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死神》(日语:『BLEACH』/ 『ブリーチ』),是日本漫画家久保带人的动漫作品。

單行本卷首詩摘錄[编辑]

  1. 《THE DEATH AND THE STRAWBERRY》(死神與一護)
    正因為我們看不見,那才可怕。──黑崎一護
  2. 《GOODBYE PARAKKET. GOODNITE MY SISTA》(再見了,鸚鵡;再見,我的妹妹)
    人們之所以能懷抱希望,是因為他們看不見死亡。──朽木露琪亞
  3. 《memories in the rain》(在雨中的回憶)
    如果我是那雨滴的話...
    那麼,我能夠像把不曾交會的天空與大地連接起來那樣...
    把某人的心串聯起來嗎?──井上織姬
  4. 《QUINCY ARCHER HATES YOU 》(討厭你的神射手)
    我們被彼此所吸引,像水滴一般,像行星一般;
    我們對彼此排斥,像磁鐵一般,像肌膚顏色一般。──石田雨龍
  5. 《RIGHTRAM OF THE GIANT 》(巨人的右手)
    如果手上沒有劍,我就不能保護妳。
    如果我一直握著劍,我就無法抱緊妳。──茶渡泰虎
  6. 《THE DEATH TRILOGY OVERTURE》(死神的序曲)
    沒錯,我們被無從選擇的無知與恐懼所吞噬,反而墜落那些沒有被踩中的東西才稱為命運的濁流之中。──浦原喜助
  7. 《THE BROKEN CODA 》(破碎的信息)
    我們不應該流淚,那對內心來說,等於是身體的敗北。
    那只是證明了我們擁有心這件事根本就是多餘的。──朽木白哉
  8. 《THE BLADE AND ME 》(斬月與我)
    一但生了鏽,就無法再使用了,要是無法再用,我就會碎裂。
    沒錯,所謂尊嚴其實跟刀是很像的。──斬月
  9. 《FOURTEEN DAYS FOR CONSPIRACY》(十四天的密謀)
    啊啊,我們就這麼睜著眼睛做著飛翔在天空的夢。──志波空鶴
  10. 《TATTOO ON THE SKY 》(天空中的刺青)
    我們伸長了雙臂……
    撥開雲層,直衝天際……
    雖然搆到了月亮跟火星……
    卻依然觸不到真相。──志波岩鷲
  11. 《A STAR AND A STRAY DOG 》(星星與野狗)
    於觸不到的獠牙上點火,
    就像不必仰望星星就能解決……
    就像不必喊破喉嚨就可以一樣。──阿散井戀次
  12. 《FLOWER ON THE PRECIPICE 》(岩壁之花)
    我們之所以覺得岩壁上的花很美,那是因為我們就站在岩壁上的緣故。
    不必害怕,因為我們像花一樣,腳步並沒有向外踩出去。──藍染惣右介
  13. 《THE UNDEAD》(不死)
    每捨棄自尊一次,我們就越像是野獸。
    每扼殺一顆心,我們就遠離野獸一步。──更木劍八
  14. 《WHITE TOWER ROCKS 》(撼動的白塔)
    淨罪之塔,吱吱作響…
    就像光一般,貫穿世界。
    背脊之塔,搖搖晃晃…
    不斷往下墜的是我們還是天空?──山田花太郎
  15. 《BEGINNING OF THE DEATH OF TOMORROW》(明日死亡的開端)
    我只是在練習如何對你說再見。──吉良 井鶴
  16. 《NIGHT OF WIJNRUIT 》(後悔之夜)
    不斷從天而降的太陽鬃毛,讓薄冰所留下的足跡都逐漸消失。
    不要害怕遭到欺騙,因為這世界就建築在欺騙之上。──日番谷冬獅郎
  17. 《ROSA RUBICUNDIOR , LILIO CANDIDIOR 》(比薔薇更紅,比百合更白)
    像血一般鮮紅。
    像骨頭一樣雪白。
    像孤獨一樣鮮紅。
    像沉默那樣雪白。
    像野獸神經那樣鮮紅。
    像神的心臟一般的雪白。
    像溶解出來的憎惡一般鮮紅。
    像冰涷的感嘆一樣的雪白。
    像吞噬夜晚的影子那樣鮮紅。
    像射穿月亮的嘆息那樣。
    雪白光輝 鮮紅散盡。──四楓院夜一
  18. 《THE DEATHBERRY RETURNS》(死神一護歸來)
    你的影子就像是……
    毫無目的的毒針一般…
    將我的去路給縫死。
    你的光芒就像是…
    輕柔地打在水塔的雷一般…
    斷絕了我的生命之源。──碎蜂
  19. 《THE BLACK MOON RISING 》(黑月升起)
    沒錯,不管是什麼,都無法改變我的世界。──黑崎一護(卍解)
  20. 《end of hypnosis 》(夢醒時分)
    會拿美麗比喻成愛的人,都是不知愛情真相的人。
    會把醜陋比喻成愛的人,都是熟知愛的驕傲者。──市丸銀
  21. 《BE MY FAMILY OR NOT》(成為我的同類)
    這世上的一切,都是為了將你趕盡殺絕。──平子真子
  22. 《CONQUISTADORES》(征服者)
    我們所處的世界毫無意義,
    而活在這裡的我們也沒有意義。
    沒有意義的我們還想著這世界,
    而明知道就算知道這件事情沒有意義本身,
    也是毫無意義的說。──烏爾奇奧拉·西法
  23. 《MALA SUERTE!》(惡運)
    我們是瀑布前的魚;
    我們是籠子裡的鳥。
    我們是吞噬波濤的殘骸、
    骷髏的錫杖、
    力量的奔流的鯨魚。
    我們是五支角的公牛、
    我們是噴火的怪物、
    號啕大哭的孩子。
    是啊,我們都中了…
    月光的毒啊。──斑目一角
  24. 《IMMANET GOD BLUES 》(神的藍調)
    你們這些人,全都去死吧。──葛力姆喬.賈卡傑克
  25. 《NO SHAKING THRONE》(不可動搖的王座)
    我們每個人,打從出生那一刻起就要邁向死亡。
    結束總是在…
    開始之前就已經存在了。
    如果說活著,是為了不斷學習認知的話,我們最後所知道的東西就是結束。
    等我們找到結束,完全認知這件事就代表…
    即刻死亡。
    我們必須嘗試理解某些事。
    無法超越死亡的人,那就更必須去理解某些事。──黑崎一護(虛)
  26. 《THE MASCARON DRIVE》(假面的力量)
    深深刺進我心裡的那個聲音,像是久久不歇的歡呼聲。──魯比·安特諾爾
  27. 《goodbye halcyon days》(告別無憂時光)
    我們,不是相互……
    融合的個體。
    沒有兩個……
    相同的外貌。
    因為不具……
    第三隻眼睛。
    在第四個方位,
    看不到任何希望。
    第五個則是,
    心臟的所在。──井上織姬
  28. 《BARON’S LECTURE FULL – COURSE》(男爵的講座)
    主啊……我們用望著孔雀的目光……來看著您。
    被深不可測……類似期待和渴仰跟恐怖的東西,所圍繞著。──多魯多尼·亞歷山德羅·德爾·索卡奇歐
  29. 《THE SLASHING OPERA》(殘酷的舞台)
    雖然明知道會被砍下來,還是拚命地想掛上去。
    雖然明知道會被砍下來,還是執意要磨亮。
    被砍下來的那一刻,實在是太可怕了。
    被砍下來的那些頭髮,跟死去的你好像呢。
    明明頭髮跟指甲都像寶物一般,被美美地裝飾著。
    為什麼只不過是從身上剪下來,卻變得骯髒又令人覺得可怕呢。
    答案很簡單,那是因為它們全都是自己死去的模樣。──緹魯蒂·桑達薇琪
  30. 《THERE IS NO HEART WITHOUT YOU》(少了你就不會有心)
    那瑕疵之深, 有如海溝一般;
    那罪孽之紅, 死了之後就沒顏色。──志波海燕
  31. 《DON'T KILL MY VOLUPTURE》(別扼殺我的樂趣)
    請你說我是世界上最討厭的人。--薩爾阿波羅·古蘭茲
  32. 《HOWLING》(仰天長嘯)
    國王向前奔馳,
    劃破黑影,盔甲發出聲響,
    踏破白骨,啜飲血肉,
    嘎嘎作響,捏碎心臟。
    獨自闖進,遙遠的彼方。──葛力姆喬.賈卡傑克(歸刃狀態)
  33. 《THE BAD JOKE》(冷笑話)
    我們是蟲,在不具揮發性的惡意底下不斷爬動的蠕蟲。
    把頭抬的比月亮還高,直到看不見你們這些可憐蟲。──諾伊托拉·吉爾加
  34. 《KING OF THE KILL》(殺戮之王)
    如果可以給我一雙翅膀,我願意為你展翅高飛。
    就算這片大地已經完全沉入水中。
    如果可以給我一把劍,我願意為你挺身而出。
    就算這片天空已經用光將你射穿。──妮莉艾露·杜·歐德修凡克
  35. 《HIGHER THAN THE MOON》(月亮之上)
    一旦生下來,就等同於死亡。──涅 繭利
  36. 《TURN BACK THE PENDULUM》(選擇逆轉)
    現在相信仍為時過早。──平子真子(110年前)
  37. 《BEAUTY IS SO SOLITARY》(美麗是孤寂的)
    雖然不認為人們很美麗,卻覺得花兒很漂亮。
    人的樣子會像花兒一樣,只有在遭到砍殺而倒下的時候。──綾瀨川弓親
  38. 《FEAR FOR FIGHT》(畏懼戰鬥)
    唯一感到害怕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成為不知何謂恐懼的戰士。──檜佐木修兵
  39. 《EL VERDUGO》(劊子手)
    會犯錯,是人;
    會殺人,是魔。──混獸神犽翁
  40. 《THE LUST》(欲望)
    因為有心,所以嫉妒;
    因為有心,所以吞噬;
    因為有心,所以強奪;
    因為有心,所以傲慢;
    因為有心,所以怠惰;
    因為有心,所以憤怒;
    因為有心,所以
    想要你的一切。──烏爾奇奧拉·西法(初段歸刃)
  41. 《HEART》(心)
    把之前失去的東西都搶回來
    血、肉、骨頭……
    還有一個。──牙密·里亞爾戈
  42. 《SHOCK OF THE QUEEN》(皇后的震驚)
    沒有哪個世界是不存在著犧牲的,你難道沒有察覺嗎?
    其實我們都把浮現於血海上漂浮著灰塵的地獄,暫且將它稱作世界──蒂雅·赫麗貝爾(歸刃狀態)
  43. 《KINGDOM OF HOLLOWS 》 (虛之帝國)
    腐敗是我的朋友;
    夜晚是我的僕人;
    讓烏鴉一邊啄食著我的身體,
    在榆木之館等你到來。──拜勒崗.鲁伊森邦(歸刃狀態)
  44. 《VICE IT》(取代它)
    每個人都是壞人,
    為了認為自己才是正義的錯覺,
    只好把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都誤認為比自己還要壞。
    他所確信的正義其實是罪惡。
    為了讓正義能夠成為正義,
    必須持續不斷懷疑自己所抱持的正義。──東仙要
  45. 《THE BURNOUT INFERNO》(燃燼地獄)
    不要趴著求生,應該要站著而死。──山本元柳齋重國
  46. 《BACK FROM BLIND》(從盲目中回歸)
    知道自己的不幸其實並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知道過去的幸福再也回不來了。── 松本亂菊
  47. 《END OF THE CHRYSALIS AGE》(破繭)
    你在明天將變成蛇
    於是便會開始吃人,
    你吃人的那張嘴
    依然說還愛著我,
    而我真的能像今天一樣,
    說出自己還愛著你嗎?── 市丸銀
  48. 《GOD IS DEAD》(天神已死)
    每個人其實都是猴子的仿製品;
    而每個神也都是人類的仿製品。── 藍染惣右介(第二階段蛻變)
  49. 《The Lost Agent 》(消失的死神代理)
    在沒有你的世界,我是否能跟得上它的速度?── 黑崎一護
  50. 《The Six Fullbringer》(六名完現術者)
    時間常從背後迫近,呼嘯著從眼前流逝而去。
    務必站穩。時間試圖將你推向美好的過去,即使你極力抗拒。
    莫向前看,從背後滔滔而至的冥冥濁流,你的希望正在其中。── 銀城空吾
  51. 《Love me Bitterly,Loth me Sweetly》(殘酷的愛我,溫柔的恨我)
    不要將手指伸入 我的心。── 毒峰莉露卡
  52. 《End of Bond》(羈絆的終結)
    要不要一起數啊?
    我在你身上留下的……
    那些齒痕。── 月島秀九郎
  53. 《The Deathberry Returns 2》(死神一護再度歸來)
    我是如此年輕又不成熟,
    對於那些年老體衰卻依然完美無瑕的大人們來說,
    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忍受的吧?── 雪緒·漢斯·佛拉爾貝爾納
  54. 《Goodbye to Our Xcution》(告別執行部)
    如果說恆久不變的事物是內心,那就是堅強。── 朽木露琪亞(第二部劇情)
  55. 《THE BLOOD WARFARE》(血戰)
    一旦踏出去,就無法再回頭,朝三千世界的血海而去。── 猶哈巴赫
  56. 《MARCH OF STARCROSS》(星十字騎士團進行曲)
    軍勢壯盛,吹起喇叭,
    耳鳴不止就有如星屑,
    軍靴發出的聲音就有如雷鳴。── 基路傑·歐丕
  57. 《OUT OF BLOOM》(散櫻)
    凋謝了,就算無法再次綻放,
    只要能像火焰般迸發還是很美的。── 朽木白哉(第二部劇情)
  58. 《THE FIRE》(殘燄)
    靈魂熊熊燃燒,儘管天在下雨也一樣。── 山本元柳齋重國
  59. 《THE BATTLE》(戰鬥)
    戰鬥才是一切。── 卯之花烈
  60. 《EVERYTHING BUT RAIN》(萬物唯雨)
    無辜的你,就像太陽一樣...
    罪孽的你,也像太陽一樣...。── 黑崎真咲
  61. 《THE LAST 9 DAYS》(邁向終焉的九日)
    我相信這個世界充滿了危險,
    之所以想要保護你免於危險,
    就是因為在我心中有著跟那個危險同樣性質的衝動。── 斬月/猶哈巴赫(千年前)
  62. 《HEART OF WOLF》
    。──狛村左陣

公式本卷首詩摘錄[编辑]

  1. 《BLEACH》公式設定集 - 角色篇 SOULs
    封鎖天際的太陽。── 黑崎一護
  2. 《BLEACH》公式設定集 - 動畫篇 VIBEs.
    削著夜晚的月亮。── 朽木露琪亞
  3. 《MASKED》(假面)角色公式集NO.2
    所隱藏起來的是懦弱與真相,
    而最後失去的則是永遠的安息。── 平子 真子
  4. 《UNMASKED》(破面)角色公式本NO.3
    顯露出來的是慾望跟虛無,卻已經沒有可以失去的了。── 烏爾奇奧拉·西法

劇場版小說與特典集卷首詩摘錄[编辑]

  1. 《MEMORIES OF NOBODY 》劇場版一 無人的記憶
    死神們 守護世界吧。── 黑崎一護
  2. 《The DiamondDust Rebellion 》劇場版二 另一個冰輪丸
    我 並不是隊長。── 日番谷冬獅郎
  3. 《Fade to Black 》劇場版三 呼喚你的名字
    這次就把我的力量 分送給妳吧。── 黑崎一護
  4. 《The Hell Verse》(地獄詩篇)番外地獄篇
    會墮落地獄裡的,是心;
    地獄的所在之處,就在心裡。── 黑崎一護
  5. 《THE REBOOTED SOUL》
    末日來臨──最終的聖戰。黑崎一護(第二部劇情,死神狀態)

漫畫中的人類題詞[编辑]

黑崎一護

渴望力量--能控制力量的能力(漫畫第217話)

白一護

把自由交出來,能讓我隨心所欲的自由(漫畫第220話)

石田雨龍

靜靜的,只是華美的反射所有光的純銀,是的,我要成為那抹純銀。(漫畫第243話)

茶渡泰虎

威風凜凜 (漫畫259話)

井上織姬

貓,小鳥,松鼠,鱈魚……世界充滿著生命!那光輝令人憐愛!(漫畫第225話)

漫画中的護廷十三隊成員扉页题词[编辑]

山本元柳斎重国(山本元柳斋重国) / 生も死も、浄も不浄も爱憎も、重なり重なり続けて几星霜――揺るがぬ、大木

不论生抑或死,净抑或不净或者爱恨情仇都不断交迭的数个岁月--屹立不摇的大木

砕蜂(碎蜂) / 迷い无く刺す女王の瞳

杀意坚定的女王之瞳

大前田希千代

如此相貌,闊氣十足!!

四枫院夜一 / 瞬にして錬にして素にして烨にして圣にして豪にして镇にして焔にして

既瞬捷又洗练,既纯粹又耀眼,既神圣又豪迈,既镇定又热情

浦原喜助

時而悠閒,時而風趣,時而灑脫,但有時……

市丸ギン(市丸银) / それは愛のように美しい殺意

那是如同爱一般绝美的杀意

吉良イヅル / 泡のように悩みは无限、道は未だ薄暗闇。されど进む。进むしかない。

无限的烦恼犹如泡沫,路还仍然薄薄暗黑。但依然得前进。只有前进。

卯の花烈(卯之花烈) / 究极の治疗。静かに微笑む白い花。

究极的治癒。宁静微笑着的纯白花朵。

虎徹勇音

天空總是會讓人湧現希望的喔,看哪!

蓝染惣右介(蓝染惣右介) / 心に和。眼には静谧。限りなく穏やかな炎。 しかし実际はまた人々の特徴がある

心绪平和。眼藏静谧。无比安稳的火。 但是,他是有另外一个面目的人

雏森桃 / 无垢なる心の雏乙女。どうかどうか昙らぬように彼女の道が。

有着无垢之心的少女。希望,希望她所行走的路不会被乌云笼罩。

朽木白哉 / "心"に惑わされてはいけない。それは时に嘘をつく―――

不能被“心”所迷惑。因为它有时会说谎。

阿散井恋次 / 闘い求め¨その先の何かを欲し¨呜呼、今宵も鵺が鸣く―――

索求斗争……在那之前,所渴望的是什么呢……呜呼,今夜,再次长啸……

射场鉄左卫门(射场铁左卫门) / "男"である戦う理由はそれで十分!

是“男人”,战斗的理由,只要这样就足够了!

京楽春水(京乐春水)/ 徒然に、呑み酔いて…徒然に、梦现…

徒然饮落醉卧……徒然如梦如真……

伊势七绪 / 知が、美を醸す。

智,熏陶出美。

东仙要 / 永劫叶わぬ理想と知れど―今日もそこを目指し进む。当然の如くに。

虽知这乃是永久都无法被实现的理想--今日也为了达到那里而前进。以此为理所当然。

檜佐木修兵 / 

一切種種造就現在的自己——。不論是傷疤、刺青、甚至是刀——。

日番谷冬狮郎 / 涨る、结晶!! 天才は、最も若い大尉である

弥漫吧,冰晶! 一个天才,是最年轻的队长

松本乱菊 / 高洁にして艶やか也!煌めく爱の花言叶。

高洁而又美艳呵!辉煌着的爱之花语。

更木剣八 / 死を畏れず。死は愉しむ。修罗!

不畏惧死。为的是玩乐死亡。修罗!

草鹿やちる(草鹿八千留) / ひらりひらり舞う蝶々。无邪気という名の强さ秘め。

一翩一翩舞动的蝴蝶。隐藏着名为无邪的刚强。

斑目一角

流竄的赤紅,上升的體溫,戰鬥是用來解悶的!!

涅マユリ(涅茧利) / おもしろひ。生命と云ふ玩具。弄る、弄る¨¨笑ふ、笑ふ。

有趣至极。名为生命的玩具。玩弄,玩弄,发笑,发笑

浮竹十四郎 / 背负うは大なり。それでも笑う者でありたい。

背负的东西尽管很大,可依然想以笑者自居

志波海燕 / 刃の指す道に、猛き困难に、我が魂に、ただ、まっすぐ!!

对着刀剑所指的方向,对着强大的困难,对着自身的灵魂,唯有一直到底!

朽木露琪亞 /

就算,心在動搖── 但舞不凌亂,刀鋒,也絕不會被撼動。

護庭十三隊的傳統議式 

阿散井戀次在虛夜宮五人分別出發時所說的護庭十三隊的傳統議式
吾等,將前往決戰之地!
堅信吧!吾等刀刃將不會碎裂!
堅信吧!吾等決心將不會受挫!
就算無法常伴左右,鋼鐵般的心終將同在!
立誓吧!吾等就算天崩地裂,都會存活下來!並再次回到此處!

漫畫中的假面題詞[编辑]

平子真子

表與裏,內與外。到底何者為真,何者為幻。答案只隱藏在雙眼處……

猿柿日世里

一旦下定決心就好好做!別拖拖拉拉的!

漫畫中的虛圈角色扉頁提詞[编辑]

牙密·里亞爾戈(第零十刃)

蹂躪,奪取,且貪婪,不過如此而已

柯雅泰·史塔克(第一十刃)

不獻媚,不動搖----無法看透其深處,只能任其擺盪。

莉莉妮特·金潔巴克(第一十刃)

自我風格的戰鬥!不知畏懼為何物!嬌小的強大戰士

吉歐·魏格(第二十刃從屬官)

利牙!扯碎! !

夏洛特·庫魯風(第二十刃從屬官)

力量所衍生出的無限之美——

蒂亞·赫麗貝爾(第三十刃)

穿透所有事物的美麗露珠···

妮莉艾露·杜·歐德修凡克(前第三十刃)

天真——只因天生如此;無邪——只因始終如一。

烏爾奇奧拉·西法(第四十刃)

乾涸的視線正注視著破滅——

諾伊特拉·吉爾加(第五十刃﹞

————死吧

葛利姆喬·賈卡傑克(第六十刃)

不了解愛,也不了解光······唯有破壞才是存在的證明! !

露比‧安特諾爾(第六十刃代理﹞

世界是玩具,無聊的玩具,最起碼將其染上鮮血淋漓的歡愉吧······

佐馬利·魯路(第七十刃)

平心靜氣,只是祈禱——誠心誠意地

薩爾阿波羅·古蘭茲(第八十刃)

追根究底就是我的快樂——為此,就算你將化為灰燼也在所不惜

亞羅尼洛·艾魯魯耶里(第九十刃)

是夢境還是現實,是謊言還是真相——

蕭隆·庫方(破面NO.11)

直奔天際的高山,湍急奔流的大河,正如同不具意誌所以美麗,吾手所不可抹滅的寂靜也是如此

多魯多尼‧亞歷山德羅‧德爾‧索卡奇歐(破面NO.103)

讓我來教你禮儀,還有力量吧——以我的做法。

緹魯蒂·桑達薇琪(破面NO.105)

切割,撕裂,剁碎——我的樂趣

漫畫對話摘錄[编辑]

黑崎一護

  1. 身為大哥,你知道你為什麼是第一個來到這個世界上嗎?那是因為要保護以後出生的弟弟妹妹。生為大哥竟然對著妹妹說“我要宰了你”…這種話死都不該說出來!!(漫畫第5章,對織姬的哥哥)
  2. 其實是一樣的,不管是死去的人還是留下的人…大家都是一樣的寂寞。(漫畫第6章)
  3. 旋轉……,每當太陽和月亮接觸,其模樣,總是朝新的境界不斷改變。如果說,有什麼東西不曾改變,那一定就是我的無力感。我看得見靈魂,能夠與它們接觸,甚至和它們交談,就只是這樣。它們經常像這樣就消失,我不明白為什麼它們會消失,有時候留在現場的,就只有我能看見的血跡,以及類似痛苦般的感情。不管我怎麼磨練,就是保護不了它們。每當我這麼想,我的心就像刀刃一樣,不停旋轉。如果,命運是個齒輪,我們就是被輾碎的沙子。我無能為力,只是需要力量,如果伸出雙手也無法保護,那麼我希望握著一把刀,那麼破除命運的力量,一定就像那把揮下來的刀。(【SOULs】公式本附錄漫畫第0章)
  4. 說到底最初救我的還是妳…我说,如果死真的並不意味着结束的话,我们那次相遇可能並不是第一次呢,可能很久之前就已经彼此相連了。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一旦相連的羁绊,是不是不會消失呢?若是這樣,即使會忘記,一定還會在什麼地方再次相連,你和那對姐弟也是一样…(劇場版《呼喚你的名字》)

虛一護

  1. 外貌跟能力以及實力!是兩個完全相同的人!我問的是誰可以成為王去控制戰爭,剩下的人只能當馬來效力的時候,他們的差異是什麼?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本能!具有相同能力的人,為了展現更強大的力量所必需的東西,要成為王所需要的東西,只有一昧地追求戰鬥,追求力量,毫不留情將敵人打垮,將對方撕裂,大卸八塊,那是對戰鬥的渴望!那是剝掉我們的皮,挖我們的肉,敲碎骨頭並直達神經深處,刻畫在原始的階層,反應敏銳的殺戮反應!(漫畫第220章)


朽木露琪亞

  1. 在戰場上拖後腿的,不是沒有力量的人,而是沒有覺悟的人。(漫畫227章與織姬的對話)
  2. 失敗很恐怖嗎?無法保護同伴很恐怖嗎?還是說 你體內的虛很恐怖!要是畏懼失敗的話只要變強就好;要是畏懼無法保護同伴的話,只要發誓一定要變強並守護他們就好;要是畏懼體內的虛的話,只要變強到足以擊潰他就好;就算你不相信其他人,只要挺起胸膛,如此吶喊著──我心目中的你,就是這樣的男人!(對黑崎一護自責不能保護同伴時的訓話)
  3. 我可不是為了要讓你保護才特地到這裡來的!(屍魂界拯救篇,對黑崎一護)
  4. 原本就不存在的東西,是不會留下痕跡的。(劇場版《無人的記憶》末尾)
  5. 我清楚孤獨的滋味,身為階下囚的孤獨;我清楚喜悅的滋味,知道同伴前來救助時的喜悅、以及同伴遍體鱗傷被擊倒的恐怖,我都很清楚。別擔心,井上……我現在,馬上就去……!(打敗第九刃之後)
  6. 不論他們打算如何改變你的過去,仍然動不了你的未來!失去的羈絆,再重新建立就行了!(漫畫第460章)

井上織姬

  1. 黑崎同學,我啊……有好多好多想做的事情哦……。我想當學校的老師……也想當宇宙飛行員……又想開間蛋糕店……也想去MR.DONUTS跟店員說「這些甜甜圈我全部都要了」……更想去31跟店員說「這些冰淇淋我全部都要了!」啊~啊!要是有5次人生就好了!這樣的話,我5次都要住不同的城鎮;5次都要吃不同的食物,吃得飽飽的,5次都要作不同的工作……然後,5次都要……喜歡上同一個人!謝謝你……黑崎同學……永別了! (漫畫237章,與一護告別)
  2. 要跟對方擁有完全相同的感受,或许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盡全力替對方著想,讓自己多少能接近他的想法,卻是有可能的,所謂心所相繫,一定就是這麼一回事!(漫畫315章,與烏爾奇奧拉在第五之塔論心)
  3. 不管多麼令人絕望的傷,我都會將它治好(漫畫第448章)


烏爾奇奧拉·西法

  1. 跟我走,女人。不准說話,妳只能回答「是」,要是說了這句話以外的,我就殺了妳。不是只有妳,妳的同伴也一起。什麼都別說,什麼都別問,妳不具任何權利,握在妳手上的,就只有掌握同伴性命的斷頭臺繩索,就這樣而已。搞清楚,女人,這不是交涉,這是命令。藍染大人想要妳的力量,我則背負著將妳毫髮無傷帶回的使命。我只說最後一次,跟我走,女人。(漫畫234章,與織姬在斷界對峙。)
  2. 你說心?你們人類總是輕易的將這個詞掛在嘴邊,彷彿你們對別人的心思瞭若指掌。我的眼睛可以映照出一切,看不見的東西等同不存在,而我一直以此作為基準戰鬥。心,又算什麼東西?只要我撕裂你的胸腔,就能看到你心中的一切嗎?只要我敲碎你的骨頭,就能看透你腦中的所有嗎?(漫畫315章,與織姬在第五之塔論心)
  3. 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那所谓的幸福存在的话,应该就是和这无尽的虚无所类似的某种东西吧。所谓虚无便是什麽都不曾拥有,因此也便不会有任何会失去的理由。如果幸福不存在的话,那麼又该称它为何物呢?映入眼裡的事物毫無意義,無法映入眼裡的事物,則從未存在。毫無一物,不論於你,抑或於我。(《BLEACH》人物設定公式本NO.3 ,附錄漫畫「Not to be, but be」 )

妮莉艾露·杜·歐德修凡克

  1. (小孩型態的妮露)你在做什麼啊!你也來替一護加油啊!咦什麼咦?一護是在為你而戰鬥啊!可是你為什麼會怕一護啊?你也說過吧?一護是個溫柔的人。說的沒錯,妮露也這樣覺得!那個溫柔的一護,在聽到你的名字之後馬上就沖向烏爾其奧拉大人了,一護是人類,可是他卻當上死神,還帶上面具,甚至使用那麼誇張的力量,一護怎麼可能不痛苦?他一定是非常的痛苦!可是一護他為了你使用那種力量戰鬥到遍體鱗傷,你……你怎麼可以不為一護加油呢?(對井上織姬)
  2. 是一護一直保護變小的我,我才能來到這裡……我想報答你。
  3. 我們從人變成虛,又從虛變成破面找回理性。具有理性的人,要戰鬥時就必须具備理由!
  4. 把武器扛在肩上是種威嚇行為,想讓自己看起來更強就該將它藏起來。

朽木白哉

  1. 奇蹟只有一次。
  2. 焦躁侷限了你的視野,這樣有辱十刃最速度之名。(對第七十刃)
  3. 我之所以要殺你,只因為你膽敢向我的驕傲挑戰。(戰勝第七十刃時)
  4. 護廷十三隊的隊長,還不需要你這種人來幫忙。(對一護)
  5. 所謂羈絆,就如點構圖,離開一段距離,才初次了解其真正姿態。(漫畫第569章)
  6. 所謂恐懼,並非無中生有,而是侵蝕心中些許不安,所誕生之物。(漫畫第569章)
  7. 仔細看清楚,露琪亞,在他身影中映出的,不是恐懼,只要我們心中無所畏懼,映出的就只是他自己的懦弱而已。(漫畫第569章)
  8. 捨棄性命揮舞的刀刃,是守護不了任何事物的,要謹記在心。(漫畫第570章)


阿散井戀次

  1. 其實我……真的是……野狗的性格已經深入到骨子里了……我討厭自己。只會對著星星吼叫,却没有膽子試圖跳上去抓住它。(屍魂界拯救篇,對一護)
  2. 你從以前開始就煩惱過頭了,誰都没有像你自己想的那样,把你看的那麼壞……别盡只知道責怪自己,什么事都自己攬,你又沒有那麼艱强……平分吧,我的肩也好,一護的肩也好,依靠一點點,一點點就好,為了這個,我們變强大了。要相信那家伙,露琪亞。(漫畫第65章 對露琪亞)
  3. 对女人下手的男人是渣滓。变成渣滓来延长生命,跟死有什么区别?(漫畫第466章)

京樂春水

  1. 被規矩所牽制,而捨棄勝利,是小嘍囉才做的事,身為隊長可不能這麼悠悠哉哉的。(漫畫第375章,空座町大戰)
  2. 可別想當個乖孩子啊,不論借人人情,還是欠人人情,只要戰爭一開始的那瞬間,任何人都是罪惡的。(漫畫第375章,空座町大戰)
  3. 護廷十三隊不是為了哀悼死人,或是為崩壞的屍魂界哭泣設立的,而是為了守護屍魂界而存在的。(漫畫第515章)

涅繭利

  1. 這世界上所謂的完美並不存在,這論調有些陳腐,但卻是事實。正因為如此世俗之人才會憧憬,並追求完美,可是完美有甚麼意義可言?完全沒有,毫無意義。我討厭完美,一旦完美,就再沒進步的餘地,也沒有創造的空間,這代表智慧與才能都無用武之地了。你懂嗎?對我們科學家來說,完美就是絕望。就算有個東西比從古至今存在的任何事物都要出色,但絕對不能完美,科學家必須是經常受這種矛盾所困、但又能從中尋找到快樂的生物。也就是說,從你將完美這個狂妄的話說出來的時候,你就已經輸給我了!這段話的前提是,當然是將你視為科學家才說的。(戰勝NO.8薩爾阿波羅時)
  2. 所謂敵意是因思想不同所生,持續憎恨不具意識與思想的對象是不可能的,永無止盡地抱持那般敵意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對會帶來生命危機的對象,所產生的打從心裡的恐懼。(漫畫第552章)

志波海燕

  1. 我倒覺得,所謂的心,應該在這兒(指著兩人距離的中間位置)當我跟你相互接觸時,就是心第一次在我們之間產生之時。心,並不在身體裡。當你在思考什麼的時候,當你在思念誰的時候,心就會在那裡產生。如果這世界上只剩下一個人的話,那所謂的心應該也就不復存在了吧。沒什麼好煩惱的,如果你發自內心希望能留在這裡的話,那你的心就在這裡。但是,朽木,你往後遇到戰鬥時,有一件事是絕對不能做的,那就是,獨自一人死去。我們的身體就是魂魄,死了的話總有一天會化做塵埃,成為構成屍魂界的靈子。到那個時候,心該往哪裡去呢?把心託付給同伴吧!託付給同伴的話,心就能在他那裡繼續存活下去,所以朽木,絕對不要一個人孤零零死去,知道了嗎? 朽木。(對露琪亞的訓話)

卯之花烈

  1. 這是慈悲,如果這是無法迴避的結果的話,最起碼讓她毫無牽掛……。(屍魂界拯救篇,露琪亞處刑前)
  2. 我很強,比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都還要來得強,正因為如此,我要殺了你數千回,數百回;更因為如此,我要治癒你數千回,數百回。爾後,超越我,邁向更遙遠的高峰。(漫畫第525章,對更木劍八)
  3. 我說,更木劍八。你,為了永遠享受戰鬥,學會封印自己的力量;我,為了永遠享受戰鬥,學會治癒自己的方法。然而,我現在十分確信,我獲得的這種力量,是為了這場戰鬥而存在的。一個時代,僅能有一名劍八,那是固有的定律,亦為無法避免的宿命。因為強者發現下一名強者時,就無法為自己而揮劍了。那時,其刀鋒一定會在為了殺死下一名強者,或為了培育他,這兩者間被迫擇一。再見了,世上唯一能夠,取悅我的男人啊。(漫畫第526章)

吉良井鶴

  1. 不能將戰鬥視為英雄的行為,不能將戰鬥營造成爽朗的氛圍,所謂的戰鬥應該是充滿絕望,既陰沉又恐怖,戰鬥只會是殘酷的,只有這樣,人們才會畏懼戰鬥,進而選擇避開戰鬥的道路。(漫畫第323章)
  2. 戰士怎麼會祈求敵人饒他一命呢?永別了 空中的戰士,可以的話,希望你不要原諒我。(漫畫第323章)


鳳橋樓十郎

  1. 看著井鶴,我的靈感就執拗的受到刺激,在他身邊時,光是握住吉他,旋律就會如淚水般湧出,井鶴不在的話,我和我的電吉他都會感到悲傷的。(漫畫第495章)
  2. 看來你真的很不藝術呢!這麼多部下死亡,哪有不哭泣的吉他!我和吉他已經泣不成聲了,你可別想活著回去!!滅卻師!!(漫畫第495章)

日番谷冬獅郎

  1. 我們就像煙火一樣,飛上天,發光……然後一定就會逐漸各自分散開來 。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天,我們不要像煙火一般的消失,而是要一直……發光發亮。(漫畫第-12.5章)
  2. 失去的事物就該割捨,沒空作什麼它回到手上的白日夢,要向前看,向前──。(漫畫第538章)

藍染惣右介

  1. 崇拜是距離理解最遠的感情。(漫畫第170章)
  2. 大家都是一樣的,根本沒有人記得「自己是幾號生的」。只有相信自己信賴的人……告訴你的日子。問題不在於真假,光是「知道自己的生日幾號」這件事情,我就已經覺得夠幸福了。(漫畫第-12.5章)
  3. 天空呢,其實是無色的。它並沒有欺騙你,你只是自己的眼睛欺騙了自己。
  4. 不要輕易的口出狂言,那樣只會透露出你的軟弱。(屍魂界拯救篇,對日番谷冬獅郎)
  5. 吾等前方,絕無敵手。(十刃會議)
  6. 並沒有人一開始就站在天上,不論是你或是我,就連神也是。但這天之王座難以容忍的空窗期也要結束了,從今以後,由我立於頂端(叛離屍魂界之前的對話)
  7. 看得見的背叛很容易猜,真正可怕的是那些看不見的背叛。(漫畫第-99章)
  8. 為什麽要拉開距離?如果想確實地砍到我到話,就應該靠近我攻擊。還是說你在害怕靠近我時,我身影的任何一部分都有可能消失在你的視線之外?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不過是多馀的煩惱。戰鬥距離會有意義,僅局限與對手力量相等的情況下。所以我和你之間的戰鬥距離不帶有任何意義。現在的你並不是憑藉著恨意,純粹是基於責任感而揮舞你的刀,那種刀不可能砍得到我,沒有憎恨的戰意,就如同沒有羽翼的鷲,那根本無法保護任何事物。夥伴的無力,最終只會演變成扳斷你雙腳的秤砣。(漫畫第388章)
  9. 別要求戰鬥應該具備美學,別要求死亡必須遵從美德,別只顧成全一己性命,如果想守護那值得守護的事物,就該從背後斬殺那應該被擊敗的敵人,不能批評死者。(漫畫第391章)
  10. 這個世界在最初並沒有真實,也沒有謊言,只有無法撼動的真相。可是,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所以事物,只會將對自己有利的「事實」誤認為真實而活,因為不這麽做,也沒有其他有利的生存理由;但實際上,對於佔據了世界大多數力量的事物來說,不適合用來肯定自己的「事實」,才說的上是真實。(漫畫第397章)
  11. 所謂規矩,是為了那些沒有規矩就活不下去的人而生的。
  12. 這是失敗者的理論,作為勝者,就應該著眼於世界該有著如何的樣貌,而不是世界的性質為何啊!!(漫畫421章)

東仙要

  1. 要成為戰士,力量並非最重要的。由於心裏恐懼戰鬥,害怕殘酷,為了這種恐懼,你才會握緊劍而戰鬥。除了對手裏所握的劍的恐懼以外,你什麼都不需要。(過去對檜佐木修兵的訓話)
  2. 我想要力量,我想要能實現和平的力量,如果光有正義不夠的話,我願意成為那名為正義的東西。 然後將世上所有的邪惡,像驅散雲層一樣的消去,赌上我所有的正義

檜佐木修兵

  1. 不畏己所持之劍者,沒有持劍的資格。

小島水色

  1. 我們與這個世界透過無限的線路連結在一起,就像加護病房的病患一樣,我們拼命的不讓任何一條線路斷掉,但是無論我們如何努力,連結那一端都會將它切掉。要把它重新接回原來的地方相當困難,至少我還無法做到。哈囉!哈囉!我呼叫全新的世界……我很高興能遇見你,我們之間的連接似乎一切正常吧?我的世界能夠正常的旋轉嗎?SYSTEM ALL RED ,一切狀況良好。(短篇漫畫 wonderful error)

  1. 我就是這樣生下來的!我難道不應該有自由生活自由死亡的權利嗎!〈漫畫第16章魂心裡的話〉

斬月

  1. 你在害怕什麼?敵人是一個人,你也是一個人,沒有什麼好怕的。(漫畫第66章對一護的教訓)
  2. 看著前方!退卻只會衰老,膽小必招來死亡!。(漫畫第66章)
  3. 一護,我討厭下雨,而這個世界卻會下雨。一但你的心不穩定,天空就會烏雲密佈;一但你悲傷難過,就會變得很容易下雨。我最受不了這一點,我想你也很清楚吧,在這孤獨的世界被雨淋的可怕。為了不讓雨再下……我會盡一切幫助你的。如果你肯相信我,我不會讓這世界下任何一場雨。(漫畫第111章)

天鎖斬月

  1. 看看這個世界!!你這個世界原本充滿希望,遍佈直奔天際的摩天樓群落,現在卻淪落為你身邊就能輕易看到的小城鎮的風景!這世界持續降下的雨停了,但取而代之整個世界卻都沉入海底!!這全都是因為,一護,你陷入絕望而停下腳步所造成的。〔漫畫第410章〕

市丸銀

  1. 有點可惜呢!要是能被妳抓久一點就好了,再見了亂菊,對不起。(前往虛圈前,與亂菊的道別)
  2. 我是蛇,肌膚冰涼,沒有感情,只是用舌尖尋找獵物並一口吞下(漫畫第414章)。

松本亂菊

  1. 你……就這樣消失了,連一件遺物都沒有留下……我就是討厭你這一點呀……但是,如果看到你留下的遺物,我肯定從現在開始到不知什麼時候,連動都動不了。這樣的我,你肯定不願意見到吧。謝謝你,銀。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呀。(漫畫第423章)

更木劍八

  1. 不要因為認輸就想死,應該是死了才承認自己輸了!如果輸了卻還死不了,那表示你的運氣好,這時候你應該想怎麼活下去才對!(漫畫第205章,一角的回憶片段)

草鹿八千流

  1. 這騷動的感覺啊,很重要喔!騷動的感覺,就是有點冷、又有點熱、又有點開心的那種感覺。發現那種傢伙就會情不自禁的想砍他,阿劍這樣說過,現在阿劍不在,所以我來砍,阿劍也不會生氣吧?(漫畫第571章)

班目一角

  1. 混蛋!!男人的命沒有貴賤上下之分!!要賭上性命那就對等的賭上!!大哥也好小弟也好,只能為了願意為自己而死的人去死!!!輕易捨棄自己的生命根本算不了什麼男子氣概!!只是小鬼的自我滿足!懂了嗎臭小鬼!!我再問你一次……想像一下你在這裡死去的時候,你的大哥會不會為你報仇而拋棄性命。即使這樣,你也還是願意死就放馬過來,我會讓你毫無牽掛,使出全力宰了你。(漫畫第468章)

綾瀨川弓親

  1. 不好意思,對十一番隊而言,只有死亡才是徹底的敗北。(屍魂界篇,對檜佐木修兵)
  2. 我信奉拒看醜八怪主義。(空座町大戰)

平子真子

  1. 上位者對待下屬時,可以去體諒他們,但是不可以看他們的臉色做事,就照你想做的去做,如果沒有人願意追隨你的話,只能說你太沒有才能了(110年前對浦原喜助的會談)。
  2. 咦什麼咦!大叔就算“咦”也一點都不可爱!(對有昭田缽玄)
  3. 喜助說過的,沒有誤算就是最大的誤算。(漫畫第-97章)
  4. 這樣好嗎?幫助我們這種來歷不明的的人。不過,光看外表,你也夠来歷不明的了。(空座町大戰,對狛村)

沛謝·賈提歇

  1. 事已至此,我們也只有一個選擇了。妮莉艾露·杜·歐德修凡克大人已經死了,面具被破壞,力量被奪走,而且還失去了記憶。 出現在這裡的早已不是妮露大人了。所以,要由我們來保護她遠離諾伊特拉,遠離薩爾阿波羅,遠離苦難,遠離艱辛,遠離所有的災難!這位弱小的妮露大人,就讓我們拼上性命來保護她吧。這就是認定妮露大人為君主的我們唯一剩下的最後的使命。

碎蜂

  1. 是敵即殺之!
  2. 可別以為我們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戰鬥的,我們是為了生存。什麼保護世界,那不過是個聽起來比較響亮的說詞。(空座町大戰,對一護)

浦原喜助

  1. 如果你還想拿那個玩具和我打的話,我一定會殺了你。
  2. 失去力量的戰士,只會礙手礙腳。

狛村左陣

  1. 如果大人说是,那麼就連死也必然是「是」!(漫畫第138章)
  2. 說来慚愧,正如您所言,老夫是個如螻蟻般微不足道的男人。(漫畫第327章)
  3. 如果你感到悲傷时就承受吧,如果老夫感到喜悦時就與你分享吧,偏离正軌的话就斥责你吧,犯了過错的話就原谅你吧,如果你無處可歸,老夫就當你的後盾!(漫畫第386章,與東仙的對決)

可城丸秀朝

  1. 若只有一方存有正義,那就該稱為防衛或征討吧。但是這是戰爭,所謂戰爭,就是因為雙方皆存正義才會引發的。(漫畫第492章)

鰻屋育美

  1. 孩子有事,就應該依靠大人!!(漫畫第441章)

黑崎真咲

  1. 我啊,覺得小龍對於阿姨的事情和滅卻師的事情,以及未來的事情都考慮了很多才行動,是小龍很棒的優點。但是,我並不是小龍,對我來說,「珍惜自己」就是「今日事今日畢」,因為明天的我,絕對不會原諒遵慣循例,不去做今天能辦到的事情,面對人見死不救的我(漫畫第531章,回憶片段)

黑崎/志波一心

  1. 被留戀絆住手腳,對恩人見死不救的我,鐵定會被明天的我嘲笑!(漫畫第535章,回憶片段)

毒峰莉露卡

  1. 弱肉強食只是個幌子,「只要努力就能成為掠食者」只是為了給予弱者錯覺。並不是只有弱小才會被吃,而是因為數量少才會被吃,要成為捕食者,一定是數量夠大、無能、嗓門夠大的。(漫畫第471章)

艾斯·諾特

  1. 恐懼能靠戰鬥克服,戰鬥經驗越是豐富的強者,越容易如此誤會。「有理由的恐懼」是很容易,能夠藉由意志力和經驗抑止,只要有理由,只要根除源頭,即能拭去那種類似恐懼的感覺。然而,「真正的恐懼」是沒有理由的,因為那並非感覺,而是一種本能。所謂「真正的恐懼」,毫無理由無窮無盡,彷彿大群爬上身體的小蟲子般,我們是無法逃離本能的。(漫畫第501章)
  2. 只要是人,任誰都有為之安心的對象,和為之恐懼的對象。踏進使人安心的場所時,即便去尋思為何會安心,也只能模糊地答出「反正就是這麼覺得」。但是,踏進使人恐懼的場所時,不管這個人多麼白癡,都對恐懼的理由心知肚明,「黑暗」、「寒冷」、「太高」、「太窄」、「疼痛」、「骯髒」,如此羅列出各種恐懼的理由。追究起來,全因「安心」是與「生」相連繫,「恐懼」則與「死」互相掛勾的,與答不出「生的理由」的人卻能答出「不想死的理由」一樣,並非「只是有感情的生物」如此。所有的生命,對「死」也即是「恐懼」,都會本能地想辦法迴避。因為有生命的東西,都是為了逃避恐懼而活,為了逃避恐懼而鍛鍊自身,為了逃避恐懼而不斷成長。(漫畫第567章)

雨葛蘭·哈斯沃德

  1. 戰爭的天秤必須公平,靠幸運得救的生命,也會被等量的不幸帶走。(漫畫第559章)

死神附錄特典,護庭十三隊人物賦予字[编辑]

黑崎一護

朽木露琪亞

井上織姬

石田雨龍

茶渡泰虎

黑崎一心

浦原喜助

四楓院夜一

山本元柳齋重國

碎蜂

市丸銀

吉良伊鶴

卯之花烈

平子真子

藍染惣右介

雛森桃

朽木白哉

  1. 誇(日語 的「驕傲」)

阿散井戀次

狛村左陣

京樂春水

檜佐木修兵

日番谷冬獅郎

松本亂菊

更木劍八

斑目一角

綾瀨川弓親

涅繭利

猿柿日世裡

浮竹十四郎

烏爾奇奧拉·西法

葛力姆喬·賈卡傑克

銀城空吾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