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兒女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家有兒女》是中國大陸的一部少兒題材的情景喜劇,講述了兩個離異家庭結合後發生在父母和三個孩子間的各種有趣故事。該劇於2005年起播出,共預計拍365集。

台詞[編輯]

  • 劉梅:孔子的老師是誰?
    劉星:鑽子,沒有鑽子哪來的孔子呢?
  • 劉星:我鄭重地承諾!
    夏雨:我隆重地不信!
  • 劉星:小雨,你說咱倆是好兄弟嗎?
    夏雨:那當然啦!「流星雨」說的就是咱倆!
  • 劉星對夏雪說:等你看見大猩猩之後,你就知道你的兩個弟弟長得多麼的帥了!
  • 宮海同學:我找夏雪!
    劉星:請問貴同學貴姓找她有何貴幹?
  • 媽媽:嘿,我真不該生你這個不懂事的
    劉星:誰要你生了??經過本人的同意了嗎??
  • 林凡(激動的):你就是那個可愛的,夏雪的弟弟?
    劉星(傻笑着):我就是那個夏雪的,可愛的弟弟。
  • 劉星:我頂着壓力上了這麼多年學都沒離家出走,你們不覺得我很堅強嗎?
  • 在劉星班上的足球賽,小雨小雪夏東海劉梅為劉星加油喊道「劉星的班加油!劉星的班加油!」
  • 小雨:他們要再不和好,我就吃一百個雪糕,自殺!
    劉星:他們要再不和好,我就玩一個月電腦,我累死自己!
  • 劉梅:我可以進來嗎?
    劉星:不可以
    夏雨:你怎麼不讓媽媽進來
    劉星:不讓她進來她呆會還會進來
    門開了——
  • 劉星:劉星二號,瞧這名起的,多像雜交小麥!
  • 小雪:我叫夏雪
    小雨:我叫夏雨
    劉星:我叫下冰雹
    劉梅:去!他叫劉星!
  • 劉星:爸媽,要是有個人死乞白賴的非要找你們去跟他談談,你們去嗎?
    夏東海:誰要找我們談談啊?
    劉梅:病人?
    劉星:不是,是……我們班主任……
  • 劉星抱着本書說:「在廁所呆的那段時間長短並不能判斷出對方是正在大便還是在小便。」
  • 劉星:搏擊長空的雄鷹是不會羨慕被表揚的小雞的!
  • 夏雨:只許姐姐放火,不許弟弟點燈!
    夏東海:不准亂改成語!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夏雨:但咱家只有姐姐沒有州官!
    劉星: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們呀!你比誰都過分!
    夏雨:不聽爸爸媽媽的話!
    劉星:你一進門就給我們倆下馬威!
    夏雨:而且還交男朋友!
    劉星:而且還把男朋友帶家來!
    夏雨:還兩次!
    夏東海:能不能留個頻道也讓我們說兩句啊!
    劉星:跟她相比啊!小雨送小妹妹一根雞毛,算得了什麼啊?
    夏雨:對,劉星貪玩算得了什麼啊!
    劉星:真是的!小雨吧!(飛吻)算得了什麼啊?
    夏雨:對,劉星的二分又算得了什麼啊?
    劉星:我們才是好孩子!
    夏雪(尖叫):我要和你們這兩個小壞蛋決鬥!!
  • (半夜)劉星:媽,你能給點資金嗎?
    媽媽:幹嗎?
    劉星:(摸頭髮)我想把這玩意染成綠的,再交一個女朋友。
    媽媽:你敢——
    劉星:為什麼小雪就能找狂野男孩,我就不能找我的野蠻女友啊?!
    媽媽:你要敢找野蠻女友,你就會發現你有一個又狂野又野蠻的老媽!!!
  • 夏東海:你說怎麼辦?
    劉星:還能怎麼辦呀!
    夏東海:你想怎麼辦哪?
    劉星:這麼辦唄!
    夏東海:你到底是打算怎麼辦?
    劉星:還能怎麼辦呀!就這麼辦唄!
    夏東海:我跟你說點中國話怎麼這麼費勁呀!!!
  • 小雨:餓了吃,吃了餓,餓了還得吃 ;吃了餓,餓了吃,吃了還得餓
    劉星:不對不對,你還唱少了一個環節
    小雨:哪個環節呀? 劉星:聽着啊(拿起筷子很有節奏地敲桌子)
    餓了吃,吃了拉,拉了還得餓
    吃了拉,拉了餓,餓了還得吃
  • 劉星和小雪都趴在飯桌上睡覺,這時劉梅過來,拽起劉星的胳膊。
    劉梅:你看看表,這才幾點哪,就睡了。
    劉星:我昨晚上沒睡好。
    劉梅:又玩遊戲機了吧?
    劉星:沒有。
    劉梅:那就是上網玩了吧??
    劉星:沒有。我想關於考試的事呢。
    劉梅:考試的事?你考試又沒及格?
    劉星:還沒考呢!
    劉梅:那就是想想怎麼作弊?
    劉星:你怎麼老把我往那壞處想啊!!
    劉梅:讓我往好處想你也得給我機會呀!
    劉星:我就知道您看我不順眼,可您也得一視同仁啊!你看她,看她!(指着正在睡覺的夏雪)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劉梅:小雪真的也着了哎。肯定是昨天晚上複習功課,複習得太晚了。
    劉星:天理何在啊!
    劉梅:你嚷嚷什麼啊?小雪睡覺再給你吵着。去!回屋去!
  • 劉星:爸,小雪在班裏的外號是大嫂。
    爸爸:這怎麼了,你們之間起外號很正常啊。
    劉星:可問題是,她們班還有一個男生外號叫『大哥』。
    爸爸:那按你這麼說,你們班同學都叫你叫猩猩,是不是還有一個女生叫狒狒啊?
  • 姥姥: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夏雨:吃苦就可以騎在別人頭上嗎?
  • 劉星:我們政治老師說過,毛主席的一句名言:要想知道油燜大蝦的味道,就得親自嘗一下。
    小雪:毛主席說的是梨。
    劉星:你懂什麼呀,這叫換位思考!
    小雨:你篡改歷史!
  • 小雨:喂?噢,好,拜拜!
    劉梅:說什麼?
    小雨:一個阿姨接的,說「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 小雪:我是女的,女士優先!
    小雨:我是小的,小的優先!
    劉星:我是瘦的,瘦的優先!
  • 劉星:我告訴你,你就是大米飯不熟你欠燜 !
    小雨:你就是小孩不睡覺就欠悠 !
    劉星:你就是樂隊裏的大鼓你找捶!
    小雨:你就是滿地撿煙頭找抽 !
  • 劉梅:誰?
    夏東海:尚西山啊!
    劉梅:呵,你瞧人家叫尚西山,你叫夏東海,這一上一下差得也太大了吧?! 怪不得人家當老闆呢!
  • 劉梅:歡迎光臨寒舍
    老外:哦,你姓韓?!韓夫人好!
    劉梅:我就姓回韓吧~~
  • 小雪:別看我現在腿壞了,我照樣能踢你!
    劉星:唉呦喂,疼死我了,公主饒命啊,你讓我做什麼事我都依呀!
    小雪:真的?
    劉星:真的。
    小雪:那我可就說了啊,小星子~
    劉星:嗻~
    小雪:扶我回房間去~
    劉星:嗻~
    小雨:小星子,嗻~小星子,嗻~大馬蜂,蟄~我蟄你一大包!
  • 劉星:不要做家長手裏的烤鴨,要做一隻自由的小小鳥!
  • 劉梅:小雪,你是不是去種樹去了?
    小雪:我這樣像剛種完樹回來的嗎?
    劉星:你像是爬樹去了!
  • 劉梅:大家好!
    夏東海,劉星,小雨:大家不好!
  • 小雪:失敗是成功之母嘛。
    劉星:是,這我知道,可都多少回了,我看呀,失敗都快成成功它祖母了。
  • 鼠標母親:要是迷了路呢,上哪兒找飯吃啊?
    鼠標父親:這要是走到沒人的地,碰上野豬他就慘了。
    夏東海:這要是碰上個壞人,後果也不堪設想啊!
    劉梅:萬一哪個井蓋沒蓋蓋兒,這要掉進去多危險啊!
    鼠標母親:那要生病了呢?
    劉梅:那要讓自行車給撞了呢?
    鼠標父親:那要讓汽車給撞了呢?
    劉梅:剛才我腦子裏想的是汽車,我沒好意思說。
    鼠標母親:那要讓大卡車給撞了呢?
    劉梅:要是火車給撞了呢?
    夏東海:停,停,停!想像到此結束。[1]
  • 夏雪:那狗怎麼樣了?
    劉星:特別乖,小雨看着呢。
    劉梅:幹嗎呢?兩人嘀嘀咕咕說什麼呢?背着我。
    劉星:沒說什麼啊!媽,把這奶給我。
    劉梅(一臉驚愕的表情):剛才我看見什麼東西跑出去了?咱家有耗子?
    劉星:不是,咱家那麼乾淨,哪能有耗子啊?肯定是您一夜沒睡,眼睛花了。
    劉梅:有可能。
    夏雨(從房間裏跑出來):劉星,劉星,不好了!它跑出來了!
    劉梅:什麼?誰跑出來了?
    夏雨:我……我……
    劉星:他說他自己跑出來了。
    夏雨:對對對,我自己。
    劉梅:別騙我了。我剛才就看見一個毛絨絨的東西,呲溜竄過去了。
    夏雨、劉星和夏雪:沒有沒有,那是您看錯了!
    劉梅:到底怎麼回事?這是你們誰叫的啊?
    夏雨、劉星和夏雪:汪,汪,汪![2]
  • 夏雨(推門進來):會當凌絕頂,一看眾山低,對嗎?
    夏雪:一覽眾山小。
    夏雨:謝謝啊,怎麼又背錯了。(夏雨走出去)
    夏雨(再次推門進來):一覽眾山小的上一句是什麼?
    夏雪:會當凌絕頂啊!你手裏不是有書嗎?
    夏雨:對啊。(走出去)
    夏雨(再次推門進來):這首詩是誰寫的來着?
    夏雪:杜甫。麻煩你出去。
    夏雨:再問最後一個問題。這杜甫是哪個朝代的呀?
    夏雪:唐朝的。出去。
    夏雨:那他們家有幾個孩子啊?
    夏雪:誰知道啊。
    夏雨:那他寫過多少詩啊?
    夏雪:自己數去。(把夏雨推出去)
    夏雨(在門外面說):再問最後一個問題。一覽眾山小的上一句是什麼?
    夏雪:不知道!(把耳朵捂起來)[3]
  • 劉梅:我叫劉梅,梅花的梅。……梅花的梅不會寫啊?一個木字旁,一個每天的每。……每天的每不會寫?您這是什麼公司啊?……哎,對不起,對不起,我打錯了,對不起啊。[4]
  • 夏雨:媽媽,我想對您說。
    劉梅:說吧,說什麼啊?
    夏雨:話到嘴邊又咽下。
    劉梅:幹嘛咽下,有什麼就說啊。
    夏雨:媽媽,我想對您笑。
    劉梅:笑好啊,小孩就應該笑。高高興興的啊。
    夏雨:眼裏卻點點淚花。
    劉梅:咳,怎麼回事啊,小雨。
    夏雨:媽媽,燭光里的媽媽。
    劉梅:燭光?哪呢燭光?[5]
  • 劉星:我回來了,媽我餓了。趕緊把冰箱裏的牛肉給我拿出來,我準備拿刀給它切啦。
    夏雨:刀,刀,刀!
    夏雪:飯好了沒有,餓死我了。
    夏雨:死,死,刀,死……[6]
  • 夏東海:第一種呢,就是失去生命,比如說這盆花死了,它就是失去生命了。
    劉星:我馬上就要死了!
    夏東海:第二種呢,是不顧及生命,比如說拼死戰鬥。
    劉星:是,我現在就拼死着,讓你們相信我得了93分,全班並列第一!
    夏東海:第三種呢,就是到了極致,比如說樂死了,高興死了。
    劉星:我現在都快要煩死了!
    夏東海:來,還有第四種。第四種呢指的就是不可調和的,像死對頭,死敵。
    劉星:現在誰不理解我,誰就是我的死對頭![7]

參考資料[編輯]

  1. 第一部第28集
  2. 第二部第22集
  3. 第三部第10集
  4. 第四部第24集
  5. 第四部第33集
  6. 第四部第33集
  7. 第四部第47集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