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儿女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家有儿女》是中国大陆的一部少儿题材的情景喜剧,讲述了两个离异家庭结合后发生在父母和三个孩子间的各种有趣故事。该剧于2005年起播出,共预计拍365集。

台词[编辑]

  • 刘梅:孔子的老师是谁?
    刘星:钻子,没有钻子哪来的孔子呢?
  • 刘星:我郑重地承诺!
    夏雨:我隆重地不信!
  • 刘星:小雨,你说咱俩是好兄弟吗?
    夏雨:那当然啦!“流星雨”说的就是咱俩!
  • 刘星对夏雪说:等你看见大猩猩之后,你就知道你的两个弟弟长得多么的帅了!
  • 宫海同学:我找夏雪!
    刘星:请问贵同学贵姓找她有何贵干?
  • 妈妈:嘿,我真不该生你这个不懂事的
    刘星:谁要你生了??经过本人的同意了吗??
  • 林凡(激动的):你就是那个可爱的,夏雪的弟弟?
    刘星(傻笑着):我就是那个夏雪的,可爱的弟弟。
  • 刘星:我顶着压力上了这么多年学都没离家出走,你们不觉得我很坚强吗?
  • 在刘星班上的足球赛,小雨小雪夏东海刘梅为刘星加油喊道“刘星的班加油!刘星的班加油!”
  • 小雨:他们要再不和好,我就吃一百个冰激凌,自杀!
    刘星:他们要再不和好,我就玩一个月电脑,我累死自己!
  • 刘梅:我可以进来吗?
    刘星:不可以
    夏雨:你怎么不让妈妈进来
    刘星:不让她进来她呆会还会进来
    门开了——
  • 刘星:刘星二号,瞧这名起的,多像杂交小麦!
  • 小雪:我叫夏雪
    小雨:我叫夏雨
    刘星:我叫下冰雹
    刘梅:去!他叫刘星!
  • 刘星:爸妈,要是有个人死乞白赖的非要找你们去跟他谈谈,你们去吗?
    夏东海:谁要找我们谈谈啊?
    刘梅:病人?
    刘星:不是,是……我们班主任……
  • 刘星抱着本书说:“在厕所呆的那段时间长短并不能判断出对方是正在大便还是在小便。”
  • 刘星:搏击长空的雄鹰是不会羡慕被表扬的小鸡的!
  • 夏雨:只许姐姐放火,不许弟弟点灯!
    夏东海:不准乱改成语!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夏雨:但咱家只有姐姐没有州官!
    刘星: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们呀!你比谁都过分!
    夏雨:不听爸爸妈妈的话!
    刘星:你一进门就给我们俩下马威!
    夏雨:而且还交男朋友!
    刘星:而且还把男朋友带家来!
    夏雨:还两次!
    夏东海:能不能留个频道也让我们说两句啊!
    刘星:跟她相比啊!小雨送小妹妹一根鸡毛,算得了什么啊?
    夏雨:对,刘星贪玩算得了什么啊!
    刘星:真是的!小雨吧!(飞吻)算得了什么啊?
    夏雨:对,刘星的二分又算得了什么啊?
    刘星:我们才是好孩子!
    夏雪(尖叫):我要和你们这两个小坏蛋决斗!!
  • (半夜)刘星:妈,你能给点资金吗?
    妈妈:干吗?
    刘星:(摸头发)我想把这玩意染成绿的,再交一个女朋友。
    妈妈:你敢——
    刘星:为什么小雪就能找狂野男孩,我就不能找我的野蛮女友啊?!
    妈妈:你要敢找野蛮女友,你就会发现你有一个又狂野又野蛮的老妈!!!
  • 夏东海:你说怎么办?
    刘星:还能怎么办呀!
    夏东海:你想怎么办哪?
    刘星:这么办呗!
    夏东海:你到底是打算怎么办?
    刘星:还能怎么办呀!就这么办呗!
    夏东海:我跟你说点中国话怎么这么费劲呀!!!
  • 小雨:饿了吃,吃了饿,饿了还得吃 ;吃了饿,饿了吃,吃了还得饿
    刘星:不对不对,你还唱少了一个环节
    小雨:哪个环节呀? 刘星:听着啊(拿起筷子很有节奏地敲桌子)
    饿了吃,吃了拉,拉了还得饿
    吃了拉,拉了饿,饿了还得吃
  • 刘星和小雪都趴在饭桌上睡觉,这时刘梅过来,拽起刘星的胳膊。
    刘梅:你看看表,这才几点哪,就睡了。
    刘星:我昨晚上没睡好。
    刘梅:又玩游戏机了吧?
    刘星:没有。
    刘梅:那就是上网玩了吧??
    刘星:没有。我想关于考试的事呢。
    刘梅:考试的事?你考试又没及格?
    刘星:还没考呢!
    刘梅:那就是想想怎么作弊?
    刘星:你怎么老把我往那坏处想啊!!
    刘梅:让我往好处想你也得给我机会呀!
    刘星:我就知道您看我不顺眼,可您也得一视同仁啊!你看她,看她!(指着正在睡觉的夏雪)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刘梅:小雪真的也着了哎。肯定是昨天晚上复习功课,复习得太晚了。
    刘星:天理何在啊!
    刘梅:你嚷嚷什么啊?小雪睡觉再给你吵着。去!回屋去!
  • 刘星:爸,小雪在班里的外号是大嫂。
    爸爸:这怎么了,你们之间起外号很正常啊。
    刘星:可问题是,她们班还有一个男生外号叫‘大哥’。
    爸爸:那按你这么说,你们班同学都叫你叫猩猩,是不是还有一个女生叫狒狒啊?
  • 姥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夏雨:吃苦就可以骑在别人头上吗?
  • 刘星:我们政治老师说过,毛主席的一句名言:要想知道油焖大虾的味道,就得亲自尝一下。
    小雪:毛主席说的是梨。
    刘星:你懂什么呀,这叫换位思考!
    小雨:你篡改历史!
  • 小雨:喂?噢,好,拜拜!
    刘梅:说什么?
    小雨:一个阿姨接的,说“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 小雪:我是女的,女士优先!
    小雨:我是小的,小的优先!
    刘星:我是瘦的,瘦的优先!
  • 刘星:我告诉你,你就是大米饭不熟你欠焖 !
    小雨:你就是小孩不睡觉就欠悠 !
    刘星:你就是乐队里的大鼓你找捶!
    小雨:你就是满地捡烟头找抽 !
  • 刘梅:谁?
    夏东海:尚西山啊!
    刘梅:呵,你瞧人家叫尚西山,你叫夏东海,这一上一下差得也太大了吧?! 怪不得人家当老板呢!
  • 刘梅:欢迎光临寒舍
    老外:哦,你姓韩?!韩夫人好!
    刘梅:我就姓回韩吧~~
  • 小雪:别看我现在腿坏了,我照样能踢你!
    刘星:唉呦喂,疼死我了,公主饶命啊,你让我做什么事我都依呀!
    小雪:真的?
    刘星:真的。
    小雪:那我可就说了啊,小星子~
    刘星:嗻~
    小雪:扶我回房间去~
    刘星:嗻~
    小雨:小星子,嗻~小星子,嗻~大马蜂,蛰~我蛰你一大包!
  • 刘星:不要做家长手里的烤鸭,要做一只自由的小小鸟!
  • 刘梅:小雪,你是不是去种树去了?
    小雪:我这样像刚种完树回来的吗?
    刘星:你像是爬树去了!
  • 刘梅:大家好!
    夏东海,刘星,小雨:大家不好!
  • 小雪:失败是成功之母嘛。
    刘星:是,这我知道,可都多少回了,我看呀,失败都快成成功它祖母了。
  • 鼠标母亲:要是迷了路呢,上哪儿找饭吃啊?
    鼠标父亲:这要是走到没人的地,碰上野猪他就惨了。
    夏东海:这要是碰上个坏人,后果也不堪设想啊!
    刘梅:万一哪个井盖没盖盖儿,这要掉进去多危险啊!
    鼠标母亲:那要生病了呢?
    刘梅:那要让自行车给撞了呢?
    鼠标父亲:那要让汽车给撞了呢?
    刘梅:刚才我脑子里想的是汽车,我没好意思说。
    鼠标母亲:那要让大卡车给撞了呢?
    刘梅:要是火车给撞了呢?
    夏东海:停,停,停!想象到此结束。[1]
  • 夏雪:那狗怎么样了?
    刘星:特别乖,小雨看着呢。
    刘梅:干吗呢?两人嘀嘀咕咕说什么呢?背着我。
    刘星:没说什么啊!妈,把这奶给我。
    刘梅(一脸惊愕的表情):刚才我看见什么东西跑出去了?咱家有耗子?
    刘星:不是,咱家那么干净,哪能有耗子啊?肯定是您一夜没睡,眼睛花了。
    刘梅:有可能。
    夏雨(从房间里跑出来):刘星,刘星,不好了!它跑出来了!
    刘梅:什么?谁跑出来了?
    夏雨:我……我……
    刘星:他说他自己跑出来了。
    夏雨:对对对,我自己。
    刘梅:别骗我了。我刚才就看见一个毛绒绒的东西,呲溜窜过去了。
    夏雨、刘星和夏雪:没有没有,那是您看错了!
    刘梅:到底怎么回事?这是你们谁叫的啊?
    夏雨、刘星和夏雪:汪,汪,汪![2]
  • 夏雨(推门进来):会当凌绝顶,一看众山低,对吗?
    夏雪:一览众山小。
    夏雨:谢谢啊,怎么又背错了。(夏雨走出去)
    夏雨(再次推门进来):一览众山小的上一句是什么?
    夏雪:会当凌绝顶啊!你手里不是有书吗?
    夏雨:对啊。(走出去)
    夏雨(再次推门进来):这首诗是谁写的来着?
    夏雪:杜甫。麻烦你出去。
    夏雨:再问最后一个问题。这杜甫是哪个朝代的呀?
    夏雪:唐朝的。出去。
    夏雨:那他们家有几个孩子啊?
    夏雪:谁知道啊。
    夏雨:那他写过多少诗啊?
    夏雪:自己数去。(把夏雨推出去)
    夏雨(在门外面说):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一览众山小的上一句是什么?
    夏雪:不知道!(把耳朵捂起来)[3]
  • 刘梅:我叫刘梅,梅花的梅。……梅花的梅不会写啊?一个木字旁,一个每天的每。……每天的每不会写?您这是什么公司啊?……哎,对不起,对不起,我打错了,对不起啊。[4]
  • 夏雨:妈妈,我想对您说。
    刘梅:说吧,说什么啊?
    夏雨:话到嘴边又咽下。
    刘梅:干嘛咽下,有什么就说啊。
    夏雨:妈妈,我想对您笑。
    刘梅:笑好啊,小孩就应该笑。高高兴兴的啊。
    夏雨:眼里却点点泪花。
    刘梅:咳,怎么回事啊,小雨。
    夏雨:妈妈,烛光里的妈妈。
    刘梅:烛光?哪呢烛光?[5]
  • 刘星:我回来了,妈我饿了。赶紧把冰箱里的牛肉给我拿出来,我准备拿刀给它切啦。
    夏雨:刀,刀,刀!
    夏雪:饭好了没有,饿死我了。
    夏雨:死,死,刀,死……[6]
  • 夏东海:第一种呢,就是失去生命,比如说这盆花死了,它就是失去生命了。
    刘星:我马上就要死了!
    夏东海:第二种呢,是不顾及生命,比如说拼死战斗。
    刘星:是,我现在就拼死着,让你们相信我得了93分,全班并列第一!
    夏东海:第三种呢,就是到了极致,比如说乐死了,高兴死了。
    刘星:我现在都快要烦死了!
    夏东海:来,还有第四种。第四种呢指的就是不可调和的,像死对头,死敌。
    刘星:现在谁不理解我,谁就是我的死对头![7]

参考资料[编辑]

  1. 第一部第28集
  2. 第二部第22集
  3. 第三部第10集
  4. 第四部第24集
  5. 第四部第33集
  6. 第四部第33集
  7. 第四部第47集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