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荫权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Sir Donald Tsang.jpg

曾荫权是第三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任政务司司长、财政司司长、港英政府财政司。

名言[编辑]

  • “金融风暴在圣诞节之前就完结。”
    (1997或98年时回应亚洲金融风暴)
  • “香港应该将人口增加至一千万,以达到纽约及伦敦这类世界级金融中心的力量。”
    (2007年)
  • “香港的经济状况是近二十年来最好的。”
    (2007年评价香港经济概况)
  • “饮香港水,流香港血”
    (2005年在西九龙文娱艺术区发展计划及香港政制发展事中表示自己是土生土长于香港的市民。)
  • “我想念香港的那个云吞面,如果现下让我用一百美金去买一碗面我都会买。”
    (2005年6月30日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访问时,透露自己在哈佛一个大雪之夜和太太说过的话。)
  • “我们可以看到自然力量的巨大,摧毁的力量有多深,我们自己的问题,以及人力能达到的是很微小的。”
    (2004年12月印度洋大地震发生后,在赈灾记者会上说过的话。)
  • “我记得小时候无知,买错了隔夜面包,又给爸爸打一顿。有次他吩咐我买豆腐,我不懂得,买了回来发现是馊的,又要挨打。”
    (对香港传媒回忆其父亲的严厉。)
  • “在我小时候,我也没有想过会做到现时的职位,但只要抱着勤奋、专心、好学不倦多看书的精神,保持廉洁自爱的心情,只有这样的质素,相信可以做一个好好的公务员,但做到财政司司长与否,就要看际遇、时间了。”
    (接受学生访问,摘自〈学生妙问 财爷赞叹〉,香港,《明报》,2001年2月14日。)
  • “过去34年,做过20个职位,经过19次调动。每次调动,从未试过老板叫我调任,我会拒绝、婉拒或者反对。”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任命曾荫权出任第二任政务司司长后的说话。)
  • “现正上映由周星驰主演的电影《功夫》,举世瞩目,这部电影是由先涛数码公司在数码港制作的,我有四张先涛给我的赠券,我送一张给杨议员,也送一张给梁议员,希望他们研究一下数码港的威力。”
    (2005年1月6日立法会会议上,回应议员杨森和梁国雄对数码港的批评。)
  • “面对当前的局面,我们最要紧的,不是只顾各自为自己的政治见解呐喊,而是冷静下来,清晰及认真地考虑,如何在社会意见纷纭当中,理出一个彼此都可以接受的头绪来,建立共识,好让香港政制继续稳步向前发展。”
    (2004年5月1日香港电台《香港家书》。)
  • “当时新年是我唯一穿新衣的日子,因为物资条件不丰裕,我们特别珍惜身边的物件。好像我七岁时父亲花了五元买来放年花的花瓶,我们一直留用到今天。”
    (2006年1月28日农历新年贺辞。)
  • “对于今次袭击何俊仁先生的恶徒及他们的同谋,他们或许不知道香港的民情,若不是,即是向香港的建制和治安挑战。我不理会用多少时间,或(凶徒)走到多远,天涯海角,也会逮捕他们归案,绳之于法。”
    (2006年8月22日,对民主党副主席何俊仁遇袭事件的回应)
  • “就算每一日向佢巴结、讨好或者说亲,都系碰到一鼻子灰。”
  • “只要背靠祖国,香港想穷都几难。”
  • “这是务实的做法。”
  • “我会做好呢份工。”
    (曾荫权于竞选第三届香港特别行政区特首时的口号)
  • If we go to the extreme (democracy), people go to the extreme, and you have a cultural revolution, for instance, in China. When people take everything into their hands, then you cannot govern the place. And eh, the similar thing is…for instance…(主持人:But Cultural Revolution wasn’t really an extreme example of democracy.)What is it? People taking power into their own hands! Now, this is what it means by democracy, if you take it to the full swing.
中译:“如果民主走向极端,人民将会走向极端。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正是一个例子,人民掌握一切权力,你就不能管治了。而相似的东西是……(主持人:但文化大革命并不是极端民主的例子)是什么?人民掌握权力!这正是极端民主的定义。”
(曾荫权于2007年10月12日出席香港电台第三台的烽烟节目时,被问到如何在民主发展、社会稳定和有效管治之间取得平衡时的回应。)
  • “2017特首普选,2020立法会普选打风都打唔甩。”
    (于2008年1月17日出席立法会答问大会时回应泛民主派的提问)
  • “我觉得可能是最愚蠢的事,就是我们把政治方便凌驾于法律上、法治上的需要,或是因政治上的方便而摒弃了一些原则性的问题。我想这些才可能是长远来说最大的政治错误和愚蠢。”
    (于2008年6月10日记者会上,对记者问其处理副局长风波手法是否愚蠢的回应)
  • “民望于我如浮云。”
  • “所谓‘亲’,就是亲近市民,以市民的利益为优先;所谓‘疏’,就是疏远市民,以从政者自己的政治利益为优先。呢啲至系真真正正,我心目中的亲疏有别。”
    (曾荫权于2008年7月16日出席立法会行政长官答问大会)
  • “我的意见就是代表香港人整体的意见……”
    (曾荫权于2009年5月14日出席行政长官答问会)
  • “我唔想同人‘斗噏’辩论……”
    曾荫权在2009年1月15日出席立法会行政长官答问大会
  • “我不担心,希望要爆发(的话),会在我任内发生,等我去做这件事,不要在换届发生,增添麻烦。”
    (于2012年1月30日无线访问时,表示不担心金融风暴在短期内发生)
  • “好奇怪,同一架货车,同一个司机,喺内地就横冲直撞,过到你嗰边(香港)就停低等红绿灯……”
    (于2012年2月9日引述中国副总理王岐山的说话,反驳香港人对粤港自驾游的忧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