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體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體》是劉慈欣於2006年5月至12月在《科幻世界》雜誌上連載的長篇科幻小說。

語錄[编辑]

三體[编辑]

  • 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因为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 一切的一切都導向這樣一個結果:物理學從來就沒有存在過,將來也不會存在。我知道自己這樣做是不負責任的,但別無選擇。
  • 自上個世紀下半葉以來,物理學古典理論中的簡潔有力漸漸消失了,理論圖像變得越來越複雜、模糊和不確定,實驗驗證也越來越難,這標誌著物理學的前沿探索似乎遇到了很大的障礙和困難。 '科學邊界'試圖開闢一條新的思維途徑,簡單地說就是試圖用科學的方法找出科學的局限性,試圖確定科學對自然界的認知在深度和精度上是否存在一條底線——底線之下是科學進入不了的。現代物理學的發展,似乎隱隱約約地觸到了這條底線。
  • 常偉思露出了高深莫測的笑容:“你很快就會知道一切的,所有人都會知道。汪教授,你的人生中有重大的變故嗎?這變故突然完全改變了你的生活,對你來說,世界在一夜之間變得完全不同。”
“沒有。”
“那你的生活是一種偶然,世界有這麼多變幻莫測的因素,你的人生卻沒什麼變故。”
汪淼想了半天還是不明白,“大部分人都是這樣嘛。”
“那大部分人的人生都是偶然。”
“可……多少代人都是這麼平淡地過來的。”
“都是偶然。”
汪淼搖頭笑了起來,“得承認今天我的理解力太差了,您這豈不是說……”
“是的,整個人類歷史也是偶然,從石器時代到今天都沒什麼重大變故,真幸運。但既然是幸運,總有結束的一天;現在我告訴你,結束了,做好思想準備吧。”
  • 物理規律在時間和空間上是均勻的。人類歷史上的所有物理學理論,從阿基米德原理到弦論,以至人類迄今為止的一切科學發現和思想成果,都是這個偉大定律的副產品,與我們相比,愛因斯坦和霍金才真是搞應用的俗人。
  • 難道物質的本原真的是無規律嗎?難道世界的穩定和秩序,只是宇宙某個角落短暫的動態平衡?只是混亂的湍流中一個短命的旋渦?
  • 在“科學邊界”的學者們進行討論時,常用到一個縮寫詞:SF,它不是指科幻,而是上面那兩個詞的縮寫。這源自兩個假說,都涉及到宇宙規律的本質。
“射手”假說:有一名神槍手,在一個靶子上每隔十厘米打一個洞。設想這個靶子的平面上生活著一種二維智能生物,它們中的科學家在對自己的宇宙進行觀察後,發現了一個偉大的定律:“宇宙每隔十厘米,必然會有一個洞。”它們把這個神槍手一時興起的隨意行為,看成了自己宇宙中的鐵律。
“農場主假說”則有一層令人不安的恐怖色彩:一個農場裡有一群火雞,農場主每天中午十一點來給它們餵食。火雞中的一名科學家觀察這個現象,一直觀察了近一年都沒有例外,於是它也發現了自己宇宙中的偉大定律:“每天上午十一點,就有食物降臨。”它在感恩節早晨向火雞們公佈了這個定律,但這天上午十一點食物沒有降臨,農場主進來把它們都捉去殺了。
  • “我知道納米研究項目已經停了,你打算重新啟動它嗎?”
“當然,三天以後。”
“那倒計時將繼續。”
“我將在什麼尺度上看到它?”
沉默良久,這個為某種超出人類理解力的力量代言的女人,冷酷地封死了汪淼的一切出路。
“三天后,也就是十四日,在凌晨一點鐘至五點鐘,整個宇宙將為你閃爍。”
  • 記得在大三的一次信息課中,教授掛出了兩幅大圖片,一幅是畫面龐雜精細的《清明上河圖》,另一幅是一張空曠的天空照片,空蕩蕩的藍天上只有一縷似有似無的白雲。教授問這兩幅畫中哪一幅所包含的信息量更大,答案是後者要比前者大一至兩個數量級!
  • 也許,人類和邪惡的關係,就是大洋與漂浮於其上的冰山的關係,它們其實是同一種物質組成的巨大水體,冰山之所以被醒目地認出來,只是由於其形態不同而已,而它實質上只不過是這整個巨大水體中極小的一部分……人類真正的道德自覺是不可能的,就像他們不可能拔著自己的頭髮離開大地。要做到這一點,只有借助於人類之外的力量。
  • 有時下夜班,仰望夜空,覺得群星就像發​​光的沙漠,我自己就是一個被丟棄在沙漠上的可憐孩子……我有那種感覺:地球生命真的是宇宙中偶然裡的偶然,宇宙是個空蕩蕩的大宮殿,人類是這宮殿中唯一的一隻小螞蟻。這想法讓我的後半輩子有一種很矛盾的心態:有時覺得生命真珍貴,一切都重如泰山;有時又覺得人是那麼渺小,什麼都不值一提。反正日子就在這種奇怪的感覺中一天天過去,不知不覺人就老了……
  • 葉文潔不知道,就在這時,地球文明向太空發出的第一聲能夠被聽到的啼鳴,已經以太陽為中心,以光速飛向整個宇宙。恆星級功率的強勁電波,如磅礴的海潮,此時已越過了木星軌道。
這時,在12000兆赫波段上,太陽是銀河系中最亮的一顆星。
  • 這天葉文潔值夜班。這是最孤寂的時刻,在靜靜的午夜,宇宙向它的聆聽者展爾著廣漠漠的荒涼。葉文潔最不願意看的,就是顯示器上緩緩移動的那條曲線,那是紅岸接收到的宇宙電波的波形,無意義的噪聲。葉文潔感到這條無限長的曲線就是宇宙的抽象,一頭連著無限的過去,另一頭連著無限的未來,中間只有無規律無生命的隨機起伏,一個個高低錯落的波峰就像一粒粒大小不等的沙子,整條曲線就像是所有沙粒捧成行形成的一堆沙漠,荒涼寂寥,長得更令人無法忍受。你可以沿著它向前向後走無限遠,但永遠找不到歸宿。
  • 你們這樣做沒有意義!這不是基礎研究,大方向對了別人也能做出來的!
  • 最近有一部電影,叫《楓》,不知你看過沒有?結尾處,一個大人和一個小孩兒站在死於武鬥的紅衛兵墓前,那孩子問大人:他們是烈士嗎?大人說不是;孩子又問:他們是敵人嗎?大人說也不是;孩子再問:那他們是什麼?大人說:是歷史。
  • 有一樣東西會成為他們的天然保護,那就是政府的保守和貧乏的想像力。
  • 這就是文明的遊戲規則,首先要保證人類的生存和他們舒適的生活,其餘都是第二位的。
  • 整個人類本質上都一樣,只要文明像這樣發展,我想拯救的這種燕子,還有其他的燕子,遲早都會滅絕,只是時間問題。
  • 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三体!
  • 四十五億夠建造一艘航空母艦,但就是建造一千艘航母,也制止不了人類的瘋狂。
  • 記憶是一條早已乾涸的河流,只在毫無生氣的河床中剩下零落的礫石。
  • 看看吧,这就是虫子,它们的技术与我们的差距,远大于我们与三体文明的差距。人类竭尽全力消灭它们,用尽各种毒剂,用飞机喷洒,引进和培养它们的天敌,搜寻并毁掉它们的卵,用基因改造使它们绝育;用火烧它们,用水淹它们,每个家庭都有对付它们的灭害灵,每个办公桌下都有像苍蝇拍这种击杀它们的武器……这场漫长的战争伴随着整个人类文明,现在仍然胜负未定,虫子并没有被灭绝,它们照样傲行于天地之间,它们的数量也并不比人类出现前少。把人类看作虫子的三体人似乎忘记了一个事实;虫子从来就没有被真正战胜过。
  • 人们在基座旁发现了一块小小的石碑,它几乎被野草完全埋没。上书:
  红岸基地原址

 (1968~1987)

  中国科学院

  1989.03.21
碑是那么小,与其说是为了纪念,更像是为了忘却。

三體II:黑暗森林[编辑]

  • 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第二,文明不斷增長的擴張,但宇宙中的物質總量保持不變。
  • 要想從這兩條公理推論出宇宙社會學的基本圖景,還有兩個重要概念:猜疑鍊和技術爆炸。
  • 在他們後面,黃金時代剛剛結束;在他們前面,人類的艱難歲月正在徐徐展開。
  • 要知道,一個文學人物十分鐘的行為,可能是她十年的經歷的反映。你不要局限於小說的情節,要去想像她的整個生命,而真正寫成文字的,只是冰山的一角。
  • “我更喜歡晚霞。”
“為什麼?”
“晚霞消失後可以看星星,朝霞消失後,就只剩下……”
“只剩下光天化日下的現實了。”
  • 我正變成死亡,世界的毀滅者。
  • 她有知識,但那些知識還沒有達到學問的程度去僵化她,只是令她對世界和生活更敏感。
  • 作為政治家的泰勒,一眼就看出這人屬於社會上最可憐的那類人,他們的可憐之處不僅僅在於物質上,更多是精神上的卑微,就像果戈理筆下的那些小職員,雖然社會地位已經很低下,但卻仍然為保住這種地位而憂心忡忡,一輩子在毫無創造性的繁雜瑣事中心力交瘁,成天小心謹慎,做每件事都怕出錯,對每個人都怕惹得不高興,更是不敢透過玻璃天花板向更高的社會階層望上一眼。這是泰勒最看不起的一類小人物,他們是真正的可有可無之人,想想自己要拯救的世界中大部分都是這類人,他總是感到興味索然。
  • 給歲月以文明,而不是給文明以歲月。
  • 人文原則第一,文明延續第二,這已是當今社會的基礎理念。
  • 給時光以生命,而不是給生命以時光。
  • 其實,從這個位置上看,整個宇宙的運動都被距離抹去了,遠去的太陽和飛船前方的銀河系星海也處於永恆的靜止中,時間似乎停止了流動。
  • 真正能夠接受星艦文明的,可能是星艦地球的下一代人了,這一代人只能把一個想像中的像地球那樣的行星家園作為人生的寄託。
  • 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
  • 無際的太空就這樣在它黑暗的懷抱中哺育出了黑暗的新人類。
  • “藍色空間號”和“青銅時代號”來自一個光明的世界,現在卻變成了兩艘黑暗之船。
宇宙也曾經光明過,創世大爆炸後不久,一切物質都以光的形式存在,後來宇宙變成了燃燒後的灰燼,才在黑暗中沉澱出重元素並形成了行星和生命。所以,黑暗是生命和文明之母。
在地球世界,對“藍色空間號”和“青銅時代號”的謾罵和詛咒排山倒海般湧向外太空,但兩艘飛船沒有任何回應,它們切斷了與太陽系的一切聯繫,對於這兩個世界來說,地球已經死了。
兩艘黑暗之船與黑暗的太空融為一體,隔著太陽系漸行漸遠。它們承載著人類的全部思想和記憶,懷抱著地球所有的光榮與夢想,默默地消失在永恆的夜色中。
  •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個文明都是帶槍的獵人,像幽靈般潛行於林間,輕輕撥開擋路的樹枝,竭力不讓腳步發出一點兒聲音,連呼吸都小心翼翼……他必須小心,因為林中到處都有與他一樣潛行的獵人。如果他發現了別的生命,不管是不是獵人,不管是天使還是魔鬼,不管是嬌嫩的嬰兒還是步履蹣跚的老人,也不管是天仙般的少女還是天神般的男神,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開槍消滅之?在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獄,就是永恆的威脅,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將很快被消滅。這就是宇宙文明的圖景,這就是對費米悖論的解釋。
  • 現在他只能看到星星和墓碑,但這卻是兩​​樣最能像徵永恆的東西。
  • 那隻螞蟻已經爬到了墓碑頂端,驕傲地對著初生的太陽揮舞兩隻觸鬚,對於剛才發生的事,僅就地球生命而言,它是唯一的目擊者。
  • “太阳快落下去了,你们的孩子居然不害怕?”
  • “当然不害怕,她知道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的。”

三體III:死神永生[编辑]

  • 前進!前進!不擇手段地前進!
  • 雲天明無言地看著胡文,一個由航天發動機專業畢業的生產飲料的企業家,他是行動者,是實干家,生活是屬於他這樣的人的。至於自己這樣的,只能被生活所拋棄。
  • 大多數人,到死都沒向塵世之外瞥一眼。
  • 雲天明的問題在於他無法入世也無法出世,他沒有入世的能力也沒有出世的資本,只能痛苦地懸在半空。自己今後的人生之路怎麼走,通向哪裡,他心中一片茫然。
  • 不要返航,这里不是家!
  • 在這個時代,良心和責任可不是褒義詞,這兩種東西表現得太多會被視為心理疾病,叫社會人格強迫症,要接受治療的。
  • 宇宙只不過是一具膨脹中的死屍。
  • 莊顏漸漸意識到,與自己朝夕相處的是已經毀滅了一個世界、同時把另外兩個世界的命運攥在手中的男人。
  • 不管他在已經女性化的人類眼​​中是怎樣的惡魔和怪物,人們都不得不承認,縱觀文明史,他的勝利無人能及。
  • 但她犯了一個自己沒有也不可能覺察到的致命錯誤,其實也正是因為這個錯誤,她才得以當選第二任執劍人。
她在潛意識中不相信現在的事情會發生。
  • 任何東西都不可能擋住它後面的東西,任何封閉體的內部也都是能看到的。
  • 這時,他們不得不面對一個全新的視覺現象:無限細節。
  • 方寸之間,深不見底啊。
  • 不同維度之間沒有黑暗森林,低維威脅不到高維,低維的資源對高維沒有用。但同維的都是黑暗森林。
死亡是唯一一座永遠亮著的燈塔,不管你向哪裡航行,最終都得轉向它指引的方向。一切都會逝去,只有死神永生。
  • 由於光速不可超越,如果光出不去,那就什麼都出不去,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飛出太陽系黑洞的視界,這個星係將與宇宙的其餘部分徹底隔絕,變成一個絕對封閉的世界。
  • 對於宇宙的其他部分來說,這樣的世界絕對安全。
  • 當人類真正流落太空時,極權只需五分鐘。
  • 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獸性,失去一切。
  • 宇宙的熵在升高,有序度在降低,像平衡鵬那無邊無際的黑翅膀,向存在的一切壓下來,壓下來。可是低熵體不一樣,低熵體的熵還在降低,有序度還在上升,像漆黑海面上升起的磷火,這就是意義,最高層的意義,比樂趣的意義層次要高。要維持這種意義,低熵體就必須存在和延續。
  • 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 是啊,進入光速的那一刻,我也變了。想到自己可以在有生之年跨越時空,在空間上到達宇宙的邊緣,在時間上到達宇宙的末日,以前那些只停留在哲學層面上的東西突然變得很現實很具體了。
  • 能夠作為武器的規律很多,最常用的是空間維度和光速,一般是把降低維度用來攻擊,降低光速用於防禦。
  • 程心把最後一個數字的位數數了三遍,然後默默地轉身走出穿梭機,走下舷梯,站在這紫色的世界中。一圈高大的紫樹圍繞在她周圍,一縷陽光把小小的光斑投在她的腳邊,溫濕的風吹起她的頭髮,透明小氣球輕盈地飄過她的頭頂,一千八百九十萬年的歲月跟在她身後。
  • 即使時間僅有二維,也將呈平面狀而不是直線狀,有無數個方向,那就意味著我們可以同時做出無數個選擇。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