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們與惡的距離》(英语The World Between Us)是台灣公共電視HBO Asia(HBO Original)於2019年推出的社會寫實電視劇,由林君陽執導,呂蒔媛編劇,賈靜雯溫昇豪吳慷仁周采詩洪都拉斯陳妤曾沛慈林哲熹林予晞施名帥檢場謝瓊煖主演。

經典台詞[编辑]

宋喬安[编辑]

  • 你連自己的真相都看不清,還想看清楚世界的全貌?
  • 我最討厭人家跟我說對不起,有本事就不要犯錯誤啊!
  • 我還可以留著誰呀?我連我自己的先生和兒子都留不住,所以關心有什麼意義?
  • 我們Daliy新聞,是要做給一般的觀眾,一般觀眾只有7歲的智商,只有國中的程度。
  • 別人犯錯,我們也要跟著犯錯嗎?
  • 你是不是有憂鬱症呀?有憂鬱症要趕快看醫生,躲起來是沒有用的。
  • 如果那個時候講完那通電話,就立刻回去,說不定就來得及阻止…
  • 爛媒體也是需要被人家矯正的,不是嗎?
  • 真相永遠只會怪我們的社會體制出了問題。
  • 我們的婚姻變成這樣我也有問題,沒有人喜歡冰箱。
  • 敢不敢踏進現實的世界。
  • 挪威的社會福利這麼好,還不是出了隨機殺人犯。我們的社會安全網,我們的教育體制,永遠控制不了那些加害者。
  • 如果殺人犯還有他們的家人都不用負任何責任,那被害者和被害者的家人又算什麼。
  • 不要有了點擊率,有了收視率,還要來批評我們媒體無腦。
  • 你還記不記得當初我們拚了命找真相、找獨家的樣子,我們那時就是為了要拚過當時的平面媒體。可是現在呢?每天平面抄、網路抄,就是為了要湊一天的新聞量。
  • 你記不記得,我們那時候做每一則報導,都是很小心、很謹慎地處理,就是要站在中立的立場,去告訴觀眾事實的真相。就算是一分半的新聞,我們也都認認真真做,不是嗎,這不就是我們新聞人該有的精神嗎?
  • 不要說我想要改革,我就是想要回到初衷,當初我們做新聞的初衷到底是什麼。
  • 我不想一輩子當被害者家屬。

劉天彥[编辑]

  • 希望就在雲的背後。

劉昭國[编辑]

  • 我也誠心地相信,解決傷害最好的方法是善後跟預防。
  • 你找到真相找到動機,就不會有下個受害者了!
  • 休假日不要接工作電話,人應該要有自己的生活。
  • 但我不是上帝,我沒這麼偉大。

王赦[编辑]

  • 到底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你有標準答案嗎?
  • 解決傷害最好的方式是善後跟預防。
  • 再該死也有人權。這是人生而平等的權利。
  • 你真的很幸運,不用擔心生活。但我們可能有個找不到工作的爸爸,每天酗酒打媽媽。
  • 如果我們想辦法找到犯案的動機、找到真相,是不是才能預防下一次事件的發生。
  • 一個民主法治國家要靠殺人才可以撫慰人心,保障我們的安全。這個我沒有聽過,這太荒謬了。
  • 他殺了人就應該死,但是不代表要民主法治要跟著一起陪葬。
  • 就算真的該死的人吧,他也應該跟我們有一樣的人權,這是人人生而平等,均等的權利,保護這些人的權利是我的工作,是我想做的工作,是我喜歡的工作。
  •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的家庭,不是每個人都在關愛下成長。
  • 就算被這個社會討厭的人,他也應該受到司法程序正義的保障。
  • 一個案件的結束,並不是判判刑就沒了。
  • 他的確犯下了難以原諒的罪,我會說他是個罪人,可是他不一定是個壞人。
  • 如果這件事情不去試著找出答案,試著去預防,這類的事情在全世界各個角落每天都在上演。
  • 我們是在不斷地被否定中成長的,甚至有時候就會相信那些在腦袋裏面,說他們沒有出息沒有用的那些人,那些聲音是真的。
  • 我們每個人不應該因為自己的障礙,在沒有任何法律的監督或是決定之下被限制人身自由。

丁美媚[编辑]

  • 先保護好自己的家庭,才有資格去幫助別人。
  • 他賺的錢都交給我啊,工作認真,就是有點太認真了,不過一有空就會陪我跟小斐,穩重、可靠、溫柔,長得也帥,心裡也只有我一個人。唯一的缺點就是,喜歡幫犯罪者辯護。
  • 你在做你不想做的事情,你不開心。

李大芝[编辑]

  • 記者每天都在搶時間,搶觀眾想看的東西所以比較單向片面;編輯才可以讓觀眾看到世界的全貌。
  • 全世界都說了,他是變態殺人魔,我覺得這理由很好啊!
  • 我憑什麼可以笑,被哥傷害的那些人,他們還可以笑嗎?
  • 你們殺的人,沒有比我哥少。
  • 你們舉著正義的旗,拿著廉價的媒體權論斷我和我家人,但在怪罪別人前,有沒有想過自己也輕率的拿著鏡頭當槍械?
  • 新聞呈現的方式在變,但做新聞的態度該變嗎?
  • 你們拿被你們自己踐踏的媒體權任意斷定人。
  • 我在想啊,如果我當時有追問哥哥下去的話,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了。

廖紐世[编辑]

  • 總裁你可以關心一下人嗎?你整天這樣冷冰冰的跟冷凍庫一樣,人都被你裁光了!
  • 我們Daliy新聞,是要做給一般的觀眾,一般觀眾只有7歲的智商,只有國中的程度。
  • 你老闆很久沒有被操了。
  • 我們都是好人,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子,老天爺到底要我們學什麼?
  • 我是真的很難體會失去孩子的那種感受,我也沒有資格說原不原諒的事。我只是很希望,我那個有幽默感,嘴巴壞,但是心地很溫柔的那個老戰友趕快回來啊。

應思悅[编辑]

  • 你幹嘛管你們長官怎麼想你?重點是你自己怎麼想的!
  • 笑開來,好運才會來!
  •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留一個房間給你。
  • 我總算看清楚你對我的愛,全部都是唬爛。
  • 思覺失調症,聽起來好恐怖…. 如果他得的是癌症,會不會比較好一點?

劉天晴[编辑]

  • 你們大人真的很奇怪,憑什麼你們自己不愛了,為什麼我就不能愛?
  • 你不要告訴我你做不到的事。
  • 所以愛會消失對不對?
  • 你們以前也是因為有愛才會結婚生小孩,那為什麼現在沒有?

林秀麗[编辑]

  • 全天下沒有一個爸爸媽媽,要花一個20年去養一個殺人犯。
  • 家裏要死就死三個人就好了,不能連你也葬在這裡。
  • 兩年了,你要每天這樣軟爛到什麼時候?
  • 我一直在想,到底是哪裏我把小孩教壞了。

宋喬平[编辑]

  • 根據我的經驗,家人沒有互相治療的,只有互相傷害!
  • 你知道怎麼樣的病人最難痊癒嗎?就是你這種,沒有病識感的。

應思聰[编辑]

  • 你可以不可以把我當一個正常人,當一般人可不可以,你把我當一個人可不可以…。
  • 你就是你,不是什麼李曉明的妹妹。
  • 我一定會是一部好電影,有好結局的那種。
  • 我為什麼要吃藥!該吃藥的是那些爛人。
  • 卓別林說過一句話,人生近看是悲劇,遠看,就是喜劇了。

林一駿[编辑]

  • 我是不想要我的小孩生出來,要面對這個眾生皆有病的社會。

曾鏡傳[编辑]

  • 不要挑戰人性。

對白[编辑]

對白1[编辑]

  • 李大芝:「說什麼媒體良心?你們求證過嗎?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 宋喬安:「妳要求真是不是?」「從小到大妳跟妳哥的相處怎麼樣?他是怎麼樣的人?你們家庭教育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妳有沒有想過,如果妳早一點發現他、早一點了解他,他就不會犯下這種滔天大錯,這個社會上就不會有這麼多痛與恨!」
  • 李大芝:「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在無形中也殺了人!」「但我跟我家人,連活下去的權利都沒有嗎?」
  • 宋喬安:「那我兒子呢?我兒子有活下去的權利嗎?」

對白2[编辑]

  • 王赦:「他殺了人就應該死,但是不代表要民主法治要跟著一起陪葬,那為什麼還要逮捕他,浪費這兩年時間調查開庭,我們抓到他的時候,就一人捅他一刀把他捅死就好啦。」
  • 岳父:「你的正義感、你的人權,都是為了這些該死的人!他要人權,那被害人的人權呢?」
  • 王赦:「就算是最該死的人,他也跟我們有一樣的人權,這是人人生而均等的權利!」

對白3[编辑]

  • 應思聰:「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要得這種病?」
  • 宋喬平:「可能是因為,你比較勇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