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梅达沃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了解某事并不是知识本身,而是知道后的满足。

彼得·布赖恩·梅达沃爵士,OM,CBE,FRS(Sir Peter Brian Medawar,1915年2月28日-1987年10月2日),是一位出生于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英国科学家,主要研究免疫学。他与弗兰克·麦克法兰·伯内特一起获得了1960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语录[编辑]

  • 假设是一种关于世界状况--或其特别令人感兴趣的方面的规律草案。[1]
  • 任何能把牢固的常识与一般程度的想像力结合的人都能成为具有创造力的科学家,亦成为可幸福的科学家,只要幸福取决于能充分发挥一个人才能。
  • 随着经验的获得,科学家们达到了某一阶段,他们回顾研究的初期,恍然认识到当初是多么无知和浅陋。他们对自己的鲁莽感到不可思议。
  • 治疗傲慢的一种过时的方法,便是用膨胀的猪膀胱在头上轻轻一击,根据那些对他寄予厚望的人们的意见,这就是在年轻科学家尚未受到伤害时给予鞭策的一种方式。
  • 对一个科学家来说,若要使自己名誉扫地、职业受损,再也没有哪一种方法比断言更有效……科学知道或不久将知道,如何回答所有傎得探讨的问题来的更快了。
  • 对结果没有清晰的预想,就不应该进行实验,因为如果没有一个假设来限定可能发生事件的总体数目,实验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结果。

参考文献[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马正飞,《诺贝尔奖得主金言集》,金城出版社,2004:179-183,ISBN 9787800845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