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雅喆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楊雅喆(1971年7月17日)是臺灣導演,板橋出身,臺北市立中正高級中學、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曾任廣告製片公司企劃、動畫公司編劇,目前為自由工作者。作品範疇多樣,包含舞台劇、單元劇、連續劇、紀錄片及電影

語錄[编辑]

第54屆金馬獎頒獎典禮2017年11月25日登場,入圍十項的《大佛普拉斯》最後拿下五項大獎,而今年的最佳影片則由楊雅喆的《血觀音》拿下。

楊雅喆上台領獎時表示

「 這不是一部正向的電影,是為了揭發某些黑暗面,幾年前魏德聖導演上台領獎時曾說『山也BOT海也BOT』,如今一切仍在『BOT』,且勞工的工作時間更長,所以我要說的是,在這個世界裡,沒有人是局外人。」他拿出「 沒有人是局外人 」的毛巾,然後拿著金馬獎轉身下台。[1]

其他關於血觀音
  • 「台灣算是繼承了中華文化,不管好的、壞的,壞的那一面就是做任何事都要優雅有禮,連骯髒事都一樣,」[2]
  • 「『白手套』(編按:遊走在法律邊緣、藉此獲取龐大利益的仲介人)[3]這個職業實在太神祕了,官商勾結裡的中間人,在各國都有,但幾乎沒有一部影片是以這種人作為主角,去研究他們的手法和心態,」[2]
  • 「一般電影中的白手套就是中間的一個配角,然後中途就被殺掉了。沒有人確切的去了解這群人到底怎麼活、怎麼在兩邊獲得好處。」[3]
  • 「女性以前是幫男性背『票據法』,男人惹事後女人被抓去關,現在男人收賄、女人收錢,我很想理解那個白手套的世界。」[2]
  • 「投資者看完大綱都說好棒,但都會問要不要改一下,可不可以讓角色接受法律的制裁?可不可以不要是將軍夫人?他們說因為你這樣完全像在指責外省家庭。」楊雅喆為之辯護道:「可是我並不是要去控訴外省家庭,電影裡面也有本省黑勢力,像是陳珮騏所飾演的角色。可是在台灣太敏感,我們很嚴重的被警總制約,我們心裡面的警總。可能我們被家暴過,就是會怕。」[3]
  • 「信心無法評估。因為我不是做行銷的,但是我的人生指導原則很簡單,片子不能讓老闆賠錢,只要他不賠錢,我就有機會再拍下一部。我讓他賠,那我猜下一部的機率又更低了。我人生無大志,只有老闆不要賠。」[3]
  • 「我才不想要活在這種家庭裡面,可是我又必須要寫,所以只能竭盡所能地噁心、自私。我希望我的人生可以輕鬆一點,不要這麼沉重。」[3]
愛與霸凌
  • 「當時我得知某所小學的家長,發現有關愛之家的孩子跟自己的孩子唸同一間學校後,就到校門口發傳單,說某年某班某某某有愛滋病,然後請所有家長一起連署,把這個有病的小孩趕出校門。」[3]
  • 「那時候我真是嚇壞了,你當然可以很愛你的孩子,但如果你的愛是在孩子面前示範什麼叫霸凌,那麼他學到的不是你愛他,而是學到你的自私、你對別人的歧視,」[2]
  • 「因為你很愛你的小孩,你要保護他,所以你就在他面前去霸凌別人喔?你的小孩不會學到你愛他的,他會知道你愛他,但是他也會知道愛可以用來霸凌別人。」[3]
  • 「世界上最可怕的懲罰不是眼前的法律,而是看不到愛的未來。」[2]
  • 「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3]
  • 「監製一直對這個劇本退貨,最大的挑戰就是:我如何把政治和母女關係兩件事套起來,」楊雅喆最後決定在儒家的文化架構底下,講媽媽如何操控女兒。[2]
  • 「儒家最主要就是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它是一個非常階級的說法,每個人有一個自己的位子,所以,在家庭裡,媽媽就能以愛之名,做很多的控制,」[2]
  • 「棠夫人心裡衡量太多東西了,秤錢、秤權力、秤親情,還有她那種八面玲瓏的交際手腕——能壓的,我壓;能提的,我提;能低的,我低。這樣的表演也要跟導演拿個默契,問他是不是該這樣去演,」[2]
  • 「在 2017 年的現在,適婚的台灣男女,有多少人是以自己的自由意志嫁給對方?」[3]
  • 「如果有人覺得賣女兒很奇怪,那你可以跟他講,政治聯姻不也是賣女兒?兒子自以為有選擇權,一樣被賣啊。為什麼爸爸媽媽有這麼大的操控權?你隨便上 ptt 看看,多少適婚男女在講這種門當戶對的事。我們這些平民老百姓有什麼好去恥笑對方上等人賣女兒,我們還不是一樣?如果人沒有自由,就是沒有選擇權的一隻豬。要說這部片跟《女朋友。男朋友》有一脈相傳的地方,就是我對於孔子的儒家思想已經受夠了。孔孟思想就是在說階級。」[3]
  • 「有大人來,爸媽就問說,你鋼琴學了什麼,趕快彈給大家聽。你仔細一想,那是什麼意思啊?你送我去學鋼琴是你愛我,還是你有一個名牌、一個鋼琴神童可以拿來炫耀?」
關於棠寧
  • 「棠寧就是名牌包啊,她是很多人的縮影。」[3]
  • 「劇本裡面這 3 個人,最難寫的就是她。我最鍾愛,最花時間設計的就是她。」[3]
  • 選吳可熙飾演棠寧的原因:「一個台灣人可以演一個緬甸鄉下女孩,演這麼像,那演一個千金,我想應該沒問題。而且我跟她本人一聊,發現她爺爺就是一個將軍,所以小時候那些吃飯習慣,好比一定要坐二分之一的板凳、幫大家夾菜、吃飯怎麼聊天這些的,她都知道。所以我當然選一個有這樣經驗的人,因為她骨子裡有受到過禮教的訓練,我只要再把她引導到叛逆的那塊就可以了。」[3]
  • 「前面看起來沒什麼,棠真就站在那邊泡茶,耍點小少女的樣子,讓你感覺沒有什麼重點。可是到後來你會發現她開始一點點被這個環境影響,她的心開始黑了,她越來越暴露出她的慾望。所以對於我而言,這條線是重要的,因為我要讓大家看到貪官污吏的孩子最後怎麼變成一個青出於藍,更勝於藍的怪獸。」[3]
為何選文淇飾演棠真
  • 他回顧自己當初初次見到文淇,對她的印象居然是「沉著」:「我就說這不太對吧,14 歲這麼沉著幹嘛?但沉著可能是棠家女孩的一個元素。後來我就跟她聊這個角色的設定,她居然中規中矩地寫了一份角色履歷給我,一看就是八股文。寫著『我最崇拜的是我的棠夫人,因為她行事⋯⋯』」楊雅喆笑說:「我的天啊!不是!演戲不是這樣子的。可是她又跟我遇過的同年紀的孩子都不一樣,因為她太聰明了,而且太有熱情,所以我要用不同的方法教她。」[3]
  • 「泡久了,她就知道棠真就是這樣生活的,原來這群大人講話是這樣。文淇很敏銳,她馬上就可以調整成這群大人會喜歡的小孩的樣子。我去講太複雜的設定是沒有用的,不如就讓你活在那樣的情境裡面。」[3]
關於棠夫人
  • 「你看她跟警政署長喝酒的時候,其實一點一點就在洩漏他的底。大家叫她夫人,但妳看他敬酒的樣子就是一個酒家女。跟女兒抽煙蹲在地上那個樣子、罵人生氣時呲牙咧嘴的那個樣子。這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她混過。」[3]
關於惠英紅飾演棠夫人
  • 「我們約在英皇(注:英皇娛樂集團),我搭上電梯,電梯一開門就是紅姊。她一看就知道我是等一下要跟她見面的導演,卻先跟別人講話,不跟我打招呼。我想說她可能還在準備,就不去打攪她,進了會議室等。沒想到她竟跑去買凍檸茶、跟同事聊天,你就聽到她人在外面,卻就是不進來,遲到了15 分鐘。」楊雅喆原先大感困惑,後來才想通,原來惠英紅已然讓棠夫人上身,演了一齣棠夫人會見有求於她的人,會如何應對的戲。坐下來一聊,更是大為吃驚,惠英紅不聊戲,而是跟她大聊港台演藝圈八卦,聊到哪些藝人跟棠夫人一樣賣女兒,口吻和姿態完全跟他想像的棠夫人一個樣。」[3]
  • 「我馬上就決定是她了。」[3]
  • 「她就是一個海派的香港人,但不是棠夫人的海派,本人很隨和。不能說被騙,而是說厲害的演員就是這樣子嘛!大家不用去講那些很虛的東西,直接演給我看。」[3]
關於張愛玲
  • 「我很不愛看張愛玲,她講了太多綾羅綢緞我無法理解,但中文世界裡寫女人,現代大概還是沒有人寫得比她好,」[2]
之後要拍的電影主題
  • 「不要!我好痛苦,讓我休息一下。我拍這些人的人生,其實沒有比演員好受。因為我也要像他們一樣,去感覺角色的狠心跟痛苦,真的很燒腦。」[3]

參考資料[编辑]

  1. http://www.peoplenews.tw/news/c309982f-2df2-4e4f-80d2-fc687fbcb283 2017-11-25描繪政商貪腐《血觀音》奪最佳劇情片 楊雅喆高喊:沒有人是局外人
  2.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6371 2017-11-23專訪《血觀音》導演楊雅喆:台灣繼承了中華文化,連骯髒事也一樣
  3.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http://punchline.asia/archives/47648 2017-11-20專訪/《血觀音》導演楊雅喆:「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