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王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火王》,全名《古鏡奇譚之二:火王》,是臺灣漫畫家游素蘭的長篇漫畫作品,接續前作《傾國怨伶》。另外有同名電視劇和遊戲。

語錄[编辑]

第1卷〈火王再現〉

  • 「我在這個城市(紐約)出生、長大……但我知道,我的心一直不屬於這裡。爲什麼呢?我究竟要尋找什麼?一個夢境,或是一個理想?」特萊斯·康納利·達尼。[1]
  • 「阿拉伯是個非常重視血緣的國家,像我這樣的混血兒,只有堅強,才能有立足之地!」佛蘿納·維多。[2]
  • 「我將讓這個世界自由!它將由我的掌中獨立……我不再引導這個轉輪了……」尙軒。[3]
  • 「人類就是這樣!樂見別人的醜聞,甚至於更樂於揑造別人的醜聞……詆毀永遠比讚美容易出口,人們總樂見於別人的失敗……偏激的言論永遠引人入勝,也更容易炒起熱潮,但這沒什麼好可恥的!因爲這是人類的本性。」西奈。[4]
  • 「我們所能看見的事物,所能聽見的風月,無論如何記憶深刻,經過時空,終不免暈黃。」蔚詠倩。[5]

第2卷〈赫爾拉娜〉

  • 「不管前世如何,現在才是最眞實、最重要的,因爲──現在會影響將來的一切,而前世則和過去一樣,不會改變也不會回來!」昊玥。[6]
  • 「我不喜歡商場應對,也不喜歡商場上結交的朋友,他們最難掌握,因爲『恩情』對他們沒有作用。但我喜歡挑戰!尤其是在這樣的位子上……」特萊斯。[7]
  • 「然而……就算我發生了什麼事,對這一切該無大礙吧?!是的!即使個人,發生了驚天動地的事,仍不會影響這個世界,依舊的天空,依舊的都會,依舊的雲彩,依舊的時間。一切,一切均不會因個人改變,個人在自己的立場看來,或許十分重要,但對這世界則不然了……」特萊斯。[8]

第3卷〈獵謀隱獸〉

  • 「這塵世,紛擾迷離、名利爭逐,容易讓人受傷。而我,只想逃脫。」特萊斯之封面折口詩。
  • 「心中的惡魔因敵人的狩獵而復活……」特萊斯之扉頁語。[9]
  • 「世上只有少數的人具有危機意識,而這危機意識又是可笑的薄弱,長久的安逸,是其致命的死敵。」特萊斯。[10]
  • 「六年前針對政界人物爲揭發貪汚、醜聞對象,是年輕的我的一大錯誤。如今針對商界人物,效果是更大的,因爲美國人民沒有商場便會亡國。」西奈。[11]

第4卷〈曙光前世〉

  • 「住口!尙軒!我討厭你一副支配者的模樣!我們不是你可以呼來喝去的玩偶!即使你是偉大的造物主!」仲天。[12]
  • 「你像冰冷的火焰!然而,究竟是冰多些呢,或者是火焰多些呢,就不得而知了。耀眼、炫麗而冷靜自信……跟著你前進,便能夠看見勇敢的人才能看見的地平線……」歐琳·康特。[13]
  • 「爲什麼?當我聽到『火焰』時,內心中不知名的東西……或者是情感?竟……熾熱起來……」特萊斯。[14]
  • 「小時候來到美國,我心裡就有一疑問,我該以中國人的身份生活下去?或是當個美國人?正如我現在一般,我該當個普通人?或者是熟記前世記憶,以嫿琤之靈活下去?」詠倩。[15]

第5卷〈記憶唐時〉

  • 「琴韻款款來,唯獨春日見相惜。風吹青鬘,附綺羅,依華面,伴與千绪滿庭院。惜歎輝光慘華年。琴韻昇,花香消,染就乾坤紫濛一片。」司徒奉劍之卷首彩頁詩。
  • 「當時間開始運轉,轉輪也就跟著形成了,爲了規律宇宙間不同時空的各個生命體,神祇便定下了『命運』作爲準則……而命運的線有兩端,一端在神祇手中,另一端呢?」畫外音。[16]
  • 「先知者,諳天•地•人三界之事,奉劍資歷有限,僅能告知地上人間之萬事……」司徒奉劍。[17]
  • 「世界上不可能存在兩種完全一樣的東西!就算我能打造出另一個炎鏡,也必定與神祇所打造的炎鏡本質相背,這是宇宙自然自古便存在的道理,大師應該知道!」仲天。[18]
  • 「醒秋,上天不會付予人類『全能』的力量,『全能』是……上天才能持有的力量。天下間天賦異稟之人何其多,總還道世事難料,就連批命、陰陽師亦然!有道是:『批命者不批本身命。』就算天下軼事盡收眼底,自己的命還是無法參透的!」奉劍。[19]
  • 「華年獨倚煙雨間,欲捨華年更慘顏。縱有玉樓明月夜,何堪覆照舊雲簾。」奉劍之火王附錄詩。[20]
  • 「獨坐待月,修竹韻緻日暮低。初秋爛漫,夢醒疑曾憇?纖手支頤,千緒無可理。晚明月,冷微霜,簪釵落還戚。」奉劍之火王附錄詩。[21]

第6卷〈羽韻蒼飛〉

  • 「恍如隔世,在命運底韻裏,乍見林間溢暈。恍如夢,是輪迴宿業!起風,揚心。」仲天之封面折口詩。
  • 「如綉繽綵的簇擁,飛揚間,但見輕躍的魚影。來自前世!穿梭魚間的紛涾,滑落間,清冽。妳是今生的我的韻!」仲天之卷首彩頁詩。
  • 「高鼻深目,紅髮藍眼……他是西域人!在夢中,他救了我。」奉劍。[22]
  • 「司徒奉劍……柔嫩如花瓣的臉頰,滴溜閃耀的幽黑雙眸,精雕細琢的靈麗五官……除了嫿琤之外,她是我見過最美的人間女子了……」仲天。[23]
  • 「漢族女性似乎有著極強大的能力來承受命運帶給她們的苦厄,而邊疆民族的婦女們則會站起來反抗旣定命運的擺佈,就拿戰爭來說……漢族的婦女們,即使丈夫戰死,她們也能堅強的撐起家計,笑著哺育下一代。然而……邊疆的女性多與心愛的男子一同征戰,一同出生入死,比翼天涯,隨影沙場。爲了不拖累心愛的伴侶,身披戰袍的她們驍勇善戰,巾幗不讓鬚眉。而妳……就像那些隨著丈夫出征的巾幗英雄。」仲天。[24]
  • 「奉劍對琉璃珠情有獨鍾,水翦、滴溜……青色、黃色、綠色、紅色、紫色……」奉劍。[25]
  • 「姑娘知道有透明無色的琉璃珠嗎?燒製的過程中,其需要的溫度要比一般琉璃珠更高一倍以上。一般的民窰是燒不出來的。」仲天。[26]
  • 「只要是與火焰有關的事物,我大抵上都應付的了。有形之火看得見摸得著,也能控制自如,而無形的火則……」仲天。[27]
  • 「我清楚的知道,他的神思不著邊際,就在於天地飄渺之間……」奉劍。[28]
  • 「蒼蒼芄野,日之夕矣。飄渺其子,巧笑倩兮。於江之濱,水波漓漓。遡水求之,宛若夢羽。悠悠芄野,日之白矣。飄渺其子,美目盼兮。於江之丘,衣裾飄飄。逆水求之,宛若霧英。」奉劍之扉頁集詩作。[29]
  • 「群山遠蒼蒼,雲伴風迴轉。閑草花香木,唯我獨依欄。」仲天之扉頁集詩作。[30]
  • 「春藤廊上淡飄香,笑盼紫藤花深處。」奉劍之扉頁集詩作。[31]
  • 「遙念佳人珠髮釵,唯有相思無以獻!清秋寂寥,暮暮朝朝!」仲天之扉頁集詩作。[32]
  • 「如果時間無法倒轉,那麼請讓它停止吧!在此時的春日容顏、在如斯的杏花春雨、在心湖的雨又風裏,停止吧!」奉劍之扉頁集詩作。[33]
  • 「閒情楚楚,繡襦仙仙。巧笑花醉香,顧盼意飄遠。」奉劍之扉頁集詩作。[34]

第7卷〈如夢隔世〉

  • 「憶念中的妳,總是柔弱似輕萍,絲髮隨身影淡香飄搖……但只要遇上妳清冽瞳眸,心中便燃起激切戀火!若能擁妳入懷,若能長相左右,這些苦索又算什麼!」仲天之卷首彩頁詩。[35]
  • 「任務……我一向不認爲任務重要。而『尋找同伴』則不然!這是我心甘情願去做的事。即使是千辛萬苦也沒有怨尤,因爲……『同伴』對我而言太重要了!世間的一切都有可能隨時消失,在物換星移,人事消長之後,只有『同伴』可能與我相伴……」仲天。[36]
  • 「仲天大哥若停止尋找同伴,他們將會十分傷心的。而奉劍只是一名平胭庸脂,更非大哥比翼雙飛的對象……」奉劍。[37]
  • 「妳不願意飛,不願意翶翔,我也會陪著妳!如此時此地,此情此景!」仲天。[38]
  • 「而輪廻易知難再尋,若此生失去妳,或許再也尋妳不得了。」仲天。[39]
  • 「這紅焰般的髮,一直都象徵著你的生命與力量,一向如同你的生命……」奉劍。[40]
  • 「明白了你的心意,心中是無可形容的歡喜……奉劍沒有接受這心意的勇氣……奉劍沒有承受這歡喜的力量……」奉劍。[41]
  • 「千湄的漂亮雙眸不住的流淚……那雙經常令人忘記根本看不見任何事物的雙眸……他是我即將消逝時唯一在身邊的人……」仲天。[42]
  • 「奉劍聽說邊夷某族的姑娘喜愛在帽上繫紗巾,看來是眞的囉?」奉劍。[43]
  • 「這樣吧!去了西域我爲姑娘帶一款回來。」仲天。[44]
  • 「我可以回到奉劍身邊了!等獻上了這身的紗巾裝,我就要向她求婚了……奉劍,妳是否在萬花繚亂中等我?」仲天。[45]
  • 「仲天,你不能離開你的乖徒兒呀!難道你不知道尙軒要將昊玥、嫿琤留在你身邊的原因嗎?」帝昀。[46]
  • 「尙軒,我至高無上的神祇!任何會導致你消逝的因素,我都會徹底毀滅!沒有任何人、事、物比宇宙最高神祇的你重要的!」帝昀。[47]
  • 「爲了救尙軒,別說是犧牲同伴,連這整個世界我都願放棄!」帝昀。[48]
  • 「就在我茫然不知何處去之時,我心目中一直存在的曙光出現在我眼前……」奉劍。[49]
  • 「千湄!你就只會找仲天!」優河。[50]
  • 「司風的千湄要感受這個天地萬物,只能運用他特殊的能力來得知,當然,這也包括我們的長相、位置、甚至正在做什麼……他的眼睛看不見實物,卻比任何人熟知這個世界!因爲眼睛會被欺騙而心眼卻不然!」優河。[51]
  • 「你老是跟著我究竟想做什麼?千湄!」仲天。[52]
  • 「他(千湄)在我們之中,看起來最弱,最需要保護,然而,骨子裏卻強過任何人……」帝昀。[53]
  • 「他(仲天)比司風的千湄更難以捉摸,他名爲火王,卻比冰更冷!」帝昀。[54]
  • 「仲天大哥!你太冷淡了!我不再讓你背著我了!我要將我的話,面對面跟你說!化成風,飄到你面前!」千湄。[55]
  • 「佳人爰爰,鳴鳥嚶嚶。醉香花滿園,思意連天遠。」奉劍。[56]
  • 「四年之約,恍如隔世!眼淒淒!髮蒼蒼!形寞寞……聲戚且奄!還道再相會,音渺尤散,只得隔世緣!」仲天。[57]

第8卷〈昭誓今生〉

  • 「委實無法確定這個奇異的事,但自己十三歲之後一直就沒有再改變,這是再眞實不過的了。[……]我常想,我是這個人間的變數,我的生命就停在這個階段,不會再前進了,再也不……然而,這樣的宿命卻將身邊與我有關的人全帶進了悲苦的深淵……」奉劍。[58]
  • 「我不怕孤獨寂寞,因爲我有很堅強的意念保護自己!而夢中就不一樣了,淸楚地讓自己感受自己的寂寞……」仲天。[59]
  • 「水之聲、風之聲、雨之聲、景之聲……還有因心慌而……心跳的聲音……」仲天。[60]
  • 「奉劍躱著仲天大哥的原因是……奉劍……並非女紅妝啊……」奉劍。[61]
  • 「水之聲、風之聲、雨之聲、景之聲……還有……心碎的聲音……」奉劍。[62]
  • 「我的心意不變……儘管知道了眞相……希望你別再躱著我!願意讓我一直陪著你嗎?」仲天。[63]
  • 「不管你是什麼……不管你老了、死了……不管你是否化爲塵土、化爲草木……我都要與你……比翼雙飛!」仲天。[64]
  • 「奉劍可爲天下任何人而死,尙不足惜。但,奉劍只爲仲天大哥一人而活!」奉劍。[65]
  • 「仲天大哥!只要你愛我,我永遠都會以奉劍之名活下去!我絕不後悔動用覺醒的力量……我要永遠、永遠將『千湄』埋藏!直到時空的最盡頭!」奉劍。[66]
  • 「發生了什麼事?你是從來不哭的!千湄!是的!至少我所知道的你是不哭的!而如今,你卻哭得心碎似的!將我的心……也扯碎了!」優河。[67]
  • 「奉劍已四年不曾衣戴女裝,好難爲情!」奉劍。[68]
  • 「怎麼會?那樣很美啊!」仲天。[69]

第9卷〈火焰血誓〉

  • 「你就是你,『千湄』或『奉劍』都只是形體之名……如果眞的在乎你,你化爲什麼都是你啊!你就是你呀!無論前世或今生……至少我就不在乎!哪怕是你已化爲輕風一陣……傻瓜!」優河。[70]
  • 「雖然看不見,但我仍能感受到凌馳雲間的壯闊與逍遙。」奉劍。[71]
  • 「那個迢遠的地方,是超越世間一切的地平線!那是膽怯的人永遠無法到達的一端……那是遠古時曾御風奔馳的我也到達不了的遠方……可是,跟著仲天大哥,膽怯也將變得勇敢!」奉劍。[72]
  • 「知道了……知道我就是千湄……遠古時他完全不瞧在眼裏的人……」奉劍。[73]
  • 「不!我沒有瞧不起任何人!我也不管什麼同伴不同伴!什麼世間女子云云!我的靈魂容不下這些膚淺至極的名詞!我就只要他永生永世陪著我!」仲天。[74]

第10卷〈浩渺之鷹〉

  • 「君知我意,感君憐,此情難問天;起誓何用,總難抵,千年風霜殘。」奉劍之封面折口詩。
  • 「聽!那是風的聲音!孤寂地彈奏千萬年!在峯與峯之間傳誦心情。聽!那是山的聲音。孤寂地佇立千萬年!標立著宇宙的塵與落。聽!那是我心的聲音!狂熱地鼓動著千萬年!狂熱而洶湧……藏得卻是最深最沉!」仲天之卷首彩頁詩。
  • 「這個宇宙最大的界限就是『生命』!有沒有能力不是問題,能不能做才是關鍵!妄自超越就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尙軒也不例外!」優河。[75]
  • 「我只想到,或許再也見不到你了……你讓自己唯一重生的機會幻滅了!而我,不願在沒有你的未來醒來!」優河。[76]
  • 「我眞的只想見見你!只是沒想到你竟是如此討厭我……」優河。[77]
  • 「我一點也不討厭你!相反地……我一直都喜歡你!」奉劍(千湄)。[78]
  • 「我不後悔這麼做!因爲我見到了最思念的你!你的音容將會更加清晰地印在我的記憶之海!永別了!千湄!」優河。[79]
  • 「你也知道,嫿琤在明年間就要覺醒了……不能讓她覺醒!但要如何壓制她呢?太陽象徵『火』,而月代表『水』……炎鏡裏的是象徵太陽的仲天支撐自然界的力量,我會利用它來壓制象徵月的嫿琤,阻止她重生、覺醒!」帝昀。[80]
  • 「你總是獨處,將自己孤立起來。爲什麼?看在我眼底,你是那麼孤單……一直到最後……你都……還要一個人……我們約定……永遠在一起的……儘管我苦苦地跟著……你都還是……」奉劍。[81]
  • 「我永遠地失去他了!我不要再見你痛苦下去了!我寧可失去你……讓我成爲違約者吧!我不要再讓你痛苦下去了……我在烈焰中起誓!我不願在沒有你的未來甦醒!沒有你的未來,也將不會有我!我在烈焰中起誓……我不要一個人獨活!」仲天。[82]
  • 「每當我突然想起那遙遠而模糊的記憶,我就會告訴自己,我不想知道悲傷的色彩,希望它從來沒有顏色……我甚至……不要有任何感覺!連那個『愛』也不要……」特萊斯。[83]
  • 「我也有拍呀!也有很多很帥的照片呀!又酷又帥……可是!爲什麼都選一些『背景型』或『日蝕型』的照片呢?」爵文。[84]
  • 「我看見了那群人毀了世界……我不能讓這件事發生!我必須將之公諸於世!」珊諾·亞頓。[85]

第11卷〈日升月恆〉

  • 「想當初,有雁傳書,離別兩不孤;苦滿肚,欲訴無處,不記來時路。」詠倩之封面折口詩。
  • 「神啊!我失去了我的至愛,在茫茫蒼穹之下……神啊!是祢召喚了他嗎?當花謝飄零成雨……當心碎一地成詩……落花怎耐世間冷暖?心碎怎堪悲傷缠繞?神啊!我欲以世界換回我的至愛!不再忍受永生永世的孤寂!否則……我只有讓世界與我一同沉睡……讓繁華落盡,一同沉浸宇宙荒蕪之處。」特萊斯。[86]
  • 「天地間唯一的預言師,已在我懷中煙消雲散了!這個世界已經沒有預言師了,爲何讓我獨留在這世上呢?千湄!既然我們不能共存,那就共滅吧!」特萊斯。[87]
  • 「我並非用眼睛看東西,任何圖書我都是靠觸摸來『讀取』的!因爲我的眼睛只是裝飾品!」珊諾。[88]
  • 「現在我只期盼看到這城市浸淫在一片火海中的美景……」特萊斯。[89]

第12卷〈雨過天涯〉

  • 「雁南飛,相思成灰,斜陽共餘杯;雨紛霏,珠簾亂吹,還掩故園扉。」珊諾之封面折口詩。
  • 「古老的神祇眞正要消逝了……新世紀的宇宙之神將取而代之……」尙軒。[90]
  • 「背負著前世的所有生存著,是件沈重的負擔呢!」詠倩。[91]
  • 「精神體與思想沒有痛苦與死亡?不!錯了!我比誰都淸楚,精神與思想的死亡,要比肉體的死亡更痛苦也更快速……」特萊斯。[92]
  • 「千湄……不!是珊諾……終於肯與我說話了……」特萊斯。[93]
  • 「尙軒和昊玥,我不知自己多愛誰一點……但願……但願……我能一分爲二……」嫿琤。[94]

第13卷〈永恆的起點〉

  • 「忘機友,滿天星斗,不知誰爲偶?跟你走,天長地久,誰能說出口?」尙軒之封面折口詩。
  • 「我只想看著你,因爲我不耐深夜的黑暗與寂寞,織不起綺麗的美景,僅止是一席碎夢……我只想看著你,或許我只是你昏夢中的一顆孤星,而你卻是我心深處的寧靜海……我只想看著你……」特萊斯之卷首彩頁詩。
  • 「不要再害怕自己強大的力量!仲天……讓已無法再轉世的千湄重生的人……就是你呀!」尙軒。[95]
  • 「火……這和先前的毀滅之火不一樣……這是……療傷之火!重生之火……及……生命之火……」特萊斯(仲天)。[96]
  • 「並非……我無法爲別人而生,或者爲別人而死。如果……我愛上了某人,或者……我愛上了這個世界……我則可以奉上自己的生命!」特萊斯(仲天)。[97]
  • 「太好了!仲天!你終於將強大的力量轉化成創造的力量……你終於覺醒了,我期盼了好久!這是你第二次救了千湄!宇宙間最強大的力量不是破壞力,而是,創造生命的力量!」尙軒。[98]
  • 「我所愛的人!我所愛的世界!我已化爲天空,化爲雲朶,化爲空氣,化爲火焰,化爲水流……只爲永生永世守護著你們……」尙軒。[99]
  • 「當我發現原來……我是愛著他們的!我花了幾千年、幾萬年的時間才發現……我深愛著他們,想到這裡……痛苦的負擔也變得輕了……而且,我甘之如飴!」特萊斯(仲天)。[100]
  • 「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天長地久地愛著這個世界……」特萊斯(仲天)。[101]
  • 「爲什麼我完全沒有前世的記憶呢?[……]算了!前世又怎樣?傷痛的記憶爲什麼要想起來?讓它停留在時間的過去吧!未來的天空太大,我的心早已來不及流览……來不及……也無從憶起,讓逝去的悲傷,躺在彼岸,躺在心中那片寧靜海……」珊諾。[102]

來源[编辑]

  1. 游素蘭. 《火王1:火王再現》,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2年6月1日:  p.7. ISBN 978-9577-25641-6. 
  2. 《火王1:火王再現》:  p.42. 
  3. 《火王1:火王再現》:  p.75. 
  4. 《火王1:火王再現》:  pp.109–110. 
  5. 《火王1:火王再現》:  p.168. 
  6. 游素蘭. 《火王2:赫爾拉娜》,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2年12月1日:  p.49. ISBN 978-9577-25128-2. 
  7. 《火王2:赫爾拉娜》:  p.127. 
  8. 《火王2:赫爾拉娜》:  p.129. 
  9. 游素蘭. 《火王3:獵謀隱獸》,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3年6月1日:  p.3. ISBN 978-9577-25642-3. 
  10. 《火王3:獵謀隱獸》:  p.18. 
  11. 《火王3:獵謀隱獸》:  p.78. 
  12. 游素蘭. 《火王4:曙光前世》,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3年12月1日:  p.37. ISBN 978-9572-50352-2. 
  13. 《火王4:曙光前世》:  pp.62–63. 
  14. 《火王4:曙光前世》:  p.64. 
  15. 《火王4:曙光前世》:  p.104. 
  16. 游素蘭. 《火王5:記憶唐時》,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4年4月1日:  pp.38–39. ISBN 978-9572-50845-9. 
  17. 《火王5:記憶唐時》:  p.54. 
  18. 《火王5:記憶唐時》:  p.88. 
  19. 《火王5:記憶唐時》:  pp.94–96. 
  20. 《火王5:記憶唐時》:  p.160. 
  21. 《火王5:記憶唐時》:  p.163. 
  22. 游素蘭. 《火王6:羽韻蒼飛》,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4年10月1日:  p.15. ISBN 978-9572-51250-0. 
  23. 《火王6:羽韻蒼飛》:  p.62. 
  24. 《火王6:羽韻蒼飛》:  pp.65–68. 
  25. 《火王6:羽韻蒼飛》:  p.97. 
  26. 《火王6:羽韻蒼飛》:  pp.97–98. 
  27. 《火王6:羽韻蒼飛》:  p.128. 
  28. 《火王6:羽韻蒼飛》:  p.141. 
  29. 《火王6:羽韻蒼飛》:  p.170. 
  30. 《火王6:羽韻蒼飛》:  p.173. 
  31. 《火王6:羽韻蒼飛》:  p.175. 
  32. 《火王6:羽韻蒼飛》:  p.176. 
  33. 《火王6:羽韻蒼飛》:  p.179. 
  34. 《火王6:羽韻蒼飛》:  p.180. 
  35. 游素蘭. 《火王7:如夢隔世》,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5年2月1日. ISBN 978-9572-51514-3. 
  36. 《火王7:如夢隔世》:  pp.7–8. 
  37. 《火王7:如夢隔世》:  pp.11–12. 
  38. 《火王7:如夢隔世》:  p.12. 
  39. 《火王7:如夢隔世》:  p.13. 
  40. 《火王7:如夢隔世》:  p.28. 
  41. 《火王7:如夢隔世》:  p.36. 
  42. 《火王7:如夢隔世》:  p.42. 
  43. 《火王7:如夢隔世》:  p.59. 
  44. 《火王7:如夢隔世》:  p.60. 
  45. 《火王7:如夢隔世》:  pp.72–74. 
  46. 《火王7:如夢隔世》:  p.91. 
  47. 《火王7:如夢隔世》:  pp.93–94. 
  48. 《火王7:如夢隔世》:  p.95. 
  49. 《火王7:如夢隔世》:  p.114. 
  50. 《火王7:如夢隔世》:  p.136. 
  51. 《火王7:如夢隔世》:  p.142. 
  52. 《火王7:如夢隔世》:  p.150. 
  53. 《火王7:如夢隔世》:  p.157. 
  54. 《火王7:如夢隔世》:  p.158. 
  55. 《火王7:如夢隔世》:  pp.166–167. 
  56. 《火王7:如夢隔世》:  p.178. 
  57. 《火王7:如夢隔世》:  p.181. 
  58. 游素蘭. 《火王8:昭誓今生》,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5年7月1日:  pp.24, 27–28. ISBN 978-9572-51687-4. 
  59. 《火王8:昭誓今生》:  p.29. 
  60. 《火王8:昭誓今生》:  p.30. 
  61. 《火王8:昭誓今生》:  p.64. 
  62. 《火王8:昭誓今生》:  pp.71–72. 
  63. 《火王8:昭誓今生》:  p.76. 
  64. 《火王8:昭誓今生》:  pp.81–82. 
  65. 《火王8:昭誓今生》:  p.105. 
  66. 《火王8:昭誓今生》:  p.122. 
  67. 《火王8:昭誓今生》:  p.139. 
  68. 《火王8:昭誓今生》:  p.152. 
  69. 《火王8:昭誓今生》:  p.152. 
  70. 游素蘭. 《火王9:火焰血誓》,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6年2月1日:  pp.74–75. ISBN 978-9572-51887-8. 
  71. 《火王9:火焰血誓》:  p.114. 
  72. 《火王9:火焰血誓》:  p.115. 
  73. 《火王9:火焰血誓》:  p.124. 
  74. 《火王9:火焰血誓》:  p.129. 
  75. 游素蘭. 《火王10:浩渺之鷹》,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6年12月1日:  p.22. ISBN 978-9572-52601-9. 
  76. 《火王10:浩渺之鷹》:  p.28. 
  77. 《火王10:浩渺之鷹》:  p.29. 
  78. 《火王10:浩渺之鷹》:  p.30. 
  79. 《火王10:浩渺之鷹》:  p.33. 
  80. 《火王10:浩渺之鷹》:  pp.54–55. 
  81. 《火王10:浩渺之鷹》:  p.74. 
  82. 《火王10:浩渺之鷹》:  pp.76–80. 
  83. 《火王10:浩渺之鷹》:  pp.81–82. 
  84. 《火王10:浩渺之鷹》:  p.101. 
  85. 《火王10:浩渺之鷹》:  p.127. 
  86. 游素蘭. 《火王11:日升月恆》,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7年7月1日:  pp.2–3. ISBN 978-9572-52864-8. 
  87. 《火王11:日升月恆》:  pp.40–41. 
  88. 《火王11:日升月恆》:  p.43. 
  89. 《火王11:日升月恆》:  p.51. 
  90. 游素蘭. 《火王12:雨過天涯》,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7年12月1日:  p.74. ISBN 978-9572-53267-6. 
  91. 《火王12:雨過天涯》:  p.82. 
  92. 《火王12:雨過天涯》:  p.98. 
  93. 《火王12:雨過天涯》:  p.152. 
  94. 《火王12:雨過天涯》:  p.167. 
  95. 游素蘭. 《火王13:永恆的起點》, 古鏡奇譚之二. 臺北: 大然文化. 1998年2月1日:  p.44. ISBN 978-9572-53381-9. 
  96. 《火王13:永恆的起點》:  p.48. 
  97. 《火王13:永恆的起點》:  p.51. 
  98. 《火王13:永恆的起點》:  pp.52–53. 
  99. 《火王13:永恆的起點》:  p.77. 
  100. 《火王13:永恆的起點》:  p.100. 
  101. 《火王13:永恆的起點》:  p.101. 
  102. 《火王13:永恆的起點》:  pp.120–122.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电视剧对白 - 游戏台词 - 主题 - 分类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