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與地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天與地》是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無綫)2011年播出的時裝電視劇,由林保怡陳豪黃德斌佘詩曼邵美琪領銜主演,監製為戚其義。全集共30集,每集1小時(最後2集同一日播出),播出日期是2011年11月21日至2012年1月1日。

語錄[编辑]

  • Dr. Dylan(Joe Junior):「往事是要來回味的,不是要來逃避的。」
  • 劉俊雄(林保怡):「各位香港人,我是5號候選人劉俊雄。今晚我不是想跟大家說甚麼政綱,不是要叫喊甚麼口號,我是想說一個事實給大家聽:無論香港或世界任何一個地方,政治世界就是骯髒的世界,從政手段就只有卑鄙、奸詐;除了這樣,就只有更卑鄙、更奸詐!大家如果想得到公義,我可以告訴大家,一個公義的人絕對也不可能幫你達到目的。你們不要再自己騙自己──你們只可以依靠一些自私的人,當那些自私的人得到他得到的東西,他滿足了之後,他才會站出來為你們爭取你們所想的。這個世界就是這麼醜惡,我們要面對現實,我們才可以走我們的路!大家站出來看看我們的世界,這一個就是我們的世界,這一個就是我們的選擇!」
  • 劉俊雄(林保怡):「我搞了這麼多年運動,我這個名字又算得上是甚麼?香港人最擅長是什麼?就是善忘──那些人除了錢之外,甚麼都忘記了:忘記身邊所有的一切,忘記那些舊樓、忘記那些碼頭,忘記曾經在街上喊過的口號。所以我這個名字,哪有人會記著?」
  • 鄭振軒(黃德斌):「每一個人都有他想做的事,而每一件事都有它的理由,這些理由你不可能要你身邊所有的朋友都接受, 如果因為他人的期待加上自己的交代,到頭來,就算你維繫到朋友在身邊,你也可能會失去自己。」
  • 江兆泉(劉丹):「一個愚蠢的人,無論他當好人還是壞人,對人和事的影響都不會太大;但如果是一個聰明人,他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就是當好人。要是他走相反的路,他會越踩越深,回不了頭──不僅是他自己,連他身邊的人也回不了頭。」
  • 江兆泉(劉丹):「人並不是不懂得從錯誤中學習,但得看看那個人認不認為自己做錯!」
  • 翁卓樺(金燕玲):「一個做生意的人,『荷包』是要來裝銀紙,不是要來裝廉恥。」(第24集)
  • 葉梓恩(佘詩曼):「我們做人生活已經有太多的挫折,我們的生命不應該有這麼多的妥協。」
  • 葉梓恩(佘詩曼):「酒有時候是給你提神,不是給你喝醉的。」

第7集[编辑]

  • Dr. Dylan(Joe Junior):「你睇吓我地呢個世界,睇下我地呢個城市係乜樣!除咗錢呢個字之外,我地已經分辦唔出是非黑白,我地每個人都被環境訓練到,好似倒模出嚟咁。鍾意食同一樣既­嘢、鍾意同一樣既電視節目、支持同一種政治既立場,信奉同一種生老病死做人既方式。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你看看我們這個世界,看看這個城市是甚麼樣子!除了「錢」這個字,我們已經分辨不出是非黑白──我們每個人都被環境訓練得像倒模出來似的:喜歡吃同一樣的東西、喜歡同一樣的電視節目、支持同一種的政治立場、信奉一種生老病死的做人方式。這個城市正步向死亡!你知道嗎?
  • Dr. Dylan(Joe Junior):「獨立既精神、抗拒建制、自由、愛、勇往直前,其實何止係 Rock & Roll ,乜我地做人唔係本來就應該係咁既咩?」
獨立的精神、抗拒建制、自由、愛、勇往直前,其實何止是 Rock & Roll ,我們做人不是本來就應該這樣嗎?

第25集[编辑]

  • 翁卓樺(金燕玲):「是的,人是要成長的。但是學會聰明一點,不表示就會變得更現實。」

第29集[编辑]

  • 葉梓恩(佘詩曼):「當所有人都話我地既城市被邊緣化之後,我地會覺得沮喪、失望、悲哀,但我地從來都冇去諗,所謂既邊緣化,係因為我地依附係一個主流既價值觀入便。」
當所有人都說我們的城市被邊緣化之後,我們會覺得沮喪、失望、悲哀,但是我們從來都沒去想,所謂的邊緣化是因為我們依附在一個主流的價值觀裏。
  • 葉梓恩(佘詩曼):「和諧唔係一百個人講同一說話,和諧係一百個人有一百句唔同說話之餘,又互相尊重。」
和諧不是一百個人在說同一番話,和諧是一百個人有一百句不同的說話的同時,又互相尊重。

第30集[编辑]

  • Rico(戴耀明):「無錯,大家而家聽到既嘭嘭聲,就係強權同制度下既代表,響建制下既當權者。佢地最恐懼既就係佢地管治既人唔聽話。但是係外面既人有自己既諗法,有自己既主張;但係rock & roll既精神,就係講獨立既精神。我地每一個人都係自己既主人,我地每一個人都有權主宰自己既路黎行架!雖然今晚呢個show可能係非法進行,但係我地唔會就咁屈服。Rock & Roll never die!Rock & Roll never die!Rock & Roll never die!」
沒錯,大家現在聽到的「嘭」、「嘭」聲,就是強權和制度下的代表、在建制下的當權者。他們最恐懼的就是他們管治的人不聽話。但是,外面的人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主張;Rock&roll的精神,就是獨立的精神。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主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權主宰自己的路來走!雖然今晚這個表演可能是非法進行,但我們不會就此屈服。搖滾永遠不死!搖滾永遠不死!搖滾永遠不死!
  • 葉梓恩(蔣家旻):「為甚麼人長大了以後,就要這麼多妥協、這麼多考慮?這麼多理由去面對現實,才叫『正常』嗎?」
  • 葉梓恩(佘詩曼):「我們一生中總會做個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決定,而我們也總會試過問自己:『如果?』如果,這一個決定,我當日是做了另一個選擇的話,今天的我還不會是一樣。不同的決定,會走出不同的路,但我相信:到最後,他們都會在同一個終點出現──我相信。」

其它

  • 男人要不是用下半身來思考問題的話,你又怎能看到,中國歷史上有那麼多的太監都那麼奸詐呢?就是他們被逼要用腦子來思考啊。
  • 人是向前看,所以眼睛才长在前面。
  • 如果一个人为了利益去做一件事,那他当然是为了自己而做;但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自己良心好过些而做,那也算为了自己而做。
  • Dr.Dylan :現在的年輕人喜歡唱K,,音樂對現在的人來說,只屬於“情歌”這兩個字,我不介意我喜歡的那種音樂會不會消失,我是介意這種音樂的背後所代表的沒有人再覺得 有沒有價值。
  • 如果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想頭腦清醒,那就不會有酒的存在了。信我吧,如果可以重新選擇的話,你還是會選擇遺忘。因為通常頭腦太清醒的人,都是不大快樂的。
  • 對其他人,你可以假,但是做人,一定要對自己老老實實。你說過謊,你可以當沒說過:你扇了別人一巴掌,擦擦手,你可以當沒扇過;但你吃了人,就是吃了,他在你獨自裡 面。
  • 人是很奇怪的動物,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但是又會互相影響,然後在不知不覺中成長,改變,成長,再改變。但是每個人改變的方向都不一樣,走的路也不一樣。有人會選擇積極向上發奮圖強,有人會選擇開開心心馬馬虎虎就行。以前熟悉的好朋友,到了今時今日,會變成一個你曾經熟悉的陌生人。
  • 人會變,整個世界也正在改變。但是難道要接受人會改變,就不再去執著他原本是一個怎樣的人嗎?如果連我們也放棄去堅持去關心,那我們將來怎麼樣對下一代說?怎麼樣去面對這個每一秒都在改變的世界?人是很奇怪的,始終也要無可奈何地去接受“改變”這一個事實。
  • 我們做人有時就是這麼奇怪,在風平浪靜順境的日子裡,你不會覺得身邊需要什麼人。但是當你生活出現問題,你才會感到害怕,覺得自己好像只剩下一個人。但其實在你身邊的人,不管是家人也好,朋友也好,他們在就是在,根本沒離開過你。所以無論你需不需要他們,他們根本一直就在你身邊。
  • 你口口聲聲說沒人能給你答案,所以你不想去麻煩別人,但是正因為你不開口,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你的問題是什麼。所以,試問你一口咬定他們沒有答案,這又公平嗎?嘗試去接受別人的幫忙,信任其他人可以幫助你,這並不表示你就變成了一個弱者,因為你能夠令他們有機會這樣做,對他們來說,可能才是一種幸福。
  • 這個世界不僅不是個個都會說真話,更多的是,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聽真話。
  • 黎明出現之前的黑暗,是每個晚上最陰沉,人性最脆弱的時刻。上主曾經向義人提點過,每晚的三點鐘,就是撒旦最狂妄,最肆無忌憚的時候。光明和黑暗本來就是一線之隔,正如 撒旦墮落之前本來就是替上主眷顧大地萬物的天使長。善與惡,一切只在乎一念之間。亦證明耶穌在被捕之後,他最忠誠,最忠厚的信徒伯多祿,在雞啼之前,為了否認自己是上主 的信徒而撒了三次謊。人性的良知本來就是最脆弱,最不堪一擊,最容易為撒旦所擺佈。一個人,雖然只是簡簡單單撒了三次謊,已經足以背叛人性本來最真善美的一面。
  • 一個謊言說多了,最後還是會有人相信的。
  • 鼓佬獨白:你當然以為我不知道,台上的吉他手通常是最搶眼的一個。後​​來我故意跑去學打鼓,因為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吉他手在台上雖然走在最前,最搶眼的是他,但鼓手完全控制所有的節拍。他打得慢的時候你要隨著他慢,他打得快的時候儘管你心裡多不願意也得跟隨他。
  • 一個愚蠢的人,無論他做好人或壞人,對人和事的影響都不會太大。但如果是一個聰明人,他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就是做好人。如果他走相反的路,他會越踩越深,回不了頭,不僅是他自己,連他身邊的人也回不了頭。
  • 香港人最擅長什麼?就是善忘。那些人除了錢之外,什麼都忘記了。忘記身邊所有一切,忘記舊房子,忘記碼頭,忘記曾經在街上喊過的口號。
  • Branda,其實我從你身上學到一點,就是當老闆的不必要懂,知道誰懂以及誰懂得解決問題才是最重要的。做老闆嘛,只要發出指示,無需理會過程,結果才是最重要。對不對?
  • 当一个人眼前的路充满了可能性,这个人不可能视而不见。
  • 一个人如果做大生意,他的钱包是用来装钱,不是装廉耻。
  • 有一天我经过一个新楼盘,看见一只流浪狗险些被车撞死。很显然那只狗是建工地的时候,人家抓它来看门。我心想,其实我们这些打工的就是那只狗,你有用的时候,他会把你喂饱,当你失去利用价值,他们就抛弃你。
  • 你不知道吗?穷人最想伴着有钱人,有钱人最想伴着官。我可能赚钱没有你那么多,但我有的是权,有很多工商政策,我都有份投票。所以我不是来白吃白喝,而是外面那些有钱人怕我不来吃吃喝喝还差不多。
  • Hazel:一個城市越是發達,日與夜的界線越是模糊。但我們作為一個人,無論在這個“通宵營業”的世界裡生活了多久也好,我們還是很自然地追逐清晨的陽光作為新一天的開始。你可以說這是我們動物的本能,但我寧願相信,這種是我們每一個人毋須人教,而自自然然懂得的一種生存哲學。在路上,未必每一個人都懂得向前走,但無論怎麼樣,只要陽光再一次在地平線上出現,代表新的一天又來了。我們有權對自己說,不要介意以前的路走得怎麼樣,一切嘗試重新再來。即使結果不可能盡如人意,但至少我們可以為自己,擁有重新起步的這一股勇氣而驕傲。
  • 鼓佬對Emma:“凡事要有節制,喝酒得要知道該喝多少,傷心也得知道該傷心到什麼時候。”
  • 泉叔:路難走,走的人固然辛苦。但是不用走,在旁邊看的人,也沒幾個人願意這樣做。
  • Dr.Dylan:你知不知道每一個人,在他生命第一次接觸的音樂是什麼?是在他媽媽的肚子裡面,所聽到的心跳聲。所以現在你叫我形容音樂是什麼,我可以告訴你,音樂就是生命。
  • 鼓佬:你不覺得這個城市,不歡迎好人嗎?向記者說一些動聽的話,在名人專訪裡真情流露,大家都只是接受偽善的人。反而好人,他們會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