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蔭權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Sir Donald Tsang.jpg

曾蔭權是第三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曾任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港英政府財政司。

名言[编辑]

  • 「金融風暴在聖誕節之前就完結。」
    (1997或98年時回應亞洲金融風暴)
  • 「香港應該將人口增加至一千萬,以達到紐約及倫敦這類世界級金融中心的力量。」
    (2007年)
  • 「香港的經濟狀況是近二十年來最好的。」
    (2007年評價香港經濟概況)
  • 「飲香港水,流香港血」
    (2005年在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計劃及香港政制發展事中表示自己是土生土長於香港的市民。)
  • 「我想念香港的那個雲吞麵,如果現下讓我用一百美金去買一碗麵我都會買。」
    (2005年6月30日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訪問時,透露自己在哈佛一個大雪之夜和太太說過的話。)
  • 「我們可以看到自然力量的巨大,摧毀的力量有多深,我們自己的問題,以及人力能達到的是很微小的。」
    (2004年12月印度洋大地震發生後,在賑災記者會上說過的話。)
  • 「我記得小時候無知,買錯了隔夜面包,又給爸爸打一頓。有次他吩咐我買豆腐,我不懂得,買了回來發現是餿的,又要挨打。」
    (對香港傳媒回憶其父親的嚴厲。)
  • 「在我小時候,我也沒有想過會做到現時的職位,但只要抱着勤奮、專心、好學不倦多看書的精神,保持廉潔自愛的心情,只有這樣的質素,相信可以做一個好好的公務員,但做到財政司司長與否,就要看際遇、時間了。」
    (接受學生訪問,摘自〈學生妙問 財爺讚歎〉,香港,《明報》,2001年2月14日。)
  • 「過去34年,做過20個職位,經過19次調動。每次調動,從未試過老闆叫我調任,我會拒絕、婉拒或者反對。」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任命曾蔭權出任第二任政務司司長後的說話。)
  • 「現正上映由周星馳主演的電影《功夫》,舉世矚目,這部電影是由先濤數碼公司在數碼港制作的,我有四張先濤給我的贈券,我送一張給楊議員,也送一張給梁議員,希望他們研究一下數碼港的威力。」
    (2005年1月6日立法會會議上,回應議員楊森和梁國雄對數碼港的批評。)
  • 「面對當前的局面,我們最要緊的,不是只顧各自為自己的政治見解吶喊,而是冷靜下來,清晰及認真地考慮,如何在社會意見紛紜當中,理出一個彼此都可以接受的頭緒來,建立共識,好讓香港政制繼續穩步向前發展。」
    (2004年5月1日香港電台《香港家書》。)
  • 「當時新年是我唯一穿新衣的日子,因為物資條件不豐裕,我們特別珍惜身邊的物件。好像我七歲時父親花了五元買來放年花的花瓶,我們一直留用到今天。」
    (2006年1月28日農曆新年賀辭。)
  • 「對於今次襲擊何俊仁先生的惡徒及他們的同謀,他們或許不知道香港的民情,若不是,即是向香港的建制和治安挑戰。我不理會用多少時間,或(兇徒)走到多遠,天涯海角,也會逮捕他們歸案,繩之於法。」
    (2006年8月22日,對民主黨副主席何俊仁遇襲事件的回應)
  • 「就算每一日向佢巴結、討好或者說親,都係碰到一鼻子灰。」
  • 「只要背靠祖國,香港想窮都幾難。」
  • 「這是務實的做法。」
  • 「我會做好呢份工。」
    (曾蔭權於競選第三屆香港特別行政區特首時的口號)
  • If we go to the extreme (democracy), people go to the extreme, and you have a cultural revolution, for instance, in China. When people take everything into their hands, then you cannot govern the place. And eh, the similar thing is…for instance…(主持人:But Cultural Revolution wasn’t really an extreme example of democracy.)What is it? People taking power into their own hands! Now, this is what it means by democracy, if you take it to the full swing.
中譯:「如果民主走向極端,人民將會走向極端。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正是一個例子,人民掌握一切權力,你就不能管治了。而相似的東西是……(主持人:但文化大革命並不是極端民主的例子)是甚麼?人民掌握權力!這正是極端民主的定義。」
(曾蔭權於2007年10月12日出席香港電台第三台的烽煙節目時,被問到如何在民主發展、社會穩定和有效管治之間取得平衡時的回應。)
  • 「2017特首普選,2020立法會普選打風都打唔甩。」
    (於2008年1月17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回應泛民主派的提問)
  • 「我覺得可能是最愚蠢的事,就是我們把政治方便凌駕於法律上、法治上的需要,或是因政治上的方便而摒弃了一些原則性的問題。我想這些才可能是長遠來說最大的政治錯誤和愚蠢。」
    (於2008年6月10日記者會上,對記者問其處理副局長風波手法是否愚蠢的回應)
  • 「民望於我如浮雲。」
  • 「所謂『親』,就是親近市民,以市民的利益為優先;所謂『疏』,就是疏遠市民,以從政者自己的政治利益為優先。呢啲至係真真正正,我心目中的親疏有別。」
    (曾蔭權於2008年7月16日出席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大會)
  • 「我的意見就是代表香港人整體的意見……」
    (曾蔭權於2009年5月14日出席行政長官答問會)
  • 「我唔想同人『鬥噏』辯論……」
    曾蔭權在2009年1月15日出席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大會
  • 「我不擔心,希望要爆發(的話),會在我任內發生,等我去做這件事,不要在換屆發生,增添麻煩。」
    (於2012年1月30日無綫訪問時,表示不擔心金融風暴在短期內發生)
  • 「好奇怪,同一架貨車,同一個司機,喺內地就橫衝直撞,過到你嗰邊(香港)就停低等紅綠燈……」
    (於2012年2月9日引述中國副總理王岐山的說話,反駁香港人對粵港自駕遊的憂慮)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