能缩短和减轻分娩的痛苦”——《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版序言》
  • 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之条件。
  • 最好是把真理比做燧石,——它受到的敲打越厉害,发射出的光辉就越灿烂。
  • 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
  • 一步实际运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
  • 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
  •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 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
  • 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 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
  • 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
  • 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 友谊像清晨的雾一样纯洁,奉承并不能得到它,友谊只能用忠实去巩固。
  • 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方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
  • 时间是人类发展的空间。
  • 劳动创造世界。
  •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 你能否对你的朋友守信不渝,永远做一个无愧于他的人,这就是你的灵魂、性格、心理以至于道德的最好的考验。
  • 友谊之舟在生活的海洋中行驶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有时会碰到乌云和风暴,在这种情况下,友谊应该受到这种或那种考验,在这些乌云和风暴后,那么友谊就会更加巩固,真正的友谊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放射出新的光芒。
  • 人的生活离不开友谊,但要得到真正的友谊才是不容易;友谊总需要忠诚去播种,用热情去灌溉,用原则去培养,用谅解去护理。
  • 如果斗争是在极顺利的成功机会的条件下才着手进行,那么创造世界历史未免就太容易了。
  • 书是我的奴隶,应该服从我的意志,供我使用。
  • 不学无术,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人,都无所帮助,也不会带来利益。
  • 任何时候,我也不会满足,越是多读书,就越是深刻地感到不满足,越感到自己知识贫乏。科学是奥妙无穷的。
  • 在科学的入口处,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必须提出这样的要求:这里必须根绝一切犹豫;这里任何怯懦都无济于事。
  • 人只有为自己同时代的人完善,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他才能达到自身的完善。
  • 历史把那些为了广大的目标而工作,因而使自己变得高尚的人看作是伟大的人;经验则把使最大多数人幸福的人称赞为最幸福的人。
  • 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3月15日名言
  • 科學決不是一種自私自利的享樂。有幸能夠致力於科學研究的人,首先應該拿自己的學識為人類服務。
  • 新闻出版自由不会造成『变动的局势』,正如天文学家的望远镜不会引起宇宙系统的变动一样。——《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笫81页
  • 人只有为自己同时代人的完善,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他才能达到自身的完善。9月16日名言
  • 生活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到达彼岸。6月30日名言
  • 人的价值蕴藏在人的才能之中。
  • 万事开头难,每门科学都是如此。
  • 没有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是泡影。——《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4页
  • 难道我们要求别人给自己以言论自由,仅仅是为了在我们自己的队伍中又消灭言论自由吗?——《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474页
  • 一切节省,归根到底都归结为时间的节省。
  • (法国封建制度下的)小農自己不能代表自己,必須要由別人來代表他們,代表他們的人必須同時是他們的主宰,是高高在上、不受限制的政府權力,從上面恩賜給他們陽光和雨水。——《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 良心是由人的知識和全部生活方式來決定的
  • 沒有無權利的義務,也沒有無義務的權利。
  • 哲學家們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解釋了世界,但重點在於:改變它!12月10日名言
原文:The philosophers have only interpreted the world, in various ways; the point is to change it.
  •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 审查制度,就像奴隶制一样,永不可能合法,即便它作为法律存在过一千多遍。——1842年5月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