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思想可以指一般想法,或是在思考当中对各想法所作的组织。虽然思想是人类的基本活动,但对于思想是什么,以及思想的产生方式,尚没有一致的看法。简单来说,思想可以视作自发的或是有意向的思考行为之产物或结果。

语录[编辑]

  • 「身体」终会有衰老的一天。然而,「精神」可以青春永驻。——池田大作
  • 「精神的力量」能锻炼一个人,使他变得坚强、人格高尚。——池田大作
  • 最珍贵的就是精神的财宝。胸中秉持着精神财富的人,在任何境遇都能悠然度过,辉耀过人。——池田大作
  • 真金要经过锻炼,才会亮丽。这也是人的精神成长的法则。——池田大作
  • 即使会死,常存其精神的「心志」却不会死。——池田大作
  • 停滞就会产生沉淀,如果不奋战,我们的精神就会污浊,所以要经常前进不已。——池田大作
  • 错误的思想是不幸的罪魁祸首。——池田大作
  • 既不是靠权力,也不是靠财力。思想才是引领世界。——池田大作
  • 思想颓废令社会衰微。充裕的精神令社会走向繁荣。——池田大作
  • 伟大的思想永存不息,遇强越强,在暴风雨的侵袭下愈益发放光芒。——池田大作
  • 思想能够使人类采取行动,开拓时代,改变世界。——池田大作
  • 当一门数学学科远离它的经验来源,或者甚至它只是由来自“实际”的思想间接激发产生的第二代和第三代,这门学科就危机四伏了。它会越来越走向纯美学化,越来越纯粹地为艺术而艺术……现在有一种巨大的危险:这门学科将沿着那条阻力最小的路线发展……将会分崩离析,成为许多无足轻重的分支……无论如何,我觉得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恢复到青春回到起源,重新注入多少是直接经验的思想。——約翰·馮·諾伊曼
  • (神)並非孤立(於世界之外),人類以無窮的人性來領悟宇宙,因此沒有任何事物是不能歸於人性的。而這證明了宇宙的真理,事實上是人類的真理。——泰戈爾[1]
    • 1930年7月14日,愛因斯坦在位於柏林市郊的家中,迎接了印度詩人、哲學家泰戈爾。泰戈爾称:「我曾用科學事實來解釋這點—物質是由質子和電子組成,其中留有間隙;但物質也可以看作是兩者聯繫的固體。類似於人類是由個人所組成,但他們有各自的人際關係,而這賦予了個人集結為人類社會。整個宇宙就是以類似的方式將我們連結在一起,是個人的宇宙。我一直以來透過藝術文學和人的宗教意識,來追求這種思想。」[1]

論自由[编辑]

  • 「如同其他暴政一樣,多數人的暴政主要是通過公權機構的行為實施的,從其誕生至今,令人恐懼不已。但富有思想的人們意識到,倘若社會這一集體本身即是凌駕於其每一單個成員之上的暴君,那麼其暴虐手段之豐富,將絕不限於它通過其官吏所實施的那些行為。社會有能力也確實執行着它自己的種種命令:如果發出的命令並非正確的,或者竟對無權插手的事情濫發號令,那麼它就是在實行比許多其他政治壓迫更可怕的社會暴政。這是因為,它雖然通常不以極刑威懾單個成員,卻能更深刻地滲透到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束縛住個體的靈魂,令其無可逃遁。因此,保護人們免遭官員的暴政並不足夠,還需保護他們免遭主流意見和大眾感覺的暴政,免遭社會的暴政:社會傾向於用民事處罰之外的手段,將自己的主張和做法當作行為規範強加於那些異議者身上;它傾向於束縛任何與己相左個性的發展、儘可能防止這種個性的形成,並迫使所有性格特點以社會自身為模型進行自我塑造。」[2]:7
  • 「除個別思想家提出的特殊原則,世人也越來越傾向於借助輿論甚或立法手段,大肆擴張社會凌駕於個人的權力。儘管世上一切變化的大勢所趨乃是強化社會、削減個人的權力,但這種權力侵蝕不像其他惡行那樣會自然而然地趨於消失,卻會越來越變本加厲。不論是統治者或一般公民,人類都傾向於將自己的主張和偏好當作一種行為準則強加給他人。這種傾向受到人性中某些最善和最惡情感的大力鼓舞,除了讓他們手無寸權之外,簡直無法抑制。然而,權力並非日漸減少而是日漸增長;在當前的世界環境下,若不能建起一道強大的道德信念屏障阻止其禍害,我們就只能看着它長大增殖。」[2]:18-19
    • 約翰·斯圖亞特·密爾《論自由》
  • 「為論證展開之便,我們不會立即開始討論主論點,而要首先探討一個分論點,因為本章闡明的該論點的指導原則,即便並非全部,也已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當下輿論的認可。該分論點就是:思想自由。它與言論和創作自由同根而生、不可分割。雖然在所有公開承認宗教信仰自由和結社自由的國家,上述自由都是其政治道德中的可觀組成成分,但這些自由的哲學和現實基礎,大眾或許並不熟悉,甚或許多意見領袖也未如想像中的那般通曉。一旦人們正確理解了這些哲學和現實基礎,大眾或許並不熟悉,甚或許多意見領袖也未如想像中的那般通曉。一旦人們正確理解了這些哲學和現實基礎,就會發現:其適用範圍遠遠過本文主題的某一方面;對本分論點的透徹考察乃是解析其他分論點的最佳路徑。」[2]:19
    • 約翰·斯圖亞特·密爾《論自由》

論思想與討論自由[编辑]

  • 「純粹社會性的不容異己是一項便利的計劃,能讓理性世界太平無事,讓其中的一切照舊運轉。然而,這種智力綏靖的代價是犧牲了人類精神中的全部道義勇氣。它造就了這種形勢:大部分最為活躍、最富於探索的英才們發現,明智的做法是,要把支撐他們信念的種種普遍原理和基礎依據藏在心中,在對公眾談話時,要儘量讓他們的結論適合於他們內心早已否定的那些前提。這種形勢根本無法培育出坦蕩無畏的人物,無法培育出在思想界光彩奪目的邏輯清楚、始終一貫的智士。在此態下能夠發現的,或者是一味服從陳詞濫調的人,或者是順應時勢地找尋真理的人。他們關於所有大問題的言論都並非他們內心早已確信的東西,而是曲意說給聽眾聽的東西。」[2]:45-46
    • 約翰·斯圖亞特·密爾《論自由》
  • 「有些人另闢蹊徑,把自己的思想和志趣收縮到那些可以不冒原則風險而進行談論的事物——即那些瑣碎的實際問題上。倘若人類的心智得以加強或拓展,這些小問題本會自行解決;而如今要想有效解決它們,須等到人們拋棄那本可加強或拓展人類心智的東西——對諸種最高主題自由而勇敢探索——之後。」[2]:46
    • 約翰·斯圖亞特·密爾《論自由》

真理的末日[编辑]

  • 「使思想獲得生命的,是具有不同的知識和不同的見解的個人之間的相互作用。理智的成長就是一個以這種分歧的存在為基礎的社會過程。」[3]:161

参考文献[编辑]

  1. 1.0 1.1 當愛因斯坦遇上泰戈爾. 2016-05-19. 
  2. 2.0 2.1 2.2 2.3 2.4 約翰·斯圖亞特·密爾著、牛雲平譯. 《論自由》. 商務印書館(香港). 2017. 
  3. 弗里德里希·海耶克著,滕維藻、朱宗風譯,張楚勇譯文審訂. 《通向奴役之路》. 商務印書館(香港). 2017.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