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川端康成

川端康成(日语:川端 康成かわばた やすなり Kawabata Yasunari,1899年6月11日-1972年4月16日),世界知名的日本新感覺派作家。1968成為首位日本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也是繼羅賓德拉納特·泰戈爾薩繆爾·約瑟夫·阿格農之後第3位獲獎的亞洲作家。

語錄[编辑]

  • 我漸漸懂得對事物不甚明了,本身就是一種幸福[1]
  • 不論是結緍或其他的綠故,初戀的感情是無法消失的。
  • 要真切的述說自我,就要很好地了解自我,徹底地辨別自我。
  • 對自古以來的大詩人來說,戀愛就是一種情人糧裡出西施的錯覺。
  • 要使人覺得一朵花比一百朵花更美。一休曾說過:盛開的花不能用作插花。
  • 從圍棋的方法來看,日本與東方之美已然消逝,一切變得科學與有規律可循……
  • 即便是戀愛,只要貫穿意志這根線,縱然失敗,也不至於釀成悲劇,而能昂然挺立,通向彼岸。
  • 無論怎樣厭世,自殺都不是開悟的表現,不論德行怎樣高潔,自殺的人要想達到的聖境也是遠的。
  • 一個把圍巾纏到鼻子上、帽耳拉在耳朵邊的男子,手拎提燈,踏著雪緩步走了過來。島村心想:已經這麼冷了嗎?他向窗外望去,只見鐵路人員當作臨時宿舍的木板房,星星點點地散落在山腳下,給人一種冷寂的感覺。那邊的白雪,早已被黑暗吞噬了。
  • 国境の長いトンネルを抜けると雪国であった。夜の底が白くなった。信号所に汽車が止まった。 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來。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日本人諾貝爾獎得主 (編輯模板)
諾貝爾物理學獎 汤川秀树(1949)、朝永振一郎(1965)、江崎玲於奈(1973)、小柴昌俊(2002)、小林誠益川敏英南部陽一郎(2008)(入美籍)、赤崎勇天野浩中村修二(2014)(入美籍)、梶田隆章(2015)
諾貝爾化學獎 福井谦一(1981)、白川英樹(2000)、野依良治(2001)、田中耕一(2002)、下村脩(2008)、根岸英一铃木章(2010)
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利根川進(1987)、山中伸彌(2012)、大村智(2015)、大隅良典(2016)、本庶佑(2018)
諾貝爾文學獎 川端康成(1968)、大江健三郎(1994)、 石黑一雄(2017)(入英國籍)
諾貝爾和平獎 佐藤荣作(1974)
諾貝爾經濟學獎 暫無


參考文獻[编辑]

  1. 馬正飛,《諾貝爾獎得主金言集》,金城出版社,2004:210-212,ISBN 9787800845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