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國怨伶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傾國怨伶》,全名《古鏡奇譚第一章:傾國怨伶》,是臺灣漫畫家游素蘭的長篇漫畫作品,續作為「古鏡」第二部《火王》。

語錄[编辑]

第1卷

  • 「時空是可以超越的嗎?命運是可以掌握的嗎?那人手中耀眼如鏡的光輪,是不是可以開啓一切奧秘的鎖鑰?」李盈之卷首彩頁詩。
  • 「是怎樣的情事沉澱在如海的心底,宛如鑄火爲雪,在冷傲的目光中激迸火花。」尙軒之卷首彩頁詩。
  • 「我的心是小小寂寞的城,是誰約我,卻又敎我鵠候終日,不見人來。」詠倩之卷首彩頁詩。
  • 「曾幾何時,在我的夢中,開始有一位少女不時的出現……她身著華貴古裝,高雅而美麗,與她常是抑鬱的神情,成了對比……」蔚詠倩。[1]
  • 「這是怎麼回事?這座公主陵,竟是我夢中少女的陵墓……」詠倩。[2]
  • 「這位軼史的公主,封號爲大唐定國廣玉公主,依據碑文記載的推定,大約生於西元660~661年間,死亡日期確定爲西元676年,也就是民國前1252(1251)~1236年,死時最多也只有16歲……」蔚博士。[3]
  • 「這一千多年的遺骸,一點也沒有腐蝕或干化的現象!連陪葬的花也依然完好如初!」考古研究工作人員。[4]
  • 「學生時代,他(蔚博士)就立下了誓言……他常感到遺憾,雖身爲中國人,然而人在國外所硏究的盡是外國歷史和古蹟。在校時,他與熱愛中國文化的我,成了無所不談的好朋友。所以,當我發現那座無記載的古城時,我心裡的激動,實在難以形容。我深信這個佇立於荒山中的無人古城,一定可完成他的心願!」勞勃特。[5]
  • 「想逃嗎?妳逃不掉的!無論妳躱在哪裏,我都能把妳找出來。因爲,我看得見空氣的流動!對!妳絕對逃不掉!就像我……我所愛的世界!我愛大家,也相信他們愛我,那是個繽紛的花季!滿枝椏的花與葉,滿園庭的蝶與夢,如今,卻已散成不知去向的珍珠。」李盈。[6]
  • 「盈兒!這是文王鎭邪後天八卦,佑妳平安……」武則天。[7]
  • 「吳叔叔眞不像現代人。」爵文。[8]
  • 「什麼?是骨董店?哇!這是哪個朝代的青瓷?這是白玉……」勞勃特。[9]
  • 「這位仁兄怎麼了?」吳翰。[10]
  • 「太極八卦之創始者,爲上古帝王太昊伏羲氏,他觀察天地、自然,設定宇宙的起點。太極本無極,而後生兩儀,而後生八卦,再以——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之方位繪圖,謂之伏羲先天八卦。若干年後,周文王被暴君紂王囚於羑里,他在獄中硏究,推演易理,解出卦爻的變化而改繪,謂文王後天八卦。」吳翰。[11]
  • 「命運決定了每個人的路,怎麼生,怎麼死。悲傷、快樂,前世、今生……若說失敗是命運給予人們的折磨,成功又何嘗不是命運所賜與的?」尙軒。[12]
  • 「李盈和妳,前世與今生意外的重疊,或許是神祇造化時,不經意的錯誤,也可能是神祇的惡作劇。」尙軒。[13]
  • 「比起一般人,師父他是特殊了一點,他能運用自然界的力量,日、月、山、澤、雷、風、水、火,是大自然的均衡力量,維持世界定律的運行。師父說過,那些力量,非常之強大可想而知。」吳翰。[14]
  • 「喂!外國老兄!八卦別貼反了!」吳翰。[15]
  • 「可惡!在這幻境中又能躱多久?那些八卦什麼作用也沒有,也叫聖物?」爵文。[16]
  • 「那是因爲,包含於其中的神聖信仰早已從你們心中消失!你不否認它在你眼中,只是個飾物吧?!先祖們留下來的信仰與思想,老早被淡忘在時間中,一個裝飾品能有什麼作用?小吳的八卦還有些法力,是因爲他的誠心和修行。但要對抗李盈還不行。必須要有個更古遠的聖物來鎭壓她。」尙軒。[17]

第2卷

  • 「爲什麼這是我的生活方式?想飛的心情,被這宮牆……昊玥哥哥快帶我遠離這兒吧!」李盈之卷首彩頁詩。
  • 「有沒有能力不是問題所在,能不能做才是關鍵。我有我的禁忌,只能盡力使你們不受李盈的迫害。」尙軒。[18]
  • 「你們現在也都知道,八卦所代表的,是四仟年前的自然。自然力量最強大的時候,就在那時。一位異人,爲了讓世界的祥和永遠持續下去,利用了天地的光輝,打造七面銅鏡。那就是傳說中的鎭邪七鏡。而在唐靈陵的地宮中,鎭壓廣玉公主一仟三百多年的,正是七鏡之一的炎鏡。」尙軒。[19]
  • 「這樣一個柔弱的女孩,竟爲了抗拒命運而甦醒……」畫外音。[20]
  • 「我不在乎有沒有來生,也不在乎命運的補償。我只是,在等待一個遙遠的答案……輕踏著青蓮池水,點數著池水上的浮葉,截一段輕拂而過的微風……這是我記憶中的風景。」李盈。[21]
  • 「公主……不!不是公主!完全不一樣!但是,感覺上又是同一個人。她是誰?是她使我甦醒的嗎?不可能!除了公主以外,沒有任何人能呼喚我的!」昊玥。[22]
  • 「他是我的侍衞,我所知道的世界,除了父皇、母后,就只有他與我最接近,一個像兄長一般的男人。」李盈。[23]
  • 「這個公主陵的地宮,連個陪葬的兵馬俑都沒有。照理說,很不尋常,但又爲何會冒出個將軍模樣的人呢?」爵文。[24]
  • 「當我知道了這個天地自然的未來,我就下定了決心!這是我的錯誤!我準備拋棄一切,包括停留在心中久久不能拂去的倩影……以及自己。即使得不到諒解……」尙軒。[25]
  • 「元靈一有絲毫的差錯,不只是我無法彌補,所有天地之間的人、事、物,都會受到波及。」尙軒。[26]
  • 「我知道自己不該和她見面,也明白她對過去已毫無記憶。雖然她容貌全變了,但是感覺還是一樣!即使她化爲一草一木,我都可以認出她來!」尙軒。[27]
  • 「昔日,那個逆光中的初識,你的神秘氣質,當下就深烙心中。既有前世與今生,我堅信,在往昔的宿命軌道上,或許我們曾經有過重合點……」詠倩。[28]
  • 「那是幻影嗎?唐宮中的宮女……竟穿越我而去!」詠倩。[29]
  • 「古代有一位額前有雙柳葉狀硃砂痣的鐵匠,當他知道他替廟宇所打造的法器被用來殺人時,就此不再打造任何鐵器。」昊玥。[30]

第3卷

  • 「在清晨的風中,竚立,是因著一夜的無眠與孤寂?還是,爲悲泣珠露慨嘆亙古無盡的輪迴?」尙軒之卷首彩頁詩。
  • 「踏蓮而來的,是一縷清麗如花的幽魂。在雨中,淒惶的尋找,千年前無心遺落的愛。」李盈之卷首彩頁詩。
  • 「倚牆行過,怎麼就有一雙剔透的眼迤邐跟隨;無法擺脫、也不想擺脫。」詠倩之卷首彩頁詩。
  • 「所謂的神祇,究竟是什麼?是創造天地、創造命運與轉輪的人嗎?」畫外音。[31]

第4卷

  • 「命運是個大轉輪,無論它去得多遠,行得多久,終究會回到原點,對吧?且不論它如何奔走,如何運轉,實際上,卻是操縱在我們手中,是嗎?但是,我們的命運,又是在誰的掌握之中呢?就像這水紋一般,若中心是這個世界,那這外圍便是掌握其命運的我們了。但,在我們之外,還有更多更大的波紋……時空……原是這般無邊無際。」嫿琤。[32]
  • 「這是世界之初的氣洪!什麼都未成形,只有黑暗與點點光明交替著。」帝昀。[33]
  • 「他是世界光源與黑暗的凝結體,這兩種力量盡數溶入尙軒的意識裏……其餘的六種力量,由我們六人接承。我們七人,共同維持這個世界。」帝昀。[34]

來源[编辑]

  1. 游素蘭. 《傾國怨伶1》. 臺北: 華尙文化. 1990年3月1日:  p.9. 
  2. 《傾國怨伶1》:  p.24. 
  3. 《傾國怨伶1》:  p.29. 
  4. 《傾國怨伶1》:  p.34. 
  5. 《傾國怨伶1》:  pp.42–43. 
  6. 《傾國怨伶1》:  p.53. 
  7. 《傾國怨伶1》:  p.63. 
  8. 《傾國怨伶1》:  p.78. 
  9. 《傾國怨伶1》:  p.79. 
  10. 《傾國怨伶1》:  p.79. 
  11. 《傾國怨伶1》:  p.80. 
  12. 《傾國怨伶1》:  p.88. 
  13. 《傾國怨伶1》:  p.89. 
  14. 《傾國怨伶1》:  p.108. 
  15. 《傾國怨伶1》:  p.134. 
  16. 《傾國怨伶1》:  p.158. 
  17. 《傾國怨伶1》:  p.158. 
  18. 游素蘭. 《傾國怨伶2》. 臺北: 華尙文化. 1990年6月1日:  p.12. 
  19. 《傾國怨伶2》:  p.14. 
  20. 《傾國怨伶2》:  p.18. 
  21. 《傾國怨伶2》:  pp.22–23. 
  22. 《傾國怨伶2》:  p.46. 
  23. 《傾國怨伶2》:  p.48. 
  24. 《傾國怨伶2》:  p.63. 
  25. 《傾國怨伶2》:  p.79. 
  26. 《傾國怨伶2》:  p.86. 
  27. 《傾國怨伶2》:  p.90. 
  28. 《傾國怨伶2》:  p.95. 
  29. 《傾國怨伶2》:  pp.111–112. 
  30. 《傾國怨伶2》:  p.129. 
  31. 游素蘭. 《傾國怨伶3》. 臺北: 華尙文化. 1990年11月1日:  p.6. 
  32. 游素蘭. 《傾國怨伶4》, 古鏡奇譚第一章. 臺北: 大然文化. 1991年7月25日:  pp.6–7. ISBN 978-9572-50913-5. 
  33. 《傾國怨伶4》:  p.62. 
  34. 《傾國怨伶4》:  p.66.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电视剧对白 - 游戏台词 - 主题 - 分类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