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愛總動員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追愛總動員2005–至今)美國的情境喜劇影集,在CBS電視台播放。故事描述在2030年,一位男子泰德莫斯比對他的子女訴說他年輕時期是如何遇見他們母親的故事。故事內容包括其他的朋友。

Season 1[编辑]

Pilot [1.01][编辑]

[第一幕,2030年][1.01]
未來的泰德: 孩子們,我要跟你們講一個很瘋狂的故事,關於我怎麼遇見你們母親。
泰德的兒子: 我們被懲罰還是怎麼了嗎?
未來的泰德: 不。
泰德的女兒: 爸,這要很久嗎?
未來的泰德: 沒錯。25年前,在我當爸爸之前,我有不一樣的生活...

[泰德剛遇見羅賓]
未來的泰德: 那就像是某些老電影的情節,一位水手看見舞廳另一端的女孩,他轉身向他的朋友說「看到那個女孩了嗎?我有一天要娶她回家」
泰德: 嘿,巴尼,看到那個女孩了嗎?
巴尼: 喔~耶~一看就知道她很騷。過去打招呼啊。

Purple Giraffe [1.02][编辑]

泰德: [正在談論有關羅賓的事] 她想要隨興一點...好哇,我也可以隨興一點。我要超級隨興(I’m gonna be a mushroom cloud of casual.[mushroom cloud:核爆後的蘑菇雲,指超級])。你們知道嗎?這是個遊戲,雖然我想要跳過中間過程直接進入最後大結局。但是你不加入這個遊戲永遠沒辦法知道結局。
馬修: 所以你會約她出來嗎?
泰德: 當然,不!我不能約她出來因為我如果這麼做,我就是在追她。那我要怎麼約她出來,又不像是在約她出來呢?
莉莉: 你嗑藥了嗎?

莉莉: 嘿,我只是坐在這裡,戴著我的戒指。我漂亮的戒指。感覺身上不應該繼續穿著其他東西。就像是...我的上衣。我有不想繼續穿我的衣服。或是不穿內衣。喔,對了,我沒有穿內衣。
馬修: [暫停工作並且看著莉莉] 你沒穿內衣?
莉莉: 都脫光了
[鏡頭轉向泰德]
泰德: 欸,放尊重一點。

Sweet Taste of Liberty [1.03][编辑]

泰德: 事情是這樣,我的朋友,他拿空的行李箱到機場假裝旅行其實是去把妹妹,然後我們就這樣跟著她們到費城。就這樣,這就是事實經過。
機場員警: 哪有人這麼無聊。
泰德: 他就是這麼無聊。[對巴尼說] 告訴他們你就是這麼無聊。
巴尼: ...我們是國際商人!

巴尼: [在派對上] 你曾經躲到後面然後摸那個嗎?
在自由鐘工作的人: 一直都是啊
巴尼: 那你有把頭放進去過嗎?
在自由鐘工作的人: 有啊
巴尼: 那你有舔過它嗎?
在自由鐘工作的人: 沒有,我從來沒舔過。
巴尼: 我敢賭從來沒有人曾經舔過自由鐘。如果真有人這麼做,我敢說那將會是,什麼字去了?傳~等等~奇。

Return of the Shirt [1.04][编辑]

巴尼: 鼻屎。
泰德: 你好,巴尼。
羅賓: 巴尼給我五十元要我在報導的時候說一些蠢話。
巴尼: 才不是什麼蠢話咧。鼻屎。
羅賓: 但是我才不會這麼做。我是新聞記者。
巴尼: 什麼?新聞記者?你只不過是在新聞結束的時候做一些花邊消息而已。老人,嬰兒,猴子。這才不是什麼新聞記者。這只是些尿布會包的東西而已。
羅賓: 告訴你,我的老闆要我去...市政廳。
莉莉: 市政廳!大人物小姐!
羅賓: 所以我才不會為了五十元說「鼻屎」,這會損害我的升遷。
巴尼: 當然不會。因為你會說「乳頭」,這個值一百元。[勾勾手指] 掉入我的陷阱吧。

[泰德又再一次跟娜塔莉提分手]
娜塔莉: [朝泰德丟一些義大利麵]我不是那個人?!
泰德: 我,我很抱歉。我以為這是很成熟的舉動,我...
娜塔莉: 今天是我的生日
泰德: 對,我知道這剛好...
娜塔莉: 這是我的生日,然後你跟我說我不是那個人?!
泰德: 這又沒什麼大不了。這很奇怪,就像是你沒中樂透一樣...
娜塔莉: 喔,所以跟你約會就像是中了樂透?[泰德結巴的說]那問題是什麼?
泰德: 我沒辦法解釋
娜塔莉: 試試看啊!
泰德: 嗯,這難以形容。
娜塔莉: 喔,所以我難以形容?
泰德: 不不不,難以形容表示難以解釋。
娜塔莉: 所以我很笨囉?
泰德: 這是怎麼回事?
娜塔莉: 怎麼回事?你以前在我生日的時候用電話答錄機跟我分手。我花了三年才忘記你,又被你騙出來約會,然後你就可以在三個星期後跟我分手,而且又是在我生日的時候!?
泰德: 不不,這就像是...就剛好...剛好是
娜塔莉: 什麼?!
泰德: 我現在剛好有點忙。
未來泰德: 還記得娜塔莉曾說過...
娜塔莉: [回到酒吧的畫面] 我30分鐘後要去上奇拉瑪佳課。
未來泰德: 原來奇拉瑪佳不是什麼瑜珈。而是一種以色列的搏擊防身術。
[娜塔莉扁了泰德一頓]

Okay Awesome [1.05][编辑]

巴尼: 泰德,穿上你的外套,我們要走了。
泰德: 發生什麼事? 那個,你在糾纏的辣妹?
巴尼: 那是我堂妹萊絲莉。
泰德: 什麼!?[開始笑]
巴尼: 不不不,這不好笑,泰德。這不會成為我們接下來幾個月不停談論的笑話。這也不是什麼「還記得那次你糾纏的辣妹嗎?」不!而且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斜體」[巴尼用手勢比出斜體的形狀] 今晚什麼都沒發生!

莉莉: 嘿.
羅賓: 嘿.
莉莉: 馬修從我們的派對逃跑了。妳可以讓我進去嗎?我要進去殺了他。
羅賓: 事實上連我自己都進不去了。我真像傻瓜。我才被認出來一次,我就以為我像是茱莉亞羅勃茲一樣。我根本不是什麼VIP,我也不是什麼IP,我只是個小小的P坐在路邊而已。
莉莉: 你知道嗎?我把路邊的小P看的比茱莉亞羅勃茲還重要。
莉莉: [想了幾秒] 我想我知道我們要怎麼進去了。跟著我做。[走到隊伍最前面並且露出胸部給保全看]

Slutty Pumpkin [1.06][编辑]

莉莉: 沒人會記得什麼鬼選票。
馬修: 多麼可悲的觀點,我們怎麼可以忘記在政治史上最動盪的一課。
莉莉: [裝成鸚鵡的聲音] 可悲的觀點。呱! 好吧,波莉得上廁所了。
馬修: 又要上?
[馬修跟著莉莉去廁所]
泰德: 你要去哪?
馬修: 這是...很精緻的服裝。

羅賓: 你是怎麼做到的,泰德?你是如何坐在這裡整個晚上,非常冷,而堅持相信你的南瓜妹會出現?
泰德: 恩,大概是因為喝醉了。聽著,我知道我一生所愛不太可能神奇的穿著南瓜裝在門口出現,尤其是在凌晨2:43的時候。但是這裡看起來是不錯的地方,而且你知道,可以坐著等。

Matchmaker [1.07][编辑]

莉莉: 只要冷靜一點,不要泰德去(Ted-out)在那上面。
泰德: 你剛剛是用我的名字當作動詞嗎?
巴尼: 喔,對啊,我們常常在你背後使用。「泰德去(Ted-out)」指的是「想太多」。還有「泰德上(Ted-up)」。泰德上指的是「想太多造成結果很糟」。我可以造句「比利泰德去(teded-up)當他試著...」
泰德: 好了,我知道了!

羅賓: 所以那到底是什麼? 一隻蟑螂還是老鼠?
莉莉: 那是蟑螂鼠!
羅賓: 什麼?
莉莉: 那是結合兩種物種的變形動物。就像是一隻蟑螂加上老鼠,你知道...
巴尼: 在平衡木上有十隻腿的物種在跳恰恰?

The Duel [1.08][编辑]

[回憶畫面]
馬修: 要是莉莉和我結婚了...那誰可以得到這間公寓?
泰德: 哇~這真是困難。你知道誰能解決這個問題嗎?
馬修: 誰啊?
泰德: 未來的泰德和未來的馬修。
馬修: 真的欸,就讓他們去處理吧。
[現在]
泰德: 該死,過去的泰德!

[莉莉在病房裡看著泰德和馬修]
莉莉: 到了星期一我一定要跟我幼稚園的班上講,千萬不要拿刀子跑來跑去,因為我的未婚夫就是這樣刺穿我的身體!
馬修: 恩,公平地說,其實並沒有刺穿。
莉莉: 我很抱歉,現在是在討論你刺傷我的程度嗎?

Belly Full of Turkey [1.09][编辑]

羅賓: 我是加拿大人,還記得嗎? 我們在十月慶祝感恩節。
泰德: 喔,對喔,我忘了。你們是奇怪的人,而且會把out發音成oot。
羅賓: Y你們美國人領導世界的槍枝暴力;你們的健保系統倒閉過,而且你的國家幾乎對每個重要議題意見都不一樣。
泰德: [眨眼] ...你們把警察叫作騎警。

泰德: 巴尼。
巴尼: 恩,怎麼了?
泰德: 你有簽到表?別人怎麼沒有?
巴尼: 是喔,那又怎樣?[泰德搶過那張紙] 嘿!那是我的隱私!
泰德: "法院執行的社會服務令"??
羅賓: 喔,老天,你被告了? 你做了什麼?
巴尼: 那是我的私事!
[回憶畫面中巴尼在路邊小便]
巴尼: 那是不公平的處罰,只因為那座牆剛好是法院的教會!
泰德: 你尿在教會的牆上?
巴尼: 我尿在小巷裡,只是那裡剛好有座教堂,因為我喝醉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
泰德: 你果然是個惡魔!
羅賓: 世界又恢復正常了!

The Pineapple Incident [1.10][编辑]

馬修: 你還好嗎?
泰德: 當然,怎麼了嗎?
馬修: 呃...我不知道。因為你的夢中情人跟一個億萬富翁約會。
泰德: 好吧,首先呢,他是百萬富翁。然後,她才不是我的夢中情人,我們只是朋友。聽著,我們在一起不是件好事。我...我是說,我希望穩定的關係,她在尋找...[巴尼開始打盹]
巴尼: 什麼...?? 你說完囉?? 太好了。看看四號桌那邊,看到最後面那個小正妹嗎?她長得很小隻,但是胸部很大,我超愛這種。她就像是半個胸部。. [對泰德使眼色] 我們走吧。
泰德: 好哇,那要說什麼?我們的開場白是什麼?
巴尼: 是,恩... 「爸爸回家了」
泰德: 爸爸回家了?
巴尼: 對啊!
泰德: 好吧,你...你要現在我們去那邊,然後對那些女生說「爸爸回家了」。你想清楚了嗎,巴尼?
巴尼: 恩...對, 我想清楚了

泰德: 為什麼那個叫作「卡拉OK」? 是不是一個叫做「卡拉‧OK」的女人發明的? 我現在在思考這個。

The Limo [1.11][编辑]

馬修: 看看我們,搭著禮車逛街,吃著熱狗...我們就像是總統一樣。

泰德: 你不是....莫比,對吧?
假莫比/艾利克: 誰啊?
羅賓: 那個音樂家,莫比。
假莫比/艾利克: 喔,我不是。
巴尼: 那為什麼你在我們喊莫比的時候你走過來?
假莫比/艾利克: 喔,我以為你們在喊東尼。
泰德: 所以你叫作東尼?
假莫比/艾利克: 不是。

The Wedding [1.12][编辑]

[馬修和莉莉正在吵有關婚禮的事]
馬修: 我只是說這也是我的婚禮,我也有發言權
莉莉: 但是我是新娘,所以我贏了。
馬修: 但是我以為結婚不是應該兩個人平等的分享她們的生活?
莉莉: 是沒錯,但是因為我是新娘,所以我贏了。

[莉莉在酒吧看到巴尼在試圖搭訕克勞蒂亞,克勞蒂亞因為史都華取消婚禮而相當沮喪]
莉莉: 克勞蒂亞明天就要結婚了,所以幫個忙,只要讓我看到你跟她呼吸同樣的空氣,我絕對會用力的捏你像花生一樣的睪丸,用力捏到你的眼睛爆炸,然後像葡萄乾一樣塞進去。
巴尼: 等等,你是說我的眼睛還是我的睪丸?
莉莉: [想了一下] 兩個都要!

Drumroll, Please [1.13][编辑]

莉莉: [泰德走出房間] 嘿,你昨晚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泰德: 我過了一個最神奇的夜晚。
馬修: 告訴我!是蛋糕吧。我吃過最棒的蛋糕。說實話,我的胃就像是在跟我說「嘿,老兄,我不知道你在吃什麼因為我沒有眼睛;但是這太棒了,所以繼續送進食道吧」
莉莉: 對啊,我知道,我的胃就像是說「女孩,我知道我們相處得不是很好,但是這個蛋糕...」

維多利亞: 為什麼我們不要...只跳舞。然後度過這個愉快時光。然後就結束,不再見面。
泰德: 除非...
維多利亞: 不,沒有除非。不寄電子信,不打電話,甚至連名字都不要知道。今晚,我們會製造一個最棒的記憶而且不會被破壞。等到我們老了滿頭白髮,我們回想這個時刻,這會是最棒的時刻。
泰德: 哇喔,好啊,我加入。
維多利亞: [熱情地說] 太好了!
泰德: 我想,嗯,我們需要用假名?
維多利亞: 嗯,你可以叫我奶油罐(Buttercup)。 [泰德跟維多利亞握手]
泰德: 很高興認識你,奶油罐。我叫做藍道·卡利森[維多利亞笑了] 哇喔,這太令人興奮了。我們永遠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巴尼: [牽著一個伴娘的手] 嘿泰德,泰德,泰德,看看!我弄到一個伴娘,泰德,泰德,聽著,泰德!這是第二漂亮的伴娘!泰德,聽著,看看這邊,再見,泰德。
泰德: [對維多利亞說] 我本名叫做泰德。
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

Zip, Zip, Zip [1.14][编辑]

馬修: [對著泰德說] 整整兩天?
莉莉: 哇喔,你的房間一定聞起來像是猴子窩。

巴尼: [兩人在玩雷射槍遊戲] 不要逞英雄,舍巴斯基!
羅賓: 我在另外一邊等你。
兩人: [準備好] 啊啊啊!!
[兩人都被攻擊]
巴尼: 該死!你要去吃椒鹽餅嗎?
羅賓: 好啊。

Game Night [1.15][编辑]

維多利亞: 我以前只交過兩個男朋友。
羅賓: 假正經!
維多利亞: 呃,我說的是認真的交往,我當然也約會過幾個人。
羅賓: 真淫蕩!

維多利亞: 我來說我最丟臉的故事。
馬修: 耶!維多利亞,開始說吧。
維多利亞: 好,這個故事包括「真心話大冒險」還有一瓶棉花糖口味的冰淇淋,而且這是發生在我爺爺的退休俱樂部裡面的熱水池。
未來泰德: 孩子們,我跟你們說過很多不適合的故事,不過這個故事我絕對不會說。不過不用擔心,這個故事也沒這麼棒。
馬修: [直瞪著維多利亞] 這是我聽過最棒的故事!

Cupcake [1.16][编辑]

莉莉: [試穿婚紗] 喔,這件婚紗絕對可以上我在婚禮當天晚上找到人上床。

泰德: 所謂的長距離交往是青少年在上大學之前的暑假為了騙上床的謊言。

Life Among the Gorillas [1.17][编辑]

比爾森: 帥氣領帶!牛排醬!
其他同事: 喔喔喔,牛排醬!!!
[馬修看他自己的領帶]
巴尼: 馬修,過來。你的領帶是牛排醬。意思是A1(牛排醬的品牌)瞭了嗎? 趕快記起來。
比爾森: 好,艾利克森,我們開始吧。現在是凌晨兩點,外面正下著雨「叮咚」,什麼,門鈴響了? 喔,潔西卡·艾巴只穿著一件風衣而底下什麼都沒穿,等等,「叩叩」,有人敲了你家後門。
馬修: 我家沒有後門。
比爾森: 喔,老天。竟然是潔西卡·辛普森,這兩個潔西卡,你要選哪一個,開始?
馬修: 好吧,嗯,我訂婚了。
其他同事: 你未婚妻不在家,你要選哪一個,開始!
馬修: 可是我還是訂婚關係啊
比爾森: 好吧,你未婚妻被公車撞死了,你要選哪一個,開始!

[馬修和莉莉在酒吧談話]

馬修: 我想要給你硬件。
莉莉: 硬件?你已經給我硬件了,你有很棒的硬件,馬修,我愛你的硬件。
馬修: 莉莉,你是我認識最棒的女人,你值得更大的硬件。
莉莉: 你的硬件已經夠大了。你也許不清楚,馬修‧艾利克森,但是你已經有很~大~的硬件了。[莉莉離開]
[馬修附近的女性轉過頭來看著馬修的下面]

Nothing Good Happens After 2 A.M. [1.18][编辑]

小女孩: 你有未婚夫嗎?
莉莉: 馬修昨天來過,我剛教他們未婚夫這個詞。
羅賓: 喔,不,我沒有未婚夫。
小女孩: 那你跟誰住在一起?
羅賓: 恩,事實上,我有五隻狗。
小女孩: 你不會覺得孤單嗎?
羅賓: 不,因為我有「五」隻狗。
小女孩: 我奶奶有五隻貓,但是她還是覺得很孤單。
羅賓: 恩,對,不過那是貓,我不是什麼可憐的貓女人,不過我不是說你奶奶是什麼可憐的貓女人--其他人有問題嗎?
小男孩: 你是同性戀嗎?
羅賓: 不,你是嗎?老天。並不是每個一個人住的單身女性都是同性戀。

山帝‧瑞文: [對著羅賓] 我們應該做愛。
羅賓: 什麼?
瑞文: 為什麼不?我們都單身,而且都這麼有吸引力,我們也很擅長性愛。至少我知道我很擅長,至於你如果不擅長的話,別擔心,我會找法子。
羅賓: 哼,我一想到你那個像頭盔的頭髮一直撞牆就覺得很恐怖。我絕對不會跟同事有任何交往。
瑞文: 交往?誰說要交往了?我只是說做愛而已。做愛很爽。[他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張卡片] 上面是我的電話,任何時間都可以打給我。[開始播報新聞] 今晚有很多球隊在比賽...

Mary the Paralegal [1.19][编辑]

巴尼: [對泰德說] 你像清教徒一樣對賣淫有意見?老哥,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
馬修: 你真的這麼認為嗎?
巴尼: 喔,當然,我敢打賭就算是原始人也會給妓女一條魚當酬勞。
馬修: 啊哈,所以最古老的行業不就是漁夫了嗎?卡蹦,你輸了。

泰德: 瑪莉,我不能跟性工作者做愛。
瑪莉: 不,泰德,我是個律師助理。
泰德: 你是妓女。
瑪莉: 不,我是律師助理。
泰德: 不,你是妓女。
瑪莉: 不,我是律師助理。
泰德: [停頓一下] 你是個律師助理。

Best Prom Ever [1.20][编辑]

[莉莉因為無法進入紐澤西高中的舞會去聽到那個樂團的演出而感到焦躁不安。她想要聽從巴尼的建議偷闖入那個舞會。]
泰德: 你竟然聽從巴尼的建議,老天,你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
莉莉: 剩下九個星期就要結婚了,任何事情我都會說「好」
巴尼: [對著莉莉] 既然如此...
莉莉: 不,巴尼。

羅賓: [羅賓和莉莉穿得非常漂亮走出來] 好啦,你們覺得如何?
巴尼: [看了一下] 難看死了。
莉莉: 你以後會是個好爸爸。
巴尼: 你們穿得太正式漂亮了,你們會被笑死的。你們知道現在的小朋友都穿什麼嗎,穿得跟Ashlee或是Lindsay還有Paris一樣? 她們都穿得跟脫衣舞孃一樣。就像是「你家還是我家」。現在,小姐們,穿的放蕩一點!!

Milk [1.21][编辑]

女服務生溫蒂: 小心一點,這個盤子很燙。
泰德: 好啦,摸吧
莉莉: [摸了這個盤子] 啊!!,該死,這盤子還真燙!!

[莉莉跟泰德說明那個藝術課程並且會影響到她跟馬修的婚禮。]
莉莉: 人生中有些事情你知道那是錯的,但是你無法真的知道,只有在你真的嘗試這個錯誤之後你才會回過頭說「好吧,那真的是個錯誤」。所以,最大的錯誤其實是不去犯這個錯誤,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這是不是一個錯誤。所以,該死,我沒有做錯。我什麼都做過了,我的人生,我的愛情,我的事業,從來沒犯過錯誤。這樣你明白了嗎?
泰德: 我不知道,你說太多次「錯誤」了。

Come On [1.22][编辑]

[泰德和巴尼在圖書館試圖說服巴尼的朋友佩妮洛普讓他們了解祈雨舞]
佩妮洛普: 為什麼我要幫你?
巴尼: 拜託,我知道我們後來並沒有處的很好,但是我們的確有過感情。
佩妮洛普: 我們在你的車裡做愛過兩次然後你就把我甩了,這算哪門子感情。
巴尼: 兩次!
佩妮洛普: [大聲的說] 巴尼,我不能可,我是 [學生噓她]
巴尼: 小聲一點,好嗎?
泰德: 佩妮洛普,我真的需要在週末的時候下雨。
佩妮洛普: 為什麼?
泰德: 有個女孩-
佩妮洛普: 喔,又有個女孩了! 你知道祈雨的傳統是對自然的崇敬嗎?我不認為偉大的神會幫一個白人找人上床。
泰德: 但是我愛這個女孩!如果這個周末沒有下雨,她就要跟錯誤的人在一起了。
佩妮洛普: 這個錯誤的人,是個大渾球嗎?
泰德: 絕對是。
佩妮洛普: 像巴尼一樣嗎?
泰德: 像
巴尼: 嘿!
佩妮洛普: 你還搭訕我媽欸!
巴尼: 我們又沒正式交往!
佩妮洛普: [對泰德說] 我加入。

[泰德到了羅賓的公寓樓下,而外面正在下雨]
泰德: 羅賓!嘿!羅賓!喔,感謝老天你在家!
羅賓: 我的露營因雨停止了!
泰德: 我知道,我很抱歉。
羅賓: 這又不是你的錯。
泰德: 恩,這是,快下來吧!
羅賓: 外面在下大雨欸,你上來吧!
泰德: 不,你一定要下來!
羅賓: 為什麼?
泰德: 為什麼?因為我讓老天下雨!這就是我今天做的事情!這就夠了!我已經做完我的部分,現在,下來吧!!
羅賓: 我沒有換衣服欸,泰德,上來吧!
泰德: 我不會上去的,羅賓,我不會,你一定要下來!!
[羅賓在房裡看到泰德給他的藍色法國號,決定走下去。她打開門結果泰德就在門口。]
羅賓: 我正要...
泰德: 我知道 [泰德與羅賓接吻]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