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梅達沃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了解某事並不是知識本身,而是知道後的滿足。

彼得·布賴恩·梅達沃爵士,OM,CBE,FRS(Sir Peter Brian Medawar,1915年2月28日-1987年10月2日),是一位出生於巴西里約熱內盧的英國科學家,主要研究免疫學。他與弗蘭克·麥克法蘭·伯內特一起獲得了1960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語錄[编辑]

  • 假設是一種關於世界狀況--或其特別令人感興趣的方面的規律草案。[1]
  • 任何能把牢固的常識與一般程度的想像力結合的人都能成為具有創造力的科學家,亦成為可幸福的科學家,只要幸福取決於能充分發揮一個人才能。
  • 隨著經驗的獲得,科學家們達到了某一階段,他們回顧研究的初期,恍然認識到當初是多麼無知和淺陋。他們對自己的魯莽感到不可思議。
  • 治療傲慢的一種過時的方法,便是用膨脹的豬膀胱在頭上輕輕一擊,根據那些對他寄予厚望的人們的意見,這就是在年輕科學家尚未受到傷害時給予鞭策的一種方式。
  • 對一個科學家來說,若要使自己名譽掃地、職業受損,再也沒有哪一種方法比斷言更有效……科學知道或不久將知道,如何回答所有傎得探討的問題來的更快了。
  • 對結果沒有清晰的預想,就不應該進行實驗,因為如果沒有一個假設來限定可能發生事件的總體數目,實驗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結果。

參考文獻[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馬正飛,《諾貝爾獎得主金言集》,金城出版社,2004:179-183,ISBN 9787800845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