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使用方法:控制论与社会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人类的使用方法:控制论与社会》(英语:The Human Use of Human Beings)是一本1950年出版的书。

1948年,维纳的《控制论》问世,由于是一部数学名著,没有高等数学基础的读者很难读懂。为了使控制论的观念能为一般人所接受,维纳应读者的要求出版了这本《控制论》的姊妹篇《控制论与社会》。全书没有一个数学公式,相当于《控制论》的科普读物。

序言 关于偶然性宇宙的想法[编辑]

  • 有些人质疑熵和生物学的无组织性是否完全等同。我迟早要评价这些意见,但目前我也只能假定上述两者的差别不在于基本性质而在于观测系统。学术界过于期待奢求一个人人都同意的熵的终极定义,而且不限于封闭的孤立系统。
    • There are those who are skeptical as to the precise identity between entropy and biological disorganization. It will be necessary for me to evaluate these criticisms sooner or later, but for the present I must assume that the differences lie, not in the fundamental nature of these quantities, but in the system in which they are observed. It is too much to expect a final, clear-cut definition of entropy on which all writers agree in any less than the closed, isolated system.

第一章 控制论史[编辑]

  • 所谓有效地生活就是拥有足够的信息来生活。
    • To live effectively is to live with adequate information.
  • 当我给机器发出一道命令时,这情况和我给人发出一道命令的情况并无本质的不同。
    • When I give an order to machine, the situation is not essentially different from that which arises when I give an order to a person.
  • 我们只能通过消息的研究和社会通讯设备的研究来理解社会,这也是本书的的主旨。
    • It is the thesis of this book that society can only be understood through a study of the message and the communication facilities which belong to it.
  • 当我们去控制别人的行动时,我们得给他通个消息,尽管这个消息是命令式的,但其发送的技术与报道事实的技术并无不同。
    • When I control the action of another people, I communicate a message you him, and although this message is in the imperative mood, the technique of communication does not differ from that of a message of fact.
  • 在控制和通讯中,我们一定要和组织性降低与含义受损的自然趋势作斗争,亦即要和吉布斯所讲的增熵趋势作斗争。
    • In control and communication we are always fighting nature's tendency to degrade the organization's and to destroy the meaningful, the tendency, as Gibbs has shown us, for entropy to increase.
  • 事实上完全可以将消息的信息量看成负熵,即其概率的负对数。也就是说,概率上越是可几,提供的信息就越少。比如陈词滥调就不如念诗那么有启发性。
    • In fact, it is possible to interpret the information carried by a message as essentially the negative of its entropy, and the negative logarithm of its probability. That is, the more probable the message, the less information it gives. Clichés, for example, are less illuminating than great poems.

第二章 前进和熵[编辑]

  • 我认为,最好避免使用“生命体”“灵魂”“活力论”等本身需要证明的修饰词,而仅仅指出机器和人之间存在的联系,因为我们没有理由反对机器和人都是总熵趋于增大中的减熵体。
    • It is in my opinion, therefore, best to avoid all question-begging epithets such as "life,""soul,""vitalism," and the like, and say merely in connection with machines that there is no reason why they may not resemble human beings in representing pockets of decreasing entropy in a framework in which the large entropy tends to increase.

第三章 僵化和学习:通讯行为的两种模式[编辑]

  • 控制原理不仅可以应用于巴拿马运河的水闸,而且可以应用于国家、军队和个人。
  • 崇拜效率的人们喜欢让每一个人从孩提时期起就在指定给他的社会轨道上活动,执行着束缚他就像奴隶之被束缚于泥土上面的社会职能。在美国的社会图景中存在着这些倾向,存在着这种对未知未来所蕴含的种种机会之否定,这是可耻的。
  • 如果采用这种社会(蚂蚁社会)作为人类社会的模式,那我们就会生活在法西斯的国家中,其中每一个体生来就命中注定了有着自己的特定的职业:统治者永远是统治者,士兵永远是士兵,农民不外乎是农民,而工人则注定了是工人。

第四章 语言的机制和历史[编辑]

  • 把一种语言翻译成另一种语言时,字义之间的不完全等当就限制着这一语言的信息向另一语言流动,其中的种种困难是显而易见的。
  • 人对语言的兴趣似乎是一种天生的对编码和译码的兴趣,它看来是在人的任何兴趣中最近乎人所独有的。言语是人类的最大兴趣,也是人类的最突出的成就。
  • 从控制论的观点看来,语义学界定了信息意义的范围并使它在通讯系统中免于逸失。

第五章 作为信息的生物组织[编辑]

  • 通讯的基本观念就是消息的运输,而物质和消息一起运输乃是达到上述目的的唯一可以设想的方式。交通运输与其说是基本上在于输送人体,倒不如说基本上在于输送人的信息。

第六章 法律与交流[编辑]

  • 无歧义性、判例和十分明确的法律解释传统都远比理论上的公平合理更有价值。
  • 不论法律的其他责任为何,他的首要责任就是认识法律自身的缺点。
  • 法律问题可以看作是通讯问题和控制论问题,这也就是说,法律问题就是对若干危险情况进行有秩序的、可重复的控制

第七章 通讯、保密和社会政策[编辑]

  • 正因为熵在闭合系统中有自发增加的趋势,所以信息也有自发降低的趋势;正因为熵是无秩序的量度,所以信息是秩序的量度。信息和熵都不是守恒的,都同样不适用于作为商品。
  • 信息,与其说是旨在储藏,不如说旨在流通。
  • 对于人脑来说,没有马其诺防线。
  • 人活着,就不免要参加受到外界影响并对外界做出行动的连续流中,而在这个连续流中,我们只不过是承前启后的中介物而已。
  • 保密、消息堵塞和欺骗,这一切技术都是为了保证自己一方能够比对方更加有效的使用通讯力量和通讯手段的。在这样一场用信息的战斗中,保持自己一方的通讯通路的开放和妨碍对方所支配的通讯通路的利用具有同样重要的意义。

第八章 知识分子和科学家的作用[编辑]

  • 我们的中小学校比较重视的是形式化的课堂教育,而非真正学到某种东西的智力训练;他们把一门科学或文学课程所需要的许多艰苦的准备工作都推到大专学校去了。
  • 在艺术之中,追求新事物以及寻找表现它们的新方法这个愿望乃是一切生活和乐趣的源泉。
  • 我们不仅要反对现代世界中由于通讯工具的重重困难而产生的宰割思想独创性的现象,而且更要反对已经把独创性连根砍出的那把斧头。

第九章 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编辑]

  • 一个人如果除了自己的体力之外别无他物可卖,那他是卖不出什么值得任何人花钱去买的东西的。

第十章 某些通讯机器及其未来[编辑]

  • 这类机器(国家管理机器)虽然自身不会兴风作浪,但可以被某人或某一伙人所利用,以之来增强他们对其余人类的控制。
  • 机器对社会的危险并非来自机器本身,而是来自使用机器的人。
  • 当个体人被用作基本成员来编织成一个社会时,如果他们不能恰如其分地作为负着责任的人,而只是作为齿轮、杠杆和螺丝钉的话,那即使他们的原料是血和肉,实际上和金属并没有什么区别。

第十一章 语言、迷惑和干扰[编辑]

  • 科学家与之斗争的妖魔,是混乱,而非有目的的阴谋。
  • ……科学不可能没有信仰……然而,如果没有“自然界遵守规律”这样一种信仰,那就不能有任何科学。
  • 归纳逻辑(培根的逻辑)与其说是一种能够证明的东西,不如说是一种能够据以行动的东西,我们根据这种逻辑所作出的行动就是信仰的最高表现。
  • 科学是一种生活方式,只有人们具有信仰自由的时候才能繁荣起来。基于外界的命令而被迫去遵从的信仰并不是什么信仰,基于这种假信仰而建立起来的社会必然会由于瘫痪而导致灭亡,因为在这样的社会里,科学没有健康生长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